Blog

這座亞洲最大的軍用倉庫,名爲北支那野戰軍貨物廠本部,軍事編號爲1820。

高牆的轉角處,重點築成大型角堡,構成扇形控制火力網點。各處都設有嘹望崗樓,崗樓之間通有電話,隨時聯絡,一有情況,立即報警。在庫牆周圍,還挖掘了一條寬50至100米,深5至6米,最深處達9米的護庫河,引海河水注入。

護庫河有兩個作用,一是控制進出,二是便於防火也是消防水源。平時有日軍武裝小火輪,繞庫外環巡邏,防守森嚴。爲了預防空襲,做好隱蔽,日寇除將倉庫屋頂漆成迷彩圖之,還在河邊及內牆、庫旁,種植了大量的楊槐、垂柳等樹木。

擺在燕三郎他們面前的是一道難題,強攻想都不要想,至於怎樣智取還真的是…..。

他只是知道鐵路東站的下九股處的機車經常進出新倉庫接運貨物,便主動與下九股的中國機車司機,司爐和裝卸工人拉關係,並從他們那裏得知經常有拉軍火的車皮要開進新倉庫。

下九股的的機車是由日本司機負責的,不熟悉的中國人是不能上機車的。燕三郎準備把任務交給了王守珍。

王守珍現在的任務變成了天天吃飯,喝酒,隔三差五他就會去下九股請大家吃飯,聊天。

對於那個日本司機,每次都是美酒加燒雞,要不就是醬貨之類的,手裏的大炮臺也是遞個不停。

這天,王守珍湊到裝卸工友堆裏聊天,說:“我跟你們走一趟行不?”

“看得出,兄弟是幹大事的人。”

“實話實說,我是黑字的人,去了是想炸倉庫。”

所有的人都不說話了,過了足有一分鐘,領頭的李大哥站起來說道:“我們也是很講義氣的,兄弟,沒說的。不過有個要求,要灌倒日本司機,要我們出來再炸。”

“這個放心,一點也看不出來。”於是,王守珍想着找機會搭上列車進新倉庫。

天氣很冷,日本司機喝着王守珍送來的燒酒,渾身開始暖洋洋的,一絲睏意涌了上來



機車在軍用庫門前停下,幾個端着刺刀的日本兵監視着工人搬運車上的東西。

王守珍專扛大箱子,汗流夾背,輕拿輕放,格外賣勁。一個日本兵拍着他的肩膀,直挑大拇指。

快卸完時,王守珍趁日本兵不注意,將一個小型的200克定時炸彈塞進緊靠庫門的兩隻彈藥箱縫裏,另一支則塞到了靠牆的兩個炮彈箱下面,時間設定爲半個小時。

對於江湖人士來說,身上藏幾個不大的小玩意還是很有把握的。

卸完車,日本警衛點完裝卸工人數,喊叫着把工人全部趕上列車,命令立即開車出庫,不許停留。機車開回下九股,不大功夫,就聽轟隆一聲巨響,接着濃煙大火出現在新倉庫的上空。

天津淪陷後,一方面原有行莊業務受到嚴重衝擊,另一方面大量遊資蜂擁天津,由於開設錢莊便於投機行事,一時間新設的錢莊猶如雨後春筍。

有新成立的,如廣利、新生銀號等。也有外地錢莊轉來天津的,如德豐隆、蔚豐、匯源永等。還有老字號復業的,如肇興等。

在錢業公會登記的錢莊共達227家,較七七事變前的戶數增加一倍多。其中以河北深州,冀州各地客幫來津新設的爲最多,幾與天津本地錢莊平分秋色。淪陷後市面經濟的虛假繁榮促使錢莊畸形發展,而錢莊由於業務上的方便條件,易於從事和利用投機活動,成爲投機商人們的後盾。

竹竿巷的街口,一間不大的新銀號悄無聲息的開張了。經常進出的人也很奇怪。宮迫忠久,日本憲兵隊特警大隊的憲兵曹長,一個33歲的日本廣島人。

“葉叔,都安排好了。這個竹竿巷是給尚叔預備的,日本人提供情報的費用都到哪去拿。黃家花園那裏是我們的人員支取費用的地方,現在市面上這樣的機構多了去了,沒人會注意。”

“很好,不過,物價照這樣漲下去,只能投入一批大洋了。”

“這倒不用,反正也是按大洋的牌價給的,隨用隨支,生活上肯定有保障,只是日本人要的是日元或法幣。” 入夜以後,天津的妓院街熱鬧起來,今天情況和以往不一樣,日本兵來的特別的。本來,以前是日軍軍官來得多,可這些日子有些反常,連士兵都是成羣結隊的。

那時天津的妓院集中於南市並進入了與南市毗鄰的日租界。與此同時,隨着日本妓女亦陸續來天津,日租界當局特劃出曙街就是現在的嫩江路一帶爲“遊廊地”,作爲日本妓院及酒店開設之地。

後以日本妓女增多,又擴展到浪速街,就是現在的四平道,鬆島街就是現在的哈密道,蓬萊街,就是現在的瀋陽道。

朝鮮妓院則集中開設於秋山街就是現在的錦州道一帶。

中國人開設的妓院,多分佈在旭街兩側的裕德里、忠孝裏、旭日裏、吉慶裏、利津裏、東昇裏及同慶茶園,中華茶園後、新旅社後、新明大戲院後一帶。

據統計,日租界內領有營業執照的妓院達二百餘家,正式上捐的妓女(包括中、日、朝籍)達千人以上。

情報把這一個反常的行爲迅速傳到大本營,蘭黎明總結了情況。此時,一份尚進勇的情報也放到了他的面前。

冀東作戰一號第一期作戰,時間4月1日—6月10日,動用兵力爲日本第27師團,日本中國駐屯軍步兵第二聯隊、中國治安軍第二集團軍、中國治安軍第四集團軍、中國治安軍第七集團軍、日本中國駐屯軍步兵一聯隊。

配合部隊爲日本第15混成旅團的特別工作隊,日本關東軍一個獨立守備隊,共五個大隊,相當於一個混成旅團的兵力。

另外,小林裝甲部隊也作爲總預備隊做好戰鬥準備。

此外,日軍在天津海光寺大本營精選130多名作戰經驗豐富的士兵,組成了一個專門對付游擊隊和武裝工作隊的所謂剔抉隊。隊長是個留着仁丹鬍子的傢伙–少佐堀內文夫。

1940年的元旦是一個忙碌的元旦,對於黑字來說,從現在開始的抗日持久戰正式拉開了大幕



與此同時,日本侵略者爲便於搜刮物資,以應軍需,陸續成立了各種專賣組織、統制協會、行業組合。

像華北石炭專賣公司、米穀統制協會、棉花統制協會、纖維協會、皮革統制協會等壟斷組織,還強令一些工廠停止正常生產爲日軍加工軍需物品,強逼廠商獻銅獻鐵,不惜停產拆機器。

凡此種種,不僅使工商各業的正常生產、正當經營受到挾制,蒙受損失,而且也切斷了銀錢業與各工商戶的正常往來,放款對象大大減少,導致資金來源枯竭,商業活動陷入低潮。

在特殊環境下,各錢莊爲了圖求生存,普遍設立後帳,以逃避日本人的監控檢查。

後帳的存放款利率、放款金額和對象均可不受僞聯銀的種種限制,如後帳放款月息多在5分以上,高於僞聯銀規定不超過月息3分的限制。甚至有的錢莊利用假戶頭借款,用來購買黃金、股票或做其他投機生意,牟取暴利。

還有的錢莊利用後帳對有鄉情關係的小手工業、小作坊給予扶持。 我不當鬼帝 各錢莊後帳的支付金額隨着日益惡化的通貨膨脹、投機猖獗、物價飛漲而大幅度增長,有的錢莊甚至將大部分客戶存款列入後帳,以減少向僞聯銀繳納存款準備金。此外,凡是錢莊不便公開列支的項目都走後帳支付,當時這樣做在銀錢業是公開的祕密。

利用這一機會和混亂的狀態,黑字的銀聯劵順利的進入流通領域。但黑字做的不是爲了盈利,而是爲了組織基層人員的生存空間。

一道電文發到了溶洞孫志武的手裏,命令是這樣的。

1.長槍隊兩個中隊和突擊隊從金海湖出溶洞。

2.其中突擊隊對日軍圍困溶洞部隊進行無限制的襲擾攻擊。長槍隊兩個中隊大張旗鼓的攻打平谷縣城。

3.長槍隊一箇中隊從溶洞正面對圍困日軍發動無休止夜間襲擾戰。

底下還有特別的提醒,如果沒有必勝決心,見敵即逃,將依據黑字軍規嚴厲處理



對日軍所謂的剔抉隊搞好情報,全面消滅。

得到命令的孫志武哈哈大笑,這一天他等了接近兩個月。

頓時,溶洞的氣氛爲之一變,各個職能部門紛紛開始準備。孫志武,嚴明,張救國,梅婷婷他們開了兩天的會。

平谷魚子山村位於平谷城區東北二十里,坐落在一個曲折、狹長的峽谷中,周圍都是連綿的羣山,明長城從村北山上蜿蜒而過。

在村東北的半山腰上,這裏原有寺廟,利用崖洞做廟的主體,洞口有牆和廟門,現存完整石碑和一塊清朝咸豐六年的雙峯聖水洞石刻匾額,這個位置十分隱蔽,從山腳下要走一個多小時的崎嶇山路纔到這個地方。

張救國的兩個中隊決定駐紮在這裏,爲此,他從溶洞帶出了可供一個星期作戰所需的各類物資。

現在溶洞後面的湖面上,已經成了一個碼頭,人員,馬匹和物資在大型木筏之上源源不斷的運到對岸。

按照事先的計劃,嚴明的突擊隊和軍統行動隊一起行動,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共同行動,一個月以後,軍統受訓人員將踏上歸途。

溶洞的周圍都是山,對於小股的遊擊部隊來講是天然的戰場,嚴明看着手裏的標註好的地圖還是滿懷信心的。

外出隊伍都是一個星期的任務,備用方案是撤不回溶洞將向薊縣方面轉移,以尋求補給。爲此,薊縣方面也在祕密準備。

臨行前,嚴明找到孫志武:“總隊長,有個事想報告。”看着他不好意思的表情,孫志武笑了:“秀才,什麼時候變得吞吞吐吐了。報告不在會上說,現在說晚了。”

“能不能把梅婷婷想辦法留下來?”

“你嫂子早看出來了,你放心吧。她說了,英娟,蘇紫會親自出面的。”

嚴明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臉漲得通紅。孫志武拍拍他的肩膀:“你嫂子現在專業就是媒婆,葉叔說得好,我們不是神仙,只要你情我願不是強迫。再說了,一般人配得上你這個秀才加突擊隊長嗎?” “老葉,我調查情況是基本清楚了。日本人的資料的說法和我們知道的不太一樣,你的推測是有道理的。你看看,我這有份分析報告。”

到底是何原因導致“九二八大逮捕”?究竟是誰出賣了天津國民黨地下組織呢?

現在普遍流行的說法是天津站行動組成員裴吉三,向日僞投降,把華北區的特工人員和組織等一併出賣給日本人,日本憲兵根據他提供的情報在天津租界內外展開大搜捕。但是,具體過程和細節卻相去甚遠、真假莫辨。

因此,日本憲兵隊1939年第738號機密函件成爲重要的參考材料。該檔案記載如下,根據在憲兵隊拘留中,被逮捕的抗日鋤奸團要人王文及26日在意大利租界捕獲的抗日鋤奸團巨頭曾澈二人自供,獲悉潛伏在天津英法租界有力抗日分子所在地點。

1939年9月28日凌晨5點半左右,在天津英法租界當局的同意協力下,天津日本憲兵隊和英法租界警察當局共同行動,在英租界維多利亞路142號的居家中搜查出華北人民抗日自衛委員會主任王若僖的部下張同,周昆二人利用無線電搞抗日宣傳。

據天津日本總領事館警察署長田島州平1939年10月19日給北平大使館警務部長堀內干城和天津總領事館武藤義雄二人的機密通函,即《憲兵隊在英法租界檢舉抗日分子有關事宜》記載。

以上資料中的王文是軍統天津區行動組組長兼灤榆總部直屬大隊大隊長,曾經參加過在天津租界刺殺一代抗日名將吉鴻昌將軍的行動。曾澈也是軍統華北區要人,天津站書記長,抗日殺奸團組織的主要負責人。

通過以上日本資料可看到,正是由於軍統組織領導者王文、曾澈的叛變,華北區國民黨軍政及特務等地下組織遭受致命打擊。尤其是在曾澈被捕後,日憲兵隊迅速行動,逮捕了大量國民黨地下組織成員。若王文、曾澈如國內所說堅貞不屈、慷慨就義,僅據裴吉三所提供的軍統內部情況,天津軍統站也不會遭受如此大的破壞。

“老二,和軍統講講條件。”

“明白,以我們解決裴吉三爲條件,爲我們的活動創造條件。”

“老葉,現在王文,曾澈已經轉到北平的監獄

。也不能全怪他們,畢竟用刑要是沒底線的話,是個人就受不了。”

“不是有人能堅持下來嗎?”

“那是傳說,你別當真。你的那個政策很好,只要兩天挺過去就能招。你是不知道,我倒是聽憲兵隊的人講過。宮原常三郎,秋田縣人,天津憲兵隊的審問軍曹,34歲。如果按他所說,我想沒有人能熬得過。”

對於天津發生的事,戴笠是坐臥不安。這一下,華北地區的軍統組織基本被消滅了,只留下零星的人員倖存下來。

姚水明的電報讓他重新燃起希望,裴吉三已經解決。擺在他面前的是重新建立軍統系統,加上二十幾個訓練好的一等一的行動人員,還是大有可爲的。

他選定的負責人是畢業於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高教班第四期,原籍河北保定的老牌特務陳仙洲。

姚水明的電報中沒有提出任何附加條件,但戴笠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旦黑字提出條件也不會是一般的條件。但畢竟是解決了一個心頭大患,剩下的人基本安全了。

姚水明沒提條件並不意味着他真的沒條件,只是現在沒有需要軍統提供的特別情報。

“當家的,小姑奶奶說了,乾爹交代的任務是端掉那兩家日本銀行。”張梅走了進來。

“你當着葉叔的面可別叫乾爹。 撿到一個星球 雖然老姑是你乾孃。你不懂,葉叔是個講面子的人。可你還沒真正認親。”

“知道了。可是乾爹有個條件,要想辦法做到不知不覺,小姑奶奶說,金庫沒辦法短時間打開。”

“你那乾姐妹這樣大的能耐,再說王梅以前還在那裏上班,還用找我?”

“瞧你說的,都是一家子,這不請教你了嗎?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人員都換了。”

“這得好好想想,不知道誰掌管金庫密碼。”

“就是嘛?小姑奶奶的意思是你幫這個忙。”

表面上的情報很容易掌握,沒有幾天,各種資料彙總到霍晶和王梅的面前



現在的橫濱正金銀行隨着業務的不斷髮展擴大,資金逐漸積累起來,最後竟增加到一億日元之巨。

而且,按照日本人的意圖,將天津、秦皇島兩海關的稅款存入天津的正金銀行,這使它成了一個真正的金庫。

該銀行的金庫門可是大有來頭,購自當時大名鼎鼎的萬事利公司,據稱存放美國獨立宣言原件的庫門也是萬事利公司的。清末和民國時期有多家銀行也買了這種金庫門,這些門至今都在使用。

https://ptt9.com/56226/ 門厚40cm,重六噸,使用炸藥也奈何不得,門禁使用鎖和機械裝置相結合,只有兩把鑰匙同時轉動才能開啓。

金庫的主管叫木村太郎,家裏有太太和兩個孩子,家位於英租界馬場道20號。

“梅姐,以你在正金銀行的經歷有什麼想法?”

“我知道,哪的日本人負責人都有日本政府的背景,加上我們上次朝鮮銀行的搶劫。日本人現在應該防範的很厲害。”

“我是問你金庫怎麼辦?那些蝦兵蟹將好對付,大不了都殺了。”

“說的也是,現在基本也沒有中國人了。據我所知,金庫在地下,守庫的都是日本人,只要找到鑰匙,說出密碼才行。”

“沒有別的辦法了?”“沒有,我們從木村太郎那想想辦法,他是肯定知道密碼的。還有一條,要趕在下班之前,要不,金庫是打不開的。”

“這件事我們總結一下,這幾個條件都要準備。

1.時間在下午五點之前。

2.控制密碼的人要掌握,起碼有他要害怕的事。

3.最好是一個不好的天氣。

4.人員,運輸的準備。

5.英租界當局人員的配合。” 這些天一直下雨,葉奮韜知道,這是1939年的天津特大洪水發生的前兆,加上日本人在天津郊區炸堤,災情會更嚴重。

“瑩妹,這些天爲什麼一直在下雨?”他明知故問。

“這你就不懂了,天津一帶,每逢陰曆六月二十八,大大小小總要鬧一鬧天氣。人們都說,那是禿尾巴老李回家給他母親上墳,所以不是下雨就是颳風。”

“沒聽說過,這裏面有什麼故事嗎?”

“我給你說說,還天津人,嘛都不知道。”

相傳天津市郊有個李家莊,這地方連年乾旱,莊稼歉收,老百姓盼雨都盼紅了眼。

李家莊有個姑娘叫秀琴,父母雙亡,她孤身一人。龍年的一天,她到開窪挖野菜,喝了地井裏的水,肚子一天天大起來。

不久,她生下一條小黑龍,又不敢聲張,就想偷偷地把它扔掉。夜裏,秀琴把小黑龍帶到開窪,嘟嘟囔囔地說:“不是我心狠,我一個閨女家,怎麼就懷上了龍胎呢?你是哪裏來的還到哪裏去吧!”

秀琴雙手輕輕地把小黑龍放在草地上。說來也怪,那小黑龍就地打了個滾兒,變成了黑胖黑胖的黑小子,跪在地上摟着秀琴的腿說:“娘啊!您千萬千萬別扔我,日後我一定要報答您的養育之恩。”秀琴心軟了,又悄悄地把小黑龍抱了回來。

小黑龍又孝順又能幹活,從來不惹他娘生氣。他們的日子還算過得去。這一年,多日不下雨,河底幹得龜裂,水井都打不上水來。

六月二十八日這一天,太陽像個火球懸在當空,蒸得大地冒熱氣。小黑龍說:“又是那條火龍在作孽,照這樣下去,老百姓全得被折騰死。”

秀琴說:“老天爺怎麼不睜除了那孽障。”

“彆着急,娘啊!今兒我要降伏它。”

“孩子,別說傻話了,你哪有那本事。”

“不信,您等着。不過有一條,您必須依我。”

“我依,說吧

!”

“屋子裏有嘛動靜,您也不要睜眼。”

“好吧。”

說着,他娘就閉上了眼睛。頃刻之間,屋子裏好像颳起了大風,鍋碗瓢盆丁當作響。突然一聲巨響,把他娘嚇了一跳。睜眼看時,但見一條龍騰空而起,張牙舞爪在頭上盤旋,她一回身關門,咔嚓一下子掩掉了龍的尾巴,小黑龍痛得一溜火光一下竄入雲天去了。

別看小黑龍成了禿尾巴,因爲他一心想着爲老百姓造福,依然帶着傷痛去鬥那火龍,只幾個回合,他就把那火龍制伏了,然後布雲播雨,很快下起了傾盆大雨。

小黑龍如魚得水在天空正玩得痛快,忽聽李家莊傳出了哭聲,原來是他昇天時嚇死了他的親孃。鄉親們幫着埋葬了他娘。

小黑龍異常悲慟,心想:“生我養我的親孃已經沒有了,我還回李家莊幹嘛呢?”於是他長嘆一聲,遠走高飛了。

從那之後,每逢他孃的忌日,就是六月二十八這天,他都要帶風攜雨回李家莊祭奠他的母親。

這條斷了尾巴的小黑龍被人們親切地稱爲禿尾巴老李。

“這樣啊!原來還是一條有情有意的好龍。”

1939年7月下旬,天津悶熱,不見一滴雨水,山西方向、太行山脈連日暴雨,出現洪水,天津水文專家們估計那洪水一個月後才能到達天津,即使泡了天津,估計最深也就10釐米,一週後即可消退。

1917年大水之後,天津人汲取教訓,防洪上做有一些準備。

千百年來,天津地區十年九澇,澇慣了,泡水10釐米,算是樂觀的年份。不想洪水迅速地衝到眼前,排山倒海般壓向天津,天津人匆忙應戰,無奈戰線太長,1939年8月20日,陳塘莊大堤崩潰,洪水頓時衝入市區。

第一重災區:1939年8月20日下午三點左右,陳唐莊大埝決堤,小劉莊、土城、東樓、謙德莊和佟樓等周圍地區成爲重災區。

第二重災區:1939年8月20日下午五時左右,南運河決口,洪水漫到牆子河,海河沿岸的天津英租界、天津法租界和天津日租界等周圍地區成爲重災區



第三重災區:1939年8月20日晚上九時左右,洪水漫到天津老城,南市和廣開西南城角等周圍地區成爲重災區。

第四重災區:1939年8月29日,海河馮家口決堤,大直沽、大王莊、唐家口、東局子、沈王莊和郭旺莊等周圍地區成爲重災區。

第五重災區:1939年8月30日,李公樓、鳳林、合浦各村和西南隅等周圍地區成爲重災區。

由於事先做好了準備,葉奮韜很快作了如下的佈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