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陰陽玄石」。」

萬澤護法兩道身影身上都籠罩一黑一白兩種真元光芒,真元浩蕩,彷彿穿梭陰陽,速度更快幾分。

但是一隻手掌握過來,那是一隻純白真元凝聚的手掌,噗,一巴掌輕易拍碎一道魂魄魔影,然後隨意一撈,萬澤護法最後一道魂魄虛影就被捏住。

嗖。

捏到徐川面前。

「徐駙馬,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何必趕盡殺絕?」萬澤護法連道。

「笑話。」

徐川都笑了,你星神教邪修在夏朝就是為禍一方,人人喊打的主兒,當初在都城他實力稍弱,還斬了陰二權,陰婆婆這等修士。還要說仇怨?

歸元宮主徐川還考慮借一借寶物,對萬澤護法,徐川雖然是沖著「陰陽玄石」來的,但是能殺了這個老賊,絕對不會含糊。

「死去吧。」

蓬,

純白真元手掌一捏,萬澤護法怒目圓睜,最後一魂魄也被捏碎,捏碎之後,其肉身這才四分五裂散落一地,連帶著諸多寶物也漂浮而出。

其中就有一顆散發著黑白二色,如同陰陽魚般光芒的晶石落下。直接落到徐川手中。

「死了。」

「護法死了。」

星神教教徒們獃獃看著,兩句話沒說完,鬥法就開始了,開始的快,結束的更快,他們只看到金色劍光一斬,萬澤護法身體化成密密麻麻一片,然後一隻大手憑空浮現,輕易捏死了萬澤護法。

差距太大了。

「恭喜主人,為世間又除一邪修。」鬼冥子立刻道。

徐川看了他一眼。

噗。

鬼冥子的眉心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魂飛魄散。

「說了讓你痛快死去,便讓你痛快死去。」

一旁的白袍惡公子和眾多星神教教徒看的心顫。

徐川看著這些教徒,惡公子。

「駙馬饒命。我等願意追隨駙馬,從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惡公子連道。

「你們就跪在這裡吧。」徐川看了他們一眼,旋即起身,看向一旁的陳柯煙:「陳道友,可否借貴門修行之地一用。」

陳柯煙知道了徐川的身份,先前的疑慮盡去,駙馬這是專門除禍來了,絕不會有害她們天鳳門,哪裡還有什麼忌憚,只有激動和恭敬,連道:「駙馬請。」

陳柯煙帶著徐川往宗門內走去。

徐川握著「陰陽玄石」,感覺到神識強大的甜頭,他此刻迫不及待想得到「真靈神元塔」後續法門。

而跪在那裡的陸雪凝看著面前鬼冥子的屍體,看著周圍天鳳門倖存弟子看過來的眼神,狼狽的跌坐在一旁。

至於惡公子等人。的確動都不敢動一下。

沒看到,隔著三百丈,萬澤護法就死了?

那可是元嬰大修士,他們這些雜魚,算什麼?

「還好,這徐駙馬只是讓我等跪著,沒殺我等,這就有活路。」惡公子滿臉希冀,能活著,誰願意死?

(丹琪的一位長輩壽盡,近日忙碌,更新時間晚了點。給追讀的許多讀者說聲抱歉。) 秦瑜萍不是沒有看到那些嫉妒的目光,但是現在皇後娘娘喜歡的是她,有皇後娘娘撐腰她怕什麼?

所以對於母親的擔憂,她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現在這裡是皇宮,並且皇後娘娘也在,她還是安分守己為好,於是她還是乖乖的呆在她母親的身旁。

有了秦瑜萍母女打頭陣,跟著陸續有夫人介紹自己的姑娘給皇後娘娘相看,就在皇後娘娘相看姑娘的時候,外面傳來通報聲,太後娘娘到了。

雲拂曉率先站了起來,往大門走去,其他夫人和小姐們紛紛跟在後頭。

「母后請上座。」雲拂曉親自把太後娘娘送上居中的位置。

等太後娘娘坐好,她才在旁邊的位置坐下,隨即平揚了揚右手,「就從左邊開始,你們一個個輪著上來介紹自己,如果介紹的好,說不定太後娘娘有賞賜哦。」

雲拂曉說完就轉頭笑著對太後娘娘繼續道:「母后,臣妾說的對不對?」

「哎喲喲,你們看看,她想做人情,做到哀家頭上了,還好哀家還有那麼點收藏,要不這老臉還不知道丟哪裡去羅。」太後娘娘很配合的和雲拂曉打趣起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太後娘娘和皇後娘娘的感情不知道多好呢。

有些人的消息比較靈通,知道這次的宴席主要是太後娘娘相看,所以雲拂曉說完之後,左邊第一位的姑娘在她母親的示意下,站了起來。

「稟太後娘娘,臣女叫嫣妍是威遠將軍的三女兒,臣女琴棋書畫都會一點,還懂一點武功。」嫣妍是一名眉目英氣蓬勃的少女,出生將門,自有一股和其他閨閣小姐不一樣的利落氣息。

看得太後娘娘甚是滿意,她笑著招了招手,「走近點讓哀家看看。」

嫣妍漾著自信的笑容,不卑不亢的上前幾步走到太後娘娘跟前。

太後娘娘再次招手示意她再走前一點,嫣妍眨了眨眼這次走到太後娘娘伸手就能觸摸的地方,太後娘娘伸手拉住她的手,捏了捏,再次滿意的笑了,「好,好,不錯。你生了一位好女兒,模樣大氣不凡。」

太後娘娘最後一句轉頭對著嫣妍的母親說的,那位夫人連忙謙虛的附和了幾句。

嫣妍得到太後娘娘的歡喜,太後娘娘當然有賞賜,也不知道太後娘娘的心裡是什麼想法,賞賜給嫣妍的竟然是一柄玉如意。

如意,如意,如你所意!

玉如意不貴,貴的是它所代表的意思。

看來這位嫣妍小姐是一定會進宮的了,眾人投向她的羨慕嫉妒的目光並不比投向秦瑜萍的少。

尤其威遠將軍的官職比秦大人的還要高上兩級,這樣的人家拿什麼和她比?

有了嫣妍小姐珠玉在前,後面的姑娘和她們後面所代表的人家,就沒有那麼大的看頭了。

不過太後娘娘依然還是選了幾名模樣端莊,風評也好的姑娘賞了各式首飾,不過這些首飾雖然貴重,但是和那柄玉如意卻無法相比。

等屋裡的各位小姐介紹完自己之後,午膳的時間也到了,雲拂曉就笑盈盈的擁著太後娘娘往她準備午膳的地方走去。

雖然是午膳,但是雲拂曉還是準備的很豐盛,因著這裡全部都是女眷,所以準備的是很清淡的果酒,就算不小心喝多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用完午膳之後,雲拂曉邀請那些夫人和太後娘娘去聽戲,至於其他小姐們則隨她們自己的意思,想去遊船的就去遊船,想去賞花的就去賞花,反正御花園這麼大,夠她們逛的了。

秦瑜萍因為得到皇後娘娘的賞賜惹來眾人的妒忌,所以她並沒有受到她們的歡迎,沒有辦法她只有自己一個人慢慢的往湖邊走去。

湖邊停了幾艘小船,每一艘大概能坐二十人左右,當秦瑜萍走近的時候,一艘船正好開了出去,而第二艘正在裝人。

「這位小姐您要不要坐船游湖?還有一個位置。」船頭負責撐船的船娘笑著對她說。

船上的小姐們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看著她,有笑著招呼她上船的,有不屑的轉頭的,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轉頭的,有瞪著她,不希望她上船的,各種各樣的目光,讓她心裡有點不好受。

她原本想不上去的,但是轉念一想,她避得了一次,還能避兩次嗎?

於是她笑著點頭,「好啊。」

秦瑜萍稍微提起裙擺就很輕盈的跳了上船,根本就不用岸邊的宮女攙扶。

裡面有遮擋的位置都坐滿了,其實如果擠擠她還是能坐下的,但是看到大家都不歡迎她,她也就沒有進去湊熱鬧了,在外面隨便尋了一個靠船沿的地方坐了下來。

人滿了,撐船的船娘喊了一聲,「大家坐好了,奴婢開船了。」就用竹篙一點岸邊,船就往湖中心駛了過去。

湖裡沒有種上荷花,只有一些零星的睡蓮漂浮在上面,但是那粉色,淺紫色,玫紅色,粉白色,各色睡蓮還是甚為吸引人,再加上岸邊楊柳依依,遠處翠山倒影在湖泊上,不管怎麼看都是怡人的景色。

船上的各位小姐們,都是相互邀約一起游湖的,在觀看景色的時候,還小聲的說著各自感興趣的話題,唯有秦瑜萍安安靜靜的獨自一人賞景,而她沒有半點不安,怡然自得的令人羨慕和怨恨。

挨著門口坐著的兩名小姐,相互對視一眼,其中一名偷偷的在另外一名小姐的手上輕輕地寫著什麼,那名小姐一邊裝著看風景,一邊偷看她到底在她掌心寫什麼。

等那名小姐寫完之後,她眨了眨眼,做了一個明白的手勢,就和那名小姐說起其他的事來。

兩人這番偷偷的交流根本就沒有驚動其他人,其他人也沒有誰注意到,就算有人注意到了,也會裝著不知道的。

很快,船就圍繞著湖泊轉了一圈,船娘撐著船慢慢的往岸邊走。

等到了岸邊,船娘把繩子往岸上一拋,岸上的宮人接過繩子綁緊,只要綁緊了就能下船了,不過還沒有等綁緊,挨著船門的兩名少女就站了起來,快步走了出去,看那模樣有點像要急著下船一般。

這時秦瑜萍也站了起來,按照前後順序,她坐在外面應該她先下船才對,但是卻被那兩名小姐搶了先,她沒有辦法只能側了側身子讓她們先走。

就在這個時候,走在她身邊的一名小姐突然喊了一聲,腳一歪就往她身上倒了過去。

秦瑜萍怎麼也想不到有人會往她身上倒去,她伸手就欲扶住她,卻不知道怎麼的她手才扶住那名小姐,就感到膝蓋上像是被誰踹了一下,她尖叫一聲就往身後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時候,她眼疾手快的把欲從她身上站直身子的那名小姐拉住,那名小姐猝不及防就被拉著一同往船下掉。

另外裡面的那名姑娘按照她們兩個商量的,那名姑娘倒向秦瑜萍的時候,她就拉住她的另外一隻手,只要把秦瑜萍撞下去,她們就以不小心為名,而她則救友心切拉住她,沒有一起掉下去。

她們商量的很好,卻不想秦瑜萍反應也快,硬是拉著那名姑娘一同下水,而她也正好用力拉著那名姑娘,一時不察也被拉了下去,於是「噗通」一聲,三人齊齊下水。

「啊,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快來人,有人落水了。」岸邊宮人和船上船娘一見立即大聲呼叫。

懂水性的宮人和船娘紛紛跳了下去,船上剩下的姑娘們一個個嚇得花容失色,有擔心的不由的探頭出去查看,有些則在宮人的攙扶下,下了船,在岸邊圍觀。

發生這樣的事當即就有人奔到院子當中稟報雲拂曉去了。

雲拂曉聞言低聲和太後娘娘說了幾句,就帶著降香往湖邊走,同時叫人請太醫叫醫女,吩咐準備熱水薑湯披風衣裳等等,她邊走邊吩咐下去,等她帶著降香等人,走到湖邊的時候,披風帕子,甚至連被子都有宮人取了過來。

「救上來一個了,又一個,還有一個,好了好了,都救上來了,沒事,可能喝了幾口水,都還清醒。」岸邊有人看到是什麼人落水的,當即喊了出來。

雲拂曉聽到三個人都救了上來,立即招呼那些身材雄壯的婆子,「趕緊把她們送到那邊的屋子,那裡本宮已經吩咐準備好熱水了,降香快帶路。」

降香連忙招呼那些婆子抱了人跟上,等她們走後,雲拂曉才面對著岸邊圍觀的一干千金大小姐,冷冷的目光從她們臉上慢慢滑過,

今天一天都笑容滿面的雲拂曉這麼一板著臉,讓她們心裡不由發怵,有些甚至不敢和雲拂曉對視,在雲拂曉目光看了過來的時候,就低下頭。

「誰能告訴本宮,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誰和她們三個同船的?」雲拂曉冷冷地問道。

和秦瑜萍同船的十幾名小姐聞言,有膽子小的立即站了出來,當先一名穿紫色衣裳的姑娘小心翼翼的回答,「回皇後娘娘,臣女和她們同船,但是臣女坐在最裡面,臣女沒有看清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知道她們落水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075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接起她的電話。

電話里,傳來程安意的聲音。

「沈總,聽說你們公司出了不小的事啊。」

一個月前,寧致謙撤資之後,程安意就從公司離職了。

面對她的挑釁,沈茗反而顯得不那麼著急。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

「公司公關連夜出逃,產品陷入質量危機,沈茗,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沈茗微挑眼瞼。

「這些,都是你搞的鬼?」

「還不夠明顯嗎,你猜猜看,你那些連夜走掉的公關,莫斯卡,朱迪,他們現在都去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