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古木是很想繼續,但他第一次聽說親個嘴還有竅門?

為了自己的舌頭,他覺著還是算了,而且老是這麼親來親去的也沒啥意思。於是他『嘿嘿』一笑,將龍靈抱起來,向著帳篷內飛掠而去。

「你你……要幹什麼?」

被古木抱起來就要進入帳篷,龍靈頓時心中一緊,腦海里同時浮現出和閨蜜聊天時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

古木要幹什麼?

這話問的好!

經過十幾分鐘的前奏鋪墊,我們古大少雖然被咬了很多次,但痛並快樂著,而且作為處於青春期的少年,這種激情濕吻已經讓他慾火焚身!

最為明顯的表現,就是他下面的小東西正威風凜凜,昂首挺胸!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

作為二十一世紀優秀節操小騷年,古木對於男人和女人那點破事,自然也略有耳聞。

而在地球,曾經為了和東瀛國高手比武,他特意在電腦上查找過對方武道資料,結果卻發現那些華夏國男人們所說的東瀛武鬥畫面,全特么是扯蛋,全是坑哥的!

雖然真正的武道他沒有查到,但這赤果肉身近戰倒是觀摩了一會兒,而且看的是血脈噴張,激情四射。所以,身為小處男的他也算對那種事情有了直觀了解!

將龍靈帶到帳篷里,古木把她放在下面,一臉壞笑,一臉淫蕩的道:「你說我要幹什麼。」

龍靈見得古木如此模樣,頓時更加緊張,於是用小手托著他不斷壓下來的身子,彷徨的道:「古木……唔……」

不過話還沒說完,薄唇就被古木再次霸道的佔領了,而後感覺到他的雙手在自己身上遊走,頓時仿若觸電一樣全身輕顫,同時心頭升起一陣陣酥麻。

「不……行!」被一雙熱火嘴唇堵著,龍靈艱難支吾反抗著。

不過她越是掙扎,古木越是壓的厲害,雙手越是肆無忌憚!最後竟是要解開她的衣扣,不過這貨很笨,費了半天的勁才將衣結解開,同時還暗罵做衣服的裁縫,不就是緊身衣嗎,何必做的這麼複雜。

龍靈的身材很勁爆,尤其是上身那片隆起的高地更是非常突出,古木現在思維處於混亂中,對於那裡有著極強的渴望。

「呼!」

被古木霸道的親吻,以及那種羞人的挑撥,龍靈呼吸開始急促,整個心神也開始蕩漾,就連那如水的眼眸中更是散發著誘人的迷離。

「不!」

就在古木向著那禁區伸手挺進,處於淪陷中的龍靈猛地清醒過來,旋即用力將壓在身上的他推開,然後把敞開的黑衣裹在胸前,凌亂秀髮下,那張紅通通的臉蛋彷徨緊張,眼眶更是有淚花在打轉。

被推開的古木頓時清醒過來,看到龍靈讓人心疼的嬌容,頓時暗罵自己無恥,隨後坐在地上,解釋道:「我……靈靈……我……」

龍靈騰出一隻玉手擋在古木口唇上阻止他的自責,然後輕聲道:「古木,你若喜歡我,就帶著聘禮去我家登門求親。」

「啊?」古木一怔,頓時有些無語,難道龍靈還是這麼保守的人嗎?

尚武大陸的習俗和華夏國很相似,講究明媒正娶,而龍靈生活在這個世界里,骨子裡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

她喜歡古木,古木也喜歡她。

但沒有求親,沒有定下關係,所以她要堅守最後的防線而不能逾越。

只看她輕輕靠過來,依偎在古木懷中,柔聲道:「只要你去求親,我父母肯定會答應,待得那時候……我……我就是你的人了……」說到這裡龍靈貼在古木懷裡,精緻嬌容上泛起紅霞。

古木不是傻子,他自然聽出龍靈話中意思是說,雙方確定關係,到時候在那個啥,肯定就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的事情。

這無疑讓他很亢奮,於是緊緊摟著龍靈,道:「好,等我們出去以後,我一定會去你們家登門求親!」

「嗯,我等著這一天!」

龍靈紅著臉,咬著薄唇,輕輕靠在古木溫暖寬敞的懷中微微閉目,幻想著以後的事情,嘴角流露出幸福迷人的微笑。

原本窄小的帳篷里充滿了春心蕩漾的氣氛,但在隨著兩人同一時間沉默而消散,繼而轉化為溫馨浪漫。

古木無恥,但對於別人,或者對別的女人,他可以無底線,無節操,但龍靈不行,如果她不同意,他不會強求!

既然龍靈想要明媒正娶,古木就必須給她一個最盛大,最完美的求婚儀式。所以,現在的古木摟著懷裡的佳人,心中卻在想,用什麼聘禮,用什麼方式去?

……

時光荏苒。

古木和龍靈墜入山崖已有半個月,而在這段時間裡,兩個小情侶形影不離,整天卿卿我我的秀恩愛。

小金也徹底冷靜下來接受了殘酷的現實,雖然換了一副身軀,強大的妖力也沒了,但王者靈魂卻沒有變,它有自信可以再重新開始,然後將眼前把自己當成不存在的可惡少年給撕碎!【感謝書友97735889的月票,武逆九天的第一張月票誕生了,也是江湖再見的第一張月票,不勝感激,豎爬的螃蟹,謝謝你昨天的打賞,為此,今天再加一更!】 陸胤能理解她的痛苦,找到親生父親的喜悅,還沒持續多久,親生父親就因為自己的關係而被牽連。

「喬喬,抱歉。」

喬安轉過身來,抬眸看向他,「為什麼要說抱歉?」

「是我沒有保護好盛叔叔。」

「陸胤,這不是你的責任,不要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喬安抓住他的手臂,認真的道,「你已經做得很好了,真的。」

陸胤薄唇緊抿,他抬起雙臂,將她抱進懷裡。

她跟慕靖西結婚了,這一切,總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

彷彿,他們還在A國,她每天工作,他在家照顧小糯米。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那該多好?

他一定會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直接娶了她,讓她成為自己的妻子。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嫁給慕靖西。

他照顧了這麼多年的女孩子,終於嫁做人婦,可是這個人卻不是他。

心中的苦澀在蔓延,壓抑而又痛苦。

如果不是盛凌雲突然出事,恐怕他現在還不敢來看她,怕看到她,又想看到她。

怕看到她跟慕靖西琴瑟和鳴,自己會心痛得難以呼吸。

又想看她,想看看她在沒有自己的時候,是不是也能把自己照顧好。

矛盾而又複雜的心情,交織著,纏繞著他。

慕靖西來到皇家醫院,靠近病房時,刻意放輕了腳步,他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小糯米躺在病床上,已經睡熟了。

然而,卻不見喬安的身影。

把門完全敞開,他終於看到,陽台行相擁的兩人。

頓時,俊美的臉上,寒霜滿布。

陸胤聽到腳步聲,轉頭看去,不知道慕靖西什麼時候來的,他正陰沉著臉,冷眸沉沉的盯著他們。

下意識的,陸胤鬆開了喬安。

乍然看到慕靖西,這個本該被關在禁閉室里的男人,喬安有一絲驚訝。

驚訝過後,便是欣喜。

她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笑意淺淺,「你怎麼回來了?」

不是被關禁閉么?

不是不能回來么?

她眸底那一閃而逝的驚訝,被慕靖西盡收眼底。

薄唇緊抿著,漆黑的眼眸,湧出了一股不悅的怒意。

原以為,自己不在她身邊,她會很無助很害怕,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

他不在的時候,有的是人陪在她身邊,安慰她,照顧她。

或許他回來得不是時候,瞧瞧,她眸底那抹驚訝,彷彿他的出現,破壞了什麼一般。

「你怎麼了?」喬安來到他面前,握住他的手,輕輕搖晃兩下。

她的聲音,很輕,似乎是擔心吵醒了小糯米。

以至於,本就溫軟的聲音,此刻聽起來,愈發的柔軟了。

像是旅人在冰天雪地里跋涉得筋疲力盡時,得到一碗滋味鮮甜的熱湯,足以將人的心暖化。

然而,此刻的慕靖西,心情卻極為複雜。

垂眸,看著她,恰好,喬安也在看著他,她微微仰著臉,不明白他到底怎麼了。

看著這一幕,陸胤識趣的告辭。

木已成舟,縱然他再傷心難過,也絕不會做出破壞他們婚姻的事情來。 時光荏苒。

古木和龍靈墜入山崖已有半個月,而在這段時間裡,兩個小情侶形影不離,整天卿卿我我的秀恩愛。

小金也徹底冷靜下來接受了殘酷的現實,雖然換了一副身軀,強大的妖力也沒了,但王者靈魂卻沒有變,它有自信可以再重新開始,然後將眼前把自己當成不存在的可惡少年給撕碎!

金霄魂獅已經將古木視為最大仇人,更是以此來鞭策自己不斷成長,但,註定它將永遠難以超越!

「靈靈,你說我們這手腕上的傷痕,以及那藍色圖案,會在你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出現?」坐在湖岸邊,古木摟著龍靈,偶爾在她小手上佔佔便宜,道。

雖然龍靈不想逾越男女的底線,但被摸摸手還是可以接受的,所以臉上只是微紅,反而並沒有抵觸。

最後如此解釋,道:「在龍之幻境出來以後,你曾在不醫館遇到危險,我就是如你這樣出現的,而在一年前,也有這種情況發生,但後來不知為何突然就停止了。」

「不醫館……」古木皺眉思索,然後驀然想起自己曾經晉級武士的時候被溶火焚身,當時差點就嗝屁了,於是,驚道:「你去過不醫館?」

「是啊,我當時莫名其妙的就出現在院落內,然後看到你全身通紅的躺在地上痛苦掙扎,整個心都跟著疼了起來。」想起那件事,龍靈至今仍然有些后怕,因為她怕古木就這麼死了。

古木徹底愣神了,因為他當時晉級武士的時候身陷奇怪環境里,並看到了龍靈,而待他醒來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夢,未曾想,龍靈真的就在自己身邊!

見他如此茫然吃驚,龍靈不解的道:「那叫蕭哥的木工沒有告訴過你嗎,當時我昏迷的時候他也在場啊。」

「沒有。」古木搖頭道,旋即想起以前蕭哥老是在自己耳邊說,總有什麼事情想不起來,看來就是指這個了,於是繼續說:「當時的蕭哥好像失憶了。」

「哦,難怪。」龍靈似有恍悟,而古木則托著下巴,道:「一年前我掉入長運河,最後大難不死,想必那一次藍色圖案出現也正是因此吧。」

「掉進長運河裡了?」龍靈一驚,長運河貫穿定州東西境,是極具有名的兇險之河,他怎麼就這麼倒霉的掉進去了,而且還沒事?

厲少,夫人喊你回家哄娃 這讓她頓時更加心疼起來,於是指責道:「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如此不小心啊?」

「厄……」古木無語,心想,還好沒有說我是從山上掉下去的,不然你肯定又要暴揍我一頓,於是急忙撇開話題,一本正經的道:「靈靈,你不覺得藍色圖案每次在我們遇到危險的時候出現,很奇怪嗎?」

一說到正事,龍靈也認真起來,只看她沉吟了一會兒,道:「是很奇怪,古木,你說這是為什麼啊?」

「……」古木無語,這種事情他只遇到一次,根本就不明白。

不過,他雖然不清楚,但他會推測,他習練禁陣道的腦袋瓜兒可不是擺設!

於是就見他如此說道:「靈靈,我們兩人一開始並不認識,也沒遇到過這種事情,而自從在葬龍山相遇,然後又一起進入龍之幻境,這種情況才開始出現,所以,我想,問題的關鍵在葬龍山!」

古木分析的很有道理,龍靈聽後點點頭表示贊同。

「靈靈你不是曾經說過,你經常做一個夢,夢裡有人指引你去葬龍山尋找大機緣……」古木說到此處就打住了,因為他發現這麼說下去,肯定又要扯到龍靈身上的秘密了。

龍靈也是心思聰慧的女人,知道古木沒有說下去的原因,於是微微一笑,道:「古木,我在龍之幻境碰到了一個人,那人說是我的先祖……」

「先祖?」

古木聞言頓時愕然。因為他知道龍靈是龍家的後裔,而龍家已經滅亡幾千年,她卻碰到一個自稱先祖的人,那豈不是老古董或老鬼?

「嗯,然後他說讓我接受傳承……」龍靈繼續說下去,最終還是將她在龍之幻境所遇到的一切說給了古木。

古木聽后頓時陷入深思,因為他終於知道,自己進入的地方真的是一個古墓,而且還是曾經驚艷大陸的龍帝遺墓!

龍帝之名,古木曾經在古家史記上看到過,而且葬龍山又屬磐石城管轄,所以有時候他也會在城內酒館茶館,聽江湖人談起有關於龍家和龍帝的一些傳說。

而那自稱龍靈先祖的黑影,竟宛如鬼魅帶著龍靈來到一座龍紋石打造的棺材接受所謂傳承,這讓古木覺著有點驚悚啊!

古木似乎意識到什麼,最後驀然脫口道:「靈靈……你說那個黑影……會不會就是龍帝啊?」

「不會吧!」龍靈突聞古木如此說,頓時驚訝的道。畢竟龍帝是幾千年的人了,就算沒有如傳說那般隕落,也不可能活到現在啊?

「那黑影說我處在龍之幻境里,而根據江湖傳言,龍帝成名武功就是這龍之幻境!」古木剛才也是靈光一現便脫口說了出來,不過腦袋好使,一轉彎,他就感覺自己的猜測靠譜。

於是繼續分析道:「你們可以自由出入龍之幻境,單單這一點就可以證明黑影就是龍帝,畢竟這種武功獨此一家啊!」

龍靈聽聞后頓時黛眉皺了起來,她認為古木分析的有道理,最後有些難以置信的道:「若真的是龍帝,那他怎麼可以活這麼久啊!」

這個問題。

古木很難給於解釋,畢竟他也很迷惑,但尚武大陸是一個武道極為發達的世界,一切都有可能發生,所以他只能攤攤手,道:「這個世界很奇怪,根本不能以常理去判斷。」

龍靈不在言語,心中仍然在想著古木的推斷,而古木見她沉思,則笑道:「靈靈,你在石棺里獲得傳承,真的就沒感覺到有特別之處?」

龍靈搖搖頭,道:「沒有,還是和以前一樣。」

「不應該啊……」古木托著下巴,道。

結合龍靈的夢境,以及那自稱先祖的黑影帶她去接受傳承,古木肯定這就是夢境所說的大機緣,怎麼到頭來什麼好處也沒得到?難道這機緣就是——認了個先祖? 畢竟,丈夫是她自己選的,他相信她,不會盲目的選擇嫁給一個人,她不會盲目的將自己的一生,託付給慕靖西。

既然是她認定了的,那必然是她喜歡的。

既然是她喜歡的,他又如何忍心去破壞?

病房門,被陸胤輕輕關上。

偌大的病房裡,只能聽到彼此之間,清淺的呼吸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