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江念笑著說:「都餓了,快吃吧。」

江念坐在了默默的身邊,雖然現在默默已經長大,不用她在喂飯,可她還是習慣性的去照顧他,想要把那缺失的五年時間補回來。

餘光看著他們一家人的互動,有些食不知味。

吃飯都有些心不在焉。

「江念,歌曲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大問題,我們可以提前排練。」這麼說著,江念還疑惑的看向了餘光,徐徐說:「可是,就這麼一個月的時間,來排練這幾首歌,會不會時間上有些緊張?」

她研究了一下曲譜,整體來說還是很難了,畢竟其中有兩首歌都和他們平時的風格不一樣,想要磨合的那麼好,怕是不容易。

她總是感覺這次的演唱會開的有些著急了。

如果可以在多準備兩個月,這五首歌,一定可以大爆!

餘光想了想,無奈搖頭:「是君陌桑有些著急了。」

「我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這幾首歌,也不知道他是熬了多少夜,絞盡腦汁才寫出來的,他還抱怨說他都長白頭髮了。」

對於君陌桑這麼快的就要舉辦這次的演唱會,餘光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只是剛好碰上了江念的事情,倒是很巧合的湊到了一起。

江念抿了抿唇,給默默夾了一塊魚,細細的挑去了刺,似乎在想什麼,目光有些深邃。

逃婚100天:甜妻偷生一個寶 這五首歌的名字——

連起來,倒是有些故事。

不過江念沒有說出來,她相信餘光這幾人這般聰明,怕是也會發現一些什麼,當然,除了餘生。

想了想,江念說:「那麼這幾天,要好好練歌了。」

網路上關於無聊的潑灑惡意的噴子在沒有等到任何回應的時候,漸漸消停了下去,可是當君陌桑的微博上爆出要在帝都舉辦演唱會,甚至發了一張五人練歌的短視頻的時候,網路再次爆炸了。

這次不僅噴了江念,連帶著樂隊的人都一起噴了。

還傳出了君陌桑的歌曲抄襲的荒謬言論。

這件事傳開后,自然也傳到了正在練歌的五人的耳中。

就蔚藍的暴脾氣,當下就受不了了。

真當姑奶奶是軟柿子?

當即就發了微博,一個一個的艾特了那些黑粉博主。

「沒有證據就閉上你們的狗嘴,上下嘴皮子一動就可以誣陷人了?信不信我告你毀謗?我都懷疑你們是不是去太空膨脹臉皮了,這麼厚的臉皮,怪不得只敢在網路上罵人,有本事你們當著我的面罵。」

「一群孬種,鍵盤俠!我瞧不起你們!」 夜千羽找了好幾天,找了一處鮮有人至的深山老林,將黑蛟丟進山裡的湖裡。

回去后,她看到北流殤留給她的信。

「小羽兒,是為師不好,等為師回來,再親自向小羽兒道歉。」

北流殤再度去找傅錦城,得到夜千羽離開替黑蛟尋找新住處的消息后,也離開了。

留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他必須在三年之內,找出災禍的源頭。

這方大陸,是他和小羽兒的安身立命之所,不可以被那個變態女人毀掉。

幸福已經近在咫尺,只有努力抓緊,才不會從指縫中溜掉。

夜千羽回到學院,打聽了一下,這次的修鍊資源爭奪大賽,木系果然拿了第一。

不過學院里最大的話題卻不是這個,而是精英學生失貞事件,不知道誰,將那夜發生的事說了出去。

夜千羽去找了傅錦城,一方面說一下她回來了,一方面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傅錦城有些頭疼,消息是在修鍊資源爭奪大賽的第二天爆出來的,而在消息爆出來之前,出事的那些學生一直呆在靜修室里沒出來過,只有夜千羽請假在外,夜千羽因而成了頭號嫌疑人。

事情曝光后,以一傳十十傳百的速度一夜間傳遍全皇城,隱隱有往全國擴散的趨勢。

部分出事學生的家長知道后,過來學院,從自己孩子的口中得知是夜千羽將事情爆出去的,一致要求他將夜千羽開除出學院,他頂著很大的壓力,才勉強穩住那些學生家長的情緒。

「當務之急是,找出真正將消息曝光出去的人,洗清你的冤屈。」傅錦城是絕對相信夜千羽的,夜千羽不可能嚼那種舌根。

「是芙念瑤。」夜千羽想都不想地說了出來。

「我也懷疑過她,不過消息爆出來的時候,她正在參加修鍊資源爭奪大賽,沒有動手的機會。」

「這種事,不用她親自動手。」

「我問她的時候,她說她根本不知道那夜發生了什麼事,她因為身體突然有些不舒服,沒深入森林,很快就出去,回家休息了,她家就在皇城,她家裡人也向我證實了這一點。」

「她不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黑蛟的事,也是她說出去的。」

傅錦城奇了怪了:「可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對她有什麼好處?」

他對芙念瑤的印象還是可以的,天賦不錯,又上進努力。

「因為她恨我。」

夜千羽簡單說了一下她和芙念瑤在收徒大會上的恩怨。

傅錦城聽了唏噓不已,又是一個心態有問題的。

戰勝一個人的正確方法是,努力提升自己,而不是想法設法毀掉對方。

只要毀掉對方,自己就贏了,這種想法是大錯特錯的。

往往在毀掉對方的過程中,自己先毀掉了,而且,在你挖空心思設計對方駐足不前的時候,很多和你差不多甚至不如你的,超越了你。

等你好不容易毀掉對方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對手更多更強大了。

有了著手點,傅錦城突然有主意了:「你師父不是有兩個手下守在暗夜森林入口處,只要找他們過來對質,就可以知道芙念瑤在撒謊了。」

夜千羽搖搖頭:「不行的。」 「一群孬種,鍵盤俠!我瞧不起你們!」

這一番話,更是讓那些噴子炸了。

他們就是靠這個吃飯的,現在卻被說成是孬種,但凡有點血性的人都受不住。

當下罵戰升級,竟是上升到了人身攻擊。

什麼p遺照,詛咒,謾罵,什麼稀奇古怪的招數都有。

蔚藍只是發了這麼一段話,也沒有真的打算和他們去罵,她畢竟是有身份有臉的人,可不能像潑婦一樣罵街,這不符合她的人設。

任憑下面的人罵的有過火,蔚藍也沒理,但是,她做了一個更騷的操作,她將那些人的微博名都用自己的小號關注了,一個都沒有放過!

就等著秋後算賬!

而同時,江念的弟弟,江沉,竟然直接將那些人的家庭地址都發給了他們,讓樂隊的幾人,都愣住了,相比於他的硬核操作,蔚藍的行為簡直就是小兒科!

而且樂隊的其餘幾人同時轉發了她的微博,一時間,微博上,何其精彩。

不過,倒是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黑粉多了多了,竟然就轉粉了。

【卧槽,他們這個樂隊好剛啊!】

【別人遇到這種事情,特么早就氣瘋了,他們竟然還敢直接和粉絲硬上!】

【這樂隊的人都是大佬!一個都惹不起。】

有些粉絲,直接弄出了江念幾人的身後背景,光是江念一人,就已經震懾所有人了,更別提蔚藍和君陌桑兩人,更何況還有一個溫檸!

這可是一個真大佬!

影帝的天價前妻 背後的商業帝國,可是讓多少商業人士望塵莫及!

可那些黑粉不管啊!

你只要不反擊,他們就當你是軟柿子。

不過這件事,倒是將路雨生和程古越兩人的事給壓了下去,沒有人在能想起兩人。

畢竟,這兩人又不是混跡娛樂圈的,眾人也不過就是圖一時樂趣,不可能一直抓著他們不放。

很快就過年了,這年,江念帶著餘光和餘生兩人回去了江家老宅,可把江沅給高興壞了。

她本來就挺喜歡餘光和餘生了,現在看到活著的他們,都有些興奮的說不出話來。

江沅性格豪爽,倒是很快就和他們兩人成了好朋友,還從餘生的手中坑到了一張VIP座位,只等好戲開場。

為他們搖旗助威。

期間,江念還和程燃抽空去了一趟療養院,算是讓程老認識了江念,握著江念的手,停不下來的誇讚。

說什麼程燃三生有幸才能遇到她,但是有的時候話語中,還是誇讚程燃的。

大概在老人的眼裡,自家的豬拱了別人家的白菜,還是挺自豪的。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演唱會的那天。

可以放下萬人的演唱會場,座無虛席,票甚至已經被炒到了天價的程度。

普通人更是一票難求,江念幾人甚至已經下壓票價,可是終究抵不上網友的炒作。

他們也是無奈。

當天,江念幾人入場時,就被記者圍了起來。

層層疊疊的人,讓江念幾人帶來的保鏢都無從下手保護。

記者太多,將他們都給擠散了。

江念差點都要摔倒。 他們這一番粗魯的作為,讓江念成功冷了臉,卻還不見她發作,身後不遠處忽然傳來聲聲哀嚎。

江念堪堪回過頭,就愣住了。

這人怎麼……

男人穿著黑色的西裝,挺拔的身材,端是站在那裡,就給人一股冷冽的氣場,面無表情,莊嚴肅穆,讓人很難接近。

他身邊跟著保鏢,也都是人高馬大的模樣,看著很不好惹!

那些記者又怎麼可能會是他們的對手。

很快,中間就讓出了一條路,江念這才瞧見程燃的臂彎處掛著一件羽絨服,他走過來,溫柔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外面這麼冷,你從家裡出來倒是穿的這麼薄?」語氣中有些許責怪,可是眉目之間皆是溫柔之色。

這讓眾人都驚訝了。

這程燃的反應,難道不應該對江念厭惡至極嗎?

誰能來告訴他們現在這麼寵溺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程燃說著話,握住了江念的手,他掌心的溫度有些熱,握著江念的手的時候,熱意傳來,讓江念心中微暖。

她低聲問他:「你不是說你不來嗎?」

剛在家裡還問了,他說他不來的。

程燃很淡定的點頭,說道:「默默和想想已經在休息室了,我出來接你。」

江念再一次皺眉:「你不是跟我說他們兩個也不來嗎?」

「我有說過嗎?我忘了。」

江念「……」真是個大忽悠。

程燃真的很強硬,對於那些衝上來的記者,都讓保鏢利落的解決了,絲毫不手軟,也根本不在乎他們會在網上如何評論。

倒是蔚藍那邊,情況有些不好。

豪門壞老公:貪玩小妻送上門 她在微博上的一些言論已經激怒了這些記者,所以導致她身邊的記者過於多,有些人已經口吐臟言。

蔚藍的目光掠過那些罵她的人,很冷很冷,直到那些人一個字也不敢再說。

她這才嗤笑一聲:「罵呀,有本事你就繼續罵,我看你們還能有多少難聽的詞。」

「哦,忘了告訴你們,我可都是錄了音的,我完全可以去告你們人身攻擊的,沒關係,你們完全可以繼續罵。」

蔚藍今天穿著一身長裙,外面是紅色的羽絨服,艷麗無比,眯著眼睛的時候,眼尾隱約間像是染上了一抹艷色,氣勢凌人。

看著人的時候,更是透著股狠戾。

這一副模樣,倒是讓眾人一時間無法可說。

「卧槽,好話壞話都讓你這娘們說了。」有一個人忍不住衝出人群就要去揍蔚藍。

更加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蔚藍直接往前走了一步,堪比模特的身高比那男人生生高了半個頭,居高臨下的看著。

霍先生,請自重 「想打我?你打一個試試?」

「現在講究法制社會,你可以對我動粗試試,我絕對不還手,只是到時候,我會報警,告的你這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度過!」

男人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半張著嘴,臉紅脖子粗,偏偏找不出一句話來反駁。

「你,你——」

蔚藍冷笑一聲,忽然揚聲說:「來看演唱會的,我歡迎,來搗亂的,等演唱會結束,咱們警局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