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一切可說不準。」林清茶輕聲回著,「但只要知道自己的目標,至少可以讓自己變好一些吧。」

「你的目標是什麼?」藺時有些好奇問道。

「還錢,拍戲。」林清茶毫不猶豫說出自己的答案,又偏過頭看向藺時,反問了回去,「你的呢?」

藺時想了很久……

「好好活著……繼續向演員這個身份靠近吧。」

「你覺得自己現在還不算演員?」

「還不夠。」

林清茶微微歪頭,笑了起來:「那一起加油?」

藺時回過頭,看見林清茶眼中流轉的笑意,心情似乎微微明亮了起來。

「好。」他應道。

……

「茶茶!」金依朝往這邊走來的林清茶揮了揮手。

林清茶加快腳步。

「茶茶,你去哪兒了喲,我還以為你比我早到呢~」

林清茶不好意思道:「和一個陌生人聊了幾句。」

「陌生人?」金依挽住林清茶的手臂,露出八卦的神色,「通電話的時候出現的那個男聲?」

「嗯。」

說陌生人也沒錯吧,他們只是隨意聊了幾句,並沒有交換姓名,即使她知道那個人就是藺時,藺時也知道自己被認了出來。

但兩個人都默契的沒有提這件事。

有些事,可以自在的與陌生人說,若是知曉了對方是誰,反而就說不出口了吧。

林清茶想起那個不算約定的約定。

以後,或許還會有交集,也或許不會,誰知道呢?

總之各自努力就好了吧~

金依戳了戳林清茶的手臂,將林清茶的思緒拉了回來:「那個漢子帥不帥?」

林清茶搖了搖頭。

「不帥啊……」金依的興趣頓時消了一半。

「他戴了口罩,看不清,但應該是很帥的。」林清茶想起他在台上的模樣。

嗯,這樣說也沒錯。

「嘖嘖嘖,都沒看清別人臉就說帥,算了,不說這個了,我們快點回去叭!」金依拉著林清茶的胳膊往路邊走去,準備打車。

林清茶聳了聳肩:「孩子,門禁,你有想好去哪兒住嗎?」

「額……」金依頓時愣在原地。

她居然忘了門禁這茬!

林清茶挑了挑眉:「走吧,我訂了學校附近的酒店。」

剛好一輛的士駛來,林清茶招了招手,然後拉著金依上了車。

「你咋知道我沒訂酒店?」

「你昨天興沖沖說了一堆今天玩的計劃,提了半個字睡哪兒嗎?」

「咳……」

……

到酒店辦理了入住,雙人間。

儘管依舊興奮,但玩了一天,到底是累了,金依洗漱了一下,倒床很快就睡了。

林清茶躺在床上,將手機屏幕的光調暗了一點,打開了微博。

她搜索了藺時,點開他的微博,最近一條剛發不久,一句元旦快樂配了兩張圖。

一張是《若夢浮生》的劇照,一張……是世貿天階眾人跨年的圖。

這個角度,恰是長椅望過去的角度。

她揚了揚唇,點了個贊,然後順手點了個關注。

回到自己的微博主頁,才發現,這是她的第一個關注,而她的粉絲,好吧,可憐的十幾個。

主要是她除了開微博的時候發的一條,和後來隨意剪了一個小視頻發了一條,就再沒發過微博……

林清茶想了想,將今天拍的美食圖片,和世貿天階跨年的照片,用手機軟體簡單調了下色,然後配上音樂和文字合成小視頻發了上去。

只不過,世貿天階跨年的照片,用的是金依拍了發給她的。

至於自己在長椅那兒拍的,就自己留著吧,要是發出去,指不定有萬能的網友以後翻出來。

就讓這件事,成為一個秘密。

在給一些朋友一一發了元旦祝福后,林清茶放下手機,安然入睡。

……

第二天一大早,林清茶是在金依那激動的呼聲中醒來的。

「啊,茶茶不好意思,我吵醒你了?」金依捂住嘴,有些歉意。

林清茶搖了搖頭:「怎麼了?」

金依伸出手機,滿臉懊悔道:「昨天我男神也在世貿天階那兒欸,我竟然沒有偶遇到!」

林清茶揉了揉眼,毫無靈魂的安慰道:「以後會有機會的。」

「嗚嗚嗚嗚……」金依假哭了起來。

林清茶看了眼自己的手機,蘇葉,肖思卉,付玥還有潘雯等等都給她回了祝福,看來昨晚都睡得晚。

而舒獻儀除了回了祝福,半夜的時候竟然還發了條信息。

林清茶看了一眼,然後連忙點開微博熱搜,果不其然,《歸》又上熱搜了。

#《歸》入選柏林國際電影節特別展映單元影片#

雖然《歸》入選的並非主競賽單元,但林清茶依舊知道,《歸》的新一波營銷攻勢大概就要到來。

「去參加電影節的名單定了?」

林清茶回了一句,舒獻儀那邊很快就回了過來。

「定了,我會一起去。」

「興和插手了?」

「嗯,公司想讓我趁《歸》的這波熱度,增加些知名度。」

「之後有安排嗎?」

「其實我想去報個影視培訓班系統學習一下,但經紀人不同意。」

「她的意思是,讓我接一部小製作電影的女主角,宣傳還能蹭一波《歸》的熱度。」

林清茶看著屏幕,不知該如何回答她,良久,才問了句——

「你現在的決定呢?」

「這部電影也與舞蹈有關,我也算是有一些經驗了,所以我想,我可以試試……」

關於那部電影的情況,她並沒有說更多,畢竟公司也是有規定的。

林清茶其實是擔憂的,《歸》有影帝影后撐著所以才能得到現在的成績,但舒獻儀新接的那部,是小製作,這意味著她得自己撐大梁了……

她能撐起來嗎?

林清茶不知道。

若是能撐起來了,或許她的路從此便一路高歌。

若是撐不起來……《歸》給她帶來的名氣也可能會損耗殆盡。

但已經林清茶幫不了她什麼。

她只敲了兩個字回過去——

「好運。」 離開酒店,回到學校,林清茶的生活又回到了每天教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的生活。

《舞蹈》的色調她想了很久,最終決定,將兩個安米相遇的前一部分採用灰色調,從舞蹈部分開始,影片慢慢開始有了色彩,到最後已經長大的安米坐在畫板前時,畫面的色彩完全偏向暖色調。

配樂,因為成本問題,能用在購買歌曲版權上的錢並不多,林清茶大部分都選用了鋼琴名曲,但是因為版本問題,也可能牽扯到版權,林清茶最終決定自己錄!

還好自己曾經也是個登台表演過的人……

思緒又有些飄遠,曾經的那些事情再想起,已經不是恍如隔世,而是真的隔世。

其實最開始,父親是期望她成一名鋼琴家的。

大概是遺傳了父親的天賦,她在音樂上很有天賦,從十歲起就跟著父親世界各地的進行鋼琴演奏,儘管早有人說她的水平已經可以開個人演奏會,但父親一直沒有同意。

直到十五歲時,她才獲得了父親的認可,得到一個開自己首場個人音樂會的機會。

那時她是開心的,因為長久的努力得到了認可。

一度,她以為,自己的一輩子就會在這條路走下去了。

她看著影片中舞蹈的少女,與終於打開自己封閉的心靈的女孩兒。

女孩兒最終也沒有如少女一般舞動起來,可她還是找到了她真正想做的事。

很多事,初衷與結果並不一樣,但只要你認為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是對的,且有意義,就夠了。

她的嘴唇微微勾了起來。

……

「李老師,我需要申請借用學校的錄音棚。」

李東有些意外:「這麼快就到聲音後期部分了?」

林清茶點頭,認真道:「是的,資金有限,時間比較趕。」

「畫面後期也是自己一個人做的?」

隔着時光愛你 李東知道林清茶的資金情況,但對於她一個人身兼數職的狀況還是有些不放心,就算有過一些經驗,但後期製作沒有人帶,新人立刻上手,很容易出現問題。

「是。」

李東微微嚴肅起來:「林清茶,有需要指導的時候是可以找老師的,你是我們的學生,也足夠優秀,不需要自己逞強。」

林清茶心頭微暖。

李東是個好老師,至少她知道的,不管是對蘇葉還是對她,李東都全力的在幫助她們往一名真正的導演道路上走,他是真心盡自己的力,想為這個行業培養更多的人才。

她語氣適時的軟了軟:「那我明天將我的已經剪好的部分給老師看看,老師幫我看看有什麼問題?」

聽了林清茶話,李東總算滿意了一點,又開口道:「錄音棚的事,我會幫你申請的。」

林清茶笑顏頓展:「謝謝老師!」

「真想謝謝,就好好努力。」

「是!」

林清茶心滿意足的離開辦公室。

不過一出來,她迅速將自己的口罩耳罩圍巾什麼的都帶好了。

一月的京都,是最冷的時候,出一次門都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

林清茶絲毫沒有在意自己的形象,身上衣服裹了一層又一層,秋褲也換成了加絨特厚的,在加上口罩耳罩圍巾等裝備,走在路上,大概沒幾個人能認出她……

穿過走廊,下樓梯,忽然,她聽到一陣鋼琴聲。

林清茶腳步微頓,忍不住往鋼琴聲傳來的地方走去。

血情末路 難得這個世界的許多鋼琴家與鋼琴名曲沒有變化,林清茶瞬間便聽出這是那首曲子。

是《鬼火》。

鋼琴名家李斯特創作的《12首超技練習曲》中最難的一首,從技巧上看,堪稱是鋼琴演奏藝術的象牙塔尖。

彈鋼琴的人技巧與水平很是不錯,但彈這首還是明顯的有些勉強。

果然,在林清茶剛走到音樂室門口時,鋼琴聲戛然而止。

她敲了敲門。

很快,門被打開,一名長的有些……可愛的男生出現在林清茶眼前。

「請問,我可以暫用一下鋼琴嗎?不用很長時間,十分鐘就行。」

男生看著面前裹得完全看不到臉,只露出一雙眼睛的女生,點了點頭:「公共音樂室,請便。」

說完直接走了出來,看樣子是要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