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下官賈青山,任吏司司長,參見城主。」左邊張開德下方之人站起來抱拳行了一禮道。

董恆看了過去,是一位中年人,大約四五十歲的模樣,目光深處當即出現了一絲打量。

在這神州大地人族之中,一城的文官基本都是以六司模式、來輔佐城主處理事務。

六司分別是吏司、戶司、禮司、刑司、工司、督司。

吏司一般情況下是六司之首,主管眾多官員評估、升遷。

這賈青山能做到六司之首,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而且從座位上就能看出來。

「賈大人請坐。」董恆伸手需扶道。

……………… 「多謝城主。」賈青山氣質沉穩,不卑不亢地說道。

還帶著股不怒自威,淡淡的人道之氣纏繞周身。

隨後,又是右邊的一位將軍站起,抱拳行禮道:「末將狄風,任叢陽城十萬精兵副將,參見城主。」

「狄將軍請坐。」董恆不動聲色打量了一番,沉穩道。

「謝城主。」

很快,一番自我介紹,董恆又認識了其他一些高層。

六司中,除了吏司賈青山,還有戶司李佩,戶司的職責就是掌管錢財,也就是靈石,各種稅收等等。

刑司黃光肅,執掌刑法,一般是審判百姓糾紛,處理城中各種案件,可以調動眾多捕快配合。

禮司畢偉業,掌管禮法、外交,與其他城池建立聯繫,由於叢陽城只是副城,權力並不多大,所以其中叢陽城幾乎所有的瑣事、雜事,都是禮部的。

工司王炎亮,這是個油水非常大的部門,除了一些普通的匠人、工人外,最主要的是工部負責製作管理丹藥、兵器、還有陣法。

一些投奔叢陽城的煉藥師、煉器師、陣法師,都是工司管。而王炎亮本身就是一個三級陣法師。

督司張齊聲,督司是一個監督眾多官員的部門,麾下有眾多探子、情報人員,也是一城的主要情報來源。

其他五司司長都是文修,而這督司司長卻不必是文修,一般來說,督司司長也是城主最親近的人。

張齊聲就是張開德最親近的人。

六司輔佐,城主居中主帥,共同管理一城,這便是一般城池的模式。

六司算是文官,而軍隊算是武官。

叢陽城是副城,有軍隊十萬,這也是叢陽城最強大的力量。

設立了一個主將、兩個副將,共同掌管軍隊,聽從城主命令。

主將童輝,兩個副將一個叫狄風,一個叫秦明。

都是中年人模樣,出身靈雲門弟子,竅穴境界,還都身具三級軍魂。

軍魂可是一名將軍最為重要的東西之一,軍魂是讀兵書、懂兵法、與軍隊之中鍛煉領悟出來的一種東西。

總共分為九級,分別對應著武修九境,只要有足夠的士兵,靠著軍魂就可以發揮出相對應的武修實力,可怕至極。

一級軍魂不算什麼,在軍隊一段時間不笨的話都可以擁有,一般是統領十人或百人、成為隊長或伍長。

擁有二級軍魂者,一般統領五百人或千人,成為曲長或校尉。能集結士兵之勢,發揮出元氣境的實力。

當然,同樣是二級軍魂,發揮出來的實力也不同,有的只能發揮出元氣境一層的實力,有的能發揮出元氣境九層的實力。

但只要力道相同或差不多,絕對比一個元氣境之人強的多,畢竟那是百人、甚至五百人、一千人一起對付你一個人,雖然力道不超過你,但耗都能耗死好幾個你。

所以軍隊和個人相比,只要軍魂能發揮出來的實力與武修實力相當,士兵足夠,最後死的一定是個人。

這還只是軍魂的力量,如果加上軍魂擁有者個人的實力,那更是如虎添翼,幾乎可以橫掃同級別的武修實力。

擁有三級軍魂者,一般是統領萬人到五萬人的將軍,這是神州大地人族公認的一星將軍。

四級軍魂者是二星將軍。

五級三星,六級四星,七級五星。

八級神將,九級是元帥。

在人族上古時期與萬族爭霸時,有八大元帥本身就是武修第九境的實力,加上九級軍魂和眾多士兵,橫掃七海八荒一,殺死無數第九境的異族。

為人族佔據神州大地立下了汗馬功勞,個個都是人族巔峰戰力之一。

可以說擁有這十萬大軍,和童輝三人,叢陽城根本不怕竅穴境的人鬧事,直接鎮壓,就連自我境的人也要忌憚一二。

這就是叢陽城官方的實力、結構。

不過叢陽城中也有家族以及幫派勢力,幫派勢力不過是小打小鬧,不值一提,家族勢力卻不容小噓。

最厲害的就是宴會中的三大家族,夏家、王家、趙家。

其中工司司長王炎亮就是王家之人。

三家中都有十名以上的竅穴境高手,雖然沒有自我境的強者,但在副城之中,也絕對是強勢的很。

認識了這些叢陽城真正的高層,接下來就是欣賞歌舞、以及與眾人暢談喝酒了。

夜漸漸深了,董恆說的話很少,一直都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眾多高層,還有他們帶來的家眷。

分析著他們之間的關係如何,分析著他們是何等性格的人等等。

期間,不知是誰提出來的,還讓三大家族後輩弟子比武較技,就連眾高層的後輩子弟也卷了起來。

對此,董恆微微一笑,同意了。

心裡清楚這些人不過是看他年紀輕輕,就身居城主之位,背後肯定勢力強大,所以介紹自家後輩子弟給他認識,以求有個好些的未來。

對此他當然不會不同意。

不過這些眾高層的後輩子弟,倒還真的有一人讓他多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夏家的人,當別的年輕人都在企圖吸引他注意的時候,這個年輕人卻是平淡如常,淡然的看著一切,不時打量他一眼,有些好奇、探究。

而真正讓董恆多看其一眼的原因,就是對方雙眼中那淡然下、淡漠至極的光芒,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陰毒感。

這不禁不讓董恆多看了他一眼,畢竟擁有那種心性的人,雖然不是好人,卻基本上是一個聰明人。

相對於好人,他更看重聰明人。

而在他打量眾人的時候,眾人時時刻刻也在打量著他。

多的看不出來,只知道他看上去很穩重,渾身氣勢凜然,讓人感到很是壓抑拘束,甚至有種讓人臣服的感覺。

這讓他們清楚,這位臨時換的城主,絕對不是一般人。

時間一點點過去,董恆還是沒有說多少話,其實要是兩次鼎內空間之前,他一定會與眾多高層暢談。

但當了八十年左右的皇帝,他早已經不喜歡多說話,習慣了指使人,而不是與人聊天,也沒人配讓他多與其說話。

相對於說、聊,他更喜歡直接做。

宴會直到半夜子時,才正式結束,眾多高層散去,董恆也回了城主府後院,自己的住處。

至於張開德的家眷,早已經都搬出去了,此時這後院,除了一些雇傭的雜役、僕人之外,就只有守衛的一伍士兵了。

董恆的住處是一座很大的院子,書房、住所、練武的院子、閉關房等等。

進了正屋大廳,董厲、鄭和、董忠還有董明都已經等在了這裡。

董明是董恆一個月前下定決心出來時,便讓他提前來到這叢陽城,收集情報,並把目尋和夜暗的中心都轉移到了這裡。

「少爺。」見到董恆進來,四人立刻行禮道。

自顧自走到上首坐下,董恆看了一眼氣息變得有些陰暗的董明,語氣比之平常溫和了些許:「這兩年來,辛苦你了。」

「為少爺辦事,董明萬死不辭。」董明心中略微一暖,他可知道能讓自家少爺說出這番安慰人的話,實屬不易。

「嗯,以後咱們就在這叢陽城安頓下來了。」董恆點了下頭,緩緩說道,頓了頓,看了一眼董明和董厲,平淡道:「你們將你們的家眷都接到這叢陽城吧!就說是我說的。」

………………

(感謝漣心銀的打賞,謝謝,還有眾多書友的推薦票、真心謝謝。) 「是,多謝少爺。」

董厲和董明餘光對視一眼,心裡閃過了一股暖流,立刻行禮應道。

誰又不想與家人在一起呢?

董恆略一點頭,心裡卻是別有想法,一方面自然是讓董厲兩人對他更加忠心。另一方面,卻是不想身邊的人,留下破綻給別人,以免引起麻煩,即使這個別人是董家,也不可以。

「我讓你查的事情呢?」

董恆開始說起了正事,董明神色一肅,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玉簡,呈給董恆恭敬道:「屬下奉少爺命查詢有關叢陽城一切的消息,如今都在這裡,不過屬下無能,還沒有查完全,如今大概只有六層左右,還在繼續徹查。」

接過玉簡,董恆並沒有看,淡淡道:「時間不足,倒也不怪你。」

董明心中略微一松,心中暗驚,如今面對少爺時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鄭和。」董恆淡然叫道。

「屬下在。」鄭和立刻恭敬地應道。

「從今日起,你加入目尋組織中。」董恆淡漠又不容置疑地說道。

董明心中一動,不過還是與鄭和一起應道:「是。」

「董忠,以後,你就是這城主府的管家,早日將這些僕人換了,我要忠誠可靠的。」董恆看向董忠命令道。

「是,少爺。」董忠立刻應道。

「嗯,無事都下去吧。」揮了下手,董恆微微閉上了雙眼。

「屬下告退。」四人行了一禮,輕輕的退了下去。

而董恆此時,也開始查閱手中玉簡的內容了。

他很清楚,想將這叢陽城發展成他真正的地盤,不,或者說他想擁有一批真正只忠於他的屬下,就必須先了解這城中的具體情況,那些高層的具體情況。

不論何時何地,信息永遠是最重要的東西之一。

整整一個時辰,董恆才將這些信息看完,加上張開德有意無意的介紹,對於整個叢陽城的整體情況,算是了解了個大概。

一絲頗有興趣的笑意自嘴角泛起,這種與所有人勾心鬥角的感覺,還真是熟悉、又懷念啊!

洗浴一番,董恆就上床休息了。

第二日,李落峰就帶著張開德走了,他們需要回靈雲門,董恆帶領著叢陽城眾高層一直送到了東城門。

望著飛天船離去,董恆轉身,一股威嚴自然身上散發而出,目光所過之處,眾人下意識避開了。

「走吧,回府。」

淡淡的一聲令下,董恆上了馬車,率先朝城主府而去。

其餘人做馬車的、做馬車,騎馬的騎馬,紛紛跟上。

城主府前院大廳,董恆高高坐在上首,叢陽城六司司長,三大將軍,共九人站在了下方,展開董恆任職來,第一次正式的議會。

「本城主初來乍到,今後的日子,還望諸位大人多多配合。」望了一眼下方眾人,董恆從容淡然的緩緩說道。

「我等必定唯城主號令是命。」九人立刻齊齊說道。

表面上沒有絲毫異常,都帶著一抹恭敬。當然,董恆也只是當沒聽見、沒看見。

這些人表面功夫不論做的再好,都很可能反手就不約而同的、把他暗中架空了。

「嗯,本城主自然相信諸位。」董恆也淡淡說著場面話。

「啟稟城主。」忽然,下方督司司長張齊聲行了一禮道。

「何事?」董恆心中一動,隨即心裡不由感嘆張開德的確是個老狐狸,這張齊聲也是個人物,拿得起、放得下。

另外八人餘光也望了一眼張齊聲,心裡幾乎都閃過了一絲不滿,顯然也清楚張齊聲的意思。

「回城主,下官近日來身體不適,實在不適合督司司長一職,特向城主大人請辭。」張齊聲面無表情,沉聲說道。

另外八人心裡嘆了口氣,果然如此。

一般來說,督司司長才是城主最親近的人,所以大部分城主上升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換一個督司司長。

當然,想換督司司長也不是容易的,需要稟報上級,稟明應有的理由,所以一般來說,城主都是想要收服督司司長的。

他們八人不希望張齊聲辭職,並不是跟他關係有多好,而是不希望督司這把利刃,真正掌握在董恆手裡。

雖然沒有商量過,但他們心裡早就不約而同有了默契。

對於這個年輕又有後台的城主,他們表面上自然要恭恭敬敬、唯命是從,只要不碰觸到他們的利益就好。

但暗地裡,還是獨自掌握好手中的權力,不讓其分走自己的權力。

也就是以軟釘子的方法,對付這位新城主,反正看其模樣,也沒有處理各種事務的經驗,隨意就能糊弄過去。

不動聲色看了一眼其餘八人,董恆露出詫異道:「是否是本城主哪裡不好?張大人何必請辭呢?」

「回城主,下官請辭實屬自身原因,與任何人都無關,還請大人允許。」張齊聲又行了一禮,恭敬說道。

心裡卻是不由想起了昨夜散席后,張開德找他說的話。

當時張開德直言不諱,直接讓他請辭,他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聽進了張開德的話。

他在叢陽城的靠山就是張開德,張開德一去,如果新城主不信任他,他一定會過的很不好,所有人都會下意識排斥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