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好意思各位,你們認錯人了。」孔菲摘下墨鏡,笑著對大家說道。

記者們一看是孔菲,愣住了,滿臉疑惑。

看到大家驚訝的表情,孔菲差點就忍不住笑了,然後趁著大家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趕緊上車走人。

這時我和顧鄖早就跑遠了,記者也早就找不到人了。

沒有直接回公司,顧鄖開著車帶我兜了一圈,這感覺很好,讓風在臉上拍打著。

我們把車停在了一個湖邊,然後在附近走了走。

「你回去還找顧南算賬嗎?」我看著顧鄖好奇的問道。

「你想讓我去找他嗎?」顧鄖沒有回答反而又問回了我。

「不想。」這個時候,其實顧鄖不應該出面,就算要收拾顧南也該是其他人。

「那我就不去找他。」顧鄖把我拉入懷裡說道,這裡風很大,他脫下外套裹住了我。

「真的啊?你這麼聽話。」我有些意外,還以為顧鄖會非常生氣的恨不得揍顧南一頓呢!

「嗯啊,你不知道我很聽老婆的話嗎?老婆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重生之庶女歸來 顧鄖看著湖面說道。

他其實自己也知道這個時候他保持沉默才是對的,儘管他也是想去打一頓顧南。

這邊,顧南的秘書正端著咖啡準備進去,結果剛進去,一個東西就一下砸在了她的腳下。 「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收拾。」秘書看顧南很是生氣的樣子,害怕的道著歉。

「滾!」顧南又是一個文件夾朝著秘書丟來。

秘書捂著臉哭著跑了出去,跑到座位上大哭了起來,把旁邊的人都嚇到了。

「怎麼了?他又發火了?」看著委屈的秘書,他們就已經猜到了。

「我什麼都沒做,他就讓我滾!」秘書抬起頭來委屈的說道。

她這一抬頭把旁邊的人給驚到了,因為她的臉上劃了一條口子,正在不停的流血。

「你的臉……」

「我的臉怎麼了?」秘書還沒有什麼感覺,好奇的拿過鏡子一看,才發現自己臉上多了一道口子。

這道口子是被剛才的文件夾給划的。

「啊,我的臉!」看到自己的臉受傷了,秘書更是傷心的大哭了起來。

我和顧鄖吃了飯也回去了公司。

「嘭!」我剛進門就突然一聲響,然後就是滿天的禮花和彩條,公司的人也都突然冒了出來。

「恭喜安姐贏得了官司。」大家都開心的為我喝彩,然後突然孔菲還端著蛋糕出現了。

「哇,怎麼弄了這麼多?」我還以為就是慶祝一下,沒想到居然還有蛋糕。

「這麼好的事情,當然要買蛋糕慶祝一下了。」孔菲開心的說道。

「謝謝大家。」我開心的吹掉蛋糕上的蠟燭,感激的對大家說道。

這下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不像之前,每天都是愁容滿面的。

「安若,看我們贏了,之前幾家說要取消合作的又不要臉的跑來求我們再繼續合作。」孔菲不屑的說道。

「那你答應了嗎?」我看著孔菲問道。

「當然不答應,這種落井下石的人,不要合作才是最好的,又不是什麼便利店,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對,我們態度堅決。」我也是這麼想的,剛好這樣也給大家看看,讓大家以後不要覺得我們帝伽羅就好欺負。

「不過顧南會怎麼樣?」孔菲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其實這也沒什麼,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太實質性的變化吧!」不管怎麼樣,顧南也還是顧氏的兒子,還能對他怎麼樣呢?

「哎,這人啊,永遠都不懂得知足!」孔菲嘆了一口氣說道。

「你還不是,衣服和包包永遠買不夠。」我笑話著孔菲。

「那不一樣,我這是女人對自己的投資,顧南那個叫貪慾。」孔菲得意的說道。

「是是是,你最有理。」

周末,我和顧鄖帶著希澤和黛西一起出來玩了,帶著兩個小傢伙來到了遊樂園。

希澤穿著米奇的衣服,黛西穿著米妮的衣服,看起來特別可愛。

現在黛西和我們相處了幾天,狀態已經好了很多,知道今天要出來玩,她好像也很開心。

看著我們四個人,周圍的路上都投來了羨慕的目光。

希澤很興奮,拉著黛西到處跑,我和顧鄖只能在後面跟著。

我們首先玩的就是旋轉木馬,顧鄖帶著希澤,我帶著黛西,一人坐了一個。

也不知道是心情好還是什麼,旋轉木馬我也玩的很開心,黛西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我們一口氣玩了很多遊樂設施,不過也有很多都是我和顧鄖在旁邊看著他們玩。

「我好累啊!」把兩個孩子送上小火車,顧鄖無力的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我也累。」說真的,雖然才玩半天,我也累的半死。

「比上班還累。」顧鄖委屈的靠在我的肩上說道。

「那你還想不想多要一個?」我看顧鄖累癱的樣子,笑著問道。

「不要了不要了。」顧鄖連忙揮手說道。

「媽咪!」才休息一會,希澤就在那喊著我們了,我起身準備把他們抱下來。

「還是我去把。」顧鄖攔住了我,還是自己起身去把兩個小傢伙抱了下來。

「媽咪,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希澤玩的完全不覺得累,聽他說他餓了我很開心,想著可以坐下來吃飯了。

我們找了一家卡通主題的餐廳,坐下的時候我和顧鄖都感覺到了解放。

「你們要吃什麼就自己點。」顧鄖把菜單遞給兩個孩子,讓他們自己選。

「黛西,玩的開心嗎?」我看著黛西玩的紅撲撲的臉問道。

「嗯,開心。」黛西沖著我笑了笑說道,現在她會開口說話了,只是話依然不多。

聽到黛西說開心,我感覺一個早上的勞累也就值得了。

吃飯的時候,可能是因為大家都玩累了,都特別有胃口,連黛西都吃了很多。

希澤更是餓慘了,大口大口的吃著。

剛好餐廳有小孩子玩耍的地方,所以兩個小傢伙吃完就自己過去玩了,倒是讓我和顧鄖輕鬆了很多。

「其實有一個女兒我覺得挺不錯的。」看著希澤拉著黛西可愛的樣子,顧鄖開心的說道。

顧鄖也很喜歡黛西,現在回家都是陪著黛西玩,完全忽略了希澤。

果真爸爸都是女兒奴,以前我沒發覺,現在是看出了顧鄖女兒奴的本性。

「顧鄖,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提起這個,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是關於黛西父親的事情吧?」顧鄖一眼就知道我想幹什麼。

「嗯,我想讓史密斯就留下來工作,這樣我們還能經常照顧黛西。」我其實捨不得黛西,要是史密斯帶他回國,我會很捨不得的。

「讓他去負責和國外客戶接觸吧,剛好他也有這方面的經驗。畢竟史密斯也是又開公司的經驗,而國外他也比較了解。

「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看顧鄖已經想好了給史密斯安排什麼,我想他應該也是有這個想法的。

「不,是因為我太了解你了。」顧鄖笑了笑說道。

「那我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很感動?」顧鄖不用我說,他就已經知道我想幹什麼了。

「以身相許就不用了,已經許過了,那就再給我生一個女兒吧?」顧鄖得意的說道。

「可以啊,生了你自己帶。」我也不怕,現在顧鄖才帶了半天孩子就累的不行。

「我撤回。」顧鄖一聽,趕緊說道。

我們安靜的坐著休息,補充能量,看著兩個孩子在那裡開心的玩著,好像就這樣看著也夠了。

黛西現在和希澤玩的很好,兩個小孩子有時候也會講一些悄悄話。

讓我很驚訝的是,希澤已經很有哥哥的樣子了,有意無意的都在照顧著黛西。

「顧南現在被趕出公司了。」過了一會兒,顧鄖突然對著我說道。

「嗯。」我淡淡的應了一聲,其實這個結果是我預想之中的。

「你怎麼反應這麼平淡?」顧鄖有點驚訝,沒想到我對比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那不然怎麼樣,我是不是要歡呼?」

「也不是,但你怎麼感覺一點都不在意呢?」顧鄖還以為我會對顧南的處罰很感興趣來著。

「在意他幹嘛?我跟他又不熟,只是他不要再把我的旗袍要回去就行了。」我還惦記著他送的我旗袍呢,生怕他要回去。 「管他呢,反正他以後應該是再造作不起了。」其實要不是因為他和顧鄖還有一些血緣關係,我也不會這麼仁慈。

「是啊,現在誰還敢惹你?」顧鄖笑著說道,經歷了這一次的官司以後,倒是讓我們公司的名聲長了不少。

「你啊,你誰不敢招惹?」我白了顧鄖一眼說道,我這別人不敢招惹的人,他招惹了。

「你放開!」突然,聽到有人吼了一聲有點像希澤的聲音,我和顧鄖就趕緊跑了過去。

結果就看到一個小男孩死死的拽住黛西的頭髮不肯鬆手,希澤在旁邊生氣的想拉開那個男生,但是因為力氣不夠,沒拉開。

黛西就護著自己的頭髮,也不吭聲,這讓我看的很生氣,趕緊上去拉開那個小孩子,顧鄖也衝上去就把那個小孩給一把給拽開了。

「你幹什麼?」我生氣的質問著那個拉黛西頭髮的小男生,黛西的因為疼,臉都漲紅了。

「哇!」沒想到我話剛落,那個小男孩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這一哭就把她的父母引來了。

「哎喲,寶貝,怎麼了?」一個貴婦打扮的女人就妖嬈的過來護著自己的孩子。

「媽媽,他們打我。」那個小男孩不由分說的就指著我們說我們打他。

聽到他這麼說,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一直覺得小孩子都是很單純天真的,但是這個小孩子開口就撒謊。

「你幹嘛打我孩子?」那個貴婦立馬生氣的站起來,用她尖尖又貼滿了鑽的指甲指著我。

「這位大姐,我麻煩你搞清楚狀況好嗎?是你的孩子先欺負我的孩子,而我並沒有打他,怎麼年紀小小就學會說謊了。」我不由得瞪了一眼那可惡的小孩。

「怎麼可能,我家寶貝這麼乖,怎麼會動手打人。」那個貴婦不可置否的說道,一副她孩子就最好的樣子。

「他拉我妹妹頭髮了。」希澤生氣的瞪著那個男孩說道,希澤臉都氣紅了。

「你這孩子,大人說話你插什麼嘴。」那個貴婦滿臉不屑的說道。

「你跟誰這麼說話呢?」這一下我是真的很生氣了,對一個小孩子這麼凶,不能忍。所以我就推了她一下。

「哎喲,你居然打我。」那個貴婦浮誇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說道。

之前我覺得這是我跟顧鄖撒嬌時的可愛舉動,現在看到眼前這個女人這樣做,頓時覺得噁心。

「打你?我!」我真是忍不住想真的動手了。

「長的一副狐狸精模樣,你看這小女孩,還勾引人家老外了吧?」那個貴婦看了我一眼,很是嫌棄的說道。

「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我正要反駁的時候,就聽到一聲脆響,顧鄖直接給了那個女的一巴掌。

我有點驚到了,因為顧鄖不輕易動手的,更別說對女人動手了。

「你!」沒想到自己會挨一巴掌,那個女的捂住自己的臉又是震驚又是憤怒。

「打的好!」我在心裡暗暗竊喜了一下,雖然讓顧鄖動手打了我有點過意不去,但是還是覺得很爽。

「你們看啊,他們打人了。」那個女人就開始哭了起來,這下大家都圍了過來。

我看著那個女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只能說遇上了一個無賴。

這時,黛西輕輕拽了一下我的衣角。

「怎麼了?黛西?」我蹲下來看著黛西問道。

「我沒關係,算了吧。」黛西對著我微微笑了一下說道,她可能覺得這是因為她而起,她不好意思。

「不,我不能讓他們欺負你以後,就這樣算了。」本來要是那個女人態度好一點,我都還好,但是她現在這樣,我才不會就這樣算了。

「是啊,打了怎麼了?」我站起來對著那個女的說道。

「你,你打人還有理了?」可能是沒想到我這麼理直氣壯,那個女人一下氣勢都弱了。

戰神升級系統 「打壞人當然有理了,我恨不得再給你一巴掌呢!」我舉起巴掌假裝要去打她,她嚇的還躲了一下。

「哎,這是顧氏集團的顧鄖和帝伽羅的安若吧?」旁邊圍觀的人好像有人認出了我們。

那個女人好像也聽到了,一下皺起了眉頭。她盯著我再看了看,一下好像也想起來了,因為我最近才上了電視。

「算了,寶貝我們走。」可能是因為知道了我和顧鄖的身份,那個女人就想走了。

「哎,等會。」我怎麼可能就這樣放她走呢。

「有事嗎?」那個女人好像有點被嚇到的樣子,弱弱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