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好意思,剛才我說的很清楚了,僱主交代,只能交到當事人手裏,恕我不能從命。」

白凜態度很強硬,他是天寶宗弟子,還不懼一個侯家。

這是原則問題,不論對方是誰,做人做事,不能違背原則。

「你敢拒絕我!」

候池眼神一冷,恐怖的殺意,朝白凜碾壓過來。

雖然突破了真丹九重,面對天罡境碾壓,還是被震退了好幾步,一直退到柳無邪面前,這才停下。

「你膽敢對天寶宗弟子動手!」

唐天往前一步,一臉憤怒之色。

「哼,你們不過天寶宗外門弟子,都是一群垃圾,就算是天寶宗內門弟子來了,見到我也要客客氣氣,限你們三個呼吸之內交出書信,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候池發出一聲冷哼,逼着白凜交出書信。

再不交出來,就要自己來拿,態度非常的惡劣。

白凜目光看向柳無邪,徵詢他的意見,原以為最簡單的一個任務,卻沒想到變成最危險的一個任務。

交出書信,意味着他們任務失敗,還丟盡了天寶宗臉面。

堅持下去,他們能否抵擋得住天罡境,還是一個未知數。

「好大的口氣,我倒想要看看,你怎麼對我們不客氣!」

柳無邪往前一步,涌過來的天罡之勢,消失的無影無蹤,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化解了。

他一直想要領教一下天罡境到底有何厲害之處。

踏入修鍊界,一直跟真丹境交手,對天罡境一片模糊。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候池雙眼釋放出滔天的殺意,更加可怕的氣浪朝三人碾壓過來,嚇得那名侍衛退到遠處,不敢靠近。

雙方都得罪不起,索性不說話了。

「柳師弟,你要小心!」

白凜往後退了一步,他們兩人實力,遠不如柳無邪,一直把他當成主心骨。

「真有意思,真丹九重不敢出頭,讓小小的真丹六重站出來,天寶宗都是這種貪生怕死之輩嗎,幸好當年我拒絕加入天寶宗,而是選擇了青紅門。」

候池不僅是侯家子弟,還是青紅門弟子,難怪一出現,對柳無邪三人敵意很重。

場上氣勢一觸即發,柳無邪並未抽出兵器。

「你的廢話很多!」

柳無邪不喜歡跟廢話多的人打交道,這個候池從出現到現在,一直上躥下跳,像是跳樑小丑一樣。

眨眼間的功夫,周圍聚集好幾百人,都是路人,紛紛停下來駐足觀望。

「這小子是誰,竟敢說候池說的都是廢話,他難道不知候池是梵城的小霸王。」

四周傳來陣陣談論聲。

候池的名望如此之高,讓白凜等人一臉擔憂。

「小子,你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我說話,我也不殺你,只要你的兩條腿,讓你一輩子爬行走路。」

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來,恐怖的殺意,猶如潮水一般,湧向柳無邪。

可怕的殺意,形成實質,瀰漫整條街道。

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里一層外一層,對他們兩人指指點點,大部分都在談論柳無邪。

話音一落,候池雙手結印,一掌斬向柳無邪的雙腿,說打就打。

為什麼打起來,大家一頭霧水,白凜不知道,柳無邪也不清楚。

得知他們給於佳音送信,反應如此強烈,難道這封信有什麼秘密不成,反正有些莫名其妙。

只有候池自己心裏最清楚。

掌印已經逼到近前,柳無邪沒有後退的餘地。

不論對方出於什麼目的,已經出手,只能還擊,等於佳音出來,應該就能知曉。

強橫的天罡之勢,手印幻化出一枚刀罡,聲勢無匹。

天罡真氣無堅不摧,非常的厲害,可以輕易撕開一切防禦。

自古以來,真丹境擊敗天罡境屈指可數。

同級別越級挑戰並不稀奇,跨大境界擊敗對手,非常的罕見。

柳無邪不急不慌,雙手跟着一起結印,太荒真氣,猶如猛獸一般,突然蘇醒。

令人窒息的真氣,湧向四面八方,同樣是一道巨掌,幻化出更加可怕的刀罡。

「轟!」

兩人相隔本來就不遠,突然撞擊到一起,形成一團滔天的氣浪。

隨即!

兩人身體一起倒退,足足退了十幾步,這才站穩身體。

形成的餘波,猶如強風過境,橫掃方圓數百米。

站在一旁的那些武者,被打的猝不及防,一個個人仰馬翻,跌的七葷八素。

一些實力較弱之輩,震得口噴鮮血,臉色萎靡。

這就是天罡之勢,恐怖無比。

候池臉色微變,他雖未出盡全力,剛才一掌威力足以斬殺一般的真丹九重,竟被柳無邪抵擋下來,讓他很是吃驚。

運轉一下真氣,身體並無異樣,柳無邪對天罡境基本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並非他想像的那麼強大,候池不過天罡一重境,天罡之氣並不純厚。

論純度,柳無邪的真氣反而更勝一籌。

「你竟然能在我手裏走一招,有點意思!」

候池臉色陰沉的可怕,他堂堂天罡境,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真丹,傳出去太丟人,要是讓同門師兄弟知道,恐怕會淪為笑柄。 「兒臣不知。」顏坤涵依舊裝傻著,滿頭的汗珠都不敢伸手擦一下,表現得害怕極了。

該如何是好?這謊都撒出去了,該怎麼圓啊?

顏坤涵的大腦飛速運轉,努力的想着辦法,顏悅震到是很給機會的先岔開了話題。

「涵兒啊,你說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幅樣子了?」顏悅震看着顏坤涵這幅不成器的樣子,嘆了一口氣,緊皺眉頭說到。

「兒臣怎麼了嗎?」顏坤涵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眸,試探性的望向顏悅震。

「你說你怎麼了,你可是朕的儲君之選啊,可你如今這做派,行事風格,讓朕十分心寒啊。」顏悅震蹙著眉,滿眼惋惜的說到。

「兒臣無心於儲君之位,您還是另選他人吧,不論父皇選誰,兒臣都會盡心儘力輔佐的,父皇大可放心。」顏坤涵裝傻的說到。

呼~得救了。

「你為何一定要輔佐他人呢,你自己稱王稱帝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天下不好嗎?」顏悅震聽着顏坤涵的話很是震驚,覺得自己的一片熱心被辜負了,在顏坤涵身上的所有期待也全部都落空了。

以前的涵兒可不是這般毫無野心的,他說過要為為父平三川征萬疆,讓寡人成為一代梟雄的,如今的他,哎,一言難盡……

「父皇,您看您說的,擁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下哪是那麼容易的啊,問世間誰不想稱王稱霸,但是又有幾人能體會那帝王苦,整日奏摺公文纏身,倒不如做個閑雲野鶴來的悠閑不是?」顏坤涵一臉我沒錯的樣子說到,甚至相比上一個話題,現在的顏坤涵站直了腰板,更加坦然,大方,沒有了剛才拘謹和惶恐,倒是理直氣壯的很。

「你!你竟然是如此想法?」顏悅震看這顏坤涵的這番明志,心中疼痛萬分。

難不成我顏氏百年江山就這樣無人繼承了嗎?

顏悅震滿眼的恨鐵不成鋼,很是生氣的看着顏坤涵,背在身後的手攥得緊緊的,那本是發黃的手掌,硬是被攥的泛了血色。

「父皇,兒臣沒什麼雄心大志,只想帶着鴛兒平平凡凡,安然無恙的過着小日子,有她。悠閑愜意足以,兒臣只覺得平安安定是兒臣這輩子最大的幸事了,不想多求什麼。」顏爍凡真誠的說着,那發內心的誠懇很難裝出來,嘴角帶笑,俯身一禮,請求着顏悅震放棄自己。

上一世,我顏爍凡家道中落一心只想報仇,不管生活成什麼樣子都削尖了腦袋想要往上爬,卻不懂得珍惜眼下,被仇恨蒙蔽的雙眼看不清世界的混濁,信錯了人,如今再活一世,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樣為了什麼宏圖偉業而做一些不珍惜自己的事了,就算是一輩子窮困潦倒,只要歲月靜好,那便是好的了。

顏悅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屋內安靜得很,滿屋子的呼吸聲,顏坤涵卻沒有一絲膽怯,哪怕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當今的聖上,是九五之尊,隨便一句話就能要了自己命的那個人,顏坤涵也是那樣坦然,絲毫不畏懼。

顏悅震看着這樣懇求自己的顏坤涵,感覺現在的顏坤涵好像經歷了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突然一下子覺得對這孩子的虧欠太多了,好不容易有一天顏坤涵能敞開心扉跟自己聊他心中所想,顏悅震似乎也沒有那麼想要這個滿身傷痕的孩子在多為自己做些什麼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個孩子啊。

「也罷,隨你去吧,但是你要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就可以實現的,你想要與世無爭,那便要自己創造出一片凈土,你可得想好啊。」顏悅震別過臉去,想要掩飾自己對顏坤涵的那份愧疚,不忍心看那孩子那真摯的眼神,滿心心疼的勸說到。

「兒臣明白,不管有多少人來挑起紛爭,引起騷亂,兒臣都會認真處理,待一切事情結束,我想要的凈土便會不造自現的。」顏坤涵聽見顏悅震的話,喜上心頭,站直了身子,微微笑着,笑的釋然,笑的輕鬆,笑的發自內心。

「對了,父皇,想來你是要問前日我派影衛在城中到處找人的事吧,那日兒臣的確是去找鴛兒的,但是兒臣派出八大影衛是以為鴛兒被敵國姦細帶走了,才將他們八個全都派了出去的,畢竟她是個女孩子,那麼晚了還沒回來,兒臣難免會多擔心些,所以一時糊塗,才做了蠢事,還請父皇恕罪。」顏坤涵跟顏悅震說到,隨之俯身又是一禮。

顏悅震見顏坤涵低下頭去才敢轉過身來看着他,伸了手想要摸摸他的頭,可是又收了回去。

「無事,關心則亂,你回去吧。」顏悅震將收回的手又背到了身後,沒情緒的說到。

「謝父皇!」顏坤涵高興地直起身來,笑得像個孩子一樣,大聲說到。

顏悅震點點頭,眼中儘是不舍和愛惜。

「兒臣告退!」顏坤涵與顏悅震對上視線,假裝沒看出顏悅震眼中的情緒,依舊很高興的說到,音落趕忙轉身跑了出去。

顏悅震看着跑出去的顏坤涵,蒼老的臉上掛上了一絲柔情的笑。

這孩子十幾歲就開始幫着我平定天下,從不言苦喊累,一直都不曾跟我說過心裏話,今日終於能聽到他心中所想,也算有得有失吧,是寡人欠了他的,好不容易敞開了心門,我這個做父親的又怎麼能寒了孩子的心呢。

顏爍凡快步出了御書房,回想起顏悅震那不舍的眼神心中亦是不是滋味。

對不起,我不是你的兒子,不能完成你們之前的約定,不能幫你把這山河傳承下去,就算是你想,我也不想,我嫌累,身上背負的太多,只會讓我重蹈覆轍,就算以前的顏坤涵想要替你分擔什麼,但是現在我不想了,對不起,我不能代替他,也沒能當好一個兒子,對不起……

顏爍凡想着,眼神決絕的看向前方,向萬慈宮的方向去了。

萬慈宮。

致鴛被幾個宮女壓着跪在地上,動彈不得。

「離致鴛!今日本妃就來教教你什麼叫婦道!」

「王!」萬慈宮門口傳報的小太監正準備開口喊,顏坤涵伸出手掌擋下了小太監的話。

「不必了,我自己進去就行。」顏坤涵冷著臉說到,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是。」小太監看顏坤涵臉色不好,自是不敢招惹的了,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顏坤涵推門進來,看見致鴛被幾個宮女壓在地上心中更是難受。

「你們在幹嘛?」顏坤涵慢慢地走進來,冷聲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