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放!!」

馮妍也不是嚇大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對龍哥的小弟下狠手。

以前,不知道顧銘打架厲害的她都無懼混混,現在有顧銘這麼厲害的男人保護她,她更加無懼陳波這種人。

唯一令她鬱悶的是,顧銘不知道死哪裡去了,半天沒有找到。

「敢不給?」

陳波怒了,怒道:「臭八婆,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信不信老子扇你?」

「不信!!」馮妍瞧不起的說。

「艹!!」

陳波準備動手,女店長急急忙忙趕了過來,說:「波少,別生氣,別生氣,有話好好說。」

陳波認識這位女店長,更認識這家的店女老闆杜月,更知道杜月的老公是他開罪不起的人物。

他借坡下驢,收手,指著馮妍說:「我不動手可以,但這婆娘今天必須把我看中的西服讓給我,否則今天我不會善罷甘休。」

「明白!明白!」女店長點頭,她知道輕重,更知道幫誰。

陳波不管怎麼說也是她們這裡的常客,經常到她這裡來關照她的業績。

至於眼前這幾位女子,她一個都不認識不說,身上穿的也都是一般貨,壓根跟她們店裡的衣服沒法比。

她看著馮妍說:「這位小姐,請把你手中的西服拿給波少。」

「憑什麼?這是我們挑中的,我憑什麼讓給他?」馮妍不高興說。

劉羽欣同樣不悅道:「就是,我們憑什麼讓給他?我們又不是買不起。」

秦思雨更是乾脆說:「衣服我們不會讓,你要是怕我們買不起,我現在就可以結賬。」

女店長說:「這不是錢不錢的事情。」

「那是什麼事情?」

馮妍嘲笑說:「難不成你們開店做生意,還有客人給錢也不賣的衣服?」 女店長說:「波少是我們店的貴客,他看中的衣服有優先購買權,你們想買,只有等波少不購買才行,如果波少和你們看中同一款衣服,還是唯一單品,那對不起,這款衣服我只能賣給波少。」

陳波得意說:「小妞,聽到沒,你們沒有資格購買,快把衣服給我放下。」

「這……」

三女表示不捨得把她們精心替顧銘挑選衣服的高檔西服讓出來。

女店長見狀,威脅說:「這位小姐,你現在手中拿著的衣服是本店物品,賣不賣你是我的自由,如果你執意強買,那我只能呼叫保安,請你們出去。」

「你……」

三女氣結,可店長說得對,她不賣,難不成她們搶?那可是犯法的事情。

「怎麼辦?」

三女面面相覷,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因為她們**得顧銘穿上這套西服好看。

就在她們束手無策的時候,顧銘和沈優來到店中。

她們站的位置正好面向顧銘,正好看到這一幕,瞬間怒了。

她們放著自己衣服不挑,一直在替顧銘挑衣服,可顧銘呢?不在這裡陪她們也就算了,還跑去外面勾搭漂亮女人。

豈有此理,秦思雨嬌喝道:「顧銘,你給我過來。」

顧銘過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他,一邊走還一邊傻傻的說:「來了,來了,我來結賬了。」

劉羽欣沒好氣道:「結個屁的賬,我們都要被人家趕出去了。」

「趕出去?怎麼回事?」顧銘問。

馮妍指了指她手中西服,說:「這是我們給你挑的衣服,可是這家店的人告訴我們,必須等貴客不買以後才能賣給我們,還說什麼如果我們執意強買,就要請保安把我們趕出去。」

「什麼?」

顧銘怒道:「有這樣做生意的嗎?」

店長撇了顧銘一眼,見顧銘穿著寒酸,不屑說:「本店怎麼做生意不需要你來管,你們既然來到本店,就需要遵守本店的規矩,如果不遵守,我只能請保安趕人。」

「什麼玩意!!」

顧銘生氣了,生氣說:「走就走,真當我們稀罕你這裡的衣服?以後請我們來我們都不會來。」

「就是,以後請我們都不會來。」馮妍把西裝放在貨架上,堅定的站在顧銘這邊。

「呵呵!!」

店長嘲笑說:「你放心,我們店不會請你們來的,你們還達到那樣的層次。」

陳波陰陽怪氣說:「有些人,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喜歡把自己當一回事。」

陳波唾罵道:「什麼東西,也不看看你是什麼幾把玩意,還請你來,做夢呢,不嫌你礙眼就不錯了,請你,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我願意邀請顧大師以及顧大師的朋友來本店做客。」沈優說。

陳波和女店長回頭,看到沈優,瞬間無語,這臉打得也太快了一點吧!打得他們是措手不及。

沈優沒有搭理他們,知道這樣不足以平息顧銘心頭怒火,也無法表示她的誠意。

她接著說:「不僅如此,以後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只要顧大師和他的朋友來優衣庫買衣服,都可以享受全場衣服,無論新老款式,通通五折的待遇。」

「什麼?」

店長和陳波是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著沈優,不敢相信沈優居然給出如此優厚的待遇。

要知道,這裡賣得可都是奢侈品,老款還好,打折出售很正常。

可是新款,那是搶手的存在,別說打折,有些人拿著錢都買不到。

「沈總,你說笑的吧!你怎麼可能邀請他們,並給他們那麼大的優惠。」陳波不信的說。

「說笑?我有必要在這裡說笑嗎?」

沈優不屑說:「陳波,少在那裡狗眼看人低,顧大師乃是我請都請不來的貴客,他今天能夠光臨本店,是我的榮幸,你少在這裡給我惹是生非,得罪我的貴客,你擔待不起。」

陳波吐血說:「沈總,都是貴客,你沒有必要這麼對我吧!!」

沈優毫不給面子說:「你算哪門子貴客?我巴不得你永遠不到我店裡來,少在那裡自作多情。」

撲哧!!

三女笑噴。

馮妍嘲諷說:「感情鬧了半天,搞不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太把自己當一回事的人是說的你自己啊。」

「哈哈哈……」

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陳波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怒指馮妍說:「八婆,你給我等著,今天這事我跟你沒完。」

顧銘接話說:「我等著,有膽沖我來,別當那沒種的男人,把氣撒在女人頭上。」

「行,小子,你這是你說的,我會來找你的,很快,有膽子別走。」

顧銘說:「放心,我不會走的,整個下午都會在商場。」

顧銘催促道:「快去叫人吧!越多越好,少了我怕不夠我打。」

陳波:「……」

這太瞧不起他了,今天他非得讓顧銘知道他的厲害不可。

他怒氣沖沖的離開。

沈優擔心說:「顧大師,你真不避一下嗎?陳波還有有點能量的,認識不少道上的人。」

顧銘擺手說:「不用。」

他可是銘爺,一般混混認出他,別說跟他動手,見到他都要嚇得跪地磕頭。

他沒有理由避讓。

沈優不多勸,知道顧銘沒有她看到的那麼簡單,別的不說,光是一個紀遠就夠陳波栽大跟頭。

她把心思放在如何挽回與顧銘的關係上,親自充當銷售員,開始給顧銘等人介紹今年上市的新款。

主要是女裝,男裝三女已經挑好,無需沈優操心。

逛了一圈,三女一人挑選了幾件。

結賬。

沈優打五折,顧銘婉拒說:「沈總無需客氣,買衣服這點錢我還是有的。」

沈優說:「顧大師,請你給我一個表示歉意的機會,行嗎?」

「這……好吧。」

顧銘答應了,心想這就算他提前收取給沈優老公治病的報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依然價值不菲,價值十幾萬。

不過,對顧銘來講毛毛雨,痛快買單。

打包。

打包結束,女店長搶著把包裝袋給顧銘送來,同時,還歉意說:「顧大師,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這十幾分鐘,她一直在忐忑中渡過,不知道沈優會如何處置她。

不會處置?

沈優殷勤的態度表明,肯定會,只是處置她並不關鍵罷了。

如今,顧銘等人採購結束,該輪到她了。

【作者題外話】:第五更,求票支持,拜謝!! 顧銘還沒有說話,馮妍不安逸了,說:「原諒你,你覺得你今天做的事情值得我們原諒嗎?」

「狗眼看人低,一點道理都不講,還喪心病狂的想要叫保安把我們轟出去。」

馮妍做結論說:「你這種人,無法原諒。」

「沒錯,無法原諒,我們不接受你的道歉。」劉羽欣說。

「顧大師……」

女店長可憐兮兮的看著顧銘,心中則是把馮妍和劉羽欣罵了一個半死。

「什麼玩意,我需要你們原諒嗎?我壓根不需要你們原諒,我只需顧銘原諒,離開顧銘,你們什麼都不是。」

顧銘不知道女店長想什麼,但馮妍和劉羽欣卻是他的女人。

作為男人,他不小肚雞腸,些許恩怨,能放下他就放下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是,今天不行,他不能因為原諒一個瞧不起他的女人而鬧得自己後院不寧。

他還想以後好好跟劉羽欣和馮妍玩呢,這要是讓她們不高興,以後誰陪他玩去?女店長?開什麼玩笑。

以前他說過,他不是什麼女人都能得到的男人,一些女人乃怕脫~光,那也不是他的菜。

他只跟自己喜歡的女人玩。

當然,不原諒那種小肚雞腸的話他也不會說,轉移話題說:「沈總,我還要陪她們繼續逛商場,就不在這裡打擾你了,我們晚上見。」

「晚上見。」

沈優送顧銘離開優衣庫,女店長絕望的看著這一幕。

很快,沈優回來,說:「小劉,你在我這裡上班三年,我也不是不念舊情的人,嘉裕路分店還缺個收銀員,你要是覺得合適,那就過去上班,要是你覺得不合適,我也不強留你,去財務,領三個月工資,離開優衣庫。」

「沈總……」

女店長哀求說:「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沈優搖頭說:「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買單,你不能例外。」

女店長:「……」

幾年努力,好不容易熬到店長的位置,眨眼間,什麼都沒有了。

這代價,不可謂不大。

不過,她卻是沒有選擇離開優衣庫,她選擇去當收銀員,從頭開始。

至於為什麼,很簡單,因為優衣庫是奢侈品服裝店,待遇不是一般服裝店能夠比擬的。

同時,她覺得,只要她端正態度,將來沈優還有重新重用她的那一天。

當然,前提是她不再犯類似錯誤。

……

商場,顧銘陪三女繼續逛。

走著,秦思雨突然靠到顧銘身旁,問:「你跟沈優是什麼關係?」

「沒關係啊!」

「沒關係她這麼照顧你?沒關係她晚上請你吃飯?」

顧銘說:「這不叫照顧,叫報答,報答我剛才給她算命的事情。」

「你給她算命?你為什麼給她命?」

「我也不想啊!可是剛才……」

顧銘把剛才有人冒充他給沈優的算命的事情講出來,然後,他無奈說:「有人敗壞我名聲,這我要是不管,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騙子太可恨了。」秦思雨說,馮妍和劉羽欣認同的點了點頭。

顧銘笑著說:「可恨是可恨,下場也慘。」

他把騙子最後的結局講了出來,三女心裡這才舒服,把心思放在逛商場上。

她們開始一個店一個店的掃蕩,至於顧銘,陪著。

另一邊,陳波打電話叫人,不到半個小時,八名混混來到商場。

「波哥!」

「波哥!!」

混混把陳波圍起來,一名穿黑T桖的混混說:「波哥,要揍誰你說,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肯定把那不開眼的臭小子揍得連他~媽都不認識。」

「好兄弟,夠義氣。」

陳波揚眉吐氣道:「走,我帶你們去找那臭小子。」

陳波一馬當先,八名混混緊隨其後,頗具聲勢,路人看到,紛紛避讓。

一路走,一路找,很快,陳波就在一家賣衣服的店裡看到顧銘的身影。

「好小子,還真沒走,既然你找打,那我們兄弟就成全你。」

陳波指著顧銘說:「看到沒有,就是那小子跟我過不去。」

無人回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