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是發狂?」

劉洵不明白,目光再次看向畫面。

「首長您看,先生每次開槍,都會殺死一隻怪物蟲子,一槍都沒有落空。」

「您再看,其實我……我覺得先生不是在大喊大叫,看上去更像是在……在唱歌。」

警衛員不敢肯定,說的話有點結巴。

「唱歌?」

「你的意思是他在又唱又跳的時候,還可以殺蟲子!」 盧晨和張曼雪二人一前一後的從飯店裏了跑了出去,張曼雪跑到了天龍閣的大門口時便停了下來,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蹲了下來,抱着頭痛哭起來。

盧晨也迅速趕到了她的身邊,「曼雪……」

盧晨輕聲道,此刻的他不知道該要如何去安慰張曼雪,似乎在甜蜜,在溫柔的安慰詞語都不能磨平張曼雪心中的委屈。

他蹲了下來,將手輕輕地放在了張曼雪的背上,「對不起,曼雪……」

張曼雪沒有理會他,依舊是哭的很傷心,過了許久,她才緩緩地抬起頭來,為了今天的見面她所畫的精緻的妝容此時也已經是被淚水給全部弄花了,她跟盧晨說道:「盧晨,我覺得阿姨說的對,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真的是一個無比錯的錯誤,你我的世界根本就不在同一條航線上,無論我們怎樣努力想要到達對方的世界,始終都是因為航線的問題無法到達……」

「曼雪……你說什麼呢?你知道嗎?我根本不在乎這些的,我……」

盧晨話沒說完,張曼雪打斷了他:「盧晨,婚姻這種事情,你一個人不在乎是不頂用的。就算你頑強的抵抗,我們最終還是結了婚,之後的日子也會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吵個不停的。」

張曼雪哭道:「你知道嗎?婚姻最重要的,就是有父母的祝福,假如一段婚姻連父母都不祝福的話,那是會真的不幸福的。」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曼雪,我不管,我只要與你在一起你!」

盧晨試圖要擁抱張曼雪,但被她給拒絕了。

「盧晨,你清醒一點!不要再意氣用事了!」

張曼雪推開了他。

此時,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瞬間有大朵大朵的烏雲聚集了起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便開始下起雨來。

而且這雨很大,不一會兒就把周圍的溝渠給灌滿,盧晨和張曼雪就這樣站在雨中,任由著雨水拍打在自己的身上。

張曼雪傷心地哭泣著,臉上已經分不清是淚水還是雨水,盧晨也不說話了,他靜靜地站在那裏,腦海里不斷地播放着與張曼雪從認識到求婚的點點滴滴。

那一個捧著花到處叫賣的女孩,那一個剛好在那裏散步的男孩。

一次的見義勇為,一次的天橋邂逅。

在小吃街上的深情告白,在廢棄工廠里的生死相依。

為了你,哪怕是被人侮辱我也願意。

為了你,我早已經將自己的生命看淡。

因為,你便是我的生命。

「對不起,盧晨,我恐怕真的不是你命里所應該與其長相廝守的女子,對不起,盧晨……」

張曼雪將戴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給取了下來,她將戒指輕輕地放到了盧晨的手中,然後轉身,一個人獨自朝着對面的街道跑了過去。

這一刻,盧晨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什麼給刺穿了,他很痛,無比的痛,張曼雪將戒指還到自己手中的時候,他感覺那原本在他心中還殘存的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他跪倒了下來,憤恨地用雙拳捶打着地面,大聲地叫喊道:「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這時,打着傘的楊澤和皇甫櫻,以及盧晨的父母趕到了現場。

杜美敏看見到跪在雨中的盧晨,立馬拿着傘就沖了過去。

「晨兒,你幹什麼?你瘋了嗎?」

盧晨一把將杜美敏推了開來,他大聲喊道:「我沒瘋,瘋的是你們,是你們!」

「盧晨,你個畜生,你竟然推搡你母親?怎麼?你要造反了嗎?」

盧偉天也沖了過來,他抱住了差點被盧晨推到的杜美敏。

楊澤見到盧晨這個樣子內心也難過了起來,他前三年的生活也是被長輩給用他們覺得對方的方式給捆綁了起來,若不是蕭媛為了拯救蕭式食品公司,而與自己離婚,也許自己到現在是那一個無比卑微的贅婿。

皇甫櫻見此,也是十分的同情盧晨,她覺得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不能與自己愛的人永遠在一起。

這時,開着車路過這裏的陳可看見了這一幕,她立刻將車停了下來,都來不及打傘,朝着盧晨就狂奔而去。

「發生了什麼?」

陳可來到盧晨身邊,這大雨很快也將陳可給淋濕。

盧晨抬起頭來,看見了陳可那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抱住了她的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鼬眼睛微微睜大,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同時用手捏住自己的下巴。

「嗯~~如果是這樣的話,乾脆把她安排到雨之國去吧,不但能保住公主,還能方便寧次。」

寧次臉色漆黑,嘴角一陣抽搐,恨不得衝上去給白和鼬一人呼一巴掌。

「你們給我滾!什麼和什麼啊!我看上你個腦袋!你們也不想想,如果公主被抓了,我們還怎麼拿到那十萬兩的尾款?你們去搶啊!」

「呃……所以,寧次大人您救出公主其實只是為了尾款而已?並沒有私心?」

「白,我發現你越來越八卦了,是不是被鼬給帶壞了?」

寧次用死魚眼盯著的白,白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鼬則是一臉的無辜。

「關我什麼事?我什麼時候八卦了?」

鼬不說還好,這麼一說,寧次立刻較起真來。

「哎呦~~你還好意思裝啊,你忘了我剛帶白到你面前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了?嗯?那個時候的你不……」

「哇啊!嗚嗚嗚嗚~~」

寧次這邊話都還沒說完就聽到身後的風花小雪傳來大哭的聲音,回頭看去時,風花小雪已經淚流滿面地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你這又怎麼了?」

「嗚嗚嗚嗚~~你是壞人!哇啊!嗚嗚嗚嗚~~」

風化小雪用手直直地指著寧次的鼻子,寧次往邊上挪一點,風花小雪的手指也跟著往邊上挪一點,弄得寧次一臉的茫然。

「不是,我,我怎麼就是壞人了?什麼跟什麼啊?」

寧次這邊還沒搞清楚狀況,白就一臉壞笑地跑了過來。

「寧次大人,您把人家公主弄哭了!」

「我……」

「您明明都還沒有女朋友。」

「哈?」

「您明明還只是個處男。」

「這怪我啊!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話說,白,你年齡比我大不也是處男嗎?你在這說個屁啊!」

寧次好懸沒被白給氣死,但同時心裡竟然還有點難受,白故意裝傻一般將頭扭到一邊,寧次也懶得跟白在這個地方多扯這些沒用的。

「公主大人~~公主大人!」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寧次轉頭看去,發現來者就是給委託的那三個人,而風花小雪在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臉上的哭容和眼淚瞬間消失,完全看不出來剛剛風花小雪還在哭。

「我在這!」

風花小雪對著三人招招手,三人立刻跑過來,氣喘吁吁地將手撐在膝蓋上。

「呼呼呼~~公主大人,您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是這個帥哥救了我。」

說著,風花小雪還用手指了指寧次,寧次對著風花小雪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特別無語。

「感情你們演員的眼淚都是說下來就下來的啊?剛剛還哭得梨花帶雨,現在就跟沒事人一樣,你玩我呢?」

從風花小雪剛剛對寧次的稱呼,寧次就能確定風花小雪剛剛就是在演戲,而且自己還信了。

但是風花小雪卻是一臉茫然,似乎完全不懂寧次在說什麼一樣。

「你在說什麼?為什麼我一點都聽不懂?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寧次現在覺得自己已經搞不定風花小雪了,趕緊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鼬和白,然而,此時鼬正在閉目養神,就像完全不知道這回事一樣,白甚至還對著寧次豎起大拇指,給寧次遞來一個「加油」的眼神。

寧次只覺得一口氣悶在胸口,想要發作,可又發作不出來。

「我叫寧次,話說,這不是重點吧?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你們的計劃失敗了,追兵很有可能很快就會追上來,這裡可不安全。」

寧次現在只想趕緊打發這些人走,一點都不想和這些人多糾纏,但是幾人聽到寧次的話,非但沒有被嚇住,之前在劇場里跟寧次談條件的男子一臉殷勤地湊到寧次身邊。

「寧次大人,既然你們都已經在這裡了,我想聘請你們護送我們到火之國去,價格好商量。」

「什麼?去火之國?沒興趣,我不想去。」

寧次連想都沒想就拒絕了這個提議,那人並不氣餒,臉上的笑容反而變得更加燦爛。

「您先別著急拒絕啊,二十萬兩,怎麼樣?」

「二十萬?呵!你打發叫花……等等,你說多少?二十萬?」

「是啊,二十萬,而且之前的十萬也可以結給各位,只要能送我們進入火之國境內就行。」

寧次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把握住這人的手。

「哎呀,這種小事完全沒問題,我們剛好去火之國有事,咱們順路,錢不錢的多俗啊,話說,是現結嗎?」

「嘿嘿~~當然,只要進了火之國邊境就結!」

「好說好說,護送這種小事就放心交給我們吧。」

寧次和那人非常爽快地達成了交易,因為擔心追兵,一行人立馬啟程,朝著火之國進發。

一路上寧次的心情都非常不錯,白一臉的疑惑,走了一段距離后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起來。

「寧次大人,您一開始不是拒絕的嗎?為什麼後來又這麼爽快地同意了?」

「這個啊,本來我是不太想去火之國的,但是他們給的實在是太多了,從這到火之國走路都只要兩天,這種好好事從哪去找啊?」

「為什麼我感覺寧次大人和角都越來越像了?」

白看著寧次那副貪財的樣子,忍不住發出吐槽,但這些都被寧次選擇性地無視了。

兩天後,一行人順利進入火之國境內,幾人隨便找了個鎮子,結了尾款后便分開。

一拿到錢,寧次便開始消費起來,在鎮上幾乎算是在地毯式消費,突然,寧次的腳步停住,只見前面不遠的一個小吃店門口並排坐著兩個木葉忍者,這兩個木葉忍者似乎是剛做完任務,正在悠閑地聊天。

「哎,你聽說了嗎?那個宇智波的遺孤,似乎非常天才啊。」

「是嗎?我以為那個人在經歷了那種事之後會變消沉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是我弟弟前段時間告訴我的,他說那個是他們班上的第一名,這還不止,聽說那個狐妖是第二名,兩個人都非常天才。」

……。 【感謝書友20171130160529700、茨木馬的打賞,謝謝】

如果月亮真是上古太陰星的投影,三千仙域真的只是上古洪荒世界破碎的邊角料,上古太陰星至今還存在於上古洪荒世界之中。

那蘇輕推測,這位存在甚至可能根本就沒注意到還有三千仙域這麼個地方。

或許就算注意到了,也根本不在乎這麼個犄角疙瘩。

如果上古洪荒世界真的存在,那三千仙域,還真就是犄角旮旯。

一時之間,蘇輕對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上古洪荒世界,有了很多浪漫主義想象。

就好像李白詩中的天姥山,曹植夢中的洛水女神。

夜色漸深,蘇輕覺得今天晚上不會有什麼收穫,便慢悠悠地回房間睡覺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蘇輕剛天亮就自然醒來,盤坐在床上做早課。

一個半小時后,體內的靈力累積到7350點,才收功起床。

在廚房做早餐的時候,他接到了副鎮長王力的電話。

「蘇老闆,你在家吧?」

「在啊,怎麼了?」蘇輕一邊鹵牛肉,一邊回道。

今天早上做完早課,不知道怎麼,特別懷念極品牛肉麵的味道,所以早餐準備做……牛肉粉吃。

「是這樣的,我接到上面的通知,說市裡的警察想找你了解一些事情,讓你今天不要外出。」

蘇輕停下手上的動作,問道:「警察找我?有說什麼事嗎?」

他在想,是不是和那伙劫匪有關。

王力道:「好像是有人舉報,說你的農場出現過異常天氣,上面來人想找你了解一下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