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是,之前有龍族進入小世界亂來,就被關進了龍族深淵,從那以後,我們就沒見過了,帝命也曾說過,還在深淵沒有放出來。」師夢桐道。

「只怪你們太弱了,連找資源的實力都沒有。」何凡揮手放出綺旎:「綺旎啊,一起吃。」

「我就不吃了。」綺旎面色發白,這傢伙果然什麼都敢吃,龍族都不放過。

「大人,你可以找資源啊。」大黑牛插嘴道:「我在族群看過一些書籍,人族蠻荒時期,就是自己打獵,自己找肉吃,延續族群,那個時候,四周強大的猛獸無數,不也活過來了。」

「大黑牛,你很有想法。」何凡拍了拍大黑牛:「那你覺得,我們從龍族開始打獵,合不合適?」

「這還是算了吧。」大黑牛連忙搖頭,你跑龍族打獵龍族,這不是作死么?

「廚神,酒宴已經備好,還請廚神移駕。」一道金光在海中閃過,一條金龍飛來,化成人形,正是敖川:「廚神,這是什麼意思?」

敖川臉色很難看,我照顧你人族,你吃龍肉?

「長老。」

三女面色微變,連忙解釋道:「這次是這條龍先挑釁,小凡才動手的。」

神醫嫡女 「廚神,可否先放開他,我會將他關入深淵,不再放出來。」敖川開口道。

「可以,至於深淵就不必關了,我善良一次。」何凡輕輕點頭,收回神力:「我要見見帝命他們。」

「好,酒宴中,他們也會出席。」敖川鬆了口氣,將龍族抓在手中,指了指龍肉,道:「這龍肉,廚神還是不要吃了,酒宴中有好酒好菜。」

「好吧。」何凡有些失望,但這面子不能不給。

「請隨老朽來。」敖川化成龍形,在前方引路,何凡等人在後面跟著。

酒宴在另一座龍宮,裡面十分寬敞,已經有不少龍族在等待,帝命,嫦月,耶和華,風裡希等人都在。

「歡迎廚神,請上座。」眾人連忙起身,客氣迎接。

「多謝龍族款待。」何凡坐了下來。

沒多久,又是兩條老龍到來,一位道尊頂峰,另一位道尊後期。

「這是龍族大長老敖烈,二長老敖青。」敖川介紹道:「這位是人族廚神。」

「久仰廚神大名,今日得見,果然不同凡響。」兩條老龍同時拱手道。

「兩位長老客氣了。」何凡回了一禮。

客氣一番,眾人落座,酒水倒滿,敖川熱情招呼著,何凡吃的很克制,以免將龍族吃窮了。

「廚神,酒宴之後,請隨我們去神龍宮一趟。」敖川開口道:「族長有一事想和廚神商議,只是不便出面,只能請廚神過去。」

「可以。」何凡答應下來:「帝命,待會別走了,有事找你商量。」

「好。」帝命飲下一杯酒,回道。

幾個小時后,酒宴結束,何凡隨著三頭老龍,前往龍族族長所在之地,神龍宮。

深海之中,神龍宮宮門大開,裡面一片明亮,一名中年男子,端坐在寶座上,看著到來的何凡和三位長老。

「見過族長。」三位長老恭敬地道。

「嗯。」中年男子應了一聲,看向何凡:「想必閣下就是人族廚神,道尊頂峰進化者?」

「還未成就道尊,只是戰力到了。」何凡淡淡道。

「那也是道尊了。」龍族族長含笑道,手中出現一顆水晶球:「此物交予你,也算完成了先祖遺願。」

「這是何物?」何凡疑惑,叫自己來,就是為了給自己東西?

「當年媧祖留下的東西,轉交給先祖,之後先祖傳承下來,若有一日,人族出現道尊,將此物交予人族道尊,具體是何物,需要廚神自己研究了。」龍族族長道。

何凡接過水晶球,裡面充斥著造化之力,心中疑惑之下,灌注造化之力。



水晶球波動,一道信息傳入腦海之中,一道人身蛇尾的身影在腦海中顯化,無數道紋繚繞,形成造化禁制:「天人九級頂峰,再立天庭,四大天門,缺一不可,未能誕生五位以上的九級天人,不可追查當年之事,天庭立下,隱遁離開……」

「造化之道,天帝之道,天庭陣法禁制……」

「這東西,族長還是留著給下一位人族道尊吧。」何凡接收完信息,遞了過去,同時將這些全部交給天書之靈。

「好東西啊,你以後進化法沒問題了,這些陣法禁制,天庭各種神陣,禁制,都在這裡,以後天庭重建,絕對能恢復強盛。」天書之靈激動地道。

「為何?你的第一位人族道尊,交給你最合適。」龍族族長疑惑不解。

「因為,我不喜歡擔責任。」何凡說出內心想法:「一旦接下這東西,哪還有自由自在的可能,我可不幹。」

這水晶球內,除了媧祖和玉皇傳承,還有一些西方傳承,同時也有各種要求,培養人族進化者,輔助成長,何凡當然不想幹了。

龍族族長搖頭道:「人族怎麼就出了你這個道尊,居然不想擔責任,你若是能帶領人族走出來,以後必定受人供奉,將來天庭也會以你為主。」

「我只想蹭吃蹭喝。」何凡很沒出息地道:「若是龍族管吃飽,我肯定待在龍族不走了。」

「你還是走吧。」龍族族長嘴角一抽,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飯量。」

「族長,既然是友好族群,龍族也幫了人族這麼多了,我內心很感動。」何凡神色感激地道:「不如這樣,我最近喜歡收徒弟,剛才那頭龍就不錯,深淵不用關了,我再帶幾頭龍走,等他日歸來,定能更上一層樓。」

「哦?」龍族族長面色微喜:「廚神有心培養一下龍族子弟?」

「當然,平日里我做的菜太多,大黑牛他們都能分到不少,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就帶幾條龍,負責吃好了。」何凡道。

「廚神,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烤龍肉的事情?」

「告辭!」 堂堂龍族族長,計較那麼多幹什麼,一塊龍肉都沒吃到。

何凡從神龍宮走出來,心中有些失望,傳說中好吃的不得了的龍肉,註定與自己無緣了,要不,偷偷拐跑幾條龍?

「廚神,帝命正在等你,老朽帶你去。」敖川跟著走了出來,陪在他身邊。

「其實,我想自己走走。」何凡輕嘆道:「我認識路。」

「廚神不必強撐,老朽知道,廚神認路方面有很大問題,當初開車都能開錯地方。」敖川拉著何凡離開,他可不會再讓這個傢伙單獨走了。

就那麼一會兒,就開始烤龍肉了,若是再讓他亂跑,指不定下次烤的是多少龍了。

說好的盟友呢,我這麼好的人,居然派人盯著!

何凡瞪了眼敖川,這下拐跑龍族都沒機會了:「龍族有沒有十八歲的,長得很漂亮的母龍?」

「十八歲的,廚神要剛破殼的作甚?」敖川迷惑地道,難不成這傢伙還想吃嫩的?

「算了。」何凡瞬間沒興趣了,十八歲才破殼,和花族那群宅女有的一拼。

隨著敖川,再次來到水晶宮,帝命,嫦月,風裡希等人早已等候多時。

「廚神。」帝命幾人快步迎了上來,笑道:「此次可願留下?」

何凡愣了愣:「你們知道龍族族長找我何事?」

「知道一點。」帝命道:「廚神可是答應了?」

「拒絕了。」何凡面色不好看了:「你們能不能不要老想著我留下,我留下,然後一切事情找我?」

「廚神,不是這個意思,你若能留下,對於人族來說是個保障。」嫦月連忙道。

「我也希望你留下。」風裡希跟著道:「現在人族式微,急需強者坐鎮,雖有龍族庇佑,但我們也要出去。」

「你們能讓我吃飽嗎?」何凡只關心這個問題。

「這個,你暫時少吃點,等到以後都成長起來,再為你準備食物。」風裡希無奈道,你的胃,填不滿啊。

「我也曾與廚神提過,星空出現不少遺迹,需要強者出手奪回。」帝命再次道。

「你們能出去嗎?」何凡詢問道:「去萬界走動?」

「每次都是小心謹慎,不敢多留。」帝命解釋道:「也不敢留下太多痕迹,以免被追蹤到此。」

「既然能出去,也能行事,那你們做了什麼?」何凡面色冷厲:「就為了打聽消息,然後一群人干著急?」

「這……」

「別這的那的,既然能出去,為什麼不去殺了那些萬族?別說打不過,柿子撿軟的捏,至於留下痕迹,玄離都能到處逃,你們就不行了?」

「蠻荒時代,猛獸橫行,先祖們是窩著,等人送東西來?」

何凡冷聲訓斥:「我不會留下,也不可能留下!」

「廚神,這點是我們不對,只是,你若走了,星空那些遺迹,誰去爭取?」帝命面上閃過一絲羞愧,卻依舊放不下星空中的遺迹。

「都被人拿了那麼久了,還在乎再讓他們擁有一段時間?」何凡冷笑道:「明知道是陷阱,那就按捺自己那顆騷動的心,等以後找回來就是了。」

「只能如此了。」嫦月輕嘆道。

「你們也別一副死人臉,真是欠你們的,帶你們去打一次獵,以後就這麼干,別再犯蠢了。」何凡沒好氣地道。

「打獵?」

「對,你們總吃人家龍族的,我都不好意思吃龍肉,自力更生,下次我好吃龍……」

「咳咳。」敖川劇烈咳嗽,提醒他自己還在這:「廚神,龍族與人族自古盟友,地球也是龍族故鄉,相互扶持也是應該的,吃龍什麼的,就別提了。」

「說到這裡,敖川長老啊,龍族有沒有什麼罪大惡極的惡龍,你們同為龍族,不好下手,身為盟友的我,願意出力。」何凡拉著敖川,低聲道。

「我龍族都是好龍,不曾犯錯。」敖川連連搖頭,這廚神的想法要不得,時刻想著吃龍,要不是盟友,真要打死才行。

「那算了,我們去打獵。」何凡招呼帝命他們:「走,我們去找食物。」

「去哪裡找?」帝命等人有些不淡定了,這傢伙找的食物,肯定不是一般的食物。

「天馬,五彩神雞,金蟬,飛廉,蛇獴,你們說哪個近,我們去哪個族群打獵。」何凡道。

「去族群打獵?」帝命等人獃滯。

「廢話,不去他們族群,難道還諸天萬界到處找落單的?」何凡白了他們一眼:「我們先去天馬族,找幾匹馬,之後我們踏馬歸來,看情況而定,若是不行,就打一次。」

帝命等人:「……」

這特么心裡慌啊,你打就打獵,還要跑去人家族群去打獵,是不是太不將人家當回事了?

網游之金剛不壞 「這些族群都是頂尖大族,很可能有天人八級。」幾人抹了把汗,勸道:「換個小的吧。」

「沒事,到時跑就行了。」何凡不在意地道:「對方也不可能直接請出天人八級老祖,我們見好就收,弄幾匹馬就行。」

我們就怕,到時你收不住啊!

帝命等人很憂慮,祈求地看了眼敖川,希望能幫忙勸勸,這一上來就作死,危險程度太高,好不容易出個道尊頂峰,別直接就被幹掉了。

敖川也想勸,可何凡壓根就不給他開口機會,直接打斷道:「不用多說,若是連這點氣魄都沒有,回家奶孩子去吧。」

何凡真有些受不了這幾個傢伙,人族有龍族護著,那些族群不可能直接闖入龍族和龍族開戰,他們完全沒有後顧之憂。

就這樣,還忌憚這個,忌憚那個,不敢動手,天天小心謹慎地窩著,何凡都替他們感到憋屈。

叫上大黑牛,何凡帶著他們,還有柳清緣三人,直接沖入空間通道,離開神龍族祖星。

「敖元,你們跟上去看看,時刻回報信息。」敖川叫來金龍,吩咐道。

「是,長老。」敖元恭敬應聲,停頓了下,問道:「老祖,他們要去哪?」

「他們要去打獵。」敖川揉著眉心,頭疼地道。

「打獵?」敖元恍然道:「去殺蠻獸?」

「不,去頂尖大族打獵。」

敖元:「……」

這麼作死的事情,您為什麼沒有阻止?跑去頂尖大族打獵,這特么怎麼想的?如果有人敢來龍族打獵,那肯定不用活著出去了,萬龍分屍。

只是,你讓我去盯著,我盯的住么?廚神完全是勸不住的傢伙,乾的什麼事,你不清楚?你這是在為難我啊長老! 「我們真要去天馬族?」

離開龍谷,一行人御空而行,帝命等人依舊滿是憂慮。

「你們啊,完全不配稱神!」何凡一臉鄙視地道:「接下來,神告訴你,如何做一位神,真正的神!」

「好吧,我們看你表演。」帝命等人無奈,事已至此,只能跟著他了。

何凡以神光帶著他們,大黑牛道:「廚神,我們是先變化成馬,偽裝進去,還是直接殺進去?」

「變成馬吧。」何凡沉思了下,道:「順便,將天馬族祖墳挖了。」

「小凡凡,待會保護好我們。」秦薇出聲道,她們實力太弱,出了事跑都跑不了。

「這是自然。」何凡速度加快,前往天馬族:「你們以後,就好好找食物,早點發展起來,重建天庭,我還想去蹭吃蹭喝。」

「那一天,還很遙遠。」眾人苦笑道。

何凡不再多說,全力趕路。

「怎麼跑那麼快,這讓我們怎麼盯著?」敖元帶著幾條龍,看著遠去的神光,無奈嘆氣。

「天馬族,我們過去,他們不會那麼容易結束的。」其餘龍道。

……

五日後,天馬族據點,無邊無際的樹林,古樹參天,河流清澈,有的天馬踏空而行,有的在河邊飲水。

一道微弱光芒閃過,一隻天馬身子一顫,雙目茫然,快速奔向遠方一棵古樹。

「說出天馬族全部信息。」古樹之內,飛出一縷神光,化成人形,正是何凡。

「全部在此。」天馬打出一道神光,沒入何凡眉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