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還得打壓!」

劉貴眼睛眯成一條縫,手指啪啪打字。

「主播手裡倒是有好東西,不過你說這件紫砂壺在你那隻能落灰,可就有點吹過頭了。」

「好壺配好茶,我剛才看了一眼,主播喝的綠茶,是次品中的次品。」

「我嘉盛拍賣行,倒是有上好的子樹大紅袍,用不用我給你郵寄過去?」

說完,他得意的笑了起來。

何謂子樹大紅袍?

眾所周知,母樹大紅袍在武夷山,僅此一顆。

而他方圓百米外的土壤,被盡數剷除培育,各種研究分析,最終圈了一塊小地,專人專家全程跟蹤種植。

僅有15棵!

母樹大紅袍就不說了,那誰也搞不到。

所以這子樹大紅袍,自然成為精品之中的精品!

彈幕刷的一下,很快轉移目標。

「天吶,子樹大紅袍,我沒看錯吧?」

「子樹,那不是特供嗎?只有少量市面上!」

「嘶……這,這花錢都買不到吧?」

「兄弟,你算是說對了,子樹大紅袍,千金難求,沒有滔天的關係,連見都見不到!」

看著眼前的彈幕,劉貴自得一笑。

他這子樹大紅袍,也是脫了十八層關係,才獲得了一星半點。

平時的時候,只是聞聞味而已,根本捨不得拿出來。

現在,也算找到裝逼的機會了。

他還真想看看,林晨這黃口小兒怎麼接招!

「劉掌柜,你還沒履行之前的承諾呢?」

「來,叫爹!」

林晨朝小白使了個眼色,隨後才對著手機屏幕,笑眯眯地道。

山羊鬍氣得不輕,鍵盤都快摔壞了。

「論資歷,我是你的前輩,論歲數,我是你的長輩,你怎麼能這麼說話?一點教養都沒有!」

「我怎麼了?」

林晨一臉無辜,「剛才的話,可是你說的,網友們都看見了,難道你這麼大的人了,說的話跟放屁一樣?」

「哈哈哈,主播懟得好啊!」

「我作證,劉掌柜剛才確實說了!」

「我也看見了,截圖為證!」

劉貴惱羞成怒,拔完了鬍子又開始薅頭髮。

本就稀疏的地中海髮型,又受到了一輪摧殘。

「你!」

「小子,我把話撂在這,只要你能拿出比子樹大紅袍更好的茶葉來,我就履行諾言,怎麼樣?!」

林晨一見皺了皺眉頭。

子樹大紅袍,已經是市面上頂尖的茶葉了,要想找到更好的,幾率微乎其微。

儘管小白再神通廣大,他現在也有些沒底。

「怎麼?主播怕了嗎?」

劉貴見林晨猶豫了,不由更加囂張起來。

「怕了也沒事,輸給大紅袍不丟人!」

「你們千百度拍賣行,雖說有幾件好東西,但是論底蘊,還是我嘉盛更強一籌!」

網友們也熱議起來。

「確實如此,嘉盛成立距今已經接近百年了吧?千百度才多少年?」

「主播認輸吧!」

「小哥哥,雖說我還是心向著你,但我也認為,你不可能翻盤了。」

「我是茶學博士,主播贏得幾率微乎其微,在目前的市面上,子樹大紅袍千金難求,少有敵手,但,還有三種茶葉,在它之上!」

這位茶學博士一副專業的架勢,頓時讓不少網友為之信服。

「別賣關子了,快說吧!」

「一種是龍園勝雪,是宋朝三十八名茶之一,只有皇帝和立過功的貴胄,才有資格品嘗!」

「還有一種叫雀舌水芽,採摘程序極為嚴苛,成熟期極短,價值難以估量。」

「另外一種相比大家知道,就是母樹大紅袍!這就不用討論了,弄不到的。」

「當然,我之所以篤定主播會輸,是因為前兩種茶葉,到現在幾乎已經絕跡了。」

「雖然還有少量的,但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難度僅僅比母樹大紅袍低一點而已!」

經過這番科普,網友們也都明白過來,看向林晨的目光,更加同情了。

「你字多,說什麼都對!」

「心疼主播小哥哥,一秒鐘!」

「輸了!」

「主播別發獃了,倒是說句話啊!」

林晨確實沒有說話,甚至沒有正對著手機屏幕。

他看著窗戶前。

小白扭動著柔軟的腰肢,漫步而來。

嘴裡,叼著兩個袋子。

一個速食麵袋,一個辣條袋。

對,是威龍辣條。

林晨最愛的那一口。 猛然間竄上樹開始跳躍遊走的劉逸飛第一時間是沒有引起埃拉西亞這邊的注意。

畢竟他這種過於特立獨行的舉動在相對循規蹈矩的其他老兵看來簡直是該吃軍法懲罰的行為,其他人就更不會在集團作戰的時候隨意離開自己的位置往樹上竄了……

只不過人類士兵們起初沒注意到自己隊伍內部的異變,對面野矮人和尼根的怪物們卻是瞧了個清清楚楚——沒轍啊,他們人數多了不是一星半點,場面上多得是一時間找不到下手機會的閑人,這猛然間看到居然有個攻擊目標自己跑出了防衛圈,那還能失手放過?

在戰陣外圍遊走的鷹身女妖第一時間就撲了上去……

只可惜片刻前劉逸飛在這些女妖群里造成的腥風血雨不過換了個場合再度上演而已~

而且由於戰場空間從林間樹下換到了樹冠之上,一定程度上反而還壓制住了鷹身女妖們的行動空間。

那些討人厭的樹葉、枝幹什麼的,即便不能真的成為她們的阻礙,但卻總會有那麼瞬間的影響,至少令她們懸停倒飛的能力大打折扣——那本來就是一種需要高超技巧保持的脆弱平衡狀態,倒飛的過程中陡然被即可枝杈當一下的話,鷹身女妖們幾乎註定會被自己絆倒……

而野矮人雖然也瞧見了有一個莫名其妙的人類竄上了樹,但是攀爬這些大樹對於個子不高的矮人來說可不算是個輕鬆的活……與其去抱著這些樹木上上下下的出溜,還不如找來斧子把這些礙事的大叔直接砍掉方便~

反正工匠矮人們受到埃里精靈的影響,選了親近大自然的生存之道,但這點對於野矮人來說卻不是什麼問題,甚至為了不斷深挖、擴建他們野矮人的祖地宗墳,他們每年砍掉的森林絕不會比埃拉西亞的人類更少……

只可惜劉逸飛移動的太快了點,野矮人們伐木的速度卻是根本不可能追上對方,這一下子就讓底下很多仰著脖子注視著劉逸飛動向的矮人們無奈了~

總不能說兩邊打到一半,他們卻還要煞有介事的抽調大量人手去周邊伐木,而置眼前的敵人於無物吧?

因而野矮人們除了時不時向著在己方頭上竄來竄去的劉逸飛吼幾嗓子外,也就只能把更深沉的憤怒和無奈揮灑向那些眼前的人類了。

對面唯一的遠程單位只有幾條美杜莎而已,可在對方和威爾凱斯的交鋒中,她們已經逐漸落入了下風,眼下正被威爾凱斯帶著人手進行火力壓制,想來阻撓劉逸飛的前進卻是不太可能了。

而在有了如此完美的形勢后,劉逸飛一路高歌猛進,卻是終於讓大家瞧清楚了他的攻擊目標——赫然是那一群幾隻恐怖噁心的美杜莎!!!

那……那小鬼居然膽敢靠近那些身上沾滿了瘟疫的地下城黑暗世界的怪物???

在劉逸飛這邊已經是一件無比簡單正常的事情了,但是在其他人看來,劉逸飛的「膽子」卻是大得驚人!

雖說大家在基礎知識普及課上早就學過了地下城陣營的簡單生物辨識。但是美杜莎卻絕對是其中口味比較重的,尤其那些黑暗怪物大部分還保留有食人的可怕習俗,這就更讓美杜莎們那一口口利齒顯得危險又驚悚,

可就是面對這種連二階老兵們瞧了都覺得難受、可怕的怪物,居然硬是被劉逸飛躲過了她們零星的幾隻飛射的箭矢,而後更是硬頂著鷹身女妖們的糾纏堵截跑到了對方的頭頂周邊區域……

莫非……這小子又要干出什麼驚人之舉???

想起之前那個「恐怖的新兵小鬼」對那名被射成刺蝟的野矮人做出的那些「可怕的事情」后,大家都隱隱有些期待——畢竟人家竄上樹也不是為了獨自逃命,反而是向著對方隊伍里可能是最危險的地方沖了上去。

光是這個行動本身,便足以贏的大部分老兵們的尊重了~

換位而言,如果是讓他們這麼學著對方的動作在樹枝上跳來跳去的話,哪怕沒有那些鷹身女妖的阻撓,這行動本身的失敗概率也太大太大——別忘了,大家身上可都還穿著幾十斤重的全套盔甲呢!

這些東西加上人本身的重量……

想在快速機變的跳躍前進中準確選出那根足以支撐這份重量的「落腳點」,這件事本身就不是像看著那麼簡單的,一個不好,落入下方野矮人的洶湧大軍里的話,那恐怕就是其他人想救都只能是看著對方被千刀萬剮了。

所有人都以為劉逸飛如此信心滿滿的「突襲」一定會有什麼不得了的計劃。

可當真的看到那個新兵居然猶如一個愣頭青一般二話不說就像著最近的一條美杜莎撲上去的時候,所有人差點都瘋了!!

哪怕是第一年的新兵蛋子,可只要基本的學識課上齊了,也必然會記得那句在介紹尼根的黑暗怪物時,教官會反覆提到的第一守則——不要和美杜莎打近戰!

因為那幾乎是她們的類法術天賦的石化能力最能夠發揮起恐怖之處的地方!

凡事敢於和美杜莎玩近戰的莽夫,最後由十有八九都會變成一座石質人偶,然後在被用來進行其他的利用……

雖說上位的強大美杜莎也有些微的可能能夠將自己的變態類法術能力寄託到變得形式航發揮作用,但近戰卻依舊是她們最可怕的殺敵手段!

自古以來,遇上美杜莎的士兵都會想到本能一般的逃跑,因為在野外遭遇她們的倒霉蛋幾乎就沒幾個有可能活下來的!

久而久之,不和美杜莎近戰便就成了軍營里人人熟悉、牢記的基礎條例之一……

然而再反過來看眼下的劉逸飛,那小鬼幾乎是毫無猶豫便向著敵人猛撲而去!

似乎是如此舉動也著實嚇了那些美杜莎一條,搞得美杜莎們的攻擊節奏都停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