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要永遠只滿足於在這個小小的獸人閣渡過漫長的一生,你們值得更大更遼闊的世界。」

慕樂心想,自己也有說這種話的一天啊。

她的話讓一群獸人簡直獸血沸騰,不過片刻,幾乎所有獸人閣的的獸人都聚集起來,密密麻麻,雖不過兩三萬人,但是慕樂覺得,自己也終於看到了希望。

「沒有攻擊能力的獸人們留下,做好後備工作,會攻擊魔法的獸人,全部跟我走。」

小黎聽聞消息匆匆趕來,正好聽見慕樂說這句話。

「我也去,慕樂,我會懸浮術,可以幫助你。」她稚嫩的臉上全是堅毅。

慕樂看了小黎一眼,緩緩點頭。

浩浩蕩蕩一群獸人開始出發,慕樂並沒有將所有獸人都帶到洛斯那邊去,而是一路上不斷留下獸人袢住移動的保衛樹的腳步,洛斯既然一開始並沒有著急所有的獸人戰鬥就證明他並不是想殺死所有的保衛樹以此破壞保衛樹的結界,那麼慕樂只要帶人袢住保衛樹的腳步,讓洛斯有充足的時間可以施展自己的計劃就好。

洛斯確實有些失算了。

他以為自己已經充分考慮到了保衛樹的戰鬥力,不想他卻漏算了一件事——保衛樹是可以移動的。

他原本已經研究出可以一舉破壞保衛樹守護的魔法陣,可是他卻根本沒有時間完成魔法陣,保衛樹絡繹不絕的湧上來。可是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只能頑強抵抗。

想起慕樂,他有點後悔。不該帶鏟屎官出來的。

他現在確實沒有多餘的精力來保護鏟屎官。

慕樂趕回去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剛好看到洛斯身下殘缺的魔法陣。洛奈她們顯然抵抗得很吃力,幾乎就要招架不住,身邊的獸人見了連忙上去幫忙。

洛斯也很意外的看到了被小黎抱著的慕樂,一瞬間,洛斯明白了慕樂的做法,在百忙之中居然還有空沖她露出笑容。純粹的,不傲嬌不自戀不得意,純粹的笑容。

慕樂此刻卻笑不出來。

她眼睜睜看著數條藤蔓突破了騎士團的包圍,直直地朝洛斯心臟的位置刺去,由於是背對著,洛斯根本沒有發現。

「洛斯小心——」

慕樂以為那是她發出的聲音,凄厲,恐懼。

直到開始震動,慕樂才發現,不是。

慕樂抬眼,發現震動的中心是木子言。

從木子言身上發出的白光以雷霆萬鈞之勢迅速將所有正在戰鬥的藤蔓全部滅成了粉末——自然也包括了攻擊洛斯的那些。

局勢一下子扭轉,木子言在吼出聲後人迅速倒下,似是剛才發出的力量已經消耗了她所有的力氣。

「小黎,快過去。」慕樂連忙開口。

洛斯也抓緊時間將魔法陣繪完,在最後一道紫色的光圈畫完后,魔法陣開始啟動,所有保衛樹下面都出現了這個魔法陣,將不停扭動的保衛樹全部吸了進去。

前後不過三分鐘。

萬籟寂靜。

濃濃的霧氣開始緩慢化開,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草原。

即使是快到冬天,可依舊是嫩綠的色彩,隨著微風輕輕擺動,顯得生機勃勃。

戰鬥后的硝煙和草原形成鮮明對比。

慕樂被小黎放在地上,沒有理會小黎讚歎的驚呼,蹲下身查看木子言的情況。

似乎只是因為脫力暈過去了。木子言似乎是長老會動用禁術才召喚來的,身上大概也繼承了長老會的魔法力,不然那三個老頭子也不會陷入沉睡。

是木子言救了獸人閣。

她是當之無愧的聖女。

慕樂起身,看向草原正中的那道石門。

大霧散去,原來獸人閣的世界是這樣漂亮的地方。

那道石門,大概就是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了。周圍的封印魔法還閃著瑩瑩的光芒,柔和,卻堅定。

那就是她回家的路。

慕樂不知為何,看向洛斯,正好和洛斯的眼神對上。

周圍的獸人突然爆出歡呼聲,為了自己的世界終於不再受到禁錮而歡呼,連向來面癱的兩位副祭司臉上都是隱隱的笑意,騎士團的三位雖有受到輕傷,卻已經變回原形在草原上歡快的打滾。

慕樂的身邊滿滿的全是喜悅。

她卻在這樣喜悅的時刻,側過頭,避過了洛斯歡喜的眼神。

「慕樂,你看到了嗎?那是草原耶,書上記錄的草原!!」小黎歡喜的將慕樂一把抱住,「真是太好了。」

「恩,真是,太好了。」慕樂笑著說。

真是,太好了。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洛斯沒事,真是,太好了。 覺醒魂脈需要一個極其安靜的環境,此時屋內安靜異常,一切井然有序。

徐默在那張紅木雕花軟牀之上盤腿而坐,服下煉脈血丹,開始運行《帝體經》。

大周天,小通神,百匯取神氣,天火焚,烈焰燒……

驀地,在徐默丹田之處生出一股極強的熱流。

熱流如燒紅的岩漿般緩緩流至五臟六腑,每流動一分,徐默的身體在熱力炙烤之下便會抖動一次。

他的額頭之上汗珠迸現,冒着熱氣滾滾落下。

《帝體經》果然猛烈,就算經過改良,也是普通的身體極難承受的。

但徐默的意志力和忍耐力也是常人無法比擬的,儘管一開始就像渾身浸泡在火山濃漿之中,他還是打算繼續下去。

五臟六腑一個接一個被燒的通紅透亮,然後是四肢百骸,直到徐默的整個身體變做火紅之色。

若是有人現在進屋,必會看到牀上正坐着一個渾身冒着熱氣的烈紅之人,而整個屋子也被炙烤的像是在烈陽之下。

徐默閉着眼,身體不住的抖動,渾身像被撕裂般疼痛。

他知道,這是覺醒魂脈的關鍵時刻,此刻若是意志有一絲鬆懈,便會前功盡棄。

徐默繼續運行《帝體經》……

當他的五臟六腑與四肢百骸的熱力到極點之時,渾身的熱流猛然回縮,瞬間收回到了丹田之內,形成一個火紅的漩渦在不斷旋轉。

接着,漩渦由紅變藍,一股極爲陰冷之氣又慢慢擴散開來。

“好冷!”

徐默的眉毛之上已結出一層冰霜,剛纔身上流出的汗也陡然城了冰雪。

“啪!”

屋中木桌之上的紫砂茶壺被凍裂開來,之中的茶水已然變作一塊壺型冰坨!

由極熱到極冷,若是常人早已承受不住,但徐默並非常人,他乃是大漢皇庭第一神將,其忍受能力又豈是常人可比?

又在冷到極點之後,那股陰冷之氣也如之前的熱流一般猛然收回丹田之中,再次形成一個藍色的漩渦。

此時他的魂脈開始顯現,一種五彩斑斕的絲線,由丹田擴散開來,沿着他體內的經脈慢慢的增長。

“變異魂脈!”

徐默心中一喜。

普通的魂脈都是暗紅之色,若是變異便會產生異色,不過徐默知道一般變異的魂脈也都是純色,不知道自己的魂脈爲什麼是五彩斑斕的顏色。

漸漸地,五彩絲線遍佈全身奇經八脈,形成一個生生不息的魂力通道。

魂脈已成,接下來就是激發屬性了。

不知道變異魂脈會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屬性?

許久,五彩魂脈並未有任何反應。

難道,沒有激發出屬性?徐默心裏有些失落,這具身體果然資質奇差!

再等等!

徐默靈臺一片清明,身上已不似剛纔那般難受。

忽然,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由丹田傳來。

徐默的渾身竟出現了無數個細小的裂縫,猩紅的鮮血便從這些裂口處流了出來。

直接跳過激發屬性開始煉體了!

徐默對沒有屬性這件事有點介意,但已到了這一步,只能繼續下去。

此刻他身體的每一處,到好似有鐵錘在猛烈的敲打。

劇痛無比!

徐默咬牙忍着,《帝體經》飛速運轉!

“咔嚓!”

他的肩骨居然碎裂了!

任徐默意志再堅強,也抵不住這種疼痛的侵蝕,他大叫了一聲便昏死過去。

……

……

黑暗,一片虛無。

徐默放佛來到了一個純黑的空間之中,全身的骨骼一寸寸盡碎,他也沒有感覺。

這是什麼情況?

儘管前世有無數的修煉經驗,他也沒有見過此種情況。

虛無的黑暗之中,驀地照出一束亮光,接着千道萬道,直到把這片黑暗照的亮如白晝。

山川河流開始顯現,花草樹木開始生長,魚蟲猛獸穿梭其間,這片虛無的黑暗不到一會居然變作了一片生機勃勃的樂園。

而徐默自身,便似這片樂園的主人,他俯視着萬物,猶如神祗!

本能的,徐默伸手指向一片大海,便見大海瞬間風起雲涌,幾頭巨鯨竟躍出海面發出刺耳的嘶鳴!

許久許久,徐默再次失去了意識!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