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要用丹藥修鍊,也許會產生一些不良效果!」陳強語氣嚴肅的告誡道。

「我知道了!」南希乖巧點頭。

「行了,努力去修鍊吧,爭取早點到靈竅期,好幫師父打架!」

陳強半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在南希走後。

「不行,我也得去修鍊了,這要真讓南希超過了我的修為,我這當師父的就有點沒臉了!」

他突然感覺這徒弟收的有點早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47696/ 正在他打算返回繼續修鍊的時候,碰到了正在閑逛的余冰。

余冰只是一個勁的上下打量他,也不說話。

「你是不是吃藥了?」

正在他不耐想回返的時候,余冰開口說話了。

「???」

陳強被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弄得莫名其妙。

「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使用靈竅感應丹,和開竅丹了?」

余冰臉上現出了難得的嚴肅。

「為什麼這麼問?」陳強說道。

「使用靈竅感應丹,可以幫助感應到靈竅所在,可作為代價,便是無法形成完整的金丹天圖,你這輩子都別指望突破到神魂期了!」

「至於開竅丹,危害則沒有那麼重,甚至短時期內看不出危害,但我師父說過,使用開竅丹化開的靈竅壁壘會有些許殘留,境界低的時候發現不了,等到了能夠發現的境界,殘留的壁壘早就和靈竅凝結成了一體,除非毀掉整個靈竅,否則是清除不掉的!」

「所以,本公子從來沒有用過任何修鍊丹藥,能有今天的成就,憑藉的都是自身卓絕的天賦!」

余冰開始還很認真嚴肅,到了後來,又恢復了本性。

「我明白了,你師父是誰?什麼修為?」陳強好奇問道。

「南宮佳,靈種境!」

提起自己的師父,余冰一改以往的玩世不恭,語氣少有的恭敬。 在和余冰分別後,陳強便返回了自己所在的陣法內。

「若是能夠每天修鍊,靈石用不完,資源有人送就好了。」

修鍊前,陳強腦海中突然冒出了這個想法。

「可惜,這個想法不太可能實現!況且,我現在被陰蛇詛咒纏身,大半年內,若是沒有有效的解決辦法,別說修鍊武道,這條命恐怕都要交代了。算了,盡人事聽天命吧!」

這樣想著,他再次沉浸到了修鍊當中。

https://tw.95zongcai.com/zc/55979/ 只有在修鍊中,他才會暫時忘卻命不久矣的事實。

修鍊對於他來說,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很容易上癮,感受著自己一點點變強,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讓他快樂了。

五天過去,新增加的節點再次與原本的節點連接在了一起,使得金丹天圖更加完善。

而他也再次感應到了隱藏的靈竅所在,這一次,他感應到了二十八個靈竅。

這靈竅感應多少,與他的修為無關,臨近幾個便能感應到幾個。

「開闢,然後繼續修鍊!」

陳強當即便用意識控制一縷真元,向著那二十八個靈竅所在的壁壘斬去。

「轟隆~!」

散發著鋒銳氣息的真元一掃而過,靈竅壁壘應聲破碎。

他的氣勢節節攀升,真元更見渾厚。

開闢出新的靈竅,使得他開闢的靈竅總量達到了一百零八個,已經完成了靈巧初期十分之一的旅程還多。

一百零八個靈竅,若都是主靈竅,便可以突破到靈竅中期了,可惜,他感覺不出主次靈竅的區別,每一個靈竅給他的感覺都是一般大小。

他開闢靈竅的順序,也有些奇特,與其他人相比,大不相同。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與他的主修功法『萬象真籍』有關,並非系統之故。

「繼續修鍊!」

開闢完靈竅之後,陳強繼續沉浸到了修鍊當中。

現階段修鍊的最大作用,是加速金丹天圖成長,並不是無用功。

……

「南田,他來幹什麼?」

修鍊當中的陳強突然停下了修鍊的動作,蹙眉暗道。

「陳強小友!」

陣法外,南田呼喚著陳強的名字。

「南田道友有事嗎?」

被打擾了修鍊,陳強有些不快,語氣也有些生硬。

「攪擾小友修鍊實在抱歉,是這樣,我打算去趟祖地,可又擔心路途中有兇險,想讓道友護送一程!」

南田拱手道歉,臉上帶著歉意的笑容。

「可以,什麼時候啟程?」

陳強考慮了一下,感覺作為南水部落的客卿做一些事情,也是應有之義,便點頭同意了。

南田本以為陳強不會這麼痛快答應,準備好了一大堆說辭,沒想到對方直接就同意了,一時間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道友答應了?」

「嗯,什麼時候出發?」陳強再次說道。

「我這邊都準備好了,若是小友不需要準備什麼,自然越快越好!」南田喜出望外的說道。

「我沒什麼可準備的!」

陳強不想多耽擱,他還要趕緊回來繼續修鍊呢。

「媛媛你過來。」南田將正等在一旁的南媛媛叫過來。

南媛媛早被告知今日要去祖地,所以一直等在不遠處。

「田爺爺好!陳供奉好!」

南媛媛笑的很甜,嘴巴也很討喜。

「嗯。」

陳強只是微微點頭。

「這次去祖地,主要是為了她,經過祖地宗祠的洗禮,會讓部落的孩子天賦更強!可惜,祖地資源有限,不能讓每個孩子都經歷洗禮,每十年才能開啟一次,一次只能讓兩個孩子經歷洗禮,南希的天賦也很出色,小友可以帶上南希。」

南田詳細解釋起來。

「這洗禮聽起來很有意思的樣子,可南希經過系統激發血脈,已經是仙苗,難道還能更強?我先去看看情況,若真有奇效,再叫上南希也不遲,現在,還是讓南希儘快鞏固修為要緊!」

這些念頭只在陳強腦海中一閃而過。

「南田先生,可以出發了!」陳強對南田說道。

「呃,小友不帶上南希嗎?」

南田非常錯愕,他說的這麼明顯,這陳強竟然沒有絲毫帶上南希的意思。

這是不信他說的話,還是沒真心收南希為徒?陳強的舉動,不由得讓他多想。

「南希正在鞏固修為,等結束后,再麻煩南田先生帶我們走一趟就是。」

陳強沒有隱瞞自己想法的打算,這本就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打算。

「可祖地宗祠只有十年才能開啟一次,南希這次若是錯過了,便再也沒有機會了!」

南田苦口婆心的勸誡道。

「這樣嗎?那麻煩南田先生稍等片刻!」

陳強告了一聲罪,便去喚南希了。

南希正在修鍊,聽到陳強叫他,便出來了。

九重劍帝 「好在武道修鍊,被打擾也沒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陳強暗道一聲,便帶著南希過來了。

看著走在陳強身後,氣勢凜然的南希,南田的驚訝想掩飾也掩飾不住。

「南希,你……你竟然築基後期了?」

南田滿臉的不敢置信。

「是!」

雖然南希沒有多少關於南田的記憶,但依然保持了一份對長輩的恭謹。

「一個月而已,竟然就由築基中期修鍊到了築基後期,這樣的修鍊速度,實在是罕見,小友端得是好手段!」

南田對陳強說道。

「是南希自己努力。」陳強面色淡然的說道。

南田微微搖頭道:「南希的血脈有些特殊,這我知道,可再特殊,也不可能達到這樣的效果!路上的時候,還望道友不吝賜教!」

說完后,南田拱手躬身,對陳強鄭重施了一禮。

他很希望在陳強成為血引前,將這個並不存在的快速突破方法套到手,這樣可以使南水部落以更快的速度崛起。

陳強微微皺眉,卻沒有多說什麼,別說他沒有特別的方法使人快速突破,即使有,他也不可能教給一個外人。

……

在陳強他們剛剛走後不到半個時辰,南嵩就找上了鵬程。

「鵬程道友,我打算帶著這些孩子去歷練一番,若是陳強道友回來問起,還望道友告知一聲。」

這是南嵩和南田商量好的結果,在南田他們離開後半個時辰,他便過來找個託辭,帶著那些孩子離開隱藏起來。

「我知道了。」

鵬程沒有多問什麼。 見到南田引領的方向,陳強漸漸起疑。

「這個方向分明是去往密地的傳送陣,莫非這南水部落的祖地就是在密地之內?」

由不得他多想,鏡湖沼澤無高山,基本都是一望無際的曠野,若是真有隱藏的祖地,這個方向最可能的便是,可以通過傳送陣前往的密地。

「密地內有什麼?一座兩層的地下樓閣,一座奪人血脈的血池,或者還有我沒發現的地方?但願這南田不是想害我師徒二人,否則……!」

想到這裡,陳強目泛寒芒。

「陳強友怕是不耐了吧?還請友再忍耐片刻,馬上就到了!」

南田見到陳強臉色驟然變冷,以為對方不耐。

陳強微微點頭,沒有將那份疑惑表露出來,而是壓在了心底,未曾見到真想前,他也不想枉做人。

南田帶領著陳強和南希果然直奔那處通往密地的傳送陣,通過傳送陣,進入密地,而後便走進了地下閣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看著空空如也的一層閣樓,南田目瞪口呆,如同得了失心瘋一般,反反覆復只念叨著這一句話。

「田爺爺,你別嚇媛媛,媛媛害怕!」

南媛媛緊緊的攥著南田蒼老的手掌,眼眸含淚,泫然欲泣。

「陣法被破了,玄天雷也沒了,靈石都被拿走了,這到底是誰,到底是哪個賊子做的?啊~!」

南田彷彿被南媛媛喚醒了一般,瘋狂的在一層閣樓內四處走動翻查,最後一聲大喊,如癲似魔。

「不要讓我知道你是誰?否則,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南田目呲欲裂,恨欲狂。

靈石在秘境內,可要比外面珍貴的多,不僅代表著財富,更是極其珍貴的修鍊資源。

南媛媛被南田癲狂的樣子嚇到了,一張臉崩的很緊,嘴唇抿的泛白。

「媛媛別怕,田爺爺沒瘋!老朽失態,讓陳強友見笑了。」

南田努力讓自己露出笑容,可那笑容怎麼看都有些牽強。

「靈石沒了,頂多使媛媛的修鍊進度變慢,但只要能將南希的血脈轉嫁過來……!」

想到此處南田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狠厲。

「陳強友,南希,媛媛,請隨我來,能夠提高天賦的宗祠洗禮在下面一層!」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只是這片刻間,南田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引領著陳強等人下到了地下二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