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我更希望你不會死在他們手上,那樣等到日後我擁有絕對的實力殺掉你的時候,可以享受到那種看著你死亡的樂趣!」

語落,韓天猛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把鑰匙,緩緩打開了牢房的門,而後緩緩走了出去。

「忘記告訴你了,我本身就是執法宗的人,這樣的鑰匙我是肯定擁有的…你就在這裡度過最後的三天吧。」韓天猛再次緊鎖上牢房門,而後離開了這片陰森的劍池。

一時之間,這等陰森可怖的地方就只剩下了陳揚一人,這令他稍稍有些不適。

「怕什麼,不是還有我么?」劍魂無語的說道。

陳揚笑了笑,又問道:「我現在究竟是修鍊嗜血浮屠訣還是玄冰訣?」

「你說呢,嗜血浮屠訣只是你在玄幽城那裡得到的一卷普通功訣…而玄冰訣可是這個大陸頂尖的功法,孰重孰輕你應該能判斷出來吧?」

「而且那個韓天猛也是個庸才,竟然將寒冰之力誤認為是寒冰劍意,呵呵。」

陳揚一邊聽著劍魂所說的話,一邊又在腦海中思索起來,「你說寒冰之力並不是寒冰劍意,什麼意思?」

「難道說,寒冰之力又是一種全新的力量?」

劍魂道:「你難道也變成庸才了?!」

「你難道忘記了先前韓天猛所使用的血色靈力了么?那種靈力就是一種獨特的屬性力量,照常理說普通的水火屬性只有達到了劍王之時才會顯露出來。」

「而他能夠在這種境界修鍊出這等血色靈力,不是擁有一個背景龐大的師父就是得到了一種傳承。不過你也不用怕,玄冰乃是天地萬冰之首,號令天下所有寒冰!」

「所以,你的這種力量絕非常人能敵,以後你就好生修鍊那玄冰訣,如果你能夠將玄冰訣修鍊至大成,我可以讓你再領悟一種屬性力量!」

!! 三日之後,清晨。

劍池牢房內,一名黑袍少年此時正盤腿坐在原地,似在修鍊。

他的周身上下生出了一層薄冰,四周的地面也因為極度的凌寒而凝出了寒霜!

陳揚緩緩睜開雙眼,隨後那一絲絲寒冰之力也漸漸散去,只是牢房之中的溫度卻又是下降了!

「時間…..好像到了。」

正當陳揚站起身來之時,劍池之中走進來一名紅衣長老,當他一踏進劍池之中時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奇怪。」

這紅衣長老默默地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生絕望的寒冰氣息,頓時皺了皺眉,難道是有人闖進劍池?!

當他快步行至陳揚面前時才鬆了口氣,隨後掏出鑰匙打開了牢門,淡淡道:「出來吧,因為我們不希望這件事情驚動那個大勢力…所以這一次對於你的處決,是要秘密進行的。」

語落,這名紅衣長老便押著陳揚朝凌劍宗內宗的某一個山頭行去。

……

當陳揚被紅衣長老帶到那座山頭之時,才發現三天之前那些扣押自己的內宗長老都在這裡,內心不由得冷冷一笑。

「韓天猛呢,這麼重要的事情他不來?」陳揚的神情極為平淡,彷彿這次將要被誅殺的人不是自己一樣…

聽聞此言,韓墨突然走到陳揚面前,問道:「那天晚上,韓天猛似乎受到了極為猛烈的反噬,而劍池牢房中只有你們二人…」

「是我做的,他想要以血之靈力擊殺我,難道我就那麼站著讓他給殺掉?」陳揚的話音一冷,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寒冷起來!

此時陳揚沉穩的站在原地,彷彿一柄非常鋒利的靈劍一般,佇立於天地之間,睥睨眾生!

「能夠讓劍榜排名第四的韓天猛在你手中吃癟,你也應該心滿意足了。」先前扣押陳揚的那名紅衣長老淡淡道。

韓墨這時抬頭看了看天,隨後將頭轉向別處,「時間差不多了..現在就動手吧。」

如果不是因為陳揚犯了那件不可饒恕的大錯,如果陳揚那一天沒有衝動,或許日後的劍榜第一人也將會被他得到!

但是,可惜…..韓墨突然內心深嘆一聲,神情頗為感慨。

當韓墨話音落下之時,那名紅衣長老便點點頭,隨後繼續扣押著陳揚,只是他的左手之上已經悄悄浮現出了一枚赤紅色的毒鏢,隨時都會插進陳揚的脖頸之中!

…….

「我看誰敢傷他分毫,我定讓你凌劍宗一日除名!!」

就當這名紅衣長老準備動手之時,自不遠處的天空突然傳來一道少女的怒吼聲,不多時只見一襲紅衣的冷夢琪臉色冰冷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我很早就說過了,你們誰都不能動他…如果你們還是要執意傷害他,今日我就會讓凌劍宗因為你們的衝動而隨之滅亡!」

冷夢琪那精緻的俏臉此時異常森寒,同時脖頸處悄悄浮現出來一道金色的印記!

如果說不是服用強化身體的秘葯,就是她使用了某種暫時強化自身的秘術!

陳揚此時望著冷夢琪,突然淡淡一笑,「你來做什麼,你難道對我就這麼沒有信心?」

冷夢琪聞言竟然驚人的沒有笑出來,而是繼續緊緊盯著韓墨等人,冷冷道:「還不放人?難道要我將你們殺掉才可?!」

「呵…小女娃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的勇氣,就憑這一點我可以不殺你,你速速離開!」

那名紅衣長老彷彿還沒能認出來冷夢琪的身份,於是冷笑道。

不過,當他這句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突然他的身體四分五裂炸裂開來!

緊接著一道彷彿虛幻的人影悄然出現在他的身後,最終逐漸凝實!

這人,正是冷夢琪當初見到的冷管家!

韓墨見到冷管家的到來,此時終於是心中出現了一絲慌亂,聲音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大人想必就是冷管家吧….不知道為什麼您要出手阻攔我們殺掉那個小子?」

冷管家淡淡道:「你們要殺這個小鬼,我本無須過問,不過剛剛那個老不死的竟然敢出言恐嚇小姐…所以老夫就順手送他一程。」

聞言在場的幾名長老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特別是韓墨,臉色有些黯然,「冷夢琪….是了,我當初怎麼沒有想到你會是冷家二小姐…」

冷管家卻也理都不理這幾名長老,而是兀自走到冷夢琪面前,神態恭敬道:「二小姐,這小鬼應該死不掉的,你準備什麼時候跟我回冷家?」

「我不要回去!」冷夢琪突然驚人的喝道。

此言一出,就連站在不遠處的陳揚都是整個人為之一顫,他的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冷夢琪。

「嘿,陳揚你不用這麼沮喪吧,區區一個冷家而已…像那樣的家族,當年見到魔帝恐怕連給提鞋的機會都沒有!哼,你就好生修鍊,我敢斷定日後你的成就只會比魔帝高!」劍魂連忙出聲安慰道。

而另一邊,見到冷夢琪不願意妥協,冷管家也是有些尷尬的輕咳幾聲,老臉上浮現著一絲無奈,「二小姐,我也是按照家主的意思辦事…你就跟我回去吧,不然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向家主交代了。」

「我說不回去就是不回去,你們誰勸也沒有用!」冷夢琪雙眼通紅地叫喊道。

此時陳揚渾身上下不知為何突然生出一股股恐怖的力氣,竟然瞬間將身上的束縛給掙脫掉了,隨後快速衝到冷夢琪面前,勸道:「你為什麼不回去,抓緊跟他們回去,我們以後又不是見不到了。」

一聽此言,冷夢琪眼角緩緩流下一滴淚水,她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如果我回到冷家,恐怕就真的再也出不來了……」

聞言,陳揚一怔。

這時,又是一道令人心悸的力量憑空而現!

一名身穿紅衣的中年男人緩緩走來,他一揮手,示意冷管家走到一旁。

「夢琪,跟為父回去。」

中年男人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冷夢琪抬頭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又低下頭去,沒有開口。

見狀中年男人立即明白問題出在哪裡了,他轉過頭去,一雙令人心悸的眼睛此時直直的盯著陳揚!

「哼!」

一聲冷哼落下,陳揚瞬間感覺到自己如同遭受到戰車轟擊一般,連忙默默運轉玄冰訣!

「玄冰甲!」

一層明顯的寒冰鎧甲瞬間浮現在陳揚身體表面,但也是勉為其難地擋住了中年男人的致命一擊!

!! 玄冰甲瞬間破碎開來,陳揚本人也是猛地噴出一口血,五臟六腑被冷家家主這一道精神攻擊給摧毀的差不多了…

望著面無血色的陳揚,冷夢琪一雙通紅的眼睛看著冷家家主,「父親,如果你殺了他,以後就再也別想見到我!」

冷天霸此時格外憤怒,也不知道這個黑袍小子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段才能使自己的女兒對他如此傾心!

想到這裡,冷天霸又是一陣惱火,旋即哼道,「剛剛我的天寒勁已經將他的內臟全部摧毀了,最多不出半日,估計他就會由於內臟衰竭而亡,你還是忘掉他吧!」

陳揚此刻才感受到了實力的差距…准劍王與劍王,僅僅一字之差,卻是天地之別!

僅僅是劍王強者的一道內勁就能徹底抹殺了自己,看樣子自己還是太嫩了……

「陳揚,運轉玄冰訣,固守本心!接下來,交給我!」劍魂的聲音隱隱透露著些許的瘋狂,似乎是受到了冷天霸的挑釁后忍不住了!

聞言陳揚立即閉上雙眼,默默運轉玄冰訣,迅速凍結了支離破碎的五臟六腑,使得它們能夠暫時停止破裂。

待到其睜開雙眼之時,一道古老而又滄桑的毀滅性氣息瞬間自其身體四周爆發開來,此時的陳揚眼瞳是紫色的!

「冷家家主是么,或許在你們這個大陸冷家的確是高高在上,甚至是一方獨大…」

「不過我還是要告訴你,人外有人,你們冷家這樣的勢力在外面世界的眼裡,呵呵..恐怕連屁都不是。劍王很強么?等你接觸到偽劍宗、劍宗這等存在之後,就會發現你們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

劍魂此刻操控著陳揚的身體以及話語權,所以說出來的話也是毫不客氣。

一旁的冷天霸聞言之後又是深深地看了陳揚一眼,此刻他總覺得面前的小子似乎跟先前比起來有些不一樣了…

於是他又是一聲悶哼,手臂微微一揚,旋即一道無形的天寒勁再次轟向陳揚!

如果這一次仍然能夠沖入到陳揚的內臟之中,那麼他恐怕就會當場死亡!

冷夢琪剛欲有所動作,可是那邊的陳揚不屑的笑了笑,單手一捏,那道無形的天寒勁氣瞬間破裂!

劍魂沒有留手,他意念操控間,求敗劍便自動浮現在其手中。

「陳揚,讓你見識見識求敗劍真正的威力!」

語落,劍魂手中的求敗劍輕輕一顫,旋即自動飛上天空,而後隨著一聲怒嘯竟然化作了一條幽紫色的巨龍!

「劍勢,宣戰天下!」

同樣的劍勢,從劍魂體內散發出來的感覺就如同魔帝親臨一般,就連那冷天霸都是神情為之一變!

那條求敗劍化成的幽紫色巨龍突然從天而降,劍魂操控著陳揚的身體一躍而上巨龍的頭頂,睥睨天下般的看著下方的眾人!

「冷家家主,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給這個小傢伙一點空間…他的潛力我很清楚,日後的成就只會比我高。」

劍魂突然出聲說道。

聞言冷家幾人瞬間明白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原來在陳揚的體內還有一道靈魂體!

「父親,他?」冷夢琪連忙問道。

冷天霸神情很是嚴肅,「這個人給我的氣勢..如同當年的老家主一般,我不是對手。不過這樣看起來,今天我似乎是殺不掉那個小子了。」

「父親,你為什麼非要殺了他?!」冷夢琪叫道。

冷天霸皺了皺眉,道:「你還小,你並不懂…這方大陸名為御劍大陸,而御劍大陸或許在那方世界中只是很渺小的一個地區…除非有一天那小子的勢力能夠覆蓋到那一個地方,否則我不會認可他。」

「對了,夢琪,前幾天那個地方派人來了咱們冷家,似乎是向你跟你姐姐提親的,回去之後盡量交好他們,日後對你受益無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