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過沒關係,等一段時間后我從封印中解脫出來,就是你們暗魔族的死期,哈哈…」說著空間中再次陷入了平靜。

……

維吉爾此時在魔界的一個地方修鍊著,作為暗魔族人的他突然察覺到從獨立空間中散發的一股濃郁的惡魔之力,冷淡的表情出現一抹驚異,他沒想到龍天還沒有得到惡魔之手的力量就提前覺醒血脈中隱藏的惡魔之力,更是能夠變身成為族中最為強大的變身—惡魔騎士。

不過,他驚異的神情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堅定的眼神,雖然他得到惡魔之手的力量已經上百年了,但他還不能完全變身為惡魔騎士,因為自身血脈中還有一小部分的惡魔力量沒能激發出來,但他會繼續努力,雖然他知道龍天的潛力比自己要強上不少,但至少,不能讓對方小看自己。(未完待續。。) 無意識中變身成為惡魔騎士的龍天,此時躺在地上的身體開始向空中懸浮上升,在離地一米多高的地方停了下來,周圍的能量依舊如之前那般連續不斷的大量注入他體內,讓得依附在黑色鎧甲上的紅色紋路顯得越來越加妖艷。

龍天雙眸依然緊閉著,被鎧甲遮住面部的他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變化,身上的氣勢變得越來越發強大…

看著懸浮在離地一米多高的龍天,鼬那平靜的臉上漸漸產生了興趣,他現在很想知道,變化成惡魔騎士的暗魔族人究竟有多強,隨後他的身上也漸漸發出強大的氣勢,眼眸中那消失的四個勾玉再次浮現了出來,

隨後眼眸中那黑色眼瞳開始擴大,很快將四個勾玉融合進來,接著猶如黑洞的眼瞳快速消散掉,出現一個四個角的飛鏢符文,幾乎佔據了整個猩紅色的眼眸,中間出現一個較小的圓孔,代替了原先的眼瞳。

緊接著符文每兩個邊之間的半腰處還各有一條粗大的半圓線條連接起來,整個符文旋轉一圈后便是停了下來,一股強大的魂力無形中擴散了出去。

鼬面對變身成為惡魔騎士的龍天,直接用出了幻之族中最強的瞳力,名為「血月冥葬」,含義就是,血色月亮下的地獄葬禮。憑這對眼眸的能力,他可以在現實中召喚出一副副骨架形成的死亡骷髏與對手交戰,也可以將人拉入自己的幻境空間中製造出更加血腥。恐怖的殺戮戰場。出於對惡魔騎士的意識恐懼,讓他不得不使出全力,當年他和鬼影兩人進入最強大的形態。依舊不是同境界斯達巴變身而成的惡魔騎士的對手。

這時,一把黝黑的刀刃朝龍天變身而成的惡魔騎士迅速的斬來,而握刀的人,正是已經進入二次變身形態的鬼影,他和鼬此刻的心態一樣,不容得他有絲毫的留手,如果是一般的人。估計在這一斬下只有含恨隕落的下場,不過這一斬卻被龍天用手給擋了下來,只見他的五隻手指很輕易的抓住刀刃。讓得鬼影絲毫前進不了半點距離。

與此同時,龍天猛的睜開緊閉的雙眼,同樣猩紅色的眼眸毫無情緒波動的看著前方,那猶如六角星的符文快速的浮現在眼眸之中。他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掌猛的向外一伸。插在不遠處地面的叛逆之刃迅速回到他的手中。

回歸龍天手中的叛逆之刃受到前者身上傳來的惡魔之力,整把劍快速發現了變化,長度變得比原來短了一些,尾部連接劍柄處的劍身依舊寬大,但劍尖的部位卻十分的細長,正是斬魔劍的形態。接著紅色的紋路漸漸布滿整個劍身,而劍柄卻融入他的手掌之中,看上去就像是龍天手掌握住一把沒有劍柄的紅色鋒利劍身。

緊接著龍天一劍猛的砍向身旁的揮刀而來。被自己限制住的鬼影,後者見此迅速的閃身而退。不過儘快他退得很快,他的身上依舊被龍天砍出一道劍痕,雖然在幻境空間中鬼影受傷時會有鮮血流出,但在現實中他只是一道蘊含真身一小部分血脈之力的強大傀儡,所以砍出的傷痕不會有鮮血流出,而鼬也亦是如此。

在龍天將鬼影劈退的同時,一團黑霧憑空出現在前者的前方,一把鋒利的鐮刀猛的向其砍去,隨著黑霧在光線的照射下消散了一小部分,隱隱可以看到那出現在黑霧中的是一隻全身都是由骨架形成的骷髏,正是鼬召喚出來的死亡骷髏,而它的武器,是一把長柄的鐮刀。

死亡骷髏出現后沒一會兒,四周一切照明的光線瞬間消失,山洞內重新恢復一片黑暗,不過對於強者來說,黑暗的環境並不會影響他們戰鬥實力的發揮,但對習慣於暗殺的人來說,黑暗是他們再好不過的掩護。

死亡骷髏的鐮刀正迅猛的揮向懸浮空中不動的龍天,被砍中的話,下一刻後者會血濺當場,雖然不至於死掉,但受傷還是會的,不過死亡骷髏的鐮刀在離龍天頭部不到二十厘米距離便是停止下來,絲毫不能再前進半分,不是因為它的武器被龍天擋了下來,而是因為,它的頭顱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

鼬召喚出來的死亡骷髏,其力量來源來自於他們的頭部,所以它們對頭部的防禦很嚴謹,但是遇上變身成惡魔騎士的龍天,被秒殺只能算它們與後者實力懸殊太多。

最後,沒有頭顱的死亡骷髏便是化為一團黑霧消失了,不過在黑霧消失的同時,另一把鋒利的鐮刀從龍天的背後快速的揮了過來,但龍天依舊沒有離開自己的位置,這時候見到他右手中握著的紅色斬魔劍劍身瞬間化為一道紅色的光芒消失不見,下一刻紅芒則出現在他的左手處再次凝聚出斬魔劍的模樣來,接著他右手舉過肩部,手指握住鐮刀的鐮刃,讓其動彈不得。

死亡骷髏在鐮刀被控制住之後,正想用力掙脫,然而身體卻緩緩地倒了下去,隨機化為一道黑霧消失了,因為此時,龍天快速的轉身一劍讓它的頭顱也離開了身體。

召喚出來的兩隻死亡骷髏被龍天輕易解決之後,鼬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似乎結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這時他一隻手指指著龍天的位置,紅色眼眸中那飛鏢狀的符文緩緩的旋轉起來,接著龍天的身影被憑空出現的黑霧給包裹在內,六七隻死亡骷髏同時出現,將他所有方向的路全部封死,手中的長柄鐮刀快速的對其砍去。

鐮刀朝著龍天飛快的斬來,後者的眼神並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依舊冷漠無比,然而鐮刃在離他還有一段距離時便不再前進半分,甚至連死亡骷髏的身體也不再動彈,這一幕顯得有些怪異。

隨後懸浮在空中龍天向前踏出了一小步,而他的腳剛落下,他周圍的死亡骷髏身體突然炸開,骨架的碎片隨著煙霧頓時遮住了龍天的身體,接著一道身影從煙霧中閃電般的竄出,很快出現在鼬的面前,紅色的劍猛的向其斬去,凌厲的氣勢颳得後者的臉頰有些生疼。

「鐺!」一把突然從旁出現伸出的刀擋住了龍天揮出的劍,硬生生的停止在離鼬還有半米的地方,這把突然出現的刀正是鬼影的武器,與此同時,鼬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一把匕首,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把匕首和幻境空間內獵魔者的一模一樣。

鼬拿著匕首,快速的朝龍天的小腹狠狠的刺去,他知道龍天身上的鎧甲防禦很強,一般的攻擊很難傷到他,與其擴散傷害面積,將力量分散,不如將力量集中一點,讓其受到的傷害更大一些。

對著鼬迅速刺來的匕首,龍天也立即有了動作,一隻腳重重踢在鼬握住匕首的手腕處,讓匕首刺來的方向向上偏去,手中的劍頓時力量加大,帶動鬼影的武器與鼬的碰撞在一起。

「鐺」三人的武器撞在一起之後,龍天覆蓋著鬥氣的右腳猛的向上一踢,頓時將三把僵持在一起的武器分離開來,接著抬高的右腿像戰斧似的快速的往地面一劈,當場震出一個大坑,讓得鼬和鬼影兩人迅速暴退出去,看著飛起的煙塵。

沒一會兒,從煙塵中緩緩走出一個人,猩紅的眼眸看著他倆,沒有任何的動作,頓時,黑暗中只有三雙猩紅色的眼眸對視著,場面漸漸瀰漫起一股強大的戰意及…殺氣(未完待續。。) 「砰砰砰砰…」激烈的打鬥聲及拳腳和武器碰撞的聲音不斷的在黑暗之中響起,在這名為惡魔禁域的巨大山洞此刻因為龍天三人的戰鬥,導致周圍變得狼藉一片,到處都是殘岩斷壁的景象,而且破壞的程度還在隨著戰鬥的繼續而不斷的升級著。

戰鬥的期間,鬼影再次使用出自己最強大的招式「黑夜冥奏」,給龍天帶來次不小的傷害,而此時的龍天已不再是之前那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他,所以龍天這次的反擊也讓鬼影受到不輕的傷勢,最後可以說兩人打成了平手,但在總體上來說,還是鬼影佔據了些上風。

鼬也將龍天強行拉入自己幻境之中過一次,這次他使用最強瞳力「血月冥葬」製造出來的幻境比之前「血月」製造出來的要強大很多倍,當然,指各方面的壓迫感,幻境中空氣瀰漫的血腥味更加的濃郁,出現的不再是動作顯得有些僵硬的玩偶,而是一副副握著長柄鐮刀的死亡骷髏,這裡不像惡魔禁域那裡限制空間能力,所以死亡骷髏能夠任意穿梭於空間之間。

而且這裡還會不斷的傳出厲鬼凄慘的喊叫聲,讓人的心裡總會產生恐懼的情緒,影響自己實力的發揮,再結合其他方面的精神壓迫,一般的強者在這裡能發揮出六七成的實力已經算不錯了,但表情冷漠的龍天對這些凄慘的喊叫聲絲毫不加理會,沒有受到幻境內任何精神壓迫的影響。死亡骷髏出現一個便是殺死一個,用了數十分鐘就把鼬製造出來的幻境給破了,讓得後者受到一些精神的重創…

……

一個多時辰之後。黑暗中有兩道身影向後倒飛出去,砸在石壁之上滑落至地面,仔細一看,正是鼬與鬼影兩人,這時看到他們的衣物變得殘破不堪,身上也布滿一道道傷痕,因為他倆是高級傀儡的緣故。所以身上並沒有鮮血的溢出,但他們卻沒任何心思顧忌身上的傷勢,目光反而緊盯著前方飛起的巨大煙塵。

數秒后。隨著煙塵的大量消散,看到一個身披著鎧甲的人站在煙塵之中,只是鎧甲上的紅色紋路不再像之前那樣紅得妖艷,顏色變得黯淡了許多。鎧甲上的某些部位此時也布滿一絲絲裂開的痕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完全破碎開來。

那人的手臂上有鮮血流下的跡象。順著手指滴落至地面上,被鎧甲掩蓋的面部看不到有什麼樣的表情,此人正是龍天,只是現在他身上的氣息很不平穩…

鼬看著前方的龍天,心裡有種情緒的波動,那是種真正認可的心態,之前龍天雖然通過了他的考驗,實力達到了他的基本要求。但心裡並沒有認可他,因為他不認為龍天有達到他認可的實力。只是看著對方是暗魔族人的身份,所以才降低自己對其實力要求的水準。

過了一會兒,本來想再次衝上去與龍天交戰他,忽然見到龍天整個人跪在地上,身上的鎧甲沒裂開的部位漸漸出現一絲絲裂痕,發出「咔咔」的聲響,隨後整副鎧甲向玻璃般一樣破碎開來,碎片的鎧甲瞬間化為一股股能量消散在空氣中。

接著他整個人倒在地面上,昏迷過去,儘管他身體表面的傷勢全部恢復,但他的體內和魂力都受到極大的創傷,他之所以能堅持與鬼影兩人戰鬥一個多時辰,全憑自己的意識在戰鬥。

「看樣子,他已經完全到極限了,他是除斯巴達大哥以外,我第二個佩服的人。」鼬看著倒在地上的龍天,淡淡的說道,隨即他一揮手,洞內的山壁上漸漸亮起一道道光明,光線重新照亮整個洞穴。

一旁的鬼影沒有說什麼,但他的心裡一樣認可了龍天,在鼬的幻境中,從龍天擋下自己最強的四招沒有死去時,他的心裡就知道龍天的潛力不一般,現在,他在沒有得到惡魔的力量的情況下,卻能完全激發出血脈中的惡魔之力,並且靠意志支撐著變身狀態與自己兩人戰鬥了一個多時辰,如果自己還活著的話,一定會和他結為兄弟。

「他的傷勢很嚴重,我們幫他一把吧!「很少說話的鬼影開了口,語氣不再像之前那麼冰冷,鼬對此也沒說什麼,他知道對方語氣變化的原因,一般沒得到他認可的人他理都不理,更別說語氣緩和了。

隨後鼬走到龍天的前方,指著後者倒下的身體念出一段生澀的咒語,接著一條紅色的光柱衝天而起,將鼬的臉容照得通紅,而昏迷的龍天則懸浮在光柱內,一道道能量以肉眼看見速度注入他的體內,為他修復體內的傷勢。

此時鬼影也出現在光柱的另一邊,同樣一段生澀的咒語念出,隨後兩人將手掌放在光柱上,注入自己的力量…幾個時辰后,兩人收回自己的手上,臉色變得蒼白不少,他們將體內本來不多的血脈之力再分出一小部分注入光柱內,讓光柱更大強度化的吸取能量供龍天恢復,大大縮短他的恢復傷勢的時間。

「行了,我們也去找地方恢復吧!」說著鼬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光柱旁,鬼影看了一樣懸浮在光柱內的龍天,身影也跟著離去,他倆的身上雖然被砍出一道道傷痕,但製作其身體的材料都是天地孕育而生,只要吸收足夠的靈氣,就能自動恢復原樣的模樣。

山洞內只剩下包裹龍天的光柱在瘋狂的吸取著周圍的靈氣,化為一道道小型的能量不斷注入龍天的體內…

轉眼,一個多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這期間,光柱內懸浮的龍天絲毫沒有任何動靜,只有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連續不斷地注入他的體內,從近處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恢復了平穩,臉色也漸漸充滿了紅潤。

這時候,原本沒有絲毫動靜的龍天手指微微顫抖了一下,接著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著包裹著自己的光柱及感受注入自己體內的強大能量,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隨後再次閉上眼睛,繼續恢復著自己的實力。

很快又過了兩個星期的時間,龍天再次睜開自己的雙眼,看到前方的岩石上坐著兩道人影,正是鼬和鬼影兩人,此時他們已經完全恢復了實力,只是身上的傷痕還沒完全消失,依舊能看到淺淺的痕迹,不過完全抹除傷痕只是時間的問題。

見到兩人突然微笑的看著自己,龍天的心裡不免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畢竟兩人之前的那種冷漠的態度,給他的印象很深刻,後來他想想也就釋然了,實力代表著一切。

這時候,鼬看到龍天已經醒來,身上的氣息變得平穩了許多,隨即一手指著光柱,另只手結了個印,接著見到包裹龍天的光柱漸漸的消散看來,後者懸浮在半空的身體緩緩的降落在地面之上,他額前的黑色頭髮此刻差不多長至眼眸處,身上暗紅色的披風在戰魔鬥氣的修補下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模樣,身上的傷勢好得差不多了,他現在的樣子,給人一種十分帥氣,冷靜而強大的感覺。

看著落到地上的龍天,鼬站了起來,身影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語氣較之前要緩和了許多,「你現在通過了我們的考驗,準備好就去下一關煉獄之境吧!」

龍天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目光看向那石壁上那數十米高的石門,似乎看到了石門后的一片洶湧火海,下一關名為煉獄之境,按種族記憶介紹,煉獄之境噴發出來的火焰溫度十分的高,就算你對火焰掌控能力再高,依舊避免不了被這煉獄火焰灼傷的下場。

而且火焰還能對魂力有產生幻覺的效果,如果你一不小心中了火焰的迷幻效果,最後絕對會迷失在火海之中,被煉獄之境的火焰給活活的燒死,所以,煉獄之境也稱之為迷惘之境,位於暗魔族三大強悍陣法的第二位,排在四魂之地的後面。

隨後他轉頭看向身旁的鼬,奇怪他怎麼不打開石門。

鼬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淡淡的說道:「對於你們暗魔族的人來說,打開這石門的方法有兩個,一是由我們來打開,不過打開之後你會遭到門后蘊含的一次惡魔力量的攻擊,其他我就不說什麼,但再次重傷是肯定的,畢竟那彙集了數百年惡魔力量的攻擊連我都不一定能夠接得下來。」說得連龍天都嚇得流下幾滴冷汗,看到為了防止外人侵入,設下的東西不少,想想以為打敗他們就行了,誰知還有一個攻擊力十分強大的暗招。

鼬沒有理會龍天此刻的表情,依舊繼續說道:「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比較保險的方法,就是你們暗魔族人魔化后使用閻魔刀將這門前這把鎖打開,而且門后蘊含的惡魔力量也不會對你進行攻擊。前提是,實力達到我們的基本要求,否則你就算使出閻魔刀,力量也不足以打開石門上那把鐵鎖…」(未完待續。。) 龍天聽了鼬的話后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對方的意思很簡單,這把鎖擁有力量的限制,如果想用使用閻魔刀強行打破的話,只有足夠的外力才能夠打破這把鎖上的力量限制,將鎖后的石門開啟。

但為什麼一定要使用閻魔刀呢?因為門后蘊含的惡魔力量只有在感應到閻魔刀及暗魔族魔化狀態傳來的力量,才會消散在空間內,否則就算使用其他的武器強行打碎了鐵鎖,將石門開啟,一樣會受到門后惡魔力量的攻擊。

不過話說回來,似乎這裡的某種力量斷絕了龍天自己與閻魔刀的聯繫,讓他召喚不出潛伏在體內的閻魔刀來,然而還在他思考什麼的時候,他的左手傳來一陣強烈如心臟般的跳動聲,心中與閻魔刀的聯繫再次出現…

隨後他將閻魔刀召喚出來,一把插著武器的暗藍色刀鞘出現在左手之處,同樣暗藍色的刀柄處刻畫著一條小型栩栩如生的金龍,正是暗魔族唯一的神器—閻魔刀。

接著龍天那黑色的頭髮瞬間變白,身上冒出深紅色的鬥氣覆蓋在身體的外面,紅色的紋路從他的衣物蔓延出來,很快就布滿整個面部。黑色的眼眸也瞬間變得猩紅如血,黑色深邃的六星符文浮現在紅色的眼眸之中,中間的空洞代表眼瞳的所在,整個人此刻進入了終極魔化的狀態。

感應到龍天進入魔化狀態的閻魔刀此刻也有了變化,原本明亮泛白的刀身頓時變得血紅。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刀內散發出來,讓得站在龍天身旁的鼬不禁倒退幾步,臉上一陣動容。連不遠處的鬼影亦是如此,如果之前龍天變身成惡魔騎士使用這把武器的話,估計失敗的,會使他們兩人。

準備完畢的龍天看著石門上的鐵鎖,眼眸中的符文緩緩旋轉起來,刀上的紅色光芒變得越來越加濃郁,隨即他用力一揮。一道巨大的紅色刀氣迅速的飛了出去,很快與石門上的鐵鎖猛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頓時見到石門上出現一片片漣漪。看來石門擁有結界的保護。

「轟!」巨大能量餘波像颶風一般向四周擴散出去,將四周破碎的石頭吹得飛了出去,隨後聽到「咔嚓」的一聲,鐵鎖與鐵鏈出現一絲絲裂痕。不一會兒裂痕便完全破碎開來。斷裂的鐵鎖與鐵鏈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震起數米高的煙塵,可見兩者的重量有多重。

失去鐵鏈束縛的石門頓時從中裂開一條縫隙,看來是成功打開了,門后蘊含的恐怖力量也快速的消散開來。

隨著石門的打開,耀眼的光芒從中射出,裡面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進去吧!我們就此別過。」鼬淡淡的說道。

「額。我們還能在相見嗎?」龍天問道。

「可能吧!前提是你的實力足夠強大。」聽了鼬的話,龍天頭也不回地向石門內走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白色的光芒之內,但可以看到,他進我的拳頭沒有絲毫的鬆開…石門也隨著龍天的進入,緩緩地關閉起來。

等石門完全關閉后,一條新的鐵鏈出現在兩個門柄處將其連接起來,同樣一把新的鐵鎖將鐵鏈重新上鎖,兩道人影分別站在石門旁的石柱上再次化為石像,而山洞也隨著光線的消失再次變得黑暗起來…

……

命運大陸上,隨著戰爭狀況的不斷上升,處於劣勢的人類強者再也忍不住出手了,但還是迫於魔族的壓力,所以出動的強者實力大多數都是處於月罡境中期的實力,還有少數巔峰境界的人,頓時挽回了不少局面,然而魔族對於人類派出這麼多強者干擾到戰鬥的結果,表情變得十分的惱怒,於是就派幾個巔峰境界的魔族強者出戰,沒過多久就打傷了大部分出動的人類強者,甚至還斬殺了幾個,優勢瞬間又向魔族的一方傾斜。

不過魔族就在還想再進一步擴大戰鬥的優勢,將戰場上的人類強者全部給斬殺掉,卻被一個突然出現的人類老者給硬生生的阻止了下來,人類的實力普遍比魔族的要弱小一些,所以魔族的攻勢才會如此強大,勢不可擋的漸漸佔領大陸的土地。

不過他們對戰出現的老者時,卻是驚駭的發現,老者對戰兩三個同等境界的月罡境巔峰實力的魔族而不落下風,當然,巔峰境界還是有實力的高低區別,只不過沒有明確的劃分,讓得他們不得不打消自己的想法,回到魔族的地盤上不在有動作。

老者在魔族強者退卻也沒有再去找他們的麻煩,這件事就此結束,後來他們才知道阻擋他們的人類老者名叫龍嘯乾,屬於強大勢力飄渺宮的隱世的強者。

最後人類與魔族的強者還是決定只出動一部分強者對戰鬥進行援助,只要一方沒有多出動強者來強行干擾戰鬥的結果,另一方也不會有太多的動作…

……

走入石門那片白茫茫的光霧之後,龍天感覺空氣中的溫度突然升高了很多,不過對於這種情況,早在龍天的預料之中,只是前面還是被白色的光霧遮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等龍天完全走出光霧后,發現自己站在一塊懸崖上,前邊還有幾十米的距離就是懸崖的邊緣了,在這裡可以看到下方到處都是流淌的火紅岩漿,將整個空間照得通紅一片,而且岩漿中還有許多聳立的粗大石柱,和龍天所在的懸崖基本同一個高度,可想而知,這片岩漿究竟有大多,至少,現在龍天沒有看到空間盡頭的所在。

而且龍天還注意到,一半以上的石柱之間都有一條漆黑的鐵鏈連接著,漆黑的顏色與火光衝天的幻境里顯得格格不入。

忽然這時,他察覺到空間傳來一個劇烈的元素波動,接著大量的火焰從岩漿表面噴發出來,朝天際瘋狂涌去,與此同時,龍天看到除了聳立的石柱外的上方空間,其他地方都被衝天的火焰給覆蓋起來,看樣子,只要到達那些石柱所在的位置,就可以避免被這噴發的火焰給灼傷的下場。

大約兩三秒后,衝天噴發的火焰漸漸地消散在空氣中,那種劇烈的元素波動也隨之消失,空間重新恢復之前的平靜,這時候,龍天意外地發現那鐵鏈上沒有被燒紅的痕迹,也沒有散發出灼熱的感覺,依舊通體冰涼,這一幕顯得十分的怪異。

不過當他魂力接觸到鐵鏈之後,一切的問題頓時全解開了,原來鐵鏈內部有個觸動結界,當火焰衝天而起時,結界會因為火焰的來襲而自動讓結界依附到鐵鏈表面,防止強大火焰的灼燒。

龍天前行走到離邊緣三四米左右的距離,正想踏空而行時,卻是驚訝的發現,空間之內的靈氣不能集聚在腳下,就說他不可以運用空間的能量實行踏空行走,而且這裡空間還存在飛行的禁制,就算他使用鬥氣進行飛行,下一刻也被這裡的上空的一種神秘力量打亂自己的鬥氣運行,如果陸地上還好,最多摔個鼻青臉腫,如果是在岩漿的上方,掉下去那就完全悲劇了,怪不得石柱之間會有一條條鐵鏈進行連接。

龍天猛的向前跳了出去,既然飛行不了,跳躍應該可以吧,隨即腳掌快速的踏在鐵鏈上,弄得鐵鏈輕微的晃動起來,龍天沒有因為鐵鏈的晃動而停下來,身體再次跳躍起來…

經過幾次長遠的跳躍,他終於見到離自己最近的一根巨大石柱,然而在離石柱還有三十多米的距離時,空間中的能量開始劇烈的波動起來,對此龍天不得不加快自己跳躍的速度,不過就算他跳躍的速度再快,依舊被緊接著衝天而起的火焰給完全淹沒了。

下一刻,只見一道人影狼狽的從火焰中竄了出來,身形在石柱上劃出兩條數米長的溝壑后才硬生生的止住後退的趨勢。

接著龍天快速的站了起來,拍打著身上披風被火燒著的部位,火滅之後運轉鬥氣對衣物進行修補,嘆了口晦氣后便觀察著周圍的一切,這時從火焰衝天而起到熄滅時間剛好過去三四秒鐘的時間,與前一次噴發的時間一致,就說火焰只會爆發三四秒左右的時間。

爆發之後到下一次火焰噴發的時間,龍天稱之為火焰的穩定期,他現在最緊要的目的,就是掌握好火焰穩定期的時間,在那段時間內,迅速達到下一根石柱的位置。

當龍天還在想著什麼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忽然一變,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充斥著火元素的空間里,而是來到一個到處長滿鮮花的地方,在自己前面不遠處的地方,有一個美麗多姿女子在滿臉幸福的采著花,隨後這女子轉過頭了,臉上充滿微笑的看著他…

「小天,別再哪裡發獃了,快過來幫我摘幾朵花。」女子說著繼續尋找自己想要摘採的鮮花。仔細一看,這女子正是他心目中十分思念的冷雪婷,這場景則是他腦海里一直幻想著的的畫面。(未完待續。。) 看到眼前的場景,龍天知道這一幕的出現是他因為中了火焰的精神力量的攻擊而產生的幻覺。

這裡的空間會隨著火焰的大量噴發而釋放出一種神秘的精神力量,從而干擾他人的意識神經,從而使對方產生強烈幻覺,反應出對方腦海中深藏的畫面,最終沉迷在內無法自拔。像龍天那樣沒有一開始就陷入幻覺,因為當時他的意識防禦很高,讓這種精神力量沒有地方可以對其攻擊。

不過這種神秘精神力量的進攻能力又很強,魂力不強的人很容易受到這種神秘力量的幻覺攻擊,所以龍天過後在意識防範放鬆的那一刻才會陷入幻覺之中,否則這種精神力量是不可能會幹擾得到龍天的強大的意識神經。

幻覺的場景讓他有些不願清醒的念頭,但他知道,只有自己強大后讓命運大陸脫離了魔族的壓迫與侵略,這一幕才會真正地出現,而不是出現在幻境之中,於是他開始彙集身上的力量,注入頭腦的意識之中,加強意識的防禦力量,頓時,幻境中的天空像玻璃一般不斷出現裂縫,嚇得採花中的冷雪婷立即回過頭看著龍天,「小天,這是怎麼回事。」

而龍天只是面帶歉意的說了一句:「對不起,雪婷,這一刻會出現的,但不是現在。」

隨著龍天帶著歉意的話剛落下,整個空間也完全破碎開來,這種精神力量進攻性強,但防禦性差。創造出來的幻境空間很容易被魂力強大打破。

幻境空間的破碎,讓龍天的意識重新回到了充斥著火元素的煉獄之境,頓時。他的身形猛的暴退出去,在離邊緣三四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只見他剛才站立的地方此刻被一把鐮刀砸出了一個小坑。

這時龍天才看清楚攻擊他的「人」,那是一隻比人稍高一些的怪物,兩隻耳朵十分的細長,四肢各有三個趾頭,全身布滿紅白兩種顏色。但紅色居多,手拿一把長柄鐮刀,猩紅的眼眸看著自己的方向。眼神中似乎包含著一種嗜血的殺意。

這是一種在火元素密集的地方才會誕生的怪物,稱為火焰怪,它們的攻擊會帶有火屬性的狂暴能量,並且它還有一種關於聲波的攻擊。釋放出來的能量可以侵入人的大腦。令其產生一段時間的暈眩。

說實在,幸好龍天清醒得及時,並快速的閃躲開來,否則身上就會多出一道猙獰的傷口來,在這時龍天又見到一隻火焰怪從石柱下跳了出來,紅色的眼睛盯著他,腳步緩緩地向自己移動過來。

一般習慣主動攻擊的龍天等他正想出擊時,表情突然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他發現體內的暗魔族力量使用不出來了,就說他現在只能使出一般魔族的實力。這讓他的實力大打折扣了不少,但不論怎麼說他的實力也不差多少,擁有月罡境巔峰境界大圓滿的實力,用了魔化力量的話更可以與境界還未鞏固的偽日罡境界魔族強者進行正面對戰,只是用慣了魔化的力量的他,一時用不出來總感覺有些彆扭。

隨後龍天也沒想太多,快速的沖了出去,一把抓住火焰怪揮下的鐮刀長柄,一個過肩摔將它強行甩了出去,緊接著一腳猛的踢向第二隻火焰怪,但由於相距的位置有七八米距離遠,所以被後者給躲開了,不過龍天則快速的拔出背上的劍,在火焰怪的胸前會出一道巨大的傷口,一絲絲火苗從它的傷口處飄散在空中。雖然火焰怪的實力不錯,也是在月罡境的巔峰境界,但它們的戰鬥意識不強,這就是龍天快速得手的原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