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錯,覺悟還可以!」這鬼差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咱們鬼差也辛苦,雖然好不容易在地府撈了一份差事,可也不好過。只要你們家人懂事,我們也不會為難你的!」

這世上,連鬼都這般貪婪,更別說人了!

我配合著笑了笑,說:「鬼差大哥辛苦了,我的家人都是懂事理之人,一定會好好招呼兩位鬼差大哥的!」

「嗯。」兩個鬼差點點頭,繼續帶著我往麻溝村走。到了陽間,我就可以能感受到時間的變化了。從我們離開陰間開始,現在應該是進入子時了。

按照我們現在的行程,應該半個時辰能到麻溝村。一路上,我都盡量討好著鬼差,也在故意拖延時間,就是要給地府押鏢人爭取時間!

大概過了四五十分鐘的樣子,我們才總算到了麻溝村。一進入麻溝村,我就看到村子里一個人也沒有。而村公所的地方,則是掛著白布和招魂幡,一看就是辦喪事的場景!

不過,在村公所大門口的右側,卻是擺著一個祭壇。祭壇上面擺著幾壇米酒,酒罈的口子都很小,剛好能夠把剝殼的紅雞蛋裝進去!

而在酒罈的中間,還擺著倒頭飯以及一些生的肉。最顯眼的,便是那一紮一紮的冥幣!這些都是他們準備來賄賂鬼差的,看到這些東西,我心裡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看這樣子,地府押鏢人已經提前趕到了!

這兩個鬼差看到祭壇上擺著的東西,眼睛當即冒出了貪婪的精光,不耐煩的朝我說了一句,「看在你們家人懂事的份兒上,我們就多給你一些時辰!快去看看你的家人吧,別亂跑,一會兒你還要和我們回去!」

「謝謝鬼差大哥!」我感激的說了一句后,立馬就飄進了村公所。可誰知,我剛一飄進村公所,就發現自己變成了一隻飛蛾。

起初還有點詫異,但隨後就想到了老扎紙匠的交代,說我頭七回魂,都會變成動物。看來,這是真的。

而剛想明白這件事,就聽到了王磊那誇張的哭喪聲,「我的九哥啊,你怎麼就這麼拋下磊爺我走了?你走了,磊爺我以後怎麼辦?你還沒有娶媳婦,年紀輕輕就走了。你對得起你家人,對得起你磊爺我嗎?九哥,你快回來,磊爺我一人承受不來!」

聽到他這誇張的哭喪聲,我的冷汗就下來了,這貨哭著哭著,後面竟然要開始唱歌了。這他娘的要是哪家請他去做哭喪人,估計會把死人給唱詐屍的。

我皺著眉頭一看,這才看到他和依依跪在了我的靈堂面前。不對,林依依是跪著的,頭上還包著白布!可王磊是盤膝坐在地上,那包在頭上的白布,還打了一個蝴蝶結。

這他娘的哪兒是給死人守靈,分明是來搞笑的。

我沒有喊他們,而是看了一下靈堂右邊的冰棺。我的肉身就躺在裡面,膚色還保持著正常人的膚色,沒有變成鐵青色。

不要想都知道,肯定是王磊用他的氣息護住了我的肉身,不讓我的肉身變涼。

而我肉身的眼睛上,還蓋著兩枚硬幣,是一毛的!嘴裡也喊著一枚硬幣,也是一毛的。這是老一輩人做喪事的規矩,人死之後,在沒有下葬之前,喪事先生都會在死者的眼睛蓋上銅錢。

至於這個說法,我倒是聽說過,挺搞笑的,表達的意思是死人見錢眼開。也是寓意著主人家不想親人離世,希望死者看到了他們留下的銅錢后,能夠睜開眼睛醒過來。

可鬱悶的是,這王磊也太摳門了,竟然用一毛錢的硬幣!就算普通人家有人過世了,也會在他們嘴裡放玉或者金子,都是些值錢的東西。

除了王磊,我真的想不到,誰身上還會帶著一毛錢的硬幣!

我原本想這個時候罵王磊兩句的,可我發現我竟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等回過神來時,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飛蛾的狀態,根本不是魂魄的狀態。

而更奇怪的是,我呆了一兩分鐘后,就莫名的想要飛到冰棺上去,就好像我的肉身在呼喚我,想讓我回到自己的肉身中!

可那冰棺上方,卻是擺著一盞長明燈。而那長明燈的周圍,還飛著不少的蟲子。我是飛蛾的狀態,一看到那火光,更是立馬就想撲過去!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好像是身體的本能反應一般。

我心裡害怕的不行,怕被長明燈燒成了灰燼,但又喊不出口,還是忍不住飛蛾撲火!而王磊卻好像根本沒有察覺到一般,還在邊哭變唱。

我都快氣的吐血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林依依突然站了起來,直接擋在了長明燈周圍。 總裁的絕命愛人 可周圍的蟲子太多了,她也不知道哪個是我。

我看到她快急哭了,急的直跺腳!但過了十來秒鐘的樣子,她突然好像想到了啥辦法,直接把手伸了出來,小聲的喊道:「九哥哥,如果你還有意識,你就飛到我手上來!」

林依依一喊,我就飛到了她的手掌心上。林依依當即一把握住了我,小聲的哭道:「九哥哥,我不會讓他們帶你走的!」

跟著,我就看到林依依拿出了一個魂翁,直接把我裝了進去。之前老扎紙匠準備用月事布來藏我的魂魄,看來是時間太著急了,這才想到用魂翁來藏我的魂魄!

把我藏起來后,林依依就繼續跪在了靈位面前。除了王磊那誇張的哭聲外,屋子裡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突然就聽到了一聲公雞打鳴的聲音,那兩個鬼差也是喝的醉醺醺的,但還是知道要把我帶回陰曹地府,所以就在外面開始喊魂了,「李初九,時辰到了,快跟我們回去吧!」

他這麼一喊,我就害怕的不行。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村公所房頂的瓦片被人掀開了。跟著,就看到一個紙人慢慢的掉了下來。

那紙人和我一模一樣,上面還寫著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連眼睛也是畫好了。這紙人一落到地上,立馬就朝村公所的大門走了出去。

動作很僵硬,像是機器人走路一樣。剛一走到大門口的地方,那兩個鬼差就衝進來了!這兩個鬼差完全喝醉了,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認出那是白紙人!搖晃了幾下,揉了揉眼睛,手中拘魂鏈一套,直接把紙人帶走了!

他們一走,老扎紙匠立馬從房頂上跳了下來,當即朝王磊喊道:「磊爺,一定要把那紙人打散,殺人滅口,讓他們找不到一點兒線索!這兩個鬼差把事情辦砸了,回去自然不敢說。地府每天都有人回魂,少一個他們也不會知道的。但不能動鬼差,紙人一滅,這事兒就成了!」

「放心,交給磊爺我了!哭了一晚上,嗓子都給老子哭啞了!」王磊嘀咕了一句,跟著就出去追鬼差了。

王磊一走,老扎紙匠立馬對林依依交代了起來:「依依姑娘,天快亮了,快讓飛蛾進入初九的體內!飛蛾乃是他的三魂七魄,進入他的體內后,初九就能瞞天過海的活過來了!我去外面把喪事的東西撤掉,不能讓其他人懷疑!」

「嗯嗯!」林依依嗯了一聲,隨即把魂翁拿了出來,激動的說道:「九哥哥,你回家了!」

話音一落,就推開了冰棺的棺材蓋!

可誰知,就在林依依剛剛把冰棺打開的時候,房頂上突然跳下來了一個黑衣人!林依依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那黑衣人就一掌打在了林依依的後背上。

「噗!」林依依當即撞在了冰棺上,嘴裡更是吐出了一口血霧。手中的魂翁更是落到了地上,砰的一聲碎的四分五裂!

沒有了魂翁的束縛,我便四處亂飛了起來。幾乎是同時,在我飛出魂翁的時候,公雞又開始打鳴了。跟著,一束束光亮便從房頂上照射了進來!

林依依看到這一幕,當即慌了,也顧不上她身後的黑衣人,一邊跑過來抓我,一邊朝我焦急的喊:「九哥哥,回來,快回到你的肉身中!再不回去,你就沒機會了……」

「呵呵!」而林依依話音剛落,那黑影人才冷笑著開口了,是女人的聲音,冷聲道:「這一次,我要讓李初九死無葬身之地!」 耳朵微動,墨九卿捕捉到了月千歡走來的腳步聲。

鳳眸低垂。墨九卿盯著手中的冰霜神花,想要收起來。但是他又沒有這麼做。而是抬頭看向緊閉的房門,似乎十分期待月千歡的回來。

「吱呀」推門而入。

月千歡抬頭一看墨九卿,不由愣了愣。為什麼她突然有種「小媳婦」在等外出的「丈夫」歸家的感覺?

墨九卿是小媳婦?咦!!抖抖身上的雞皮疙瘩。

「歡歡你回來了。」

「……」小媳婦的既視感更強了。月千歡強行拋開心底詭異的想法,她的目光落在墨九卿手中冰霜神花上面。

墨九卿拿著冰霜神花晃了晃,「歡歡你看,美嗎?」

「本來想把這朵花送給歡歡的。可是歡歡已經有了魔焰神花,兩種屬性不同的花,歡歡拿著會受傷的。」

所以他才退而求其次摘了月千歡的毒美人。雖然花拿錯了,不過成功偷香也賺了!

月千歡走到墨九卿面前。離得越近,溫度越低。月千歡呼出一口氣都變成了冰霜。這還是墨九卿封印了冰霜神花九成的威力。

垂眸看著墨九卿,月千歡開口:「墨塵都告訴我了,你打算什麼時候煉化它?」

「哼,墨塵那個大嘴巴。看來他忘了誰才是他的主子。」

「如果不是墨塵告訴我,你打算強撐著。然後跟上次一樣陷入昏迷嗎?」月千歡的語氣,浮現冷戾。

墨九卿抬頭看著月千歡。他收起冰霜神花,張開手抱住了月千歡。

「歡歡,讓我抱抱你。」

「嗯。」

「歡歡我捨不得離開你。」

聞言,月千歡翻了個白眼。恨鐵不成鋼,無語開口說:「墨九卿,你只是閉關煉化神花。以你的修為,用不了半個月吧?」

「半個月那麼久!我一分一秒都捨不得離開歡歡。」

墨九卿抱著月千歡不鬆手。抬頭,他鳳眸中凝聚醋意。「整整半個月的時間,歡歡這麼美。萬一被別人拐走了怎麼辦?」

總裁老公追上門 「那隻能說明你的段數太低。大半年都沒搞定我,卻讓別人半個月就拐走了。」

「歡歡,我們先成親吧!」

墨九卿危機感爆表,語氣十分嚴肅。

有一個這樣的痴漢愛著自己,其實挺幸福的。然而月千歡想到這個一個重度變態,逆天妖孽。於是,她十動然拒。「不!」

「你不閉關,隨時有可能再次陷入沉睡。又或者被滄淵排斥,丟到朱雀界去。」

豎起一根手指,「一,乖乖去閉關。」

「二,乖乖去閉關。」

「歡歡,有第三個選擇嗎?」

月千歡點了點頭,笑的狡猾十足。「三,乖乖去閉關,我等你出關。」

若不是墨塵告訴她,她還不知道墨九卿居然被滄淵排斥了。煉化神花可以增強他的修為,足以到和滄淵的世界意志對抗,繼續留下來。

月千歡知道時,莫名心底發慌。

她恐慌墨九卿會滄淵排斥。她不知道墨九卿會去哪兒。朱雀界?還是更遙遠的世界。

墨九卿,在我還沒成長起來的時候。你不要走太遠了,我會追不上的。

月千歡目光深深看著墨九卿,她說:「去閉關吧。」 我現在是飛蛾狀態,連三魂七魄的魂體都不是。特別是一接觸到那房頂上照射下來的光亮,我的翅膀就好像被火點著了一般,立馬就開始冒黑煙!

我有人的思想和痛覺,那灼燒的疼痛,就好像我自己的肉身被大火燒了一般,疼的我快撕心裂肺的慘叫了起來。

可我無法開口說話,翅膀很快就燒沒了,變成了一團黑煙,緩緩飄落到了地上。

「不管你是誰,我不會讓你傷害我的九哥哥!」此時的林依依,也不知道哪兒爆發出來的力量,直接撲了過來,當即用身體把我給擋了起來!

「只要和他有關係的人,我都會一個個殺掉,既然你這麼護著他,那我就先殺了你!」那黑衣人冷哼了一聲,飛身跳了過來,狠狠一腳踩在了林依依的後背上!

林依依是把身體弓起來的,就怕把我給壓碎了。挨了這麼一腳后,承受不了這一腳的重量,她就連忙把手握成拳頭放在了腹部的下方,剛好給我撐起了一個拳頭的空間,她的身體也沒有壓著我。

可我卻是聽到了一陣咔咔的骨骼錯位聲,好像是從她手傳出來的。嘴裡更是嗆出了一口鮮血,仍舊是用拳頭來撐著她的身體,不讓她的身體壓碎我。

「滾開!」那黑衣人又冷哼了一聲,我一直在聽她的聲音,可根本聽不出來她的本音,因為她那聲音很顯然是故意處理過的,是一種很模糊的聲音,只能聽出是女人的聲音!

「有我在,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九哥哥!」林依依咬著牙,厲聲道。

「哼!真是個愚蠢的女人,你當真以為李初九會愛你!在他面前,你還不如她的兩個兄弟!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給你一次機會,把李初九交出來,我饒你一條狗命!」這黑衣人冷冷的嘲笑了起來,從她的語氣聽得出來,她好像很恨我。

林依依固執的搖了搖頭,頭髮也散了,嘴角還掛著鮮血,看起來很是狼狽。只見她猙獰著笑了笑,大聲道:「九哥哥是我的全部,沒有他我也不願獨活!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傷害九哥哥的!」

「愚蠢至極,那我就送你上路,去死吧!」這黑衣人突然了怒了,怒哼了一聲,猛的一腳踢在了林依依左側的腹部上。

這一腳的力道很大,只聽到林依依痛呼了一聲,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剛好撞在了冰棺上,當即把冰棺給撞到了。而我的肉身,也是從冰棺里滾了出來!

但就在這時,她已經把我緊緊的拽在了手心裡。我說不出來話,心裡難受到了極點,只有不停的搖頭,「傻丫頭,你快放開我,你會死的!」

只可惜,林依依根本聽不到我的聲音。這種陰陽兩隔,卻不能言語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

林依依身體本來就柔弱,也不是練家子。連續經歷了這麼兩下重創后,就已經站不起來了,身體虛弱的不行,只能感受到她在呼氣,不見進氣了!

「你這個傻女人,快把李初九的三魂七魄給我交出來!」那黑衣人像發瘋了一樣,衝過來就把林依依給提了起來,啪啪的就扇了兩耳光。

那精緻的小臉也是被扇腫了,林依依猙獰的笑著,猛的張開了嘴巴,直接把我給吞進了嘴裡。也不知道柔弱的她,如何爆出了如此強大的力量,直接掙脫了黑衣人的手,當即撲在了我的肉身上,咬住了嘴巴,就把飛蛾喂進了我的嘴裡!

跟著,身上的力氣才徹底消散了,翻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虛弱的笑著,同時激動的呢喃道:「九哥哥,他活過來了,他要活過來了!」

而我進入自己的肉身後,逐漸化作了三魂七魄,慢慢的回到了我的肉身中!

「依依姑娘,怎麼樣了?初九醒了沒有?快點,日出馬上就出來了!」就在這時,老扎紙匠的聲音也從外面傳了進來!

一聽到這聲音,這黑衣人立馬警覺了起來,看了一眼我的肉身後,憤憤的說道:「李初九,我今天就帶走你最愛的人。我要折磨她,要讓你以後乖乖的幫我做事!只要控制了你,就等於控制了王磊,控制了你們三兄弟,道門的天下就是我的!呵呵……」

我現在還沒有徹底醒過來,等那黑衣人的聲音消失后,就再也聽不到其他的動靜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只感覺有人在輕輕拍打我的臉,模模糊糊中,還聽到有人在喊我,「初九,醒醒……」

我一睜開眼,就看到老扎紙匠在抱著我。看到我睜開眼睛后,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初九,我們成功了!瞞天過海,以後就算判官看到你,他也不敢找你麻煩了!他自己也不會主動來找你了,因為他記仇把你打入了枉死城,要是被閻王爺知道了,他也脫不了干係!」

我現在沒有心思關心這個問題,意思清醒過來后,立馬翻身站了起來,問道:「老先生,看到依依沒有?」

「依依姑娘?」老先生似乎不知道剛才發生的事情,嘀咕了一句,說:「你不說我倒是差點忘記了,我回來后就沒有看到依依姑娘,她去哪兒了?」

我握了握拳頭,當即走出了村公所,找到了楊老三,「老三,把所有弟子給我集合起來!」

楊老三看到我臉上的憤怒,先是怔了一下,但跟著就點了點頭,拿著號角就吹了起來。號角一吹響,不到五分鐘的功夫,一兩百號弟子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我也沒有廢話,直接下了命令,「符籙派弟子,還有以葉家為首的道門門派聽令,我的妻子林依依剛剛被人抓走了。你們馬上離開麻溝村,回到縣城,以我李初九的名義在道門下追殺令,一定要給我找出這個人是誰!動我李初九的女人,我一定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先生,傳出消息后,就帶著葉家的人修建玄真觀和符籙派的道觀,地址就在縣城的苗王山!」

老扎紙匠聽到我的命令后,當即點了點頭,隨即就開始清點人數了!整理好了隊伍之後,這才帶隊去了縣城。

而他們一走,我就把王其鵬叫了過來,也是給了他任務,讓他繼續建設麻溝村,錢不夠就只管找葉家拿。如果他們不從,直接殺無赦。

嗯,王其鵬嗯了一聲,帶著玄真教的弟子繼續去忙活了。我心中的怒火幾乎快要爆發出來了,那種感受,實在是太疼了!

看著自己的心愛的女人被人折磨,眼睜睜看著她被帶走,而我卻束手無策。我發誓,我一定不會讓那個人好過!

我回到房間的時候,王磊也回來了,「九哥,你的紙人磊爺我已經給你擺平了!你……咋的了?」

王磊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我臉上不對勁了,這才坐下來問我。我咬了咬牙,把林依依的事情說給了他聽。

王磊聽完之後,也是氣的暴跳如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直接把桌子給震跨了,張口就罵道:「他娘的,竟然還有人敢帶走依依那丫頭!依依這麼可愛,實在是可惡!磊爺我一定要把她找出來,讓她知道,大海是怎麼唱的!」

王磊罵完就要出門,我趕緊一把抓住了他,說:「磊爺,你現在去沒用,我已經讓弟子在道門傳開消息了,也用我的名義下了追殺令!那黑衣人出現的很及時,說明她就躲在麻溝村裡!只是人太雜了,我們根本察覺不到。她現在肯定躲起來了,茫茫道門,找起來也很麻煩!不過,她既然要利用我幫她做事,那她就一定會出面!」

王磊聽完我的分析,自顧沉思著點了點頭,說:「你說的也沒錯,這也是個辦法,一邊找一邊等她自己上門!不過,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磊爺我的眼皮下抓人?而且還是個女的,看來,村子里有人在幫她!」

我也在想這個人是誰,那黑衣人的語氣,很顯然是恨我的,或者說是想利用我的語氣!可我認識的女性不多,更別說仇人了。

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葉棠,可她已經被殺死了!還有一個,就是大神門的黃三奶奶。至於其他的懷疑對象,我實在是想不到。

王磊也在思索這人的身份,想了片刻之後,這才看向了我,說:「九哥,你說那黑衣人會不會是葉洙晶?葉洙晶雖然深愛著龍哥,可她還是特殊部門的人!特殊部門的人一直想控制你,你現在的勢力越來越大,恐怕他們已經無法控制你了!而除了葉洙晶之外,我還懷疑另一個人,這人就是那煉丹派的掌教……李瀟雨!」 墨九卿的身份,月千歡是知道的。只是知道的並不清楚。

起初墨九卿想要全部坦誠告訴她,卻被月千歡拒絕了。有種知道就會上賊船的危機感,月千歡拒絕知道!

不過現在,月千歡瞅了眼閉關的墨九卿。摸摸下巴,「這個傢伙對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要是不知道,豈不是虧了?」

「唔,等他出關就去問他!」

想到此,月千歡閃身出了玉佩空間。

總裁的逃跑新娘 從她讓墨九卿在玉佩空間閉關,就能看出月千歡的心早已淪陷的一塌糊塗。現在只是差一個契機,一個讓月千歡點頭的契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