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龍魂嘶聲吼動,火雨接觸了地面,火焰吞沒了火雨下的眾人,聽到龍魂嘶叫,裡面的人均都看向這邊,見得龍魂,都是齊齊臉色一變。

可是,他們都被火焰吞沒了,根本來不及說一句「快走」。

注意到這的龍魂,眼眶濕潤,目見空中之人手臂一抖,火焰中一枚元戒落入其手。

一抽,一個綠色的盒子被其抽出,打開盒子,裡面靜靜地躺著剩下的幾根毒針。

看到這,想起了之前莫亦非說過的拍賣會,以及綠色的斜面代表,還有……綠盒上的一個蓋章,那是拍買者的證明,上面刻印著……一個大大的……何!

一下子,一切的一切貫穿了起來,龍魂想到了。

「啊啊啊!!為什麼!!」龍魂抱頭嘶鳴。

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傻?何少燁對付我就對付我咯,你們幹嘛多管閑事?

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倔?別人來要你們就還給別人咯,老子死了就死咯,怕什麼?

為什麼你們要這麼笨?在面臨死亡竟還想要對自己喊著「快走」,你們都是白痴嗎?

你們是我的至親至愛啊!為什麼要為了我而犧牲啊?我想要保護你們,而不是想要你們保護我啊!

龍魂滴著血淚,這是他的第二次這麼痛哭,這麼悲涼。

「啊啊啊啊啊啊!!」龍魂仰天長嘯,一雙漆黑眸子竟然變得一隻血紅一隻幽紫!

「汝必以血,還吾兄血;汝必以痛,還吾冥痛;汝必以命,葬其亡靈!」龍魂一字一句地說著,字字震心! 狂霸的雷霆電光圍繞著龍魂旋轉,整個人就如雷神降世!

飄逸黑髮竟奇迹般地染成了純白,飄舞在空中。

破雷之上電光瀰漫,不停有著淡金色的雷霆一閃而過,劍尖泛著悸人的寒光。

攝魂的紫紅雙眸爆射著不可言喻的冰冷殺意,一股稱為「可怖」的氣息,在龍魂的身上散發著。

那股如地獄修羅的恐怖殺意讓得老者有些窒息,這麼強的殺氣,這個看起來才十七八歲的青年是怎麼練出來的?

「嘩!」龍魂的身影猛然消失,下一刻便是如鬼魅般地閃身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後。

手臂微斜,斜著劈下,一下砍向老者的脖頸。

老者大驚,龍魂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大驚之下老者扭過身軀,避開龍魂劈斬,倒身一腳踹出!

龍魂面無表情,如鐵鉗般的手扣住了老者的腳腕,用力一拽,膝蓋頂起,一下便頂錘在老者後背,「咔嚓」幾聲響起。

「砰!」強勁的踹力將老者重重地摔在地面,苦色在其慘白臉龐上蔓延。

龍魂這一頂便是斷了他的三根肋骨!

將藏在嘴中的一顆乳白藥丸吞下,澎湃的能量從其體內迸發,老者身上的傷口竟瞬間恢復!

龍魂站在不遠處,就這麼冷漠地看著老者恢復,紫紅雙眸中一直都是那永恆不變的冰寒。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有了如此可怕實力!」老者嘖嘖讚歎,「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加入我們,你日後的成就必然不會低!」

面對老者的招攏,龍魂不為所動,一步步走向老者,每走一步,殺意便是越重!

每一步,都似重鎚一般砸在老者的心上,無形之中似乎有著一隻手扣住了他的脖子!

「喝!」老者終於忍受不住此種壓迫,手一翻,兩團熊熊燃燒的熾火向著龍魂呼嘯而去。

「汝必以痛,還吾冥痛!」如機械般的說完此句,龍魂的身影剎然消失,下一個剎那就已經到了老者面前,雙掌如銳鷹之爪,緊扣在老者的肩膀之上,指甲甚至刺破了老者衣裳,切入了其血肉!

血,染紅了老者衣裳的雙肩,不等老者作出什麼攻擊,龍魂就雙臂使力,往前一拽,右膝毫不留情地頂起。

「咔嚓」一聲,老者的鼻樑骨瞬間粉碎,血花爆散,龍魂又狠狠踹出一腳,掃在了老者的小腹上,宛如鋼鞭狠掃,老者臉色慘然地飛了出去。

「汝必以痛,還吾冥痛!」依舊是那一句一成不變的話,就如齒輪轉動,到了時機龍魂就如機械般地吐出這震撼人心的八個大字!

「可惡!」老者也是大火,雙腿一蹬,閃到龍魂面前,忍著痛,直勾勾地一拳轟出。

火焰在其拳上騰舞,跳動著美麗的舞蹈。火熱的氣浪撲騰在龍魂的臉旁上,卻融化不去那森冷冰寒。

右臂快速抬起,手掌迎麵包上老者拳頭,就像包餃子一般。

見龍魂如此攔擊,老者面露陰笑,雀躍著的重重火焰已然躍上了龍魂的手掌,崢嶸地焚燒著。

可龍魂就像沒有感覺一樣,手掌使力,不斷地收縮著,老者僅感覺右拳傳來鑽心劇痛,骨骼也是發出「咔嚓咔嚓」的刺耳脆響。

龍魂這是打算捏碎他的拳頭!

「去死吧!」老者左掌化成爪狀,風馳電掣地爪向龍魂脖子。

「不自量力!」冷聲道了一句,右掌徒然加力,用力一扭,老者手腕發出骨碎聲響,膝蓋也如炮彈般射起,一下撞擊在老者的胸口,又是幾聲刺耳的骨碎聲響起!

手掌鬆開,老者往後「蹬蹬蹬」幾下便摔在了地上。

龍魂的整個過程陰狠至極,絲毫沒有因老者的年邁而有半點手下留情!

他殺了自己的至親至愛,龍魂不會讓老者這麼輕易就死去,他要為南宮雪他們報仇,以痛還痛,以血還血,以命還命!

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著,手一抖,纏繞在右臂上的火焰就像遇到了水一般,化為了陣陣白煙。

一直被灼燒的手臂上光滑如初,沒有一點被燒灼的焦黑。

「咳咳咳……」咳出一灘濃郁的鮮血,老者站起,艱難地從自己的元戒中拿出一顆丹藥。

龍魂也不阻止,就這麼冷漠地注視著,老者撐久一點,他就能夠多發泄一些心中的怒火!

老者見龍魂不來阻止,這才放心地吞了下去。

一股強盛的生命力自老者的體內散發而出,其身上的傷口竟奇迹般地癒合,碎裂的骨頭也是重新被修復!

「汝必以血,還吾兄血!」龍魂冷聲說著,右手一翻,被他收進體內的破雷又再度出現在他的手中。

一道紫芒閃過,龍魂已經閃到了老者的面前,勢不可擋地一劍就是當面劈下!

老者巨驚,同樣一把月牙形的彎刀出現在他的手中,銀色的刀身反射這幽幽的銀光,哪怕烈陽當空也依舊是散發著一股冰涼的氣息。

「喝!」低吼一聲,老者甩起銀月彎刀,兩把等級均是不凡的武器相互對撞,濺射出耀眼的火花。

老頭四四地咬著牙,手臂微微發著抖,龍魂的力氣實在是太大,相撞的瞬間他差點拿捏不住這把銀月彎刀。

「汝必以血,還吾兄血!」龍魂低喝道。

老者都快哭死了。大哥啊,你老是一成不變地說這一類的話,不被你嚇死都怪啊!

毒醫狂妃 紫紅雙眸中一抹凌然決過,握劍的手猛然一提,以極快地速度倒鉤斬來,紫芒旋過,老者的左臂橫飛在空!

老者一愣。

他的動作怎麼這麼快?

直到左肩處傳來劇痛他才回過神,整個人疼得伊哇鬼叫,翻滾在地上,臉色白得如同白紙。

一把抹掉臉上的血,提著尚還滴著血的刃劍,一步一步地走向翻滾在地的老者,臉色如墨,身著黑衣無風自動,周圍空氣溫度都似乎降低到了極限。

毅龍,我為你報仇了!龍魂望著那隻遲遲才落地的乾枯手臂,心裡默默地想著。

「你死定了!」老者嘶聲吼道,泛黃的牙齒間滿是鮮紅。

「哧!」一陣烈風往兩邊閃去,龍魂如一把利刃,從急行的風中,穿透而出,僅一瞬間就閃到了老者的後方,破雷爆射著奪目的雷光又斬斷了老者的一手!

招式毫無花俏,卻招招凌厲,意意霸氣!

此刻的破雷,不再是一把聖劍,而是一把鐮刀,一把在地獄修羅手中的索命鐮刀!

亦非,我替你報仇了!龍魂想著。

「啊啊啊!!!」劇痛讓老者陷入了癲狂,瘋狂地大叫著。

「你奪回屬於你的東西沒錯,你錯的是,你殺了你不該殺的人!殺了人,就得以命來償還!」龍魂說著,森冷的眸子里透露著無盡的殺意。

他龍魂,從來沒承認過自己是好人,老者殺了他的愛人,殺了他的兄弟,他就要報仇!

不論誰對誰錯,總之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自己的兄弟和愛人,葉毅龍他們願意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自己,他龍魂又何不能為替他們復仇而喪心病狂?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論你是誰,你殺了我的重要之人,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會將你斬落馬首!

「賦吾血爆之力!雙!足!爆!」站立原地,龍魂一字一句地開口鳴道,老者的雙腿竟然猛然爆裂!

軒南,千瀟,我為你們報了抽了!

「汝必以命,葬其亡靈!」龍魂最後說道,眼意森然,老者的頭顱應聲炸裂,紅的白的在空中漂移而下,卻無一滴粘到龍魂的衣服。

望著這美麗的血腥畫面,龍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一滴紅艷如火的淚……從他的眼角滑下。

雪兒,我為你報仇了!

你們安息吧!我不會辜負你們,我會好好地活下去的!

「好好好!給我上演了一場血腥的暴虐之戲!」這時,一個神秘聲音忽然響起。

「看了那麼久,你也該滿足了吧?」龍魂低聲說著,似乎早就預料到了此人的到來。

「呵呵呵,嗯,確實是滿足了,看著你那麼地悲傷,那麼地痛心疾首,心裡確實爽快無比。那麼接下來你是不是會把關扯到這件事的人或者組織都給滅了呢?」神秘聲音呵呵一笑,便又是提問道。

「嗯,我會讓他們都給毅龍他們陪葬!」龍魂輕聲說著,似乎沒有聽到來人大言不違的話語。

「哦,那他們真是倒霉,不過,那群男的也真是活該,十足的白痴一個!只是可惜了那兩個大美女,本來我還打算把他們偷偷地綁架了,然後……」

「你給我閉嘴!何少燁!」龍魂打斷神秘人的話語,怒不可遏地轉過身子,雙眸死盯著來人,一雙幽眸閃動著憤怒的火焰!

是可忍孰不可忍,何少燁辱罵自己不要緊,暗中對付自己也不要緊,但他不允許何少燁辱罵自己的兄弟還有愛人,他是龍魂,是那個不允許別人欺負自己至親至愛的龍魂!

何少燁已經激怒了他,一種叫做「殺機」的東西鎖定了站在龍魂背後的何少燁。

「哎喲喲,我好怕哦!哈哈哈哈哈哈!」何少燁故意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然後又是放聲狂笑。

龍魂不說話,準確點說是他的怒火已不能通過言語來表達以及釋放了!

唯一釋放怒火的辦法,就是將這個敢於挑戰自己最低底線的白痴傢伙……從世界上抹除!

感受著那似乎要窒息的感覺,見著龍魂一步步走來,沉穩而又蘊含漫天殺意,他有點懼怕了。

可一想想躲在暗處保護著自己的保鏢,他又忽然放下心來。

要是龍魂敢動手,那麼自己就有了滅殺龍魂的理由,就算帕斯學院再怎麼痛心也拿他沒轍。

神級學生?我呸!少爺我才是真正的神級學生,你?算個屁!

何少燁就這麼想著,繼續刺激著龍魂,「很想把我殺了?哈哈哈哈,來啊!廢物!你個廢物!要不是那個南宮雪連屍都沒了,我就……嘿嘿嘿!」

「你死定了!」龍魂森然地說道,雙腿一彈,身如狂風,如一枚出鏜炮彈般疾向了何少燁。

何少燁是在故意刺激他,他不知道嗎?他當然知道!

就連暗處有著多少股暗藏的強悍高手他也知道地清清楚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