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丫頭,這位姐姐漂亮不?」趙姐不由示意華洋看向小莉。

華洋撇了撇小莉沒有說話。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這位姐姐像女神一樣漂亮?」趙姐繼續蠱惑道,「外面那些追你小莉姐的臭男人都可以組成一個加強團了,那個見到小莉不是把她奉為女神的跪舔,她又時尚又漂亮,還是靠自己賺錢打扮,家裡還在城市裡買了商品房,回老家的時候,那個不對你小莉姐豎起大拇指啊。」

「小莉,上鍾。」

這個時候,一陣對講機說話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莉站了起來,款款而立,仰了仰頭,撩開脖頸間的秀髮露出白皙的脖頸,彷彿白天鵝一般的俯視著華洋道:「小丫頭,女人,還不就那麼回事,與其便宜那些打著戀愛的名義白睡你的男朋友,還不如好好的對自己,多賺點錢打扮自己,過去那些臭男人還不一個個屁顛屁顛的跪舔你啊,你就當上了床被鬼給壓了,或者做了個chun夢,還不就那樣了。」

小莉說完,揚長而去,如同驕傲的孔雀一般。

「別看小莉大學都沒讀,那些回來的大學生,什麼985啊,211之類的重點大學生見了小莉都把小莉當成女神,一個個殷勤的很。」趙姐蠱惑的道。

「嗚嗚。」

「我要回家。」

華洋低著頭,嗚咽著。

「小姐妹,趙姐言盡於此。」

「與此被人暴打逼著就範,你何不向好的方面想想,你看看小莉,走出KTV,那個不把她當女神,追她的人比比皆是,你也好好想想,女人還不就那麼一回事,你與此便宜其他男人,不如賺了錢給家裡蓋洋樓,老家人那個不對你刮目相看,就是你爸你媽在鄉親面前都特別有面子。」

「好啦,好了。」

「你好好想想吧。」

趙姐蠱惑的道,旋即拍了拍華洋安慰道。

這個時候,趙姐就走了出去,留下華洋一個人想著。

華洋鼻頭髮酸想哭,尤其是這兩年受的苦讓她感覺委屈心酸。

而她眼前不由浮現出了如同孔雀一般驕傲的小莉。

就連她都覺得小莉好漂亮,就像女神一樣。

她心裡一時想著家裡的窮苦,心裡就發酸想哭,極度的委屈。可是,一想到如同女神一般的小莉,心裡就極度不是滋味。

趙姐出了門之後,沖著兩個守著門的混子道:「好好看著她,別讓她出什麼事。時不時進去威脅一下,然後讓紅牌進去顯擺一下,你們再跪舔下紅牌,明白了嗎?」

「是,趙姐。」

按照趙姐的吩咐。

守門的兩個混子,不時進去想要侵犯華洋,甚至毆打於她。

這個時候,就有紅牌出現。

紅牌瞪了兩個混子一眼,說,小姐妹你也敢打,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啊。

兩個混子立刻跪舔,這一幕一幕看得華洋心裡委屈又極度憤怒。

而華洋的心態也在漸漸的搖擺之中。

她本就受了太多了苦,又受了連番的驚嚇。

一個大棒下去,再加一顆甜棗。

紅牌的靚麗和光鮮與自己的窮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加之現在的處境,她又能怎麼辦?

「嗚嗚,嗚嗚。」

想到這裡,華洋便抽泣了起來。

整個下午,就在這樣大棒加甜棗的攻擊下,逐漸的到了晚上。

「好了。」

「小姐妹,我猜你也應該想通了。」

「女人嘛,還不就那麼回事,又不掉一塊肉,第一次過了就好多了。」趙姐蠱惑的道,旋即拿出了一套學生制服道,「你換上這個衣服,陳老闆可是個建築大老闆,只要你讓她高興了,什麼沒有,要是你以後能跟著陳老闆,就連大哥說不定以後還得叫你一聲小嫂子呢,他們怎麼欺負你,你還不能欺負過來啊。」

「快去吧,快去吧。」

「換上這個衣服。」

趙姐蠱惑著。

華洋雨帶梨花,一臉委屈。

但在趙姐的鼓勵下,還有混子的威脅下。

華洋不得不打斷了牙齒往肚子裡面吞,心裡委屈的,而淚水也只能往肚子裡面咽。

她被逼患上了學生制服,然後推進了一個包廂裡面。

華洋一進包廂,渾身就捲縮成了一團。

而包廂裡面,陳老闆大馬金刀的窩在沙發上。

一左一右摟抱著兩個女人,一個便是如同女神一般的小莉,另外一個也不相上下。

陳老闆看了華洋一眼,沖著華洋道:「你過來。」

華洋並沒有過去,只是委屈的躲在角落裡面。

「哼。」

陳老闆哼了一聲,冷著眼瞪著華洋。

「陳老闆。」

如同女神一般的小莉同另外一個女子抱著陳老闆嗲聲嗲氣的叫著,在陳老闆的胸口畫著圈圈。

「我們喝個交杯酒怎麼樣?」

小莉端起兩個酒杯遞給了陳老闆一個道。

「你,過來。」陳老闆頤指氣使的指著華洋。

‘ 「陳老闆,你別動氣。」

小莉不由輕撫著陳老闆的胸口,嗲聲嗲氣的道:「讓我來。」

小莉站了起來,旋即走到華洋身邊,背對著陳姓老闆,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你要是敢跟我搶,我讓人論了你。識趣的就滾,別在這裡礙眼。」

「艾瑪。」

「小姐妹,陳老闆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你還不快去伺候陳老闆。」小莉裝模作樣的說道,從陳老闆的角度來看,是在哄華洋,但是小莉的嘴型卻不是這麼說的。

華洋低著頭,越發委屈。

「哭哭哭,煩死人了。」

陳老闆臉色不好看了,臉色一沉。

「快去。」

小莉見陳老闆臉色不好看了,也怕殃及池魚,也不好說讓華洋滾的話了,沖著華洋就掐了起來,同時拽著華洋就往陳老闆那裡去,另外一名女子見狀連忙過來幫忙。

……

華新駕著國子的箱式小貨車直奔銀城鎮而去。

不久之後,他就到了銀城鎮,一翻詢問,就到了天上人間KTV門口。

他停了下來,一臉陰沉的向著天上人間KTV而去。

此刻,天已擦黑。

整個天上人間KTV裡面熱火朝天,震耳欲聾的歌聲顯得異常的嘈雜。

華新抓住一名疑似看場子的混子,眸子如同深邃的星空一般凝視著後者。迷魂術一出,後者眼神頓時變得渙散起來,華新問什麼他就回答什麼。

「趙姐在調教那個丫頭。」華新從混子的口中知道了一個叫做趙姐的人物,然後便在那名混子的帶領下很快就找到了趙姐。

「帥哥,玩啊,有相熟的菇涼么?」趙姐見到華新,還以為是來KTV裡面玩的客人,見華新一個人就直言不諱的道,「你是喜歡高挑的呢,還是嬌小的呢?剛下海的也有,尤其是今天有個丫頭水靈水靈的,人也漂亮,你要的話,我給你安排。」

「華洋在哪裡?」

華新一聽這話,冷冽的眸子裡面閃爍著肅殺之氣。

KTV里人流眾多,華新再次使用迷魂術,趙姐便如實的告訴了華新華洋的下落。

「跟我走。」

得知是趙姐調教的華洋,華新的嘴角就勾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小莉同另外一名紅牌拽著華洋到了陳姓老闆面前。

「陳老闆,你想她怎麼做?」小莉嗲聲嗲氣的道。

「那還用說。」陳姓老闆嘴角勾了起來,不由指了指自己的大胯胯。

「跪下。」小莉和那名女子一人架著華洋的一個胳膊,踢了華洋一腳,華洋撲通一聲就跪在了陳姓老闆的面前,不由按向陳姓老闆的大胯胯里。

砰!

就在這時。

包廂門一腳被人踹了開來。

斗羅之造梗抽獎系統 裡面的一切頓時就映入了華新的眼帘。

咔嚓!

華新冷冽的眸子里煞氣如同颶風一般肆意著,捏著趙姐脖頸的手一用力,頓時就捏斷了趙姐的脖頸丟進了萬象山河圖之中。

「你是什麼人,給我滾出去。」

陳姓老闆見到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攪立刻陰沉著一張臉。

「好,很好。」

小莉同另外一名女子也回頭看向了華新。

「哥。」

被逼得跪在陳姓老闆面前的華洋頓時委屈的哭了出來。

「我當是誰呢。」陳姓老闆根本沒看見被門擋住被華新一把掐斷脖頸的趙姐,不僅不懼,反而倨傲的道,「小菇涼很嫩,不錯,你是他哥,正好,你好好勸勸她,只要把我伺候好了,隨便給你們一個工程做做,也能保證你們一年賺個幾十萬。」

「跪下,給我舔。」

陳姓老闆直接無視了華新,在錢面前,華新還不得屁顛屁顛的跪舔啊,不由頤指氣使的說道。

反觀華新,一臉冷漠,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

小莉同另外一名女子見此,嘴角都勾了起來,不由奉承的道:「陳老闆好魄力,比如就讓我們兩人一起伺候你吧。」兩個女人這個時候還不由爭寵道。

「啪。」

華新走到了包廂中間的茶几面前,抓起一個酒瓶沖著陳姓老闆當頭就是一瓶子給他開了瓢。

啊!

陳姓老闆那裡知道會被華新開了瓢。

畢竟這個場子是張志開的,他不會隨便放人進來,自然不會擔心,卻沒想到。

啊……

小莉同另外一個女人同樣尖叫了起來,站了起來就想要跑。

啪啪。

華新閃電般出手,抓住兩人的脖頸,咔嚓一聲就捏碎了兩人的脖頸然後丟進了萬象山河圖之中做肥料去了。

「啊……」

「你……你……」

陳姓老闆見到華新如此心狠手辣,整個人不由恐慌了起來,更是看到了華新詭異的手段,嚇的連連尖叫。

「啪。」

華新沒有廢話,咔嚓一聲再次捏碎了陳姓老闆的脖頸丟進了萬象山河圖之中。

「嗚嗚。」

「嗚嗚。」

華洋見到華新,整個人都虛脫了。

眼中只有華新,根本就沒有華新所展現出來的兇殘和詭異的手段,抱住華新的大腿就哇哇大哭了起來:「哥,你終於來了,我怕,我好怕。」

「乖。」

華新憐愛的輕撫著華洋的頭髮道:「是大哥對不起你,大哥再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人的欺負了,委屈你了,想哭就哭出來吧。」

哇哇!

華洋聞言,不由放聲大哭了起來。

華新輕撫著華洋的頭髮,旋即輕輕一點華洋身上的穴道,華洋頓時就暈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