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五轉了,走,去幫我的雪兒和雯雯,也做完最後一個五轉任務吧。你們是姐妹,一直一起做任務,這回也一起五轉,多難得的體驗。」白雲飛對媳婦道。

「嗯!」凌音兒一萬個答應。

然後,又是對白雲飛道了:「夫君,你要為雪兒姐姐慶祝五轉啊。我們這些媳婦,五轉的人,太多了,要是人人都慶祝五轉,怕是夫君也慶祝不過來。可是,雪兒不一樣。夫君應該為她慶祝五轉的。她可是跟你一起長大的人,是你最親的人。」

凌音兒能夠這樣想,讓白雲飛也是非常感動。

白雲飛道了:「雪兒,會有我爹我娘,給她慶祝的。到時,我這個白家兒子,肯定會出席的。白家把我養育大,還把女兒許給了我,我從來也都是覺得我就是白家兒子,我是白雲飛,所以,音兒說得對,今天中午,我會給雪兒慶祝的。你和雯雯,我也做了安排。會有你齊韻姐姐和紅兒姐姐,幫你慶祝。至於雯雯,你和雪兒的那些朋友,她們早就跟我聯繫了,問我怎麼給你們三個慶祝了。她們擔心慶祝不過來。我告訴她們了,讓她們去給雯雯慶祝。我讓你和雪兒,讓著雯雯一些。所以,讓她們過去給雯雯慶祝了。到時,我家給雪兒慶祝,也不會有太多人。就我,還有柔兒,還有一直在我家吃住的秀兒,還有我爹娘,也就這些人。等你們都五轉了,我會把你們和咱們爹和娘,都請來。我請所有的爹娘在我家吃飯,咱們熱鬧一下。」

「等夫君五轉了,我們都該給夫君慶祝!」凌音兒聽了白雲飛的話,更加感動地道了。

白雲飛的心裡,原來早就想著她們,替她們想好了安排了。

看到白雲飛關照孟雯雯,也關照她,凌音兒的心裡,比誰都高興。

「我五轉啊!」白雲飛笑了,開心的想著道了:「你們這些媳婦,都陪我吃頓飯,晚上陪我睡覺就足夠讓我開心了。」

「夫君!」白雲飛這話,讓凌音兒還有其他在旁的媳婦,都是忍不住臉紅了,但是,顯然人人心裡都是願意。

白雲飛的話,讓她們害羞了,白雲飛的心裡,卻是更加開心的道了:「走吧,去幫雪兒和雯雯打最後一個boss去!」

「是,夫君!」一眾媳婦,立即眾志成城,姐妹情深的馬上行動起來。

要走了,白雲飛走到師姐寧雨的跟前,對期待不已的寧雨師姐道了:「雨兒師姐,晚上我來找你!」

說完這話,白雲飛才走。

白雲飛雖然還是走了,但是,留下了給她話的寧雨師姐,心裡怎麼能夠不安穩。

她臉上,已經忍不住嬌羞的臉紅了,還笑了。

白雲飛晚上會來!

他會來!

寧雨師姐的心裡,滿滿重複的都是白雲飛跟她說的這句話,久久難以回神。

白雲雪和孟雯雯的最後一個任務,有這麼多姐妹幫忙,大家一起上手打,自然打了boss毫無還手之力。

沒有幾分鐘也就倒下了。

白雲雪和孟雯雯也正式五轉。

白雲飛在刺宗大殿前,見證了白雲雪和孟雯雯的五轉。

五轉之後,兩人羞澀的走到白雲飛的面前。

白雲飛開心的伸手摸了摸她們兩個人的腦袋,對她們道了:「走,回家!慶祝去!都安排好了。雪兒,爹和娘,還有我和柔兒,會給你慶祝。音兒有韻兒和紅兒,勤勤她們這些姐姐去凌家給慶祝。芸兒,琳兒,還有娜娜她們,會去雯雯家給慶祝。現在,娜娜她們,應該已經在公會基地,等著雯雯你了。」

「娜娜她們,是我和雪兒姐姐,音兒姐姐共同的朋友,怎麼能夠只給我一個人慶祝呢。應該讓她們給雪兒姐姐和音兒姐姐慶祝。我不用慶祝,我來給雪兒姐姐慶祝就行了。」孟雯雯帶著一絲自卑之色地道。

白雲飛明白孟雯雯的想法,馬上對她道了:「雯雯不要這樣想。咱孟爹孟娘,始終為你為傲,今天你五轉了,她們肯定特別想給你慶祝。你就不要考慮那麼多了,什麼話都別說,什麼想法都別想,就聽夫君的安排,好好回家,讓爹娘看著咱五轉的雯雯,讓他們開心開心去吧!」 「夫君。」孟雯雯還想說什麼,但是,看到白雲飛真誠的關愛眼神,最後,孟雯雯還是心裡欣然的接受了白雲飛的安排,很開心的跟著白雲飛的一眾媳婦,姐妹,先回去公會基地去了。

白雲飛也沒有讓一直幫忙的顧詩文,冷落下來,白雲飛沒有忘記跟她說一聲的道了:「我晚上來找你。」

顧詩文嬌羞的回頭看了一眼爹娘,有些害羞,見她們都是故意扭過頭去,當做什麼也沒有聽到的樣子,顧詩文才是放心許多的,最後才是實在禁不住跟白雲飛在一起的誘貨,回應道了:「你晚上來了,就不會走了吧。你欺負我的時候,都是偷偷摸摸的時候居多,什麼時候能夠光明正大的正經留在我那裡一夜啊,然後跟我一起起床啊。」

聽到顧詩文這個並不大的願望,白雲飛立即摸著她的腦袋對她道了:「那我今天就一定幫你實現這個願望。今晚來找你,然後不走了,等著明天一早,起來就幫你五轉。你也該五轉了,自己都忘記了吧?」

「嗯。謝謝夫君!」顧詩文嬌羞了,卻是幸福的跑走了,跑去爹娘那裡了,然後站在爹娘的身邊,幸福的跟白雲飛擺手告別。

白雲飛也跟她擺手告別道了:「下午別忘記來公會基地,有新任務。」

「知道了,夫君!」顧詩文又多了一個開心的理由,那就是下午還有新任務,就又能夠見到白雲飛了。

顧詩文的爹娘,都看到了,雖然白雲飛帶著一群媳婦走了,但是,明顯沒有冷落顧詩文,所以,他們心裡也放心女兒的對她道了:「走吧,回去吧。今天中午,爹娘也陪你好好吃頓飯。下午,讓你有精神去好好做任務,明天,你也就要五轉了。真快啊。」

「嗯。謝謝爹,謝謝娘!」 一世紅塵劫 顧詩文開心地道。

有個疼愛她的夫君,還有對她一直都很寵溺關心的爹娘,顧詩文的心裡,自然滿是幸福了。

回到公會基地,孟雯雯已經被劉娜娜那些朋友,還有蔣芸那些姐姐,陪著去孟家了。凌音兒也在齊韻和荊紅的陪伴下,去凌家,給她慶祝去了。

只剩下妻子姜柔,在陪著的白雲雪在等著他了。當然,現在一直在白家居住的夏秀兒,也不會少。

看到她們都在,凌音兒和孟雯雯也都安排好了,白雲飛便是放心的叫上她們,帶著她們一起回白家了。

白忠福和李青衣,幾乎已經忙一個上午了,就等著給女兒慶祝這五轉了。

到了這會兒,還在做好吃的,還有許多好吃的,沒有做完。看來,是好吃的太多了。

剛來到家裡,就是聞到家裡飯菜的香味兒。

大黃都是特別開心的趴在院子里,等著中午能夠多吃幾根骨頭。

白雲雪一回來,難免激動的撲在娘李青衣的懷裡,高興的落淚。

這樣的場面,夏秀兒沒有打擾,她手腳麻利的去廚房,主動幫廚做飯去了。

白雲飛開始陪著妹妹高興,姜柔也在身邊,後來,白雲飛看到一個人進去廚房的夏秀兒,便是也先過去,不會讓她一個人冷清的在廚房幹活了。

任何時候,白雲飛都不會讓她落單,這點,讓夏秀兒特別感動。

她主動推白雲飛出去廚房,去替白雲雪開心。

白雲飛也執拗不過她,只能又出來了。

他的心意,夏秀兒已經明白,也就足夠了。

來到院子里,同時,白雲飛也在問陸琪跑哪兒去了,叫她過來吃飯。

陸琪對他道:「白雲飛,我想來想去,還是不打擾你給妹妹慶祝五轉的大喜日子了。我自己一個人,已經在你們朝雲城的街上,找了個館子,隨便吃點了。你不用擔心我了,好好的忙你的事情。一會兒,我吃過飯,就去做你的那些任務去了。我也要努力了,看你的那些媳婦五轉,那麼幸福,我也想趕快五轉了。」

一聽陸琪這話,白雲飛就是知道,肯定叫不過來陸琪了。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

他真心愿意讓陸琪來白家吃午飯的態度已經表明,陸琪能夠明白,他心裡還是在意她的就行了,她心裡不會難過的胡思亂想就行了。

即使如此了,她不來了,白雲飛還是囑咐她道了:「在外面吃過了飯,就過來公會基地找小白,我那裡房間很多,我讓它給你安排個房間,你回來了,就在我那裡歇息吧。我也會去的。下午有新任務,帶你一個,跟我一起做。別再不聽話了。答應我,一定照做,好不好?」

「謝謝你,白雲飛,對我這麼照顧。好,我答應你,一定聽話。我一會兒就吃完飯了,到時找小白,問它要個房間,中午就在你那裡午休了。好不好啊。」陸琪開心的道了。

有了她這話,白雲飛也就沒有什麼可不放心的了。

只是仍舊覺得,讓陸琪一個人孤零零的在街上吃飯,仍舊心裡覺得不安。

不過,也能夠替陸琪想到,陸琪大概是覺得這會兒見他的家人太早了,所以,有些覺得時候還不到吧。

想到這裡,也就念頭通達,先不讓陸琪為難了,先安心替白雲雪慶祝五轉了。

中午,白家一家人都到齊了,沒有什麼外人。除了白家四口,姜柔和夏秀兒也都坐在一家人的飯桌前,給白雲雪慶祝五轉。

滿桌子的好吃的,讓人聞著香味兒,就能夠知道心意滿滿。

白忠福仍舊是那個大男人主義多的男人,話不多,可是,對子女的關心,永遠是做得多,說的少的人。

他這回,直接遞給了白雲飛一壇酒,讓白雲飛陪他幹了這壇酒。

中午,父子兩人,痛痛快快的一起幹了這壇酒。

父子之情,家人親情,盡在這壇酒之中了。

看著父親和哥哥白雲飛,為了她五轉,喝的這麼開心,白雲雪的心裡,也都是滿滿的滿足。

午飯過後,白忠福和白雲飛都喝的微醺了。

白忠福心裡高興,回房自己躺著,心裡美去了。

這酒桌還要收拾,白雲飛也要人送回公會基地去休息,夏秀兒很懂事,主動提出留下來幫助李青衣收拾酒桌,讓姜柔和白雲雪先送白雲飛回去休息。 姜柔和白雲雪,兩人都不會只讓夏秀兒一個人這麼辛苦,兩人也說要留下來幫忙。

這倒不是,兩人擔心,會在李青衣面前,表現不如夏秀兒。

要說擔心這個,就沒有道理了。白雲雪是李青衣的親生女兒,誰再怎麼表現,還能夠蓋過白雲雪去?

兩人是真的賢惠,不會欺負這夏秀兒,什麼活兒都讓她幹了,便是也會留下來幫忙。

白雲飛只是微醺,離酒醉遠著呢,所以,也沒有關係的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一邊喝茶醒酒,一邊等著媳婦做完家務,然後一起回去。

三女做完家務了,白雲飛也喝過了茶水,舒服多了,便是才是帶著三個媳婦回去公會基地休息了,走之前,囑咐了娘跟爹也好好休息。

之後,李青衣開心的送走兒子兒媳她們,然後也心裡安穩的回去房間,跟白忠福午休過夫妻生活去了。

她們這些長輩,自然也有自己的生活。

白雲飛回到公會基地,拉著姜柔和白雲雪進去房間,囑咐了夏秀兒早點休息,對此,夏秀兒也沒有覺得心裡不平衡。

她一直在白家吃住,白雲飛從來沒有在枕席之事上虧待過她,所以,她不會因為一次兩次,白雲飛沒有帶她伺候枕席,她就心生不滿。

中午的午休,白雲飛好好的享受了一番姜柔和白雲雪的服侍,自然,過的頗為蝕骨銷魂,人間享受了。

下午三點多,白雲飛才是起來。看來,中午喝了點酒,還是會有影響的。

這時,新任務已經開了。

不過,既然已經起晚了,白雲飛反倒不急了。

一個人不慌不忙的出來院子里洗漱,兩個媳婦姜柔和白雲雪,在房間里,先伺候他穿衣出來的,現在她們兩人,還在房間里穿衣,等下還要梳了頭,才會能夠出來。

女人嘛,當然要比男人麻煩點。

白雲飛根本不會在意這點,反正媳婦多,平時沒少受她們的服侍,就算是每天都要等她們一些梳妝的時間,又怎麼了。

這根本不痛苦,反倒是一種結了婚男人才會有的幸福。

白雲飛正在洗臉,正需要毛巾的時候,一個女孩子極為纖秀的手,遞了一隻毛巾過來:「給,白雲飛。」

白雲飛只是看手腕,或者聽聲音,都是知道這是陸琪。

「謝謝。」白雲飛倒是沒有見外的,接過了陸琪幫著遞上來的毛巾,認認真真,又仔仔細細的擦了擦臉,在女孩子面前,也一點兒沒有避諱,沒有故作文雅。

平時啥樣兒,白雲飛此刻就是啥樣兒。

擦完臉,白雲飛自己把毛巾洗乾淨,搭好,才是對陸琪道了:「中午在家喝了點酒,下午一下起晚了,讓你久等了吧。」

「沒有。我不急做任務。」陸琪微微開心的對白雲飛道。

看來,她是真不急。

這個女孩子,還是很好的。

在她眼裡,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見過我的那些媳婦了嗎?她們已經過來了吧?」白雲飛在後院里沒有見到那些媳婦,便是問了一句。

陸琪答道了:「她們已經都到來了。聽說你喝了酒,還沒有起呢,便是都在前面大殿說話,怕吵了你。我是剛從那裡過來,想回房間喝口水,沒想到,那麼巧的碰到你起床了。」

「她們這些媳婦,就是太體貼了。真把我吵醒,我也不會怪她們的。你呢,中午在這裡休息的還慣嗎?」白雲飛也關心的問了一下陸琪,中午休息的如何。

陸琪道:「你這裡比我在斬宗之城,租住的房間好多了。又安靜,又清幽,中午午睡,我這些天,頭一回睡得這麼沉。斬宗之城,中午的街上,也會比較吵,沒有你這裡好。」

白雲飛聽了這話,也很高興的道了:「那你以後,中午都可以來我這裡午睡。晚上也一樣。那房間給了你住了,就會一直給你留著了,不會給別人了。我這裡有小白管理著,也不鎖門,你可以隨時過來。」

「謝謝你,白雲飛。我會偶爾過來的。不會太打擾你的生活吧?」陸琪微微羞澀地道。

「不會。」白雲飛道:「你放心來就行了。我不在,也有我的那些媳婦在家。 婚久情不負 她們也會好好招待你的。」

「嗯。那些姐姐們,倒是都很好,沒有一點兒為難我。白雲飛,你好厲害啊。一個人有這麼多媳婦,她們也不打架,真是奇迹。我頭一回見到,妻妾能夠和睦共處的。」陸琪笑的有點兒苦澀的對白雲飛道。

白雲飛明白陸琪笑容里的苦澀,是覺得他的媳婦太多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已經是既成事實,如果陸琪想要繼續喜歡他,就得接受這個事實。

白雲也從來沒有逼過她,也過來,給他作妾不是。

白雲飛也只能夠故作瀟洒地道了:「她們敢。我是男人,一家之主,還管不了這些媳婦啊。」

「白雲飛,你說這話,不怕被那些媳婦們聽到,然後跟你沒完啊!」陸琪繼續開心的跟白雲飛聊天。

白雲飛馬上笑了笑,帶著點心虛地道:「男人,肯定要吹點牛,你就別戳穿了。一點兒面子,也不給我留,走吧。跟我去前面,去看看我的那些媳婦們去,然後一會兒,咱們就該過去新任務那裡看看了。」

「嗯。好。」陸琪沒有意見,很是乖巧的跟著白雲飛到前面大殿去了。

前面大殿,一眾媳婦,也都到了。

甚至是連那劍宗的師姐蘇靜茹,斬宗的師姐,都是沒有缺席。

白雲飛一出來,她們都是站了起來,迎接白雲飛。

白雲飛伸手示意她們都坐下,也讓陸琪坐下了,然後,白雲飛坐上他的居中座位,跟媳婦們說話道了:「我起晚了,你們也不叫我,看現在,任務都開了,咱們還沒有過去,真是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夫君,沒有的事情。我們中午給音兒妹妹,雯雯妹妹慶祝,吃飯也是花了不少時間,午休之時,我們也都睡得晚,起的比平時晚了。也不是夫君一個人這樣。」姜柔不在,媳婦齊韻算是個姐姐了,主動代表所有的媳婦這樣答話道了了。

「就是,就是。」凌音兒那些媳婦,也跟著附和道。

白雲飛聽了,心裡也都知道這是媳婦的安慰,心裡也真的很安慰,可是,不會忘記兩位師姐的道了:「那也讓靜茹和仙兒等我了。靜茹師姐,仙兒師姐,都是我的錯,喝酒誤事了。」 「你能夠想到叫我來,我心裡很高興,怎麼會怪你。」師姐蘇靜茹,冰山之心,都是這樣答話白雲飛了。

洛凝仙師姐,也是笑了笑,然後道了:「我也一樣。這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她們都這樣說了,白雲飛也就放心了,喝了幾口茶,等著中午服侍他,才剛梳妝好的媳婦姜柔和白雲雪都出來了,白雲飛才是道了:「人都到齊了,那咱們也過去新任務那裡去吧。任務已經開了,聽說很多人都去做了。」

「夫君沒有看到公會頻道里,那些叫苦的人啊。都說新任務太難了。」荊紅心直口快的跟白雲飛道了。

高勤勤也跟著道了:「我弟弟高進,已經去過了,他也給我訴說,這個任務也太難了,太打擊他信心了。」

「其他人也是這個感覺。田潔也跟我說了,她們試了一次,好像取得的成績,並不好。」沈琳也把她知道的情況,跟白雲飛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