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之中有一個人先前來過。」

東哥?

顧前心中有一股火,他認都不認識這個什麼東哥,對方卻幾次三番的上面挑事情,真當他顧前是好惹的嗎?!

忽然,顧前終於想起來在哪裡聽過東哥這個名字了,前世方浩那件事好像就是與這個東哥有關。

據說,好像是方浩欺負了這個東哥,然後東哥找到了他哥,雷哥。如果東哥的實力方浩可以周旋然後智取,那雷哥的實力就是完全碾壓方浩,打的方浩抬不起頭。

顧前沉思,繞來繞去,方浩還是沒有躲過這件事情嗎?

顧前本以為,自己叫方浩去創業,就可以避免前世這件事情的發生,沒想到,命運還是躲不掉,這件事情還是發生了。

顧前不知道,方浩的命運確實更改了,不過,某些事情好像嫁接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顧哥,我們怎麼辦?」

顧前雖然比他們小,但是他們願意叫顧前顧哥,不是因為顧前能打,而是腦子,還有氣場。顧前扔煙頭那一幕李紅章還深深的記在心裡。

「容我想想。」

顧前頭大,此刻的感覺就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關鍵是知道了對方是誰,顧前不知道怎麼下手啊。總不能向上次那樣的?

如果對方真的是東哥的人的話,那麼這次應該會有所防備,沒那麼容易得逞了。

方浩來了。

見到顧前沉重的臉色,方浩知道顧前知道這件事了。

「上次的方法我試過了,不行,這次他們有所防備,那幾個兄弟還差點被抓到。」

方浩坐到顧前身旁,道。

顧前點點頭,他就知道不行。

難不成真要和對面打一場?

打不打得贏還很難說,再說這店不開下去了?

方浩還等著它賺錢給小魚兒治眼睛呢。

顧前暫時沒有想到一個好辦法。 時間過得很快,《跟著爸爸去旅行》第二季導演剪輯版開始播放了,而暑假也到了盡頭,墨寶要上小學了!

終於要入學了,從今天開始墨寶就是個打王者能讓人聞風喪膽的小學生了呢,好開心呀。

在全家人的護送下,墨寶背著個小書包,一蹦一跳地走在上學的路上。

跟幼兒園一樣,家長們把孩子送到小學校門口,便被拒在了校門外。

校門口集聚著一批送崽入學的家長,有新生家長,也有老生家長。

墨寶和小毫錐讀的是同一所小學,橫陽一小。

而且兩人是同一個班級,在辦理入學手續的時候,林貞就跟李瑤交流過了,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個好消息。

對此,雙方家長是十分樂意的,兩個小夥伴同一個班級可以相互照顧,也能讓大人多省一點心。

墨寶和小毫錐早就約好了一起來上學,兩個人是約好在校門口碰面的。

小毫錐來得比墨寶早上幾分鐘,正在校門口等著呢,遠遠看到墨寶,就揮手使勁兒叫喚她。

「墨寶~墨寶~我在這兒呢!」

「毫毫!我來啦~」

兩個小夥伴一相遇,便手拉著手一起往校園內走,把兩家的家長都拋在腦後了…

這才第一天上小學,咋就這麼熟門熟路了呢?

孩子大了不由娘/爹/爺/奶啊~

不過還算這兩小屁孩有良心,在剛踏入校門后,兩人很有默契地齊齊轉身,揮手跟家人告別,然後又很瀟洒地轉回去了。

心塞…

看著墨寶的背影,林貞忽然想起之前看過的一本書: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林貞的眼眶瞬間就紅了,淚盈於睫,一瞬間覺得墨寶長大了,就像雛鷹要離開母鷹的懷抱獨立遠行,母鷹覺得自己的翅膀下突然空了,一下子不適應好難過啊。

羅桂琴在一旁看著自家兒媳婦泫然欲泣的樣子,默默翻了個白眼,矯情!

平時墨寶都是她和老頭子帶的好吧,他倆還沒哭呢,都沒怎麼帶墨寶的人難過個鎚子哦!

真不愧是臭小子自己找的媳婦,都是愛哭鬼。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臭小子表現得挺好的,沒哭,沒給她丟人,值得表揚。

看來出名還有是好處的,臭小子在外開始注意形象了,這一點像她,不愧是親生的。

羅桂琴看了遠去的墨寶一眼,拍了拍自家老頭子,瀟洒地說了一句:「走了!回去嘍~」,然後就勾著老頭子的手瀟洒地回去了。

陳遠:【這把年紀了咋還手拉手呢,孩子們還看著呢,老婆子怎麼一點都不害臊。】

陳遠紅著臉跟羅桂琴大手拉小手地回家嘍~

他們不是不管墨寶,而是等一會兒放學后再來接她。

羅桂琴才不會像其他家長那麼蠢一直守在外面呢,自家孫女聰明又伶俐可讓她放心了。

九月的天,暑氣未散,站校門口一直等,這是嫌自己長得太白太美,想曬得黑一點丑一點呢!

【本「七仙姑」才沒那麼傻!】

墨寶拉著小毫錐,兩人愉快地跟著高年級的學長,來到了自己的班級。

一年一班。

「謝謝哥哥~」,墨寶和小毫錐禮貌地跟護送他們的學長道謝。

墨寶已經是個名人了,又是橫陽當地人,在本地的知名度遠超其他地方,更何況《跟著爸爸去旅行》第二季正在熱播呢。

十來歲的小學長看到可愛的小墨寶禮貌地向他道謝,心裡開心得冒泡。

【小明星跟我說謝謝了!哇~好開心啊~】

小學長興奮地紅了紅臉回了句,「小學妹不用謝。」

得了,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小毫錐。他也有說謝謝的好吧……

不過小毫錐並不怎麼在意就是了,他都習慣了,誰叫他的小媳婦是個名人呢,他這輩子註定要活在墨寶的光芒之下嘍。

告別了學長,墨寶和小毫錐,小手拉著小手走進了教室。

教室里已經坐了一半的學生了,班主任一看到墨寶走進教室,眼前一亮,見到真人了呢~

兩人按著老師的指示先找兩個空位坐。

一年紀的小學生都是六七歲的孩子,平時看的都是幼稚動畫片,不像是高年級的學生會關注綜藝,自然對墨寶是不了解的。

所以墨寶的到來,同學們並沒覺得有什麼特殊的,只是單純覺得進來的這兩個同學都長得好好看啊~

班主任也沒有對墨寶進行特殊對待,在他眼裡教室里的孩子都是他的學生,墨寶不過就是長得可愛了一點,性格討喜了一點,有毅力又聰明懂事,還……。

好叭!他承認他是墨寶的粉絲,是瓶墨水,不過他是個好老師,不會因私廢公,絕對不會偏心的!嗯!肯定不會噠!

等全班的孩子都到了之後,老師開始點名排坐位了。

墨寶和小毫錐的身高,在同齡人里算高的,兩個小朋友都被安排在了最後一排。

對此,墨寶完全沒意見,她視力可好著呢,就算是坐到班級外面也能看得清黑板上的小字。

小毫錐也沒意見,他的視力也不賴。

兩個小屁孩甚至還有點點驕傲,他們比其他小朋友長得高誒~

莫名有種優越感是怎麼回事!

墨寶入學之後,在學校高年級學生里掀起了一陣熱議。

「知道嗎?《跟著爸爸去旅行》里的那個墨寶來我們學校上學了!」

「沒騙你!早上在校門口迎新的時候,我見到她了!」

「告訴你哦,我們學校有明星來讀書了!」

「《跟著爸爸去旅行》里墨寶是我們一年級的新生!」

「墨寶在一年一班!」

「你說我讓墨寶幫我跟李向要張簽名,她會給我嗎?」

「不就是個一年級的小朋友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不知道墨寶私底下人怎麼樣,會不會耍大牌啊?聽說很多明星私底下跟節目里都不一樣呢。」

「……」

於是,放學的時候,一年級的出口處圍著好多高年級的學生,都在等著墨寶放學,好親眼見一見電視里才能見到的明星。

嗯!小明星也是明星!

墨寶一出教學校都懵了,這啥情況?怎麼這麼多人呢?還都看著她,她又不是熊貓! 溫珩與陳義進到修鍊室,隨意拿了一個半舊的蒲團,席地而坐,靜靜的等待著姚師傅的到來。

本來陳義對於修鍊室極其好奇,坐在蒲團上,總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四處打量。

在看到其貌不揚到堪稱簡陋的休息室之後,說實話,陳義對於修鍊這件對他來說十分神聖的一件事兒,略有些失望,有些不解。在他看來,修鍊是一件多麼高大上的一件事兒,怎麼也得是裝修豪華,刀槍劍戟齊全,再怎麼著也不能是現在這簡陋的模樣。

但是在看到靜靜的坐在蒲團上,把玩手中玉簡的溫珩之後,那顆浮躁的心也漸漸沉靜下來。陳義學著溫珩,靜靜的坐在蒲團上,拿著自己的功法,用上午僅學的一些字,吃力的研讀自己的功法。不知不覺間,竟也沉浸其中。

溫珩看到后,眼中劃過一絲讚賞:「孺子可教也!不錯不錯!」

在兩人靜坐之時,一位長相硬朗英俊的青年,正在修鍊室後窗處靜靜地打量二人。

在看到陳義心思不寧,坐立不安之時,這青年微微皺眉。但在看到溫珩靜坐不語,不疾不徐之時,又忍不住的眉頭舒展,連連點頭。

當看到不過一盞茶的時間,陳義就學著溫珩強自靜下心來之後,青年輕輕點頭。在陳義真正的將心神沉浸在功法之中時,青年連連點頭,暗贊道:「不錯,都是可塑之才!」

又等了有一盞茶的時間以後,青年這才邁著不疾不徐的步伐,來到修鍊室。

在青年推門進入修鍊室時,溫珩就發現了他。在青年打量溫珩的同時,溫珩也在悄悄的打量這青年。

菱角分明的一張硬朗的臉,眉似刀裁,目如星子,嘴角微微翹著,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身材修長,健碩的體格被包裹在合身的練功服里,像一隻蓄勢待發的豹子,充滿了爆發力。

溫珩暗中一挑眉頭,心中吹了一聲口哨:「呦,這姚師傅長得還挺不錯呢,就比我前世的樣貌差上一點點。」

姚師傅在兩人面前坐下,語氣輕鬆的開口道:「我姓姚,你們可以稱呼我姚師傅,從今天開始,就由我引導你們正式開始修鍊。修鍊一途千難萬難,希望你們考慮清楚。」

姚師傅稍作停頓,仔細觀察了一下兩個孩子的反應,溫珩當然是一副我聽懂了,但是我還是要修鍊,並且保證好好修鍊的表情。陳義聽罷眼神越發堅定,想要修鍊走向強者的道路的決心並沒有因此而動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