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是,不許諾他們一點甜頭,他們怎麼可能做這件事!」

「等林漠死了,他倆就也該死了。」

「到時候,就沒人知道這件事是咱們指使的了。」

「甚至,他們會覺得,是這倆人為了爭家產,所以才害死林漠的,跟咱們沒有任何關係!」

眾人恍然大悟,皆是大笑起來,這個主意,讓他們都很滿意。

眾人又商議了一番如何瓜分別墅區的事情,最後,吳久川等人心滿意足地就走了。

王總和王德凱則留了下來。

王總把所有人送走,回到王德凱身邊,躬身道:「大哥,您看,怎麼樣?」

王德凱坐在露台上,看著下面的車一輛接一輛的離開,冷笑道:「很完美!」

「讓他們去當擋箭牌,陳聖元要報復,也只會找他們。」

「至於別墅區的項目,呵呵,等你兒子娶了許半夏,就全都是咱們王家的了。」

吳久川等人並不知道,從一開始,王德凱就沒打算跟他們瓜分別墅區的項目。

這個價值數十億的項目,王德凱如果一個人吞下,王家的實力必然暴漲。

這樣的機會,王德凱怎麼會錯過?

聯合他們一起,就是為了讓他們去承擔陳聖元的怒火。

只可惜,這些人還在做著美夢呢!

晚上,黃良許冬雪回到家,立馬去找許建功方慧商量。

兩人當然不敢說自己被王總請去的事情,只是告訴他們,暫時先不要激動,穩住林漠。

王一鳴他們被打了,王總肯定會想辦法收拾林漠,他們只需要看好戲就可以了。

許建功方慧折騰了兩天,也都累了。

聞言,也真的不想折騰了。

現在得知王總已經開始著手對付林漠,他們當然樂得清閑。

接著,黃良又讓方慧給許半夏打電話,請許半夏和林漠回來,說要一家人坐在一起,平心靜氣地商量一下這件事。

說白了,就是要忽悠林漠回來。

許半夏不知道有詐,還真以為父母終於改變想法了,第二天便聯繫林漠回了家。

到家之後,許冬雪和方慧,早就收拾了一大桌子菜。

許建功態度也溫和了許多,至於黃良,更是熱情地邀請林漠他們坐下。

「姐,這次的事情,是我們太衝動了。」

「後來想想,這些事情,也的確不應該啊。」

「咱們都是一家人,何必為了這種事生氣呢?」

許冬雪假惺惺地說道。

許半夏根本不知道,許冬雪其實是另有陰謀。她還以為妹妹終於轉性了,不由喜悅至極。

「雪兒,你能這麼想,那實在太好了。」

「其實,咱們都是一家人,我也想要大家好好的,何必為了這種事而生氣呢?」

「好了,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以後咱們一家人好好的,比什麼都強!」

許半夏道。

許冬雪虛偽地連連點頭。

黃良則是直接端著幾碗飯出來,挨個擺上去,還親手給林漠端了一碗:「姐夫,吃飯。」 老道士的尖叫聲,把他徒弟和常山都嚇了一跳。

還以為喪屍來了。

寧初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伸手在被子又從福地洞天中取了一些,隨即丟給常山和老道士的徒弟。

很快,二人也露出了老道士剛剛的神情。

紛紛瞪大眼睛。

老道士的徒弟甚至抹了把眼睛,哽咽道:「太美味了,這簡直就是仙果啊。」

他們在地下空間里餓的太久了。

此刻飢腸轆轆,就算是給他一塊老鼠肉都是美味,更何況福地洞天中的靈橘了。

幾人狼吞虎咽的將橘子分食掉,先後露出享受之色。

見他們吃的差不多了,寧初這才開口提醒:「今晚就先在這裡休息一晚吧,明天務必要走出洛城。」

「好。」

沒人反對。

常山帶著老道士的徒弟小武將診所大門封死,然後和老道士找了個屋子休息。

於婷搬了張病床,就睡在寧初不遠處。

夜深人靜時,於婷看向寧初。

「寧初,你睡了么?」

「還沒,怎麼了?」

於婷猶豫一下,問道:「真的有飛機來接我們么?」

寧初笑了笑:「當然,不然我哪有本事從遼市跑到洛城呢。」

「你哪裡來的飛機?」

「江城軍區,陸老將軍借我的。你不知道,在洛城淪陷后不久,全世界都地震了,喪屍大爆發……」

寧初躺在病床上,將洛城淪陷后發生的事情和她講了一遍。

包括自己保護煙雨村、江城建立聚集地、給陸老將軍治病和營救獵鷹小隊等,一五一十講述了一遍。

於婷早已坐起身子,聽得聚精會神。

她怎麼也沒想到,在與洛城淪陷后,外面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一時間唏噓不已。

月色下,她的眸子格外明亮。

白凈的臉頰一塵不染,額前的幾縷碎發有些凌亂,有著幾分不染塵氣的古典美。

「謝謝你,寧初,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

「那你要怎麼謝我呢?以身相許么?」寧初調笑道,不過話剛說出去,就後悔了。

於婷的身體微僵,臉上迅速升起紅暈。

二人之間的氛圍頓時微妙起來。

沉默片刻,還是寧初率先轉移話題:「對了,你這段時間是怎麼過的,一定很辛苦吧?」

「還、還好吧!」

於婷的聲音有些結巴,似乎還沒從剛剛的氛圍中掙脫出來。

深吸了幾大口氣后,她才恢復平靜,向寧初講述了洛城淪陷后的事情。

當時他們正在救援,她負責藥品調度。

本來,有一批藥品在三天後到達,她只要完成那批藥品的發放工作就可以離開。

誰成想,就是在這個時候,洛城的喪屍爆發了。

震源下,那些被壓在廢墟下的人突然發狂,紛紛掙脫出來,甚至不惜掙斷手腿。

爬出來后,他們開始瘋狂的攻擊救援人員和倖存者。

被他們咬傷的人也很快變成喪屍,就這樣,從震源位置開始輻射,最後將整個洛城淪陷。

網路和電力同時癱瘓。

好在他們還有救援專用設備,而於婷所在的救援隊又因為離的足夠遠,在接到上級命令后,立馬轉移。

但還是慢了一步。

他們被喪屍包圍在一處商場的地下停車庫裡。後來餓的受不了,便冒險進了商場。

結果,商場里也有很多喪屍。

在折損了一半人手后,他們將超市樓層的喪屍清理乾淨,便待在裡面等待救援。

那時,他們整個救援小隊還有十幾個人。

在超市裡,他們依靠著裡面的食物和水維持了十三天,卻遲遲沒有等到救援。

而且網路也沒有恢復,手機等設備也沒了電。

完全與外界失聯。

眾人的精神幾近崩潰,終於有人按捺不住,準備去外面看看,或者尋找出路。

於是,小隊中的6名男子,帶上自製的武器離開。

然而,他們不僅沒找到逃生路線,反而引來了『審判者』,在審判者的威逼下,他們供出了眾人的藏匿地點。

超市裡的人被審判者帶著喪屍大軍生擒,帶到了地下空間。

剛開始的時候,那裡足足有數千人類。

每天都有大批人被獻祭。

也是那個時候,於婷認識了秦明和常山,於是開始策劃逃跑,直到遇到了他……

說道這裡時,於婷看向寧初:

「秦、秦明到底是怎麼死的?」

「唉。」

寧初苦笑一聲:「這傢伙的人品有問題,在登陡坡時想要將我推下去,結果被我反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