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但願吧。」胡德嘆了口氣,「可是我……」

科琳娜站了起來,捧著他的腦袋親了口,然後牽著他的手朝卧室走去,「我昨天在掏寶上買了件睡衣,你幫我看看怎麼樣……」

……

上一次由於匆匆忙忙,韓義沒來得及好好看看惠靈頓這個優美的城市,今天胡蝶妃則帶著他好好欣賞了番。

開車沿著惠靈頓港灣一直向北,成排成排的綠蔭遮天蔽日,絲絲縷縷的光線從間隙里照射下來、在黝黑的柏油路上投下一片片光影,簡直美不勝收。

「哇喔……」胡蝶妃降下車窗,任由冷風拂面而來,鬆開方向盤對著遠處澄清的湖水呼喊著。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副駕上,韓義也是不得不佩服,紐西蘭在環境保護上的優異表現。

當然,中國近些年也非常重視環境保護。

就像前些年網友調侃說,地溝油算什麼,有本事你到燕京深呼吸一口,我敬你是條漢子。

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他前後去了三次燕京,只戴過一次口罩,而且也不是因為霧霾。

另外很多城市那些本來臭不可聞的河溝,現在也慢慢變得清澈了起來。起碼像蘇省、粵省以及浙省這幾天他常去的省市,在這方面的整治力度非常大。

就在韓義想著的功夫,車子已經過了港灣的」鴨嘴「,像西開去。

在經過一家射擊館時,胡蝶妃停了下來,笑道:「走,傑森,我帶你打槍去……」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俗話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量。

韓義沒想到胡蝶妃這樣看著精明幹練的都市「女強人預備役隊員」,居然還愛好打槍這麼暴力的娛樂活動,而且槍法還相當好。

嗯……比韓義好。

胡蝶妃打了5發9mm口徑手槍子彈,2發步槍子彈,總得分49環,而韓義的環數只有她的一半。

等從射擊館里出來,胡蝶妃又帶著他去了一家遊艇租賃行,就在離射擊館不到100米遠一個「凹」形豁口裡。

說起來,這裡有遊艇租賃也是正常。

不談「普利魯亞」市本身就是惠靈頓高檔住宅區域,就說射擊館設立在這裡也是有原因的;

就像很多人艷羨紐西蘭可以合法持槍,殊不知,持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提那些槍支泛濫的國家,大部分國家對槍支管理都是非常嚴格的,你要先申請B級持槍證,然後參加考核,合格后頒發給你持槍證。這個持槍證只能購買獵槍。

而要想使用手槍,還要申請A級持槍證,參加更為嚴格的考核。

你以為就這麼容易?錯了。

持槍證可不像國內很多考了駕照的「本本族」,拿到駕照后束之高閣,過個一年半載連點火后要掛擋都忘記了,轟著油門問,噯,怎麼不走啊……

拿到持槍證后每年要參加12次以上的俱樂部射擊(每個國家和地區略有不同),你有一次不合格就吊銷你持槍證。

而且還要年年上供,歲歲繳費。

所以你看,槍支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有錢有閑的人玩的,普通人每天忙著養家糊口還來不及呢,哪有時間去玩槍啊。

歪樓了,說回遊艇。

6月份不是個適合開遊艇出遊的季節,所以租賃行里人並沒什麼人,接待員戴著個藍牙耳機坐在櫃檯後面昏昏欲睡。

聽到腳步聲,接待員立刻睜開眼,在迅速判斷出他們的來意后,熱情的招待著他們。

在胡蝶妃出示了一張通用VIP會員卡之後,接待員立刻安排人帶他們去了碼頭,那邊同樣有租賃行的駕駛員提供服務。

不過胡蝶妃會開遊艇,並且有駕照,所以直接上船。

這是一艘產自波蘭的Galeon385HTS,售價在70萬美金左右,艇長12米,寬3.9米,航速35節;

擁有多樣化的居住空間,船艙內配有C型沙發、吧台等生活娛樂設施,甲板下的船艙配有L型廚房、L型沙龍。在主人房裡面還配有私人浴室,艙尾設有雙人客房和私人浴室。

當然了,租金自然不菲,一小時500紐幣,摺合人民幣大概2200左右。

隨著后甲板噴湧起大股的浪花,遊艇緩緩向著湖中心裡開去。

冷風迎面吹來,捲起胡蝶妃板栗色的短髮,左耳上一枚碎鑽耳釘在西斜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哇……」隨著遊艇加速,胡蝶妃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坐在L型沙發上的韓義,手捧著果汁,目光掠過遊艇後方的白色浪花,還有遠處岸邊鬱鬱蔥蔥的樹木,一時間心曠神怡。

當然,胡蝶妃那魔鬼身材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在開出去數百米后,胡蝶妃扭頭喊道:「傑森,過來一起玩啊!」

「不用,我看看就行。」

胡蝶妃連連招手:「來嘛來嘛~」

不得已,韓義只好把杯子放到托架上,起身朝駕駛位走去。

「呃……我不會開這東西。」

胡蝶妃讓開半邊身子,解釋說:「這個紅色按鈕是啟動開關……這是推進器,分前進擋跟倒退檔……這個是CCS電子定速巡航……」

「來……握著方向盤……」胡蝶妃繞到韓義身後,毫不避忌的摟住他的腰,抓起他的手放在方向盤上,「穩住……慢慢來……不要急轉彎……開始加速……」

「哇噢……」胡蝶妃又開始叫了起來,「怎麼樣,吃雞嗎?」

「嗯,確實……」韓義口不對心的應到。

相比於開船,脊背上嚴絲合縫的溫軟觸感,以及船體顛簸時產生的磨蹭,顯然更加吃雞……

飆了兩海里以後,等到了湖中心的時候慢慢停了下來。

兩個靠在船舷上嘬著果汁聊天。

胡蝶妃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髮,笑說:「你給我感覺好像全能一樣,特別有自信,沒想到居然還有不會的東西。」

「呵呵,我哪有那麼厲害。只是你知道的,生意人都擅長偽裝自己,要是輕易被人識破底細還怎麼談判,對吧?」

胡蝶妃豎起右手食指搖了搖,「nonono,我能看出來你不是偽裝,你是真得挺自信的。」

頓了半秒,胡蝶妃問:「那麼能告訴我,你到底是做什麼生意嘛,傑森先生?」

韓義笑問:「你父親沒告訴你?」

胡蝶妃搖搖頭。

「我嘛……」韓義剛打算開口,遠處快速駛來一艘老式快艇,快艇後方托著長長的浪花。而船上還有幾名大呼小叫的男女,看這樣分明就是沖著他們來的。

胡蝶妃一看,咒罵了一句「shit」,然後趕緊拉著韓義往後退。

高速駛來的快艇,從他們所乘的遊艇旁劃過,噴濺起高高的浪花。

嘩啦啦——

湖水毫無意外的濺了兩人一身。

「哈哈哈……」

快艇里的三男兩女哈哈大笑,其中一個光頭佬還轉身沖他們比了個中指,一臉得意的神態。

胡蝶妃跳著腳大罵道:「法克,去死吧……」

正在抖落身上水珠的韓義,聽到胡蝶妃爆粗口倍感意外。

會打槍,會開遊艇,還會做生意,偏偏還長了張漂亮的臉蛋,跟她女強人的氣質及其違和。

胡蝶妃抽了張面巾紙擦擦臉上的水珠,說:「都是一些湖對面跑過來的rubbish,如果不強硬的話,他們更加得寸進尺。」

「這樣啊……」

還不等韓義繼續說,那艘衝出去的快艇,很快又回來了。

韓義無奈的笑了笑,他果然是一個掃把星。

在腦海里說:「讓他們到湖裡涼快涼快去。」

后甲板下方冒起一小串水珠,很快,當那艘快艇距離他們還有不到5米遠的時候,就像撞到了什麼礁石一樣,突然間戛然而止。

坐在船頭上的一男一女,直接沖了出去,「噗通」一聲落在湖裡;而船艙里的兩男一女則如滾地葫蘆一般,堆成了一團。

「啊……」

「哎呦——」

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快艇底部猛然間撕裂出一道恐怖的大口子,湖水洶湧的灌進了船艙。

之前那個光頭男子嚇得臉都綠了,找了一圈沒找到救生圈,眼看著湖水沒過腳脖子了,驚駭到:「我……我……我不會游泳啊……」

「啊……我也不會游泳……」另外一位畫著濃妝的女人、臉上的脂粉都快嚇掉了。

目睹這一切的胡蝶妃,看得目瞪口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說翻船就翻船了?沒聽說惠靈頓港灣里有什麼暗礁啊……

「不……不會是什麼水怪吧?」

想到這點的胡蝶妃,嚇得立馬發動遊艇準備走人。

那邊快艇已經開始往下沉了,光頭男子撲棱著雙臂大喊道:「救……救命啊……」

眼看著要出人命了,胡蝶妃到底還是找了幾套救生衣扔了下去,順便幫他們叫了緊急救援……

……

回到岸上后,胡蝶妃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都不知道這些rubbish有多討厭,專門敲詐華裔,不給錢就一直騷擾你,報警都沒用。」

韓義點點頭。

外面的世界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美好。

像紐西蘭還算好的,澳洲那邊對華裔的歧視非常嚴重,生活中無處不在,只不過都被那些「報喜不報憂的洋奴」掩蓋了起來。

胡蝶妃看看時間,說:「咱們走吧!」

「嗯~」

……

胡蝶妃帶韓義到市中心一家特色餐廳吃了晚飯,之後又帶他到一家音樂酒吧玩了圈,等出來后已經11點了。

然後也沒回去,就在附近一家特色酒店開了間房,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太陽穴了…… 就在韓義來紐西蘭的當天中午,沈心也率團抵達紐西蘭首都惠靈頓國際機場,進行為期7天的商務投資考察。

紐西蘭「英聯邦商盟會」會長喬納森·格羅特,華商會會長馬展鵬,中新友好合作促進會會長菲利普·布賴恩,以及諸多政商界友好人士出席了迎接儀式。

隨後雙方前往天義考察團下榻酒店。

下午2點鐘,紐西蘭商務部部長亞歷山大·托比,在惠靈頓國賓館親切接見了以沈心為代表的一行人,出席見面會的還有紐西蘭高新企業家代表。

雙方就感測器,新型材料,新能源,遙感衛星,空氣成像,減速器,半導體,智慧型機器人等多達50多項技術,展開了友好協商。

https://tw.95zongcai.com/zc/64725/ 紐西蘭作為南太平洋的橋頭堡國家,韓義非常重視。

但是這個小國家,本身就是英聯邦成員國之一,而美國為了實現他們的跨太平洋作戰、以及制衡環亞各國,對紐西蘭進行了長期的滲透。

想從政治層面短時間內改變紐西蘭的現狀是不可能的。

不過好在這邊是純粹的市場運作體制,政府對商業行為的干預能力非常薄弱,所以韓義打算通過商業手段把那些潛在的不穩定因素一一剔除掉。

當然,私下裡肯定也少不了一些強硬的手段。

沈心對於韓義的計劃並不清楚,她只是一絲不苟的做著他交代的事情。

比如拿下紐西蘭所有商業衛星發射、開發、使用許可權。

當然,這是項艱巨的任務。

紐西蘭的軍事衛星由歐洲「伽利略」承包,商業衛星則被美國私企【火箭實驗室】、澳洲【Fox商業衛星有限公司】所瓜分。

天義要想橫插一腳,不是那麼容易的。

月滿西樓 ……

在結束了公開會晤之後,28號上午9點,以紐西蘭「商業能源協會」會長大衛·特納為首的一群人,來到沈心等人下榻的酒店,展開了正式商業談判。

在寒暄過後,一幫人很快露出了醜惡的嘴臉。

高鼻樑、藍眼睛、穿著正統英式紳士服的大衛特納,用不陰不陽的語調說道:「沈總,對於你們公司在太陽能方面取得的成績,我表示非常的欽佩;

不過我認為太陽能屬於全人類,他不應該作為某個人或某個企業某私利的工具,而應該共享出來,為全人類造福。」

大衛特納不僅是紐西蘭的大富豪,還是議會會員,鷹派代表人物之一。

坐在沈心旁邊的盧夢琳,嗤笑了一聲,反駁道:「特納先生,您要這樣說的話,那您旗下的GenesisEnergy、所開採的天然氣也屬於全紐西蘭人民,你們是不是應該在收回成本后、免費提供給紐西蘭人民使用呢?」

大衛特納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隨後不緊不慢的拿出手絹,掖了一下左眼瞼的淚水。他有眼疾。

「咳咳——」

大衛特納咳嗽了一聲,說:「盧女士,太陽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天然氣則屬於不可再生能源,兩者怎麼能混為一談呢?」

頓了一下,大衛特納又冠冕堂皇說:「當然,你們想在紐西蘭建設太陽能發電站也不是不可以,我們GenesisEnergy願意幫助你們,不過需要你們拿出一定的誠意。」

沈心笑了笑說:」特納先生有什麼條件儘管說,我們是抱著最大的誠意過來的。」

大衛特納獅子大開口說:「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們成立的能源公司,GenesisEnergy要佔30%的股份。至於你們怎麼跟其他公司怎麼談判,那是你們的事情。」

紐西蘭五大能源分銷公司分別為:taergy(接觸能量公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