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們不早說,早說點我就去買青莾隊贏了。」

「現在還可以去買啊,等開賽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我現在就去。」

前排的幾個男人嘰嘰喳喳的說話,陸子楚和陸子寧兩人一字不差的聽了進去。

陸安安左右兩邊的男人將視線落在了她的身上,讓她頓時坐立難安。

「我也要去買,我買野哥贏。」

說著,陸安安便站起來。

她只是不想被兩個哥哥這麼緊緊盯著,心裡瘮得慌。

倏然,左手和右手都被兩位哥哥緊緊拉住。

「安安,你想去哪裡?」

陸子楚拉住陸安安的右手。

「安安,你跟小野瞞著大家什麼事情了?」

陸子寧幽幽開口,拉著陸安安的左手。

兩位哥哥非常默契的輕輕一用力,陸安安便直接坐在了凳子上。

陸安安左右看了看兩位哥哥,才緩緩開口,道:「前天預賽的時候三哥出現了一點意外,他受傷了……」

「傷口嚴重嗎?」

陸子寧緊接著問道。

「縫了七八針。」陸安安老老實實的交代。

不是她不想隱瞞,而是真的瞞不住。

前面的男人多嘴多舌,讓兩位哥哥知道野哥受傷的事情。

「那他還參加比賽!」

陸子寧抿了抿唇,目光看向烈火隊的成員,距離很遠,但還是看到了陸子野。

九號紅色賽車服就是陸子野。。 察覺到男生特有的微妙且神奇的生理變化,江薇滿臉通紅的弓起腰,以緩解身體上的不適。

她這次知道為什麼有的男性會突然彎腰,為什麼有的男性會突然跨步了……

吳志博察覺到身邊人的異樣,瞟了一眼:「怎麼了?今天有這麼熱……嗎……」

吳志博看到「江宿」這再熟悉不過的姿勢和表情,目瞪口呆,下一秒居然有一絲絲興奮:「淦!宿哥你腦子裡想什麼呢!我這還沒給你發種子呢,你就這麼……舒坦了?」

江薇覺得自己腦袋像個蒸汽機一樣,燙的冒煙了!

她迅速捂住耳朵,一閉眼,一咬牙,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開溜!

吳志博愣在原地,看著「江宿」高大健碩的背影邁著可可愛愛的鴨子步拚命逃跑的樣子……

一抹驚濤駭浪在他眼底翻湧。

這樣的江宿……

莫名讓他有億點點興奮?!

江薇甩掉吳志博,狂奔回家裡,一股腦的就想往自己房間沖。

正在客廳看電視的江媽媽眼見「江宿」跟個無頭蒼蠅一樣闖進來,連聲叫住:「哎哎哎江宿,出什麼事了?江薇呢?怎麼還沒回來?」

江薇反應過來,在自己卧室門口來了個急剎車,來不及回應媽媽,扭頭直奔江宿的房間。

躲進去,「嘭」的一下用力關上門。

草,

太草了!!

江薇心裡久久不能平靜,她看著鏡中一米八的大男孩,微微凌亂的黑色短髮,五官端正剛毅,下巴略微尖削,頭身比例剛好,身形精壯健康——活脫脫一副動漫中走出來的陽光男孩形象。

以前不是沒發現過江宿的帥氣,只是刻意避開不談,假裝看不見。

但如今,自己就佔用著這樣一具年輕健魄的身體,感受著十七歲大男孩特有的活力和朝氣……

江薇默默咽了口口水,鏡中男孩的喉結上下動了動。

江薇的目光情不自禁地下移……下移……

移到某一點。

咳,

羞恥!

斯文敗類!

江薇臉上剛消散的紅暈又重新暈染開來,她猛地一個激靈,連忙離開鏡前,來到書桌,翻了翻抽屜找出一沓……

繪畫紙?

江薇皺了皺眉頭,不明白江宿的桌子里怎麼會有這麼多繪畫紙。

不過眼下顧不上這麼多,江薇迅速抽出一張紙,又找到一根……

不,是找到許許多多顏色排列的整整齊齊彩鉛筆……

江宿還有畫畫的愛好?

江薇想著,撇了撇嘴,又翻了翻抽屜,找到一根碳素筆,在紙上刷刷刷寫著什麼。

沒過多久,江宿甩著粉粉嫩嫩的小包包,弔兒郎當地回到家,活脫脫一副小太妹的模樣。

「薇薇,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比你哥還晚。」江媽媽看到寶貝女兒,終於鬆了口氣。

「今天社團有活動,晚了點。」江宿立馬把搭在肩上的包包拽下來,規規矩矩地裝淑女。

「好,洗手準備吃飯吧。」

「嗯!」江宿依言坐下來。

江媽媽往碗里盛粥,瞟了眼江宿的房間門口,高聲喊:「宿——江宿——在屋裡忙活什麼呢?出來吃晚飯了——!」

「噢——我減肥,不吃了,你們吃吧!」此刻江薇頭也不抬地在紙上寫東西,隨口回復了一句。

江宿神色一喜——不出來吃飯?

正好!

他饞餐桌上的雞腿饞半天了!

也就是顧忌現在用的是江薇的身體,免不了被她啰哩巴嗦一頓數落,這才剋制著沒對雞腿下手!

這會兒江宿敞開了吃,拿起一隻雞腿撕咬一大口,神情滿足:「媽,他不吃咱們吃!真香!」

江媽媽愣了愣,眼神狐疑——怎麼這倆孩子又變得奇怪了?

每天一頓不落、無肉不歡的江宿居然關在房間里不出來,還說要減肥?

而天天嚷嚷著減肥的江薇居然在這兒滿嘴流油地啃雞腿?

就好像……兄妹倆的性格習慣互換了一樣……

江媽媽眼底深意。

江宿毫無察覺地催促:「媽,吃啊。」

「哦,哦。」江媽媽回過神來,端起碗,心不在焉地喝粥。

夜晚,四周寂靜。

江宿側躺在粉嫩嫩的公主床上,雙腿夾著粉色頑皮豹……玩手機。

嗯,他也是今天才發現這個姿勢蠻舒服的。

要是用他自己的身體,他都得大刺刺地把身體完全舒展,在床上平躺成一個「大」字型才會舒服。

片刻,江薇在微信上發來消息。

江薇:「你在客廳?」

江宿:「沒,在房間。」

江薇:「爸媽在客廳?」

江宿:「應該不在吧,客廳的燈是我關的。」

江薇沒動靜了,過了兩分鐘,才又發消息:「哦,那你來客廳。」

江宿:……

一句話的事,偏要搞的這麼神秘!

水分很大!

來到客廳,江薇鄭重其事地遞給江宿兩頁紙:「這是我擬定的《和平條約》,需要你我共同遵守。你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等內容確定下來,我再列印出來,一式兩份,簽字生效!」

「和平條約?」江宿好奇地皺皺眉頭,接過紙,「你剛剛不吃晚飯就是在寫這個?」

「別管那麼多,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要修改或者補充的。好商量!」江薇儼然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江宿緘默,隨後從頭到尾讀一遍——

《和平條約》

為使雙方更融洽、和諧的度過每周三互換日,特擬定以下幾點要求,需雙方嚴格執行並遵守!

【一、雙方在互換日不得有裸身、游泳、洗澡、上廁所等任何窺探對方身體的行為!】

「咦,這條還用你說?你只要不窺探我的身體就行了。」江宿撇撇嘴,一副嫌棄的模樣。

「你……」江薇氣呼呼的叉腰瞪眼,可想想今天她的身體反應,眼神飄忽了幾下,不敢吭聲。

江宿偷瞄她一眼,提心弔膽,他想到自己順著裙邊想摸摸大腿的情景,心底發虛……

【二、禁止擅自改變對方的人際關係!比如擅自送朋友禮物、和朋友做約定等,均不可取!】

「這個我有發言權!」

「這個我必須得說兩句!」

兩人不約而同的搶話。

「你擅自參加我的社團活動!」

「你擅自給我報名社團活動!」

「你破壞了我和肖航的關係!」

「你加速了我和顧芮芮的關係!——我原本不想這麼快的!」

「你不想這麼快,但你最終目的是跟她在一起,我也算幫你提前達到目的!——好好好,不說這個。從簽了這份協議開始,誰都不許再擅自改變對方的人際關係!」

「行!」

「那繼續!」

【三、為避免給對方造成記憶斷層或引起不必要的麻煩,雙方必須將互換日當天所發生的事如實記錄下來,細節到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事、以及談話的內容!】

「這個不可能!」江宿想都沒想的反駁,不耐煩地擰起眉頭,「一天下來那麼多事,誰能記得清清楚楚?難不成我還要專門買根錄音筆?」

「可是不記下來,會出現記憶斷層!」江薇擲地有聲。

「大概記錄記錄就行了。」江宿伸出一根手指掏掏耳朵。

江薇滿臉驚恐地阻止:「別用手指掏耳朵!耳朵會變粗的!」

江宿:?

這特么又是什麼歪門邪道?

「是因為挖鼻孔,鼻孔會變大嗎?」江宿說著,毫不留情地抬手挖鼻孔,而且還是用大拇指。

江薇捶足頓胸:「啊!你住手啊!不記了,我不讓你記那麼細了!第三條修改!我只要記求一個大概,行了吧!!」

江宿這才滿意地放下手,還故意吸了吸鼻子:「好像鼻孔是大了點,呼吸都暢快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