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可真會作啊……」系統出現在了他的精神空間搖頭嘆氣。

「反正我死不了!」瓦倫丁在火焰里張開雙手哈哈大笑。

「那我就不幫你了,反正也死不了不是么?」

瓦倫丁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別別別啊,我開玩笑的啊,被塔露拉用火燒超疼的啊……」瓦倫丁坐在原地抱著腳齜牙咧嘴。

這倒是真話。雖然死不了,但是超級疼啊……

「行了,你在堅持個幾秒,這個援軍來的方式有點特殊,你得做好準備。」

「哈?有多特殊?」

「他是以靈魂的形式來到這個世界,需要你的肉體……很好,他來了。」

「啥玩意?又來個魂穿的穿越者?這具身體撐得了么?」

瓦倫丁覺得這個世界的人類好tm神奇。

「當然。」

回答他的不是系統,而是另一個男聲。與此同時,瓦倫丁發現自己以靈魂狀態出現在了精神空間里,跟旁邊的聖光拉斐爾一起漂浮在半空中。

「這個世界……很有意思。」

「瓦倫丁」只是抬起手,那股熱浪就像是撞在了一堵堅硬無比的空氣牆上一般向四周散去。

「就這個世界來說,了不起的火焰魔法……」

他輕輕揮了揮手,那股巨大無比的火焰就消失了,一瞬間令塔露拉都寫有些錯愕。不過很快,塔露拉的表情變得陰沉無比,一條火焰巨龍的虛影在她的身後緩緩浮現。

梅菲斯特後退了幾步,轉身跑開,速度快的能跟庫蘭塔人一較高下,完全看不出來像是腿腳有毛病的樣子。

塔露拉已經召喚出了背後靈虛影,如果他不跑,接下來他就會被塔露拉的攻擊餘波燒成灰燼。

「瓦倫丁」望著天空中的那條火焰巨龍,嘴角微微上揚。

「別讓我失望啊,姑娘。」 ,

[]

若若已經開始鬧了起來,她不比兩個哥哥,小姑娘膽子小,再加上以前哥哥們總在她面前說爹地是如何的壞脾氣,如何的欺負媽咪。

於是這個時候,她已經開始害怕了起來。

溫栩栩徹底回過神來了,頓時,她緊緊得抱著自己的女兒,就如同雪上加霜般,人都恐慌得有些微微顫抖了。

「她……」

「她真的是你女兒?!!溫栩栩,你厲害啊,中午還在我面前標榜你多冰清玉潔呢,可一轉眼,居然跟別人的私生女都這麼大了,你真夠噁心的啊?!」

沒想到,她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呢,這個男人忽然就罵了起來。

他滿臉鐵青,寒意逼人的眉宇間里,更是充滿了尖銳和厭惡,這一刻,這個在商海里千軍萬馬當前都沒有變過色的總裁大人,竟然都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

溫栩栩愣了一下。

私生女?

他……竟然以為這個孩子是她跟別人生的?

溫栩栩頓時一顆心落了地,同時,她看著這個男人,表情也有點一言難盡。

她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哭?這男人眼瞎成這樣,到底是怎麼坐上他那把商業帝國第一掌權人交椅的?

「說話啊?你怎麼不出聲了?」

「我說什麼?什麼叫私生女?霍司爵,我跟你早就沒有任何關係了,你能跟顧夏那個小賤人在一起,我就不能找別的男人?不要說生一個女兒了,我就算是別人生一窩!那也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

終於,這句話把這狗男人直接給懟死在那了!

手指捏的嘎吱作響,一張俊臉更是青一陣白一陣的,但是,他硬是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跟她吵這個話題?

那簡直是自找的!

溫栩栩懟完了他,不想搭理了,看到檢查室里兒子終於出來了,立刻,她牽著女兒就過去了:「醫生,他沒事了吧?可以走了嗎?」

她得趕緊帶這孩子走,要不然,以這個狗男人的脾氣,剛剛才眼瞎發現她跟別人有了私生女,再知道還有一個雙生兒子在她手中,他非剖了她的皮不可!

溫栩栩準備把兒子帶走。

可這時,一隻大手突然就橫空插了過來,在她都還沒有抱到兒子的瞬間,這手就把小傢伙給拉過去了,力氣大得她根本毫無爭奪的餘地

「霍司爵,你幹什麼?」

「拿開你的臟手,別碰他,你不配!」

又是這個男人,他把孩子給奪走了,根本就不讓溫栩栩碰。

溫栩栩要氣瘋了!

這是她的墨寶,又不是他的胤胤,他憑什麼不讓她碰?她現在就剩下這一個兒子了。

溫栩栩巨大的恐慌下,終於也有點失控了,她紅著雙眼,幾乎就要衝過去把孩子搶回來,可忽然,被霍司爵搶過去的孩子,開口了:「爹地,你在幹什麼?」

溫栩栩驟然呆住!

爹地?

她的墨寶……叫這個男人爹地?

霍司爵則是沒多大反應,因為一開始,這醫院通知他過來的時候,就是告訴他兒子霍胤在這裡。

於是他低下了頭,看向這小傢伙:「爹地帶你回家。」

「不回家,我要去幼兒園。」

然後霍胤就從爹地手中掙脫開來,直接朝媽咪走去了。

溫栩栩看到,頓時大喜,根本就沒有心思再去想其他,她上前兩步就一把將朝自己走來的兒子給摟懷裡去了。

「好好,我們不回家,我們去幼兒園,霍司爵,我不會帶他去別的地方,就是讓他回幼兒園而已,他既然都這麼主動了,那我們就不要因為大人的事,影響他。」

溫栩栩一邊說著,一邊飛快的把兒子抱了起來。

隨後,在這個男人根本就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帶著兩個孩子就跑了,那速度,簡直就跟兔子一樣,沒一會就不見人影了。

氣得後面的霍司爵在這診室里七竅生煙!

溫栩栩!!!

——

溫栩栩帶著兩個孩子一路狂奔,直到她搭上了一輛的士,母子三就如驚弓之鳥一樣,回到了老城區,她這才拖著兩個孩子下車。

然後一屁股坐在附近一個小公園裡再也起不來了。

「媽咪?」

若若是女孩子,心思會比較細膩些,看到媽咪一下車就坐在這裡不動了后,她馬上靠了過去,胖嘟嘟的小臉挨著媽咪,關心的詢問著。

溫栩栩看到了,便抱住了這小小的一團。

未幾,眸光里又看到站在旁邊眼巴巴瞅著她的兒子,把手伸過來,又把他也摟了過去。

「媽咪沒事,不用擔心哈,媽咪就是有點累了,在這裡坐一會就好。」[] 「屬下風輕,參見主人。」銀狼四腳彎曲,跪伏在地上,一個陌生的男聲響起。

他在七級中期已經徘徊了近百年了,一直沒能突破,現在不過就跟主子契約,忽然間就突破了七級,到八級中期,整整跳了一級,他能不激動,能不感激么?日後,他一定會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主人。

「狼……狼王……你?」口吐人言的聖獸,雲溪有片刻的怔楞,這是怎麼回事?誰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了?

契約能讓契約獸升級的不是女主專利嗎?她這個路人也可以?天道睡著了嗎?不由的看向一邊的纖羽,後者一幅驚詫不已的表情,很好,不是他搞得鬼,雲溪就放心了。

難道說,自己的精神力比較特殊?還是說靈力可以導致魔獸升級?

之前馴服白虎時就覺得奇怪,還以為是丹藥賄賂的原因,自己也沒太在意,只是現在由不得她不在意!

「是,主人。」和雲溪有契約關係的風輕,得知主人的想法,便答道。主人的體內沒有魔力,但是卻擁有讓魔獸晉級的靈力,實在是太神奇了。

就在這時,風輕的肚子咕嚕嚕的叫喚了,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有些窘迫的道:「主人,風輕肚子餓了。」

調皮的樣子,不但不顯得滑稽,而是很可愛。沒有狼族的兇殘嗜血,如同一隻大狗,好吧!她承認她最喜歡的就是這種類型的狗狗。

「哦,你是不是先把你的那些手下……」被一群狼盯着的感覺實在不太好,而且他們看她的眼神,就是餓了很久的狼見到肉的感覺。

「那個,主人,你能不能也收留他們。」風輕小心翼翼的問道,這些都是他最忠誠的部下,跟着他出生入死。

雖然知道這個要求很唐突,但是自己真的不忍心撇下他們,或許這一輩子都無法再相見。

「這,也不是不可以,關鍵得看他們同不同意啊!」不說空間戒指了,單說她的靈魂空間,地方那麼大,裏面的靈氣和外界的魔法元素並沒有什麼不同,比起外界空間中的能量更加精純,更適合他們修鍊。

這次來枯骨山脈何嘗不是打着抓一些魔獸養在裏面的心思,只是這些狼如果進了她的靈魂空間就等同於認她為主,意味着它們就徹底的失去了自由了啊!

以狼那嗜血好戰的性子能甘願屈服嗎?

見雲溪同意,風輕急忙徵求那幫部下的意見,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片刻后,皆表示願意跟隨。

雲溪也就將他們收入空間中,讓纖羽給他們劃分個地區,風輕也隨着進了空間,隨之她的腦海中出現提示空間升級的字樣,最近幾天的收穫加上這些狼群的加入,終於讓空間升級了,如今是40級,意味着空間中的時間比例跟外界又增加了,變成了70:1。

她最近都沒時間去關注靈魂空間,就連煉製的丹藥都是按照這個世界的丹方,這個世界的藥草。

玄武大陸資源豐富,是空間所不能比的,她不知道為什麼這裏有她熟悉的天材地寶,卻又有她完全陌生的藥劑丹方。

用神識探入靈魂空間將農場該收的收,該種的種植,又給草原上添加了牧草,並且通過意識給風輕等獸獸傳遞了靈魂空間不可向任何人透露的念頭,將一切安排妥當,雲溪轉身朝着火堆走去,準備好好的享受晚餐。

沒防備纖羽突然出現在面前,然後轉身。雲溪就這樣直直的撞進了他的懷裏,摸著被撞的發紅的鼻子,正氣惱,卻看見纖羽臉上難得一見的凝重的表情。

「怎麼了?」疑惑的開口,難道是又遇見高階魔獸了?

「噓……」身體突然騰空而起,纖羽和雲溪的位置瞬間對換,周圍波動着強烈的火元素。雲溪只看見一個火紅色的物體擊中了纖羽的背部,快得讓她連反應的能力都沒有。

隔着身體,都能感覺到那炙熱的溫度還有纖羽身體的震顫,隨着慣性兩人的朝着後面的古樹撞去。

「噗……」背部狠狠的撞在了樹木上,忍不住吐了一口血,雲溪覺得她的五臟六腑都快移位了,而纖羽也比她好不到哪裏去。

「纖羽,你怎麼樣了?」雲溪慌亂的從他身上爬起來,看到的就是血肉模糊的整個後背!

雲溪拿出一粒療傷丹藥給自己塞了一顆,想要塞入纖羽口中時,手卻被他緊緊握住。

「我沒事,君無心,我現在鄭重的請求你將我契約了可好?就像契約風輕一樣。」紅色的眼瞳中帶着哀求,染紅的嘴角蒼白了的臉色帶着脆弱。

他最近的反常自己又何嘗不知道那意味着什麼,只是很多時候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想跟那個只見過兩面的女人親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