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已經失去了機會,怪不得誰?」

說話之間,江寂塵手中出現無上仙劍,向前揮斬。

「不!」

楊家老祖發出不甘的怒吼,但改變不了結果,當場被斬滅。

剎那之間,封蒼神城四方天地,靜寂的到極點。

這一幕,太過震撼。

自稱是第八重天第一高手的楊家老祖,竟然就這樣殞落,在江寂塵面前,根本什麼都不是。

「尊主無敵!」

「尊主不滅!」

「……」

下一刻,四方天地,響起了這樣的呼聲。

他們,終於見識到了自己尊主的強大無邊。

那些,真心跟隨江寂塵的修士,此時發自內心的吶喊。

蜜愛寵婚:總裁的心尖萌妻 那些,心有在異志的修士,雖在吶喊,但心中恐懼,從此以後,再也不敢生出一絲的不敬之心。

還有,控制封蒼神城四方要害位置的修士,此時,想都不想,紛紛丟下法器,立刻投降。

然後,被城衛軍收押,聽候發落。

而江寂塵這時候,轉身對江靈兒她們道:「你們進萬界寶物樓,看見什麼喜歡,直接拿。」

「從此以後,楊家的產業,便是本尊的產業了。」

「嗯,本尊現在就去滅了楊家。」

話落,江寂塵一步邁出,出現在封蒼神城楊家中。

這一次,江寂塵並不打算留手,要屠盡楊家修士。

這樣做,顯得無比的血腥殘酷,但非常有必要。

因為,江寂塵需殺一儆百,若不然,那些勢力,等他離開后,誰都想來取他而代之,根本沒有任何的震懾力。

所以,該冷酷無情的時候,江寂塵不會有一絲的手軟。

於是,楊家所有的修士,都被屠盡,不留一個。

事實上,楊家在封蒼神城中,並沒有幼小的修士,都是精英修士。

畢竟,他們想在這裡起事,所以,並沒有帶領家眷來此。

之後幾天,第八重天,腥風血雨。

但凡之前要叛變者,都被揪出,一一屠滅。

江寂塵回歸,直接就來了一次大清洗。

這讓眾修士,對江寂塵更加的敬畏。

此時,江寂塵坐在共主府的大廳主位上,下邊,是一眾絕色女子。

以軒轅青衣、楊雪瑤為首,葉柔、花小鈴、夜幽夢、落塵仙子等等都在其中。

久別重逢,各自歡喜。

江寂塵開口道:「多年不見,辛苦大家了。」

楊雪瑤此時提出當前最緊急之事道:「封界禁制將解,寂塵,我們該如何?」

江寂塵點點頭道:「我正是因此而歸,放心在吧,有我在,無人能奈何得了第八重天!」

「大家安心修鍊,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一切有我。」

對於江寂塵,眾女對他有十足的信心。

所以,聽他這麼一說,便都放下了心來。

接下來,江寂塵抽出時間陪眾女,在此過程,自然少不了久別重逢后的一翻纏綿。

直至一個月後,江寂塵才對眾女,雨露均沾。

然後,他才開始進入閉關修行狀態中,靜待封界禁制的失效。

所以,他需要保持最強的狀態,並變得更加的強大。

另外,江寂塵把帶回來的修行資源,都交給阿狸拿去處理、分配。

如此,絕對可以整體提升第八重天修士的實力。

而江寂塵歸來后,第八重天變得無比的安靜,沒有什麼大事發生。

時間就在這樣的平靜中流逝,三年之後,虛空一顫,第八重天的封界禁制,就此失效。

(本章完) 封界禁制失效,第八重天的修士,竟然沒有惶然之色。

一切,都因為有他們的尊主,江寂塵在。

而第八重天因為禁制失效,開始重新對外開放。

其餘五界的修士,聽到消息,開始紛紛湧入第八重天。

很多修士,都覺得,第八重天是庇護之地。

對此,江寂塵並不阻止,只要六道界的修士,他都可以接納。

而這些事,自然無需江寂塵處理,自有手下隨從去處理好。

他這些年,一直都是在閉關修鍊狀態中。

根本無人能見到他!

但是,近些日子,整個第八重天開始出現了慌亂。

有一則消息,四處傳開,無人不知。

「第九重天,真在聚集天兵天將,這次將有天帝天後親自領隊,要前來滅掉第八重天。」

這則消息,如同瘟疫,在第八重天,已完全擴散開來。

沒有這則消息之前,眾修還很鎮定。

濛濛的愛 但這則消息一出,便讓眾修人心惶惶。

要知道,天帝天後,對他們來說,那是何等驚人可怕的存在?

便是他們的尊主江寂塵,對上天帝天後,只怕也只有敗亡一途。

因此,眾修慌亂的情緒,蔓延整個第八重天。

甚至,還有一些勢力,已經蠢蠢欲動。

這一天,共主府中,忽然有人拜訪。

來者是一名高階天祖帝老者,神情無比的倨傲,身著天宮官服,顯然是來自九重天天宮的大人物。

軒轅青衣接見了來者。

「江寂塵敢不親自來見本總管?」

這名老者,聲音尖厲的開口道。

而在他的身邊,還跟著幾名封蒼神城中大家族的族主。

他們站在老者的身邊,異常的恭敬。

「你有什麼事,與我說無異;若是無事,那就不要來煩本宮。」

天九王 然而,軒轅青衣很不客氣的回應道。

便是九重天天宮來的大人物又如何?軒轅青衣並不買他的帳。

「什麼?你竟然敢如此對本總管說話?」

「你可知,本總管是誰?」

官服老者怒然喝道。

而他身邊的大家族族主立刻道:「夫人,此乃天後身邊的大總管,此來,有天後之言要向尊主傳達!」

軒轅青衣聽了,冷然一笑道:「天後又算個什麼東西,他有何資格向尊主傳達?」

如此不客氣、不留情的話,讓天后宮大總管,臉色大變,目光如刀般的冷視軒轅青衣道:「好大的狗膽,竟然辱罵天後。」

說話之間,大總管便要出手。

但此時,一道恐怖的氣機,落在大總管的身上,讓他身體一震,感受到了一股極度的兇險之意。

「敢在這裡動手,你想死么?」

隨之,一道清冷動聽的聲音響起。

只見,江靈兒悠然的出現在廳殿中。

「青衣妹妹,這個死太監有沒有欺負你,若有,告訴姐姐,我來滅他。」

此時,江靈兒雙眼放光地盯著天后宮大總管,如在盯著一頭獵物。

似乎,只要軒轅青衣回答一聲有,江靈兒便會直接殺出。

完全的母暴龍本色,非常的好戰!

天后宮大總管,之前還有一些囂張之意,但面對江靈兒,他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心。

他知道,雖同為高階天祖帝,但自己必不是對方的對手,一旦動手,自己只怕要被虐得很慘。

「誤會,老夫並沒有欺負尊主夫人,老夫只是代天後傳話,說完就走。」

這個時候,天后宮大總管立刻換了一個態度說道。

面對江靈兒,再不敢有一絲囂張之意,甚至,心中有警惕、懼意。

只怕江靈兒真的出手,那他就有危險了。

他根本沒有想到,除了江寂塵,共主府中,竟然還有如此強大的人物。

「有話快說,有屁快話,莫要浪費我們的時間。」

江靈兒直接火爆地開口道。

天后宮大總管,心中雖然很不爽,憤怒無比,但就是不敢表現出半分。

因為,江靈兒完全就是在威脅著他,彷彿,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勢頭。

於是,天后宮大總管只能道:「天後擬旨,只需要江寂塵歸順天宮,之前之事,天宮一切不再追究。」

「同時,將冊封江寂塵為第八重天的統帥,但需聽從天宮號令。」

聽到天後大總管的話,江靈兒淡淡地開口道:「若是不從呢?」

大總管道:「天後說,若是不從,不日,將兵發八重天,將之平掉。」

說完之話,大總管已經冷汗濕襯,怕江靈兒聽到這些話后,突然暴起殺來。

但是,江靈兒聽了之後,卻興奮地道:「真的嗎?那你就回去告訴天後天帝,要發兵就快點發兵!」

說完話,江靈兒還低聲嘀咕道:「最近無聊啊,恨不得找人,生死大戰一場。」

聲音雖低,但以天后宮大總管的修為,又怎麼可能聽不到?

所以,他心中發顫,暗暗想道:「天帝天後真的要兵發第八重天,老夫絕對不能跟這頭母暴龍撞上。」

此時,天后宮大總管急忙忙地道:「既然如此,天後之言已帶到,老夫就告辭了。」

說完話,天后宮大總也不等江靈兒她們應不應,便已急匆匆的退走,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

直到跳出封蒼神城,脫離了江靈兒的氣機,天后宮大總管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第八重天,只怕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但不管如何,江寂塵拒絕歸順之事,還需儘快回報天後。」

天后宮大總管心中暗暗想道。

與此同時,共主府中,那幾名封蒼神城的族主,此時也欲退走。

但軒轅青衣驀然的開口道:「我有讓你們離開了么?」

聲音一出,幾名族主,神色一片慘白,腦門直冒冷汗。

「尊主夫人,饒命!」

幾位族主此時嚇得腿一軟,跪倒在地。

「你們何罪之有?」

軒轅青衣淡淡地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