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怎麼知道我身有焱火果?」葉雄問。

「火國將最後一枚焱火果送給金山上人,下一次想要得到焱火果,要十年之後,這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你得到奇異果,又為金山寺做出了那麼大的貢獻,不可能不要獎賞,這焱火果就是你最需要的。」

「看來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原本以為,你是盟友,歌姬才是對手,現在才發現,我完全搞錯了。」

「現在知道已經遲了,把焱火果交出來吧,你不可逃得掉的。」蒙莎冰冷地說道。

葉雄從身上掏出那顆焱火果,說道:「想殺人還是想取果,選一個吧!」

他突然將焱火果朝其中一個出口甩去,然後身體朝另外一個地方逃去。 「真是個狡猾的東西。」

蒙莎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狡猾,破口大罵。

這附近都不知道有沒有凶獸,那焱火果可是異果,一旦被凶獸給吃了,或者落在萬蝠王的手中,那就麻煩了,所以她不加思索就朝那焱火果的方向追去。

她的身體化成一道流光,在半空將焱火果抓住。

但她看清楚手中物品的時候,氣得肺都快爆了。

那是一個假焱火果,用石頭雕刻而成的。

「臭小子,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你都別想逃。」

她化成一道流光,朝葉雄所在的地方追去,可是追了片刻,眼前出現無數分岔道,葉雄早就不見蹤影。

葉雄落荒而逃,一口氣逃出幾十公里,見背後沒有人追來,這才坐下來,大口大口地喘氣。

「好在老子機靈,將焱火果跟奇異果做了幾份假貨,不然今天真要交待在這裡了。」

他從身上掏出一顆回元丹,服下之後,繼續逃起來,不敢再逗留。

蒙莎的境界可是金丹後期,屬於歌姬那一層次的,跟她斗,只有死路一條。

除非使用神雷天引,但是對方是絕對不會讓他有機會施展三色神雷的。

跟她硬撼,只有死路一條。

葉雄心裡更加迫切要提高實力,好在今天也有收穫,得到蝠王血,只要再找到忘憂草跟煉天石,把靈藥湊齊,就能煉製九轉造化丹,突破到金丹中期了。

正在趕路的時候,突然,面前出現一道人影,擋住他的去路。

萬蝠王突然出現,一臉陰笑地望著他。

「蝠王,怎麼這麼巧?」葉雄尷尬地打著招呼。

「不巧。我一直跟著你,你們內鬨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萬蝠冷笑地看著他。

葉雄內心一凜,這次真是剛脫虎穴,又入狼巢啊!

「蝠王這話是什麼意思?」葉雄喬裝震靜。

「我是什麼意思,還用說嗎?」萬蝠上前兩步,戲笑地看著他,喝道:「把精血,奇異果跟焱火果交出來,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如果我說不呢?」

「別說大話了,你那冰火合壁是厲害,但是我之所以忌憚,是因為你有一種同伴在,現在她不在,你覺得你能威脅到我嗎?充其量,我最多就是受了傷,但是能到得焱火果跟奇異果,別說受傷,剩半條命都值得。」

葉雄馬上吞服一顆潤氣丹,見他這樣,萬蝠王的臉沉了下來,冷冷道:「看來你是不打算交出來了,那我只好親自來取了。」

說完,他就準備動手。

就在這時候,一道嬌喝聲傳來。

「萬中海,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敢對我的人動手?」

葉雄身體之內,突然一道流光疾射出來,在半空漸漸幻化,最後化成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女。

少女一頭雪白長發,臉龐十分精緻,就像瓷器娃娃一樣,氣質說不出的高貴。

「這是……冰兒突破到幻化境了?」葉雄望著半空中的美少女,頓時又喜又意外。

見突然之間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萬蝠王臉色大變,震驚地看著冰靈,顫聲問:「這位姑娘是何人,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大膽萬中海,見到本神靈分神,還不下跪?」冰靈突然大喝。

她的聲音雖然很清脆,卻有種自有的威嚴。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萬蝠王嚇得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屬下罪該萬死,不知道他是冰靈大仙屬下,要是屬下知道,給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動他分毫。」

萬蝠王說完,撲咚叩著響頭,一連叩了十下。

可是真叩啊!

額頭上鮮血淋漓,流到了眼睛里,都不敢去擦。

「現在你知道他是誰了吧?」冰靈語氣冰冷。

「知道了,冰靈大仙,知道了。」

先前不可一世的萬蝠王,瞬間變身奴才,葉雄看了,暗暗驚奇。

「滾!」

萬蝠王轉身,正準備離開,冰靈突然喊住他:「等一下。」

「大仙還有什麼吩咐?」萬蝠王回頭,戰戰兢兢地問。

「拿十滴精血過來。」冰靈命令。

「十滴會要了本蝠王……不對,本奴才的命,五滴行不行?」萬蝠王討價還價。

「少一滴,待我本尊駕到,取你的狗命。」冰靈喝道。

萬蝠王思考再三,終於還是不敢違抗,從身上拿出一個瓶子,滴了十滴精血進去。

這十滴精血,都是他的修為精華,這次沒三五年,別想恢復。

「大仙,請笑納。」萬蝠王陪笑地將瓶子遞過去。

冰靈將瓶子收了起來,這才喝道:「給我滾得遠遠的。」

萬蝠王這才拖著疲憊的身體,朝一個洞中跑去,連飛都飛不起來了。

直到他離開,葉雄這才鬆了口氣,小聲道:「冰兒,你真是太大膽了,要是讓他知道真正的冰靈已經殞落,你就麻煩大了。」

冰靈拍著那尚未成長起來的胸,直呼:「嚇死寶寶了,嚇死寶寶了。」

「你也知道害怕,剛才怎麼就那麼橫?」葉雄哈哈大笑。

「我那不是硬著頭皮上嘛。」冰靈翹起小嘴。

葉雄摸摸冰靈那頭像雪一樣,又猾又嫩的頭髮。

她的個子很矮,還不到一米五,就像個小孩子。

「冰兒,你這模樣,是怎麼幻化出來的?」葉雄忍不住問。

「我也不知道,進入幻化境界之後,我就想幻化成人形,就變成這模樣了?」冰靈抬頭望著他,問:「主人,你不喜歡?」

「喜歡,你這樣子,真是太可愛了。」葉雄笑道。

「主人,咱們還是抓緊時間離開這裡吧,在這裡呆著,怪不舒服的。」

葉雄點了點頭,帶著冰靈,飛快地離開,走了一個多小時,這才離開萬蝠洞。

落到森林的時候,葉雄恍如做夢一般,他完全沒想到,會在萬蝠洞之中遭遇到這麼多的事情。

好在,總算有驚無險地出來了,還得到想要的東西。

「冰兒,那萬蝠王是怎麼回事,他怎麼那麼怕冰靈?」葉雄奇怪地問。

接下來,冰靈說出了原因。

原來,幾百年前,萬蝠王還沒進入鬼道之前,是一名普通修士,由於對建築方面有特殊的天份,所以被冰靈看中,將他抓來修建雪嶺谷的皇宮。

這也是為什麼,葉雄覺得萬蝠洞的皇宮,跟雪嶺谷那麼相似的原因。

萬蝠洞皇宮,就是萬中海參照雪嶺宮建造的。

「當初修建雪嶺谷皇宮的時候,所在的人全都被殺,只剩下萬中海一個,因為冰靈覺得,可能什麼時候又需要萬中海設計修建,所以饒了他一條命。萬中海親眼見識過冰靈的殘忍手段,對它畏懼到了極點,所以剛才會那麼害怕,方寸大亂。」冰靈解釋。

(本章完) 「冰靈是這一界唯一的元嬰修士,就像神一樣,舉手投足之間,想要誰的命,誰都也沒辦法抗衡,萬中海害怕他,是理所當然的。」葉雄說道。

「冰靈活了萬年之久,性格已經完全變態,萬中海親眼看身邊的一個個死去,被冰靈用各種各樣的手段殺死,最後沒有辦法,只能悄悄溜出來,自毀肉身,來了鬼界。來了鬼界之後,他估計還是不太放心,最後躲到這萬蝠洞之中,終日不外出,生怕被通天徹地的冰靈發現。」冰靈繼續說道。

「要對一個人恐懼到何種地步,才會自毀肉身,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躲著。說得好聽,他是萬蝠王,說得不好聽,他不過是個可憐蟲而已。」

葉雄聽完冰靈的介紹,算是明白了。

「多虧他關在這裡,對外界不知道,不然的話,他知道冰靈已死,咱們要麻煩。」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咱們這次收穫頗豐啊!」葉雄哈哈笑道。

他將其餘下的三靈叫了出來。

木靈,火靈,劍靈,見到冰靈進入幻化境,能幻化成人型,全都非常高興羨慕。

「冰兒服用了偽麒麟內丹,這些內丹對她作用也不大了,我們拿去分了吧!」

葉雄將剩下的三顆內丹拿出來,送給它們一人一個。

雖然這些內丹水屬性居多,但是不同屬性一樣能煉化,只不過花廢時間多一些,而且吸收效果沒那麼好而已。

「多謝主人。」

「多謝主人。」

「主人萬歲。」

三靈全都非常高興,紛紛出言感謝。

「還有這個,你們也分了吧,我只剩兩滴就行了。」

葉雄將那裝著十滴精血的瓶子拿了出來,滴一滴給自己備用之後,剩下的讓它們三個平分。

這樣,它們每人都能得到三滴的精血,肯定能漲不少修為。

木靈進入神通境應該沒問題了,至於劍靈跟火靈,哪怕無法進入幻化境,也差不多了。

得到想要的東西之後,三靈紛紛進入葉雄的內世界,去閉關煉化了。

「主人,咱們現在去哪?」冰靈問。

葉雄想了一下,說道:「咱們對鬼界的事情了解不多,現在只能去求助金雕大師。」

「不是說,豐都城已經被鎖封了嗎,咱們還能去嗎?」

「先去看看再說。」

冰靈點了點頭,然後一頭扎進葉雄的身體。

接下來幾天,葉雄連續不斷地趕路,飛往豐都城。

五天之後,終於來到豐都城外的天空,他看著遠處的那個大城,陷下一片的黑暗之中。

豐都城是鬼界第一大城,也是修士最為密集的地區,來往的人不少。

整個鬼界,見到的修士沒幾名,但是這豐都城之中,卻是為數不少。

城上空有防空禁制;城門口有鬼界修士在把守,葉雄沒有把握不被識破進去。

天知道蒙莎會不會在這裡,如果再遇到她,真是死路一條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在他背後踉踉蹌地飛行著。

突然,他終於受不住,從半空之上跌下來,重重地摔落樹林之中。

「金不換,他怎麼會在這裡?」

葉雄看著那道熟悉的人影,認出他正是跟他在萬蝠洞見過面的,萬佛寺的弟子金不換。

葉雄看了眼背後,沒有人跟蹤,這才飛身落到他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急問:「金不換,你怎麼了?」

檢查他的身體之後,葉雄鬆了口氣。

他只是元氣消耗盡而已,身上只是受點輕傷,沒有多大的問題。

他從身上掏出一顆潤氣丹,塞入他的口中,讓他服了下去。

丹藥入腹,煉化之後,金不換終於醒了恢復一些元氣,說道:「多謝兄弟相助。」

「金不換,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去萬蝠洞探險了嗎?」葉雄奇怪地問。

「別提了,在萬蝠洞一無所獲之後,咱們四人離開的時候,遭遇了鬼界黑白鬼王襲擊,他們三個都遇害了,只有我一個死裡逃生。」金不換喘著粗氣說道。

「只有你一個逃生,這怎麼可能?」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按理說,金不換隻是半步金丹,實力比起沙王爺跟冰藍差得遠了,怎麼可能逃得過追殺?

「可能是黑白鬼王知道沙王爺跟冰藍是金丹修士,專門針對他們下殺手,對於我,只派一些普通的大鬼追殺,所以我才能逃過一劫。」金不換說完,站了起來,急道:「兄弟,多謝你的丹藥,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說完,他站起來,飛快地朝豐都城走進去。

來到豐都城門口,他馬上就被攔住了,金不換從身上掏出一塊令牌,正是一面鬼行令,遞了過去。

那兩名盤查的鬼修看了一下鬼行令之後,將令牌交還給他,將他放了進去。

等金不換離開之後,其餘一名鬼修,馬上離開崗位,由另一名鬼修代替。

葉雄心底疑雲大生,覺得事情有蹊蹺。

沙王爺跟冰藍,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