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是九域之中的哪一域之人!」佟陽劍很快便是恢復了冷靜,沖著洛天開口,聲音變的凝重起來。

「四聖星域!」洛天臉上帶著柔和,帶著一絲懷念,輕聲回應。

「是真的,整個七星島知道九域的事情之人,不超過百人!他說的都是真的!」馮庸臉上帶著一絲激動。

「你是怎麼進來的!」佟陽劍眼中也是激動無比,看著洛天彷彿看到了一絲希望,一個重新回到九域,回到人族的希望。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通過

七星島,天劍山上的大殿之中,洛天將自己如何進入到的蠻族大陸,將眾人講述了一遍,不過,自然將紀元之書的事情給隱瞞了起來,畢竟這是在七星島,將紀元之書暴露的話,說不定會給自己引來不小的麻煩。

許君一世安然 「真是神奇,走吧,驗證一下你的身份,之後你就可以在七星島中居住了!」申宮福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向洛天,七名島主帶著洛天,消失在了大殿之中,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一處山崖之上。

「下去吧,你若是說的是實話,那麼自然會活著回來,若是其他太古王族派來的姦細,那麼後果你是知道的!」佟陽劍沖著洛天開口,心中已經相信了洛天的話。

「嗯!」洛天看著山崖,臉上微微一凝,感覺到這處山崖的不簡單,一股寒風從山崖之下傳遞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洛天如今是什麼實力,能讓洛天感覺到寒冷,足以預見這山崖之下一定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存在,讓洛天對這七星島更加好奇起來,想都沒想,洛天直接縱身一躍,消失在了七名島主的視線當中。

「嗡……」寒氣逼人,洛天的身軀不斷的下落,強大的寒意,再次席捲在洛天周身。

「五行化元!」洛天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又些承受不住那恐怖的寒意,運轉起了功法抵擋起那恐怖的寒意來。

「嘭……」足足下降了近千丈的距離,洛天的身軀總算是站穩了下來,落在了地面之上,發出沉重的響聲。

「咔嚓……」洛天剛剛落地,一道道裂痕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腳下,朝著四周蔓延起來。

下一刻,洛天便是看向了自己的腳下,隨後眼神便是微微一愣,因為整個地面如同一個鏡面一般,反射出了自己的身影,整個四周都是冰的世界。

「極寒之地,怪不得這麼寒冷,這種溫度,能將超凡境都凍死了吧!」洛天心中低聲自語,看了看四周,沒有絲毫的生機。

「怎麼個測驗法!」洛天心生疑惑,站在原地,眼中露出陣陣的疑惑,等待著測試。

「嗡……」下一刻,整個冰面便是發出了陣陣的波動,一道極道之光,從虛空之中飛出,瞬間便是照在了洛天的身上,隨後,整個冰的世界都是被點亮了起來。

「嚇死老子了!」洛天臉上流出陣陣的冷汗,剛才那道極道之光,的確有些可怕,讓洛天慶幸的是那光芒並沒有傷到自己。

就在洛天暗自慶幸的時候,整個冰面以及周圍都是發生了陣陣的變化,一道道畫面出現在了冰面之上,烙印進洛天的視線當中。

惡魔總裁:愛上甜寵妻 「這!」洛天看著那畫面將整個冰原鋪滿,臉上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因為冰面之上,正是自己的所有經歷,甚至連九世輪迴的經歷都在冰面之中,顯露無疑。

雖然這些畫面很是齊全,但是卻也有一些模糊的地方,那就是一切關於有關紀元之書的全部都很模糊,並沒有顯露出來。

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感嘆,看著自己經歷過的一切,彷彿重新走了回一般,讓洛天唏噓不以,一切都彷彿發生在昨天,還歷歷在目。

「吼……」洛天彷彿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當中,不過隨著一聲嘶吼之聲,響起,周圍的畫面轟然崩滅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與此同時,洛天周圍的環境也是隨之轉化,腳下變成了一座透明的祭壇,祭壇之下,一隻雪白色的凶獸匍匐在那裡,即使是洛天都沒有認出這凶獸到底是什麼種族。

https://tw.95zongcai.com/zc/64213/ 「嗡……」還不等洛天開口,陣陣的波動,便是傳遞在了洛天的身上,使得洛天的身影消失在了這冰的世界,出現在了之前出現的山崖之上。

「歡迎來到七星島!」幾個島主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開口,目光之中帶著激動之色

「我們七星島,再次多了一名半步紀元的天才,實在是可喜可賀啊!」佟陽劍顯然心情有些不錯,看向洛天的目光有些滿意。

「哈哈!洛天,這是副島主的令牌!」申宮福大笑一聲,舔著大肚子來到洛天的身旁,一把將一枚令牌扔到了洛天的手中。

「嘖嘖,老三,你這為了拉攏這小兄弟還真是下了血本啊!」其他幾名島主看到申宮福直接任命洛天為副島主,臉色一變,輕聲開口。

「那是,怎麼樣,你們誰還有誰想要拉攏嗎?」申宮福舔著大肚子,臉上帶著得意之色,看向周圍的幾人。

「切!」看到申宮福那得意模樣,其他人心中雖然不爽,但是誰也捨不得將副島主直接任命給洛天,畢竟洛天剛剛來到這七星島,雖然現在沒什麼問題,誰知道時間一長,有沒有什麼異心,誰都不敢把寶壓在洛天的身上。

「副島主,我們走!」申宮福一把拉住洛天在幾名島主唏噓的目光之下,飛出了天劍山,直奔第三島飛去。

洛天本來還想問下,七星島這麼多年回到九域的方法到底進展的如何,但是隨後便是直接被申宮福拉扯走,消失在了天劍山的幾名島主的視線當中。

「唉,我好像看見這小子要倒霉了!讓老三看上的人,要是不壓榨出這小子全身的價值,老三應該不會罷手!」第四島主臉上帶著一絲惋惜之色,看向消失的兩道流光。

「算了,聽說第三島有些不太平靜,讓這新來的小子,去攪和攪和也好!」佟陽劍輕聲開口,隨後對著那散發寒意的崖底拜了拜。

「散了吧!」馮庸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其他幾人開口,同樣也是對著崖底拜了拜,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天劍山上。

其他幾名島主也是紛紛躬身,隨後回到了各自的島嶼之中,整個山崖再次恢復了平靜。

「嗡……」就在幾人剛剛消失在崖頂,陣陣的波動傳遞出來,一名老者出現在了山崖的頂上,眼中帶著笑意看向山崖下面。

「老夥計,好久不見啊!」老者沖著崖底開口,飛身跳下了崖底,直接落在了之前洛天見過的那隻凶獸面前。

「你怎麼能化形了!」看到老者,白色的凶獸瞬間站起身來,目光看向老者。

若是洛天看見這名老者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與其一起登上七星島的龍鯨。

「哈哈,你求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訴你!」龍鯨老臉之上露出得意之色,沖著雪白的凶獸開口。

「快說,我沒時間陪你在這墨跡!」雪白的巨獸冷聲開口,寒風掃蕩在龍鯨的身上。

「切,一點都經不起玩笑,告訴你也行啊,方法是剛才那小子教我的,記住欠人家一個人情啊!」龍鯨沖著雪白的凶獸開口,將化形的方法告訴了對方。

而此時,洛天則是回到了自己在第三島的院落之中,等待著申宮飛馳的到來。

洛天與申宮福剛一回到第三島,便是分開了,申宮福告訴洛天明天便宣布洛天是副島主的消息,在為洛天換洞府,今天就讓洛天在這裡委屈委屈,洛天自然也不會在意。

而洛天足足等了半個時辰,也不見申宮飛馳那肥肥的身影出現,心中不由的有些不耐煩起來。

「洛……洛大哥!」就在洛天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一名超凡境的弟子從遠處飛馳而來,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目光帶著焦急之色,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看到來人,認了出來,這人正是當初和申宮飛馳一起在自己登島之時,攔截自己的那幾人中的一個。

「怎麼回事?」洛天沖著那名弟子開口,伸手一點,平復了一下那個弟子身體之中混亂的超凡之力。

「申宮飛馳,被二供奉給抓起來了,點名讓你去領人!我之前去島主那裡,申宮島主不在,所以才找到你這來了!」那名弟子,長長的出了口氣,沖著洛天開口。

「呵呵,看來,還是得震懾一下啊!」洛天眼中露出一道冷芒,目光深邃起來,片刻的時間,洛天便知道,到底是誰搞的鬼了。

葛元正,自己來到這第三島,要說得罪的人,沒有其他人,只有一個葛元正,所以洛天根本就不用猜,便知道,到底是誰要對付自己。

龐大的神識掃蕩而出,整個龐大的第三島,沒有禁制的地方,瞬間便是被洛天一掃而過,眨眼之間,便是發現了申宮飛馳的所在的位置。

「找死!」洛天冷哼一聲,身形眨眼之間便是消失在了那名青年的身前。

「這……」那名青年震撼了一下洛天的速度,隨後眼中便是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我還是再去島主那裡看看吧!」那名弟子,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他能感覺到洛天的不好惹,但是二供奉那裡同樣也是不好惹,畢竟這麼多年的威望,在青年的心中已經烙印。

「嗡……」洛天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了一處院落之中,看到了被架在那裡的申宮飛馳。

此時的申宮飛馳已經不能用凄慘來形容,白白胖胖的身軀,到處都是傷痕,血肉往外面翻翻著,顯然是被鞭子給抽的。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一起收拾

洛天臉上露出冷芒,伸手一揮,一把抓向被捆在那裡的申宮飛馳,五道金光在洛天的手中飛出,出現在申宮飛馳的身旁,那捆在申宮飛馳身上的聖力枷鎖硬聲而斷,使得申宮飛馳龐大的身軀朝著地面之上掉落。

金色大手,緩緩凝聚,一把將申宮飛馳抓在了手中,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

「就是你?」就在申宮飛馳的身軀剛剛出現在洛天的身龐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同時一把潔白的拂塵朝著洛天掃蕩而來。

「對,就是我!」洛天冷哼一聲,一隻手抵在申宮飛馳後背之上,為申宮飛馳恢復著傷勢,另外一隻手則是伸手一抓,直接抓向拂塵。

「呵呵,真是找死,我這把拂塵可是偽紀元之寶,還敢徒手硬捍!」冷哼之聲響起,一名老者渾身綠意瀰漫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站到了不遠處,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譏諷之色。

「區區偽紀元之寶,也想鎮壓我?」洛天開口,並沒有畏懼,化掌成拳,一拳轟在了拂塵之上。

「嘭……」波動橫生,下一刻偽紀元之寶的拂塵轟然倒轉,朝著那名老者砸了過去。

「區區聖人巔峰,也敢在我面前催動偽紀元之寶,真是找死!」洛天開口,沒有去理會那名老者,聖力匯聚成一道洪流衝進了申宮飛馳的身體之中,使得申宮飛馳身上的傷勢瞬間恢復了大半。

「咔嚓……」就在洛天為申宮飛馳療傷之時,那把拂塵也是瞬間砸在了老者的胸口之上,骨頭斷裂的聲音在老者胸口升起。

「噗……」一口老血噴出,老者眼中帶著震撼,看向洛天,身體猛然倒飛了出去,砸在了身後的大殿之上。

「嘩啦啦……」大殿轟然倒塌,出現了一個個眼神震撼的虛影,目光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洛天。

「一起上,給我教訓他,出了事我負責!」老者眼中倒在地上大口咳血,沖著周圍的人們開口。

「是!」周圍的人們心中一哆嗦,看著洛天,沒想到洛天年紀輕輕便是如此強勢,而且實力如此強大,竟然一招便將二供奉直接給打的吐血。

「二供奉可是聖人巔峰的修為啊,又是催動偽紀元之寶,就被這年輕人一拳震回去了,難道這小子是半步紀元!」人們心中雖然疑惑,但是卻也是不得不動手,幾名聖人後期,還有幾名聖人中期的弟子長老,瞬間便是從手中打出一道道武技,朝著洛天攻了過去。

「洛……洛大哥!」申宮飛馳悠悠轉醒,感覺身體之中暖洋洋的,看到了身旁的洛天,眼中露出感激之色。

「嗯,好好休息去吧!」洛天感覺到申宮飛馳傷的不是太重,只不過看起來慘了一些,肯定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畢竟申宮飛馳也是跟申宮福有些親戚,這些人不敢下死手,但是也足以讓洛天憤怒了。

洛天將申宮飛馳放到了一邊同時手中打出了一道結界將申宮飛馳護了起來,隨後目光看向那朝著自己打過來的各種各樣的武技,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滾……」洛天大吼一聲,無形的波動,在洛天的口中飛出,聲如轟雷,在眾人的耳邊炸裂開來。

「嘭……」一道道強大無比的武技轟然碎裂,化成了五顏六色的聖力消散在洛天的身前。

與此同時,那幾名圍攻洛天的人們,一個個口鼻躥血,如同斷線風箏一般,跌落到了地面上。

「老東西,你還真是有臉,以一個長輩欺壓一個晚輩!」洛天落到了地面之上,緩步朝著那剛剛站起身,又被洛天震趴下的那名老者走了過去。

「你要幹什麼,我是島中的二供奉胡建華,我侄孫是胡天縱,你要是動我,他出關之後不會饒你!」老者看著洛天此時他終於知道,自己踢到了鐵板了,沖著洛天開口,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嘖嘖,你侄孫是胡天縱,七星島的第二天驕?半步紀元的修為?」洛天臉上帶著笑意,走到了胡建華的身前。

「對,對,我大哥是大供奉,胡建安!你要是動我,這第三島你就沒法呆了!」胡建花沖著洛天大聲開口。

「你他媽還真有本事,靠著自己的侄孫來撐腰,你還真是活的夠長臉的!」洛天大腳伸出,一腳踩在了胡建華的臉上,煙塵四濺,讓胡建華臉深深的插進了泥土之中,波動橫生,又是一片建築倒塌,引起了大批的人來圍觀。

「什麼情況?那個青年是誰?」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洛天這些人的視線當中,目光看向洛天,並不認識洛天到底是什麼人。

洛天這一腳的力道把握的很好,並沒有要了胡建華的性命,但是也是讓胡建華的頭骨斷裂了不少。

「咳咳……」胡建華晃晃悠悠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帶著猙獰之色,看向洛天。

「嘩……」在胡建華站起身的一剎那,四周便是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人們臉上帶著震撼,看向那被洛天差點踩的腦漿崩裂的胡建華。

「嘭……」還不等胡建華反應過來,洛天便是再次一巴掌掄在了胡建華的臉上,一巴掌將胡建華抽飛,臉上帶著冷淡。

「別說你是什麼供奉,就是你那個廢物侄孫還有你那個大哥親自前來,你們三個一起上,我特么也照樣抽你,老王八!」洛天的身影瞬間再次出現在了胡建華的身前,大腳不斷的踏在胡建華的身上。

「這人是誰!竟然敢如此對待二供奉!」人們徹底被洛天的做法驚呆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對待洛天二供奉。

「住手!」就在人們震撼之時,又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一名同樣是聖人巔峰的老者從天而降,朝著洛天拍出了一掌。

「大供奉!」人們看到那蒼老的身影,連忙躬身施禮,眼中露出恭敬之色。

「又來一個么?正好一起都收拾了!」洛天一腳將胡建華踩在了腳下,沒理會大供奉胡建安的攻擊,任憑那強大無比的一掌拍在自己的身上,同時金色的大手凝聚而出,鋪天蓋地,朝著胡建安扇了過去。

「你特么也給我下來吧!」洛天冷哼一聲,身上金光四起,彷彿鍍上了一層黃金,被胡建安的手掌拍在身上,紋絲未動,腳下依然踩著胡建華。

「嘭……」無形的波動在洛天的身上升起,衝擊在周圍圍觀的人們身上,使得人們紛紛倒退。

與此同時,洛天凝聚而出的金色的大手,也是拍在胡建安的身上,手印烙印在了地面之上,胡建安則是也是布了胡建華的後塵,口中噴血趴在了地面之上,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的大腳終於從胡建華的臉上挪了下來,轉而印在了胡建安的臉上,使得胡建安的腦袋之上也是露出了道道的裂痕。

「大,大供奉,也被人踩在了腳下?」周圍的人們目瞪口呆,看著站在那裡霸氣滔天的洛天,沒想到有人在這第三島中,敢腳踩大供奉和二供奉、

「這……」申宮飛馳心中也是直打鼓,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心中暗自震驚洛天的無法無天,連這兩人都敢如此對待。

「這下,禍闖大了!」申宮飛馳,心神顫抖,緩緩的站起身來,心中想著,自己快點去找申宮福,來解決這件事情。

「所有第三島的弟子聽令,我以大供奉的命令,讓你們擊殺這侵犯第三島的敵人!」胡建安被洛天踩在了腳下,沖著周圍的人們呵斥出聲,張口的同時,兩口土也是進入到了他的嘴裡。

「是!」大供奉的話音落下,人們看向洛天的目光也是變化起來,將洛天看成了敵人,瞬間便是有近千人將洛天圍攏了起來,目光不善的看向洛天。

「放開大供奉!」人們紛紛開口,眼中帶著憤怒之色,祭出了手中的兵器。

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周圍這點人對於他來說,的確不算是什麼,即使在多點,洛天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想著今後還要在這第三島生活,洛天便是沒有了對這些人出手的意思。

「出手,出手之人,我賞他一枚聖品初階丹藥!」看到周圍的人們只是圍攏起來,並沒有出手的意思,胡建安終於忍不住,被這洛天踩著,多一個呼吸都是一種煎熬。

「殺!」聽到胡建安的話,周圍的人們頓時嘩然,紛紛朝著洛天怒吼起來。

「嗡……」不過隨後,洛天便是伸手一揮,一枚青色的令牌便是從洛天的手中飛出,青光閃動,在洛天的催動之下,令牌轟然暴漲,化成了一座石碑大小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這是?」人們臉上帶著疑惑看向那在洛天頭頂之上的令牌,當看到令牌之上那銀勾刻畫出來的三字時,紛紛停下了腳步,轟然躬身。

「這是副島主的令牌,怎麼會在他的手中!」人們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看著天空之上的令牌,不敢怠慢,不敢繼續對洛天出手了。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宣布

青色的令牌如同一座石碑一般懸浮在洛天的頭頂之上,氣勢驚人,讓周圍想要圍攻洛天的近千名第三島的弟子臉上露出一絲恭敬之色,看著那枚令牌,他們知道那枚令牌帶表著什麼。

「你是大供奉,我還是副島主呢!」洛天大腳在胡建安的臉上踩了踩,眼中帶著陣陣的不屑。

「是真的?」人們疑惑無比,看著洛天,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是他們第三島的副島主。

「副……副島主!」 別惹總裁 申宮飛馳剛剛站起的身軀,再次跌坐在了地上,眼中也是同樣不可思議,看向洛天,沒想到自己這兩天一直稱作洛大哥的洛天,眨眼之間便是變成了副島主。

「不可能,你怎麼會是副島主,我身為大供奉,我怎麼不知道!」胡建安心中震撼,看著洛天,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實。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洛天大腳不斷的踩下,踩在胡建安和胡建華兩人的臉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兩個老者不斷的哀嚎著,洛天雖然沒有要了兩人的命,但是卻也是讓兩人痛苦不堪,尤其是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讓兩人憋屈到了極致,實在是太丟人了。

「嘭……」終於洛天彷彿是踩累了一般,一腳一個,將兩人彷彿踢死狗一樣的踢飛了出去,趴在了地面之上,兩人的身軀之上,都是布滿了洛天的腳印。

「敢不敢留下名字,此事沒完!」胡建安足足喘息了大半天,才恢復過來,目光怨毒的看著洛天,沖著洛天陰冷開口。

「洛天!」洛天強勢開口,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站在那裡,目光看向胡建華和胡建安兩人,眼中充滿了不屑。

「唉,這下麻煩大了!」申宮飛馳心中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他可是知道,胡天縱可是這兩個人的孫子和侄孫,一想起那個恐怖的胡天縱,申宮飛馳的心中便是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我孫子,是胡天縱,如今在閉關,等他出來,自然會找上你!等著吧,等他出關的時候,今天你留在我們兩人身上的恥辱,定然讓你十倍奉還!」胡建華臉上帶著猙獰,說話的時候,一口一口的鮮血也是在胡建安的口中噴出,不知道是氣的還是之前被洛天傷的太重。

「副島主的位置,不是那麼好做的!」胡建安狠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滿是怨毒。

這副島主的位置,他早就為胡天縱謀劃了太長時間,畢竟整個第三島中,只有胡天縱的實力是半步紀元與申宮福相當。

而他是大供奉,他的恐怖之處,不是實力,而是煉丹,整個第三島中八成的丹師都是聽命於他,這是一種恐怖的實力!可以說,胡天縱是副島主的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