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是怎麼矇混過關的?」

「我引爆了一個獨立空間,讓隨身的財物散落出來,藉此挽了個障眼法,趁機躲了起來,順便留了一些身體碎片在外麵糊弄你。至於具體的過程,就沒必要跟你詳細說了,反正你已經是個死人。」

「呵呵,殺你不容易,殺我八卦天師更難!真把我逼急了,你們也好不了。」八卦天師冷笑道。

極光神帝上前一步,催動帝王之威,周圍霞光萬丈,顯現各種祥瑞景象,還奏響了宏大的樂章。

「公本武神,奈何做賊?以你的實力,完全可以投效神國,為神國效力。我實在想不通,你為什麼要當一個殺手,做那些見不得光的勾當。」極光神帝威嚴道。

「極光神帝,你真以為自己是什麼聖主明君,能將天下英雄統統納入帳下?別自以為是了,你比起昏君,也強不了多少。首先你的皇位就來路不正,當年是凌霄志打的天下,結果他臨死前把皇位傳給了你,你算是撿了個大便宜。這種異姓傳位,導致了王族的誕生,多年來王族作威作福,而你處處包庇王族,搞得國內怨聲載道。類似的內憂外患,還有很多很多,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我八卦天師,追求的是逍遙自在,豈能為你這種昏君效力?」八卦天師好一番唇槍舌劍。

做為一國之君,最聽不得的,大概就是昏君兩個字了,這是赤**裸**裸的大不敬之罪。

極光神帝勃然大怒,怒意影響周圍的宇宙虛空,所有的道之法則都變得暴躁起來,由法則圖化成了一張張怒目而視的猙獰巨臉。

「大膽狂徒,你真是自尋死路,就憑你剛才這番話,株連十一族都綽綽有餘了!朕自認為達不到聖主明君的地步,但也絕不是昏君,極光神國一路坎坷,從建國之初就面臨各種難處。朕勵精圖治,運籌帷幄,讓極光神國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實屬不易。放眼整個極光神國,找第二個人來坐這個皇位,誰敢說能做得比朕更好?這天下,捨我其誰!」極光神帝慷慨激昂道。

株連九族人盡皆知,株連十族要再進一步,連門生徒弟都要殺掉,至於十一族,涵蓋的範圍就更大了,要把受罰者誕生的星辰屠殺殆盡!

隨便哪個命星,少說都有上億人口,多的甚至上萬億,株連十一族的後果可想而知。

「往臉上貼金誰都會,你大可以為自己歌功頌德,統統刻在石碑上,找個王八給你馱在背上。至於天下人買不買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該朝你吐口水的人,還是一樣吐口水。」八卦天師繼續火上澆油。

「冥頑不靈,朕本來還有最後一絲仁慈,考慮過給你留一條活路,現在看來沒必要了。朕要御駕親征,親自賜你一死!」

極光神帝悍然出手,沒有動用任何兵器,直接催動玄照磁光,對著八卦天師當頭砸落。

玄照磁光大放光明,釋放出強勁吸力,作用在了八卦天師的身上,將他強行吸扯過去。

八卦天師深知此戰九死一生,再也不留任何餘地,甚至比之前對付范浪的時候更加賣力,一出手就是傾盡生平絕學。

天乾裁決陣!

地坤葬魂陣!

雷震驚世陣!

風巽萬變陣!

水坎絕寒陣!

火離焚虛陣!

山艮壓神陣!

澤兌陷滅陣!

八卦陣·八極無窮盡!

八卦天師同時催動八種強大陣法,每個陣法各有千秋,在他的操控之下,有的攻向了玄照磁光,有的攻向了極光神帝本人。

一時間,風火雷電,天災地劫,亂象紛呈。

八卦天師最擅長的就是這種組合式的八卦陣,但是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在戰鬥中施展過了,這已經成為了他的殺手鐧,一旦施展出來,就會耗盡他的神力。

「竟然還妄想與朕一較高下,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極光神帝神色如常,絲毫不把對方的殺手鐧放在眼裡,直接催動玄照磁光加以應對。

玄照磁光一分為八,化作八團光球,分別撲向八個陣法,將這些這番統統籠罩進去。

光球由大變小,急劇收縮,將其中的陣法強行摧毀,這些陣法與八卦天師性命相通,被毀之後,八卦天師立即受到重創,身軀爆裂開來,還吐出了一大口神血,氣息瞬間萎靡下去。

玄照磁光重新組合在一起,從不同的方向罩住八卦天師,其中蘊含著危險的磁場,將八卦天師的神軀一寸寸的撕裂粉碎,他慘叫連連,劇烈掙扎,卻無濟於事。

范浪冷眼旁觀,淡漠道:「他拿了我的東西,還請陛下盡量替我保全。光是殺了他還不夠,他的靈魂就有勞陛下處置了。」

「這次你是在天道神跡之中遇襲,還耽誤了收取各種獎勵,理當給你一些補償。這樣吧。你的財物如數歸還,八卦天師自身的財物,也統統歸你所有。至於他的靈魂,更是小事一樁。朕雖然不會輪迴聖典,但是會別的滅魂手段,保證讓他灰飛煙滅。」

極光神帝說話之時,八卦天師的神軀已經所剩無幾了。

死到臨頭之際,八卦天師破口大罵,說出最為惡毒的詛咒,聲音漸漸弱小,直至徹底消失,連他的靈魂都一併破滅。

至於他身上的財物,統統被一團光球所包裹,幾乎完整的保存了下來。以他的境界,以他的身份,身上的財物絕不會少,甚至可能有幾億宇宙幣之多。

極光神帝「皇恩浩蕩」,連檢查都沒有檢查一下,就直接將光球送給了范浪。

范浪美滋滋的收了下來,施禮謝恩。

之前八卦天師將范浪逼入絕境,實力何等強大,可是在極光神帝面前,三下五除二就死翹翹了,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這就是神帝的力量!

哪怕是同等的境界,神帝也要比同境界的對手強大得多,尤其是在自己的國土上戰鬥,能得到各種各樣的加持幫助。

范浪悄悄查看了一下剛剛得到的財物,之前丟出去當煙霧彈的財富統統失而復得,一點也沒少。

他又看了看本屬於八卦天師的財物,頓時怦然心動,這次的收穫可真是不小! 上位神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土豪,八卦天師當然也不例外,他簡直就是一個行走的藏寶庫,身上的財物非常之多。

范浪只是匆匆看了幾眼,裡面光是貨幣卡之中儲存的現金,就有兩億掛零的宇宙幣。

除了錢之外,寶物、卡牌、材料、秘籍等等,也有很多很多。

其中最有價值的,就要屬各種陣法了,這些陣法都是成品陣法,直接拿出來就能用,數量多達上千個,包羅萬象,種類繁多。

有了這些陣法在身上,能在各種情況下派上大用場。剛好范浪擁有布陣師副職業,有足夠的能力運用這些五花八門的陣法。

八卦天師是陣法方面的宗師級人物,他布置的陣法毋庸置疑,絕對是一流的,價值可想而知。。

范浪這次的實際收穫,如果用金錢來衡量的話,至少要在五億宇宙幣以上,這還是保守估計,實際上還要更多。

「不錯,這次算是因禍得福,經歷了一場生死危機,然後得到了這些回報。」

范浪心裡十分滿意。

他再一次對極光神帝公開致謝,接著表示想要回到天道神跡繼續撈好處,因為時間還沒有到。

這次的種種風波,耽擱了許多時間。

極光神帝下了個命令,單獨延長了范浪在天道神跡的時間,足足增加了五個時辰之多。

這五個時辰,足可以在天道神跡賺到很多好處了。

范浪這下更高興了,在極光神帝的幫助之下,回歸了天道神跡,路上順便治療了一下傷勢,好轉了很多。極光神帝還在他的體內注入了一股新的龍象之力,比之前的更加強橫,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孟晨等同門紛紛圍攏上來問長問短,確認范浪並無大礙,放下了心。

時間寶貴,大家短暫相聚之後,就地分散,繼續在天道神跡各處忙碌。

范浪之前都是按照極光神帝的指引東奔西跑,接下來就不同了,他婉轉的謝絕了極光神帝,開始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在天道神跡當中,有一些天材地寶的位置十分隱秘,就連極光神帝都不知道!

范浪要將這些隱藏的好處拿到手,這樣獲利會更大。

他首先來到了一片看似光禿禿的荒山上,要來了一把小鏟子,找准位置開始挖掘。

天道位面的土質堅固無比,可沒那麼好挖,每鏟一下都要花費很大的力氣。

范浪這一鏟就是很久,生生挖出來一個直通向下的地洞。

鋤禾先生察覺到了范浪的舉動,忍不住傳音道:「范浪,你挖那裡做什麼?難道是在賭運氣?我負責掌管此地,清楚這裡的一草一木,你挖的那塊地方相對貧瘠,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的,別白費力氣了。時間有限,還是去挖點別的東西吧。如果需要,我可以告訴你去哪裡能挖到好東西。」

「多謝先生提點,我可沒有亂挖,而是憑藉著一股特殊的感應,判斷出這下面肯定有好東西。」范浪解釋道。

「天道位面的土,能夠屏蔽各種探測,就算是上位神的意念,都難以深入地下。只有用一些特殊手段,才能探明地下里都有什麼。你挖的那裡,我以前就深入探查過,根本沒有什麼特殊之物。」

「就讓我挖一挖吧。要是真的什麼都沒有,我就死心了。」

「那好吧。」

見范浪如此態度,鋤禾先生也就不再規勸了,他搖搖頭,認為范浪肯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根本挖不出什麼像樣的東西,純粹白白浪費時間,以及這次珍貴的機會。

范浪不管別人怎麼想,堅信自己前世的記憶,悶頭向下挖掘,挖的越來越深。

一丈、三丈、五丈、十丈……

天道位面的土本來就堅固,再加上種種限制,范浪的進度算不上多快。

要是換做人道位面,有這個時間,他都可以把一顆星辰挖透了。

到後來,地坑的深度達到了三十丈之深,范浪整個人深陷其中,就聽坑洞之內不斷傳出挖掘的聲音。

鋤禾先生大皺眉頭,卻又不好說些什麼,他實在沒想到,范浪竟然這般執著,一口氣挖了這麼深還沒有放棄。

「挖這麼深都沒有收穫,他為什麼還在堅持?為了這個坑,他已經花了幾個時辰的時間。」鋤禾先生腹誹道。

鐺!

突然,就聽深坑當中傳出金鐵交擊之聲,聲音清脆響亮。

鋤禾先生聞聲一愣,難不成是范浪真的挖到了什麼?

他當即釋放出意念進行查探,深入到了坑洞當中,一直到了底部。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范浪竟然真的挖到了寶!

現在這個東西僅僅是露出了一個邊角,還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從這一個小小的邊角,就可以看出此物的不凡之處。

首先是足夠堅硬,質地非比尋常。

其次是神秘通玄,蘊含道之法則。

鋤禾先生立即做出判斷,這絕對是個寶貝。

「真沒想到,你竟然真能挖出寶貝,好像很不一般。你再多挖幾下,看看這到底是何物。」鋤禾先生大感好奇,從另一處地方,直接瞬移到了范浪挖出的地坑上方,要一窺究竟。

范浪知道自己挖的是什麼,也沒有說破,繼續揮鏟挖掘,加快了挖掘速度,將泥土寸寸挖掉。

連這些土都有相當的價值,統統都被他收了起來,沒有浪費。

下面的寶物漸漸顯露真容,是一種特殊的石頭,質地如金如玉,一會兒變成白色,一會兒變成黑色,契合陰陽太極,像是呼吸一般有節奏的切換。

在石頭的內外,有著各種法則圖,而且是最為原始的本源法則,顯得神秘莫測,蘊含創世滅世的終極奧秘。

范浪將整塊石頭挖了出來,拿在了手中,石頭兩面平整,邊緣卻鋸齒狼牙,看上去分明是個大塊的碎片。

還不等他說什麼,鋤禾先生倒是先一步認出了這是何物,忍不住失聲驚呼道:「老天爺,你挖出來的是一塊『天道本源碎片』!這可是一頂一的無價之寶,花錢都別想買到!快點拿出來,讓我好好看看,給你鑒定一下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你就發達了!」 鋤禾先生激動至此,甚至有幾分失態。

總裁爹地寵翻天 范浪心中好笑,直接騰空而起,跳到了上面,將手中的「天道本源碎片」遞了出去。

鋤禾先生激動的接過天道本源碎片,將手按在上面,進行了一番檢查,然後重重點頭道:「沒錯,這就是天道本源碎片無疑。在宇宙誕生之初,從混沌中誕生了六個本源,這六個本源爆炸破碎,化為了後來的六道位面。本源爆炸遺留下來了少數的碎片,每一塊碎片都蘊含著最為原始的至高法則,甚至記錄了創世滅世的秘密。利用這些本源碎片,可以得到莫大的好處,一來可以用於參悟其中的道之法則,二來可以強化自身的法則效果,此外還有諸多妙用。六道都有各自的本源,屬天道本源最為強大,更顯珍貴。你找到的這塊碎片,絕對是無價之寶。把你之前在此得到的天材地寶都加在一起,也遠不如它!」

「看來我挖對了。」范浪嘿嘿一笑。

「何止是對了,簡直是太對了,連我都有些嫉妒。我掌管此地這麼多年,怎麼就沒發現這裡有個天道本源碎片呢?」鋤禾先生看著手中的天道本源碎片,由衷感嘆道。

境界越高,越是深知此物的價值所在,甚至已經不是金錢所能衡量。這塊碎片落到上位神手中,能帶來諸多好處,無論是戰鬥實力,還是修鍊速度,都會有所提升。

甚至有人可以將本源碎片吞噬煉化,使其化為神軀的一部分!

鋤禾先生對這塊本源碎片愛不釋手,把玩了幾下,這才戀戀不捨的還給了范浪。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普通人根本沒有擁有它的資格,強行據為己有,甚至會引來殺身之禍。范浪,我奉勸你一句,你可以考慮將此物進獻給陛下,來一個借花獻佛,藉此來感謝陛下的栽培。陛下得到此寶,肯定不會虧待你的,會給你相等的回報。以你現在的境界,還無法掌握本源碎片這種水準的寶物,陛下給你的賞賜,肯定會更加適合你,何樂而不為?」鋤禾先生勸道。

「謝謝鋤禾先生的美意,陛下於我,確實有栽培之恩,我會考慮將此寶獻上的。」范浪圓滑道。

他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只是說要考慮。

實際上,他並不打算將本源碎片上交國家換「錦旗」,從一開始就是要據為己有。

本源碎片不屬於礦產,所以觸發不了九倍作弊,拿到一個就是一個。

如果有九倍作弊,也就沒必要糾結了,送出一塊又有何妨。只可惜,范浪就得到這麼一塊而已。

極光神國栽培過他,他自然會以自己的方式去報答。比如他之前滅掉無法之國,殺死各種蟲族,都是於國有利之事。

當然,如果極光神帝貪圖寶物,對他威逼利誘,巧取豪奪,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不可能跟極光神帝硬碰硬。

世事就是如此,一件事情就有可能讓原本的關係出現裂痕,甚至是徹底決裂。

「你從這下面挖到了一塊本源碎片,下面或許是塊福地,還會有別的好東西,要不要再挖挖看?按照規則,挖出來的東西,都歸你所有。」鋤禾先生又有新的建議。

「不必了,挖到這塊本源碎片之後,我那種冥冥之中的感應就消失了,反倒是覺得別處可能有好東西,打算去別處挖挖看。」范浪道。

「恩,你說的這種感應倒是挺準的,可以憑著感應行事,要是再挖出一塊本源碎片就更好了。」

「時間有限,那晚輩就先走一步了。」

范浪收起了本源碎片,動身飛往了下一處地方。

他知道許多隱藏各處的寶物,雖然不如本源碎片那麼珍貴,但也都是好東西,值得趁此機會一一入手。

范浪走後,鋤禾先生仍然留在原地,他忍不住低頭看著下面的深坑,堂堂的本源碎片,就是從這裡挖出來的。

停留了片刻,鋤禾先生終於按耐不住,自己擼胳膊挽袖子,扛著一把鋤頭飛入了深坑,在下面大肆挖掘。

萬一在下面挖到第二塊本源碎片,他就賺大了。

哪怕挖到一個碎渣渣也好啊!

結果他挖了大半個時辰,連個毛都沒挖到一根,周圍都快被他挖成地窖了。

「唉,白忙一場,命里無時莫強求啊。」鋤禾先生放棄挖掘,悻悻然道。

神級插班生 另外一邊的范浪倒是有了新的收穫,從另外一處地方得到了另一件寶物。

這只是個開始,接下來的時間,范浪在天道神跡裡面東奔西跑,這裡挖挖,那裡刨刨,收穫了一件又一件寶物,有的是天生地長的,有的是前人遺留的。

一直到時間結束,他這才停了下來。

來到這裡的另外九個人,每個人都是滿載而歸,但若是跟范浪相比,就完全不夠看了,范浪絕對是此行最大的贏家,光是那一塊本源碎片,就已經是無價之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