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是第一個敢對我說這種話的目標人物!」

「我所執行的殺手任務,那些目標從來都是小老鼠一樣,被我戲弄獵殺的存在。」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弗里森瞳孔劇烈放大,渾身被一層黑霧籠罩起來。

「曼陀羅之手!」

他的手臂忽然延伸出數米之遠,上面被黑霧纏繞,可以看到無數小蛇從那黑霧之中探出頭來,十分陰森恐怖。

「秦毅你小心,他根本不是正常人!」宋欣玉驚恐大叫。

這個秦毅怎麼就不聽勸呢?真是氣死人!

「不是正常人?」

看到對方的攻擊,秦毅衣衫無風自動,瞳仁之中雷火二色交替,面色露出一抹嘲弄之色,「我眼中沒有正不正常的人,只有活人跟死人的區別。」 「啪~」

秦毅伸出白皙的手掌,直接握住了對方裹纏在濃濃黑色氣息中的手臂,那些曼陀羅黑色小蛇在接觸到秦毅的時候直接化成黑煙,消散在空氣中,連零點一秒都沒有支撐到。

「怎麼可能?」弗里森面色一變,他的黑暗異能能夠吞噬一些,除了與之相對應的大光明異能,沒有能夠剋制他的才對,這個青年身體中明明沒有暴露出來一絲一毫的能量波動。

「沒有什麼不可能,僅憑你的見識當然不能理解。」

秦毅丹田一鼓,真元傾瀉而出,弗里森整個人就像是被一柄重鎚轟擊,頭腦發昏,劇烈的痛楚從手臂上傳來,他發現他的手腕被秦毅握著的那一塊不知何時變得一片焦黑。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弗里森抽身便退,他腳尖一碰地面,忽然直接倒飛了十數米遠,竟然隱遁在虛空之中,這一幕讓宋欣玉再次張大了嘴巴。

本來秦毅居然能夠在跟他的對抗中佔據上風,已經十分驚訝,可她沒想到,這個殺手界的殺手之王居然還會飛?

這還怎麼打?不怕子彈還會飛豈不是說華國任由他來去了?這種人簡直太危險了,就是一個移動的炸彈。

然而下一刻,宋欣玉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她的瞳孔之中,秦毅的身影飄飄欲仙,踏空而上,白衫獵獵,宛如成了永恆。

幸虧這一幕沒有被很多人看到,大多數警察都駐守在金衡大學外面,在這生物學院的十多人,只剩下宋欣玉還活著。

「在我面前,你往哪裡跑?」

秦毅大手一探,噴薄而出的火焰充塞前方數十米虛空,弗里森隱遁在黑暗之中的身影狼狽竄出,在空中一個踉蹌,幾乎快要跌落下去。

他目光驚慌失措的盯著秦毅,當殺手三十多年,除卻這十多年隱匿修鍊之外,其他時間都在與各國高手戰鬥,執行無數高危人物,時時刻刻都行走在死亡邊緣。

但他從沒有一次這麼無力過,從沒有一次遇見過秦毅這種讓人頓時心生絕望的對手。

那是一種來自肉體、精神、氣勢全方面的碾壓,沒有一點能夠抗衡的機會。

他見識過很多東方武者,也與之較量過,碰見過最強大的一個,他也能夠與對方五五戰平。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秦毅亦是輕咦了一聲,露出驚訝。

秦毅對自己的手段還是十分有信心的,對方竟然能夠屢次逃命,無愧殺手之王,至少這自保的本事是練到家了,否則也不會這麼多次任務還安然無恙。

不過這也跟黑暗屬性異能本身的特性有關,黑暗本來就意味著吞噬,秦毅的火焰被對方吞掉不少,導致能夠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害就變小了很多,難以致命。

這才能夠屢次逃脫。

「我若離開,我定要讓你身邊人雞犬不寧,不要小看我弗里森的力量!」

弗里森歇斯底里,臉上憤怒之色溢於言表,在空中狂亂奔逃,他腳下踩著一團團黑霧,很快就出現在了幾百米之外,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這是他受創最重的一次,乃是殺手之王一世的恥辱,所謂血債,就必須要血嘗,他會讓這個人知道,什麼叫躲在陰暗處的對手,才最讓人感到恐懼!

「可惜了,你沒有機會離開!」

秦毅捏了捏手掌,目光盯著那道近乎化作黑點的身影,雙手朝著天空一印。

「落雷術!」

最正統的修真法術,先天生靈,溝通天地自然,以自身能量引起自然能量共鳴,形成威力巨大的攻擊。

黑暗的沒有波動的天空忽然間響起一道巨震轟鳴,紫光滔天,一道蜿蜒崎嶇的雷柱轟然砸下,正正好好落在被秦毅神念鎖定的弗里森身上,不偏不正。

弗里森被紫光籠罩的身影猛然一僵,雙目迅速失去神采,身體在高溫雷電之中直接化為齏粉,一絲一毫存在過的痕迹都找不到。

這種異象自然也被無數金衡市的居民察覺,紛紛朝著天空拜倒,露出敬畏之色。

晴空響天威,這並不是什麼大吉之兆。

特別是那粗壯如水桶的雷柱,更是讓不少靠的近的人心驚肉跳,很難想象那種雷電若是砸到了自己身邊,該是怎麼一副絕望場景?

然而要說最震撼的,肯定是宋欣玉,因為她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落在地面上,秦毅朝著宋欣玉走去。

「宋隊,我早就告訴了你,讓你帶著你手下回去,不要做無畏的犧牲,面對那些頂級殺手,有什麼好逞能的?」秦毅淡淡說道。

宋欣玉的目光緊緊盯著他。

「我剛剛看到的是真的嗎?」她喃喃自語。

秦毅眉心一沉,猶豫片刻點了點頭,「你沒看錯,所以還希望你不要到處宣揚出去,畢竟我不想人心惶惶。」

宋欣玉忽然死死咬著嘴唇,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了下來,似乎是委屈似乎是自嘲。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那些手下都白白死了你知道嗎?」宋欣玉有些絕望後悔的說道。

秦毅嘆了口氣。

「宋隊,如果你有這種能力?你會滿大街告訴別人嗎?」

「再者,我離開的那會功夫,已經解決了此番過來的九十九名殺手,漏掉了這個弗里森在我的算計之外,對此我只能說抱歉。」

宋欣玉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膝蓋,低頭抽泣起來。

九十九名殺手……也就是說這次過來的殺手居然足足有一百名?不敢想象……

宋欣玉並沒有要繼續責怪秦毅的意思,他知道後者以已經儘力了,否則自己還有更多的手下,今天都會喪命在這裡。

「秦教授?你們沒事吧?」生物學院內部,周沁雅跑了出來,她看到一地的屍體,忽然嘔吐起來,面色變得慘白,之後驚駭的盯著秦毅。

「沒事,你帶著宋隊離開這裡,我來處理一下後事。」秦毅擺了擺手。

「秦毅,這些屍體能交給我處理嗎?他們都是英雄。」宋欣玉淡淡的說道。

秦毅正想點頭,忽然他的面色猛然大變,「快走!」

沒有一刻猶豫,秦毅伸手攬過兩個女人,身形暴退,零點一秒之後,他之前所在的那塊地面,成了一道深坑。

秦毅面色十分陰沉,他盯著虛空之中的某種,腳步輕點,落在天台之上。

地面那深坑還在冒著電光,十分恐怖。

如果剛剛反應慢了一步,除了秦毅之外她們兩都將屍骨無存。

不過地面上那些已經死了的屍體是保不住了,已經被炸的七零八落。

放開宋欣玉跟周沁雅,兩人下意識的退後幾步。

「秦毅,到底怎麼了?」宋欣玉獃獃的問道。

「你們兩趕緊離開這裡,離開之後立刻去找校長跟學校的負責人,讓所有人待在房間中不要出來,撤離生物學院所有的學生。」

「另外……幫我通知焱龍軍區,我相信你能搞到聯繫方式,聯繫到了之後就說我秦尊者要他們速速抵達金衡市,這裡,遇到麻煩了!」

秦毅不容置疑的說道。

儘管宋欣玉腦袋還是渾的,可她看到秦毅凝重的面色,並不敢遲疑。

秦毅轉過頭,盯著天空中已經顯現出來的人影,眉頭沉了下去。

他只有一個人,論戰鬥他誰都不懼,但是他無法保證這些人的目的,如果他們單純為了破壞,為了殺人……金衡大學就完蛋了!

「早就聽聞金衡市住著一個江南第一高手,就知道那些愚蠢的殺手會有來無回,一群廢物也想拿到配方?」遙遙的就有聲音傳了過來,數道身影顯現,一共有六個人,每一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毀滅的波動。

「秦尊者?秦教授?都是你對吧?」

「交出配方,跟我去Y國一趟,或者你跟著這所學校,一起化為齏粉!」 「我還是勸你們不要亂來,你們膽敢攻擊金衡大學,華國傾國之力都會將你們覆滅成灰燼,這一點相信你們不會懷疑。」

秦毅淡淡說道。

華國的力量有多麼強大?這一點相信沒有人膽敢去嘗試,因為想要挑釁大國的武者,最後都是死在了大國之下,這一點幾乎是毋庸置疑的。

即便是人仙強者,百年前也有過被一枚超大型ATM毀滅的事迹,而一枚超大型ATM對於一個國家來說,還是能夠輕易拿出來的。

甚至國家還有更強的武器、那些封禁的武器只是迫於輿論不好使用罷了,一旦逼急了管你是誰?直接先毀了再說。

所以到現在為止強大武者不少,敢亂來的並不多,特別是毀滅學校這種喪失道德,人神共憤的事情。

「呵呵,秦教授、秦尊者,你怕是還活在夢裡面?在都市之中誰能拿我們怎麼樣?就憑那些警察?軍隊?來一支我毀滅一支。」

「我不信你們華國軍方膽敢在都市之中投放什麼毀滅我們的武器,除非他們能夠承受得住輿論。」說的話男子笑的格外開心。

「當然,你要是乖乖配合我們,我們也不會毀了下面這座美麗的學校的,畢竟我主還是懷著仁慈之心。」明黃色袍子的男子身影漸漸走近,他脖子上掛著一根綁著裸體雕像的十字架,上面有著幾根銀色長釘,像是某教信徒一般。

秦毅咧嘴一笑。

「你們來之前有沒有調查過我的實力?」

秦毅最擔心的無非是這些人抱著破壞的態度而來,如此一來他只有一個人,而對方七名已經無限接近人仙的強者,隨隨便便一個異能扔下去,都是無比慘重的損失。

所以秦毅現在最希望的就是焱龍部身在金衡市的執法者能來幫個忙,即便是拖住對方一時半刻,他也能全數解決。

曾經築基境界,一人獨戰六大半仙可能有點困難,但是如今……他位列先天,成就先天生靈,卻是翻手可以戰勝,只要沒有後顧之憂,這幾個人十幾秒之後,就是一堆死人。

「江南第一高手,我們豈會不知道?東南亞龍堂就是毀在你的手上,你的實力要在龍主之上,所以我們匹配了足夠看得起你的陣容,足足六名S級強者,你足夠自傲了。」

明黃色長袍的西方教派人士張口說道。

六人齊刷刷站成一排,恐怖的力量從這裡波動出去,玻璃窗被吹得噼里啪啦作響,距離比較近的生物學院門窗全碎,教室亂成一團,最下面的大樹連根被拔起,綠化帶已經完全不復存在,水泥地面都裂開了縫隙。

「那是一個月之前的信息。」秦毅搖了搖頭,似乎在等著什麼人。

他知道只要宋欣玉打通了焱龍軍區的電話,通知到了焱龍部的人,他們距離最近的執法者肯定會趕到,秦毅現在希望的就是,在這金衡市附近的,會是四神將之一,若是朱小雀這樣的……面對這些敵人,怕是一秒都阻止不到。

當然,若是時間拖延不住,他也只好放手一搏,儘力保住學校,其他的損失可以稍後再談,學生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畢竟這場災難是他帶來,他沒有理由棄之不顧。

「哦?你是想說這一個月你又突破了嗎?」站在六人中間的是一名女人,雙腿修長筆直,穿著戰裙,手中握著一根潔凈的青色法杖,就像是西方禮堂的司儀,但誰若是真把她當成司儀,必然會死的很慘。

修鍊之人都知道,修鍊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步一步積累過來,想要突破十分不容易,每一個境界都需要很長時間的能量積累,以及境界感悟,沒有到那個門檻根本是不可能突破。

特別是還是愈加高深的境界,無數人終其一生,也沒有取得絲毫進步。

然而他們實在是想不到秦毅的修鍊之法。

從得到修真手札到現在也就一年多的時間,修真手札晦澀難懂,他足足有用了一年的時間才入門,進入望氣階段,但入門之後從黑暗世界歸來便一發不可收拾,利用丹藥協助一路飛奔直上,短短兩個月,便衝破凝海、達成築基,於今日才終於成就先天。

若是放在修真年代,甚至有絕世天驕,服用絕品靈丹,一天之內衝破三道關卡直達先天的。

甚至還有剛出生就是先天生靈的存在。

只能說現在武道境界落寞,想要突破愈發難了起來。

「沒錯,若是你們識趣退去,我可以當做今天的一切沒有發生,不會去西方找你們麻煩。」秦毅點了點頭。

然而他這句話說出來,卻是讓對方六人同時笑了起來。

「秦尊者果然還是年輕啊,這江南第一高手的位置坐上了,已經自詡天下無敵了,你知道你這所謂的江南,在我們六人眼中,連狗屁都不是嗎?」他們確實有資格說這話,如果秦毅沒有出現,整個江南最強者不過大真人境界的修法高手,在這些S級異能者面前,翻手便會被鎮壓。

而且由於異能者的特殊性,S級異能者就相當於龍主那種類型的半神強者,但是他們掌握的能力更為純粹,不會出現駁雜的情況,因此攻擊力也更加犀利。

六人聯合起來,若是還有相輔相成的能力,那就更加恐怖了。

「我只是把我的條件說出來,畢竟我這個人還是愛好和平的,打打殺殺不是我的作風。」秦毅笑著說道,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

「他在拖延時間,儘快解決這件事,遲則生變!」

華國不是能夠久留的地方,古老東方這個傳說不是開玩笑的,他們寧願招惹教會,也不願意招惹東方修道士,特別是某些強大的存在。

「秦尊者,秦教授,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配方,我們離開!」

「否則,與這所大學一起陪葬!」

六人齊齊爆發出凌厲的氣勢,一齊朝著秦毅碾壓過去。

秦毅的神念始終覆蓋著方圓數公里範圍,眼中神色變幻不定,終究是嘆了口氣。

看來指望焱龍部,短時間內是沒戲了。

畢竟他根本無法確定,金衡市內現在還有沒有焱龍部的強大執法者駐守。

若是沒有的話,遠水解不了近渴,即便是宋欣玉聯繫上了,也根本指望不上。

若瘋魔便成活 一切,最終還是得看自己。

「你要戰,那便戰!」

秦毅雙手自然攤開,彷彿整個天地間的力量他都能感應的到。

先天境界最為明顯的變化就是,秦毅可以將他的招式隨意的與天地力量契合,甚至一個念頭就能通過自身真元的共鳴,引動天地自然力量形成攻擊。

他想到了黑大帥對他說的話。

「我的那個不靠譜主人,即便是在築基之時,也能隨手布下陣法,陣法以天地力量運行,生生不息,強大無匹。」

秦毅當時無法理解那種操作,然而現在似乎是腦海中結合陣典有點明悟了。

「多米修斯,用你的火焰焚燒這裡的一切吧,這個小子就交給我們了。」明黃色長袍的教派男子淡淡說道,他伸手一抓,手中握著刺眼的光芒,那光芒凝成一道長矛,被他握在手中,彷彿連黑夜都被刺破。

多米修斯是一名女性火系異能者,站在最右側,就像電影中的魔法師一樣,渾身被紅色的寬大袍子罩在裡面,額前有著幾縷秀髮,瞳仁是赤紅的顏色,讓人看一眼就移不開目光。

她沒有多餘的話,口中念叨著一句咒語,忽然她雙目張開,幾乎噴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