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知道那是什麼病?」

獨孤鶩聽出鳳白泠的話外之音,眸光微微有些發冷。

旁人若是說能治永業帝的病,獨孤鶩並不信,可若是鳳白泠……

鳳白泠聽出了幾分冷意,獨孤鶩並不想她救永業帝。

至少,不是這個時候救。

這兩位君和臣之間,有一種古怪的關係,相互信任,可又相互避諱。

「我只是猜測罷了。還是等紅萱看完病之後,再說。」

鳳白泠沒有再往下說。

到了夜晚,風早回來時,卻帶回了一個消息。

紅萱不願意回順親王府,她去了太子府。

第二天,楚都就傳開了一個消息。

老牌藥行「濟世堂」來了一位女神醫,女神醫懸壺濟世,一天之內,就治療好了不少疑難雜症。

剛好陸音這幾日又不在,相比之下「杏林春」的門庭頓時冷清了不少。

好在「杏林春」的葯口碑好,藥行的生意還算正常。

鳳凰商會那邊,卻是生意盈門,接連幾天的罐頭和蠟燭都被搶售一空,甚至有幾種熱門的香薰蠟燭,一開店就被搶光了。

見市場反應如此好,張家兄弟發動新歧村的百姓,每天加班加點,李慕北也開始聯絡他的渠道,將蠟燭和罐頭賣到國外去。

紅萱住進了太子府後,雖然很快就名聲遠揚,可她並不是開心。

一方面,她牽掛着毒龍山莊里紅昊然的病情。

另一方面,她也開始懷念順親王府的生活。

尤其是鳳小鯉那個小東西,雖然只是相處了短短一天,可是她和鳳小鯉很合得來。

這一日傍晚,紅萱在濟世堂忙碌了一日,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太子府。

「紅萱姨。」

紅萱一怔,聽到了個耳熟的聲音。

就見鳳小鯉和獨孤小錦,還有東方錦正在院子裏玩耍。

原來是東方錦邀請了鳳小鯉和獨孤小錦來太子府,鳳小鯉看到紅萱,就飛撲了過去。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夜,樂城娛樂會所。

在這所全城最大的夜場里,有着最高檔的包間,最全套的設施,最優秀的服務,以及……最昂貴的價格。

不過這最後一條,對於現在的雲初謙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包下了一間大包間,把他所謂的「心腹」都給叫了來,桌子上擺滿了各類酒瓶子,儼然一副不醉不歸的模樣。

「今天讓大家來開這個慶功會,就是為了好好的放鬆一下,順便給大家打打氣,以後我們未來無限,你們前途可期,將來咱們的產品,款款都是爆款,樣樣賣到脫銷!」

舉起手裏的杯子,雲初謙豪氣干雲的說,「最近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來,我敬大家一杯!」

「謝謝雲經理!」眾人齊道,一起仰頭喝酒。

這時邊上有人說,「哎,還叫什麼雲經理,相信雲經理不久之後,我們就要改口叫雲副總,搞不好要叫雲總了,哈哈哈……」

眾人便跟着笑起來,雲初謙心裏自然是高興的,面子上還要保持淡定,「不要這麼說,話別說這麼早,這事兒還早著呢。不一定,不一定。」

「怎麼不一定,要我說,那是一定的事兒。」另一個人又吹捧了,「雲經理剛接項目就做出了這麼漂亮的成績,公司里誰能做得到。再說了,您是二副總的唯一兒子,將來肯定由您來繼承啊!」

聽到這話,是雲初謙最舒心的,他笑而不語,只是端著酒杯,任由他們吹捧。

不過也總有人差那麼點眼力見,小聲的質疑,「可是,雲總不是還有一個兒子嗎?」

「哎!」邊上的人撞了她一下,不讓她繼續往下說,「你懂什麼!雲總最近身體不好,都不知道多久沒來公司了,要不是二副總在撐著,指不定會出什麼亂子。而且那位大少爺哪裏是做生意的料,怎麼能跟我們雲經理相提並論!」

「就是就是,你得罰一杯,將來我們都要靠雲經理提攜呢!」

在哄抬聲中,雲初謙滿足了,拍了拍胸前說,「只要大家好好乾,齊心協力為公司效力,我保證,將來你們都少不了好處!」

得到了許諾,大家都高興起來,氣氛越發的嗨了。

這時,助理出去接了電話回來,湊到他的耳畔說,「經理,楊小姐來不了了。」

「怎麼,不給面子?」他頓時就不高興了。

這個楊小姐是他特意請的拍攝香水廣告的模特,在國內算是一流級別,也走過一些國際場子,以她的咖位能接下香水廣告,還是他拖了關係,找了人才拿下的。

現在慶功會,就特意派人去請,想要把美人請來了給大家助助興,順便也威風一下。

可沒想到到現在人都沒有來,這會兒了卻來個電話說來不了了,這不是擺明了不給面子嗎?

助理連忙解釋道,「不是,聽說是楊小姐生病了,所以不方便來。」

「不過都是託詞,哼!」他不悅的說,「是不是嫌給的價位不夠?你問問她,想要多少出場費?還有,順便提醒她一下,就算是已經拍攝結束了,也有義務配合公司的宣傳和活動,否則的話,隨時可以告她違約的。」

「這……好吧。」聽了他的話,助理又去聯絡了。

雲初謙不以為然,覺得不過是那些明星們拿捏架子的把戲罷了,說白了不就是要錢么,只要錢給到位,想要誰不行。

坐下來一邊划拳一邊喝酒,又過了幾分鐘,助理再次進來,這次他捏着手機往雲初謙的眼前送,「經歷,應該不是推辭借口,您說的話我都跟她說了,但是她發來了這個……」

說着,把手機往他的眼前湊了湊。

雲初謙掃了一眼,差點沒把手裏的酒杯扔出去,「噫……什麼鬼!」

「說是過敏了,現在在醫院裏呢,怕您不信,特意拍了半張臉的照片給您看。」

那張照片雖然只露出了小半張臉,可看得出紅暈一片,上面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疙瘩,看着就很駭人,也難怪雲初謙差點要扔酒杯。

「拿走拿走!晦氣玩意兒!什麼東西都給老子看!」他沒好氣的說,「行了行了,不來就不來吧!」

「這樣,你明天讓人送個果籃慰問下,就說是我的意思,怎麼也合作一場,不能讓人挑毛病不是?」想了想,他拿着瓶子倒酒,又接着說,「不對,你多買兩樣東西,再把什麼媒體啊之類的都給叫上,多拍幾張照片,表現下咱們公司的人文關懷。」

這應該算是做的蠻到位的了吧。

助理應聲去辦了,自然又是一波的吹捧彩虹屁,吹噓他有大將風範,有全局謀略,說這次真是公司史無前例的最成功。

雲初謙今晚是這二十多年來最開心的一天,他覺得過去那些屈辱的見不得光的歲月,都將被埋葬,他光明遠大的美好未來,才剛剛開始。

——

與此同時,醫院裏。

楊美娜慢條斯理的用潔面巾擦了擦臉,又對着鏡子左右看了看。

臉上的確是有點紅疹,但並沒有拍給雲初謙看的時候那麼嚴重,她用手指輕輕的點在紅點上,眼眸凝了凝。

「美娜,這次你委屈了。」站在病床邊上說話的,卻是姚穎。

「穎姐,怎麼說這樣的話,我跟您是什麼關係,如果當年沒有您的提攜,我恐怕早就不知道在哪裏了,這點小事算什麼。」放下鏡子,這張臉的確是要委屈幾天,不過也無所謂。

「那也是你有天賦有機遇,這也是你我之間的緣分。沒想到我退出圈子那麼多年,你今天已經成了大明星光芒萬丈,命運這東西啊!」她很有些感慨。

如果當初不退圈,不去做豪門闊太太,今時今日是不是又會不一樣,會不會有更大的成功?

但是這世上本就沒有如果,誰也不敢說重來一遍就一定比現在好,但失去什麼,就會對什麼念念不忘,輾轉反側成心頭不可得的白月光,那也是情理之中。

「您現在這樣也很好啊,安心享福,不用像我們這樣在外面拋頭露面的賺錢。」楊美娜說道。

「很好嗎?」苦笑了一聲,姚穎在邊上的凳子慢慢坐下來,「一把年紀,還要為了兒女的一點利益動心思動腦子,現在還得借你幫忙……」。 第558章兩億元的賭約

客廳內,燈光明亮。

沙發上坐著十幾人,正全神貫注地欣賞周筱雨彈奏鋼琴。

她的纖纖玉指,猶如精靈,在鍵盤上舞動,演繹美妙的旋律。

雷鋼低聲說:「妹紙多才多藝,深藏不露。」

林宇也沒想到,周筱雨會彈鋼琴,而且水平頗高。

別墅的裝修,屬於歐式風格,富麗堂皇,極為奢華,彰顯主人的雄厚財力。

而此刻,林宇和雷鋼牽著猴子,造型滑稽,畫風不搭。

周筱雨停止彈琴,腳步輕盈地走到林宇的面前。

她身穿米色長裙,宛如仙子,光彩奪目。

林宇笑著說:「筱雨,祝你生日快樂!」

周筱雨挽住林宇的胳膊,大聲介紹:「爸,媽!他就是林宇!」

客廳的中間位置,坐著周筱雨的父母——周永辰和張婉麗。

右方,坐著吳迪和一個面相富態的中年胖男。

左方,坐著一對頭髮花白的老人,正是周筱雨的爺爺和奶奶。

其他的賓客,則是周筱雨的親戚和好友。

林宇禮貌地說:「叔叔阿姨好!大家晚上好!」

周永辰昂頭,打量著林宇。

林宇不卑不亢,微笑面對周筱雨的老爸。

周永辰相貌堂堂,表情冷峻,目光中夾雜著不悅之色。

吳迪嘿嘿幾聲:「林宇是個賣燒烤的廚子,他今晚過來,負責給咱們燒羊肉串。」

這傢伙的語氣,充滿輕蔑之意。

富態中年男晃著腦袋說:「燒烤食品,很不健康,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林宇暫時不反攻,他拿起手機,播放一首節奏歡快的音樂,沖猴子傑寶打了個響指。

霎時,猴子傑寶跳到客廳的大理石茶几上,開始表演「踢踏舞」。

它的雙腳恰似蝴蝶翩飛,小皮鞋不停地在茶几上連續踢踏,令人眼花繚亂。

頃刻間,眾人被猴子傑寶的精彩舞技所吸引,看入了迷。

吳迪冷眼旁觀,一副不屑的神態。

兩分鐘之後,猴子傑寶完成表演,博得熱烈的掌聲。

周筱雨的爺爺和奶奶,笑得非常開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