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管教不力,自扇十個耳光之後滾蛋。」楚南淡淡道。

這四層聖子二話不說,啪啪啪重重自扇十記耳光,扇得臉都腫成豬頭,這才灰溜溜的閃身消失。

「這樣真的好么?」寧甯笑著對楚南道。

「你的神情告訴我,這非常好。」楚南大笑,摟著寧甯的腰,瞬間消失。 ?寧甯的『洞』窟里,楚南眉飛『色』舞的講述著這些天來發生的事情。.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而寧甯帶著笑意,看著楚南,怎麼看怎麼喜歡。

「你是沒看到,那魯小寶一下拿出了一株這麼高的魔神血珊瑚,說什麼內可堅固神基,外可錘鍊『肉』身,成就魔神之體,我一聽就知道這小子吹牛,後來果然印證就是如此,這麼一個垃圾,也想換我的芙蓉令,『門』都沒有。」楚南正講到高層聖子搶著送寶一事。

「咯咯,我看你當時是十分心動吧。」寧甯嬌笑道。

「額,是有那麼一點點了,—接下來八層聖子山的中央巔峰聖子瞿一一出現,將魯小寶貶得一文不值,然後,她勾引我,要送貨上『門』,我當然是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就她那樣,能跟我家寧甯比嗎?」楚南一臉正氣道。

「你明明流口水了吧,就那『腿』那腰那『胸』,不是正合你口味嗎?」寧甯再次笑著拆穿。

「胡說八道,我的口味就是你這樣的,你別打斷我,聽我說了,那瞿一一見我不受勾引,就拿出了兩樣至寶,一樣是一條九品能量源泉,一樣是太古聖靈圖,震驚了所有人,但是不包括本少爺,我是直接對她說,這麼點破爛東西也想換芙蓉令,都回去好好掂量掂量。」楚南道。

寧甯嘻嘻笑著,道:「那你到底選了誰?」

「還沒選呢?我的聖子令都收到了千條訊息了,正好,一起來看看,看看本少爺有沒有吹牛。」楚南拿出了聖子令。

第一條,是影像訊息,一放出,楚南立刻瞪大了眼睛。

這是一個年青漂亮的『女』『性』聖子,頗有幾分姿『色』,身穿著一層跟沒穿似的薄紗,她撩了撩頭髮,媚眼如絲。

「我去,這種姿『色』也學瞿一一來勾引我,哪比得上我家寧甯一根手指頭,下一條。」楚南乾咳一聲,立刻切換到下一條。

下一條也是一個『女』人,更大膽,直接在浴池裡玩起了*********尼妹的,都當本少爺好『色』嗎?下一條。」楚南咳得更重了了,又到下一條。

下一條終於正常一點了,幾樣神寶在平常看來還是不錯的,但現在嘛,它們就是垃圾。

一條一條快速翻過,前面數百條訊息里,竟然有數十條是『女』子發來的暴『露』『性』感影像,明擺著是要****了。

「不看了。」寧甯突然道,俏臉上寫著四個字,我不高興。

楚南也有些無語,他在聖子山時表現得很好『色』嗎?怎麼一個個都想靠美『色』來『誘』『惑』他,他是什麼『女』人都能『誘』『惑』得了的嗎?若真這樣,他也不會上次在小美嘴裡來一發了。

「吃醋了?」楚南伸手勾起寧甯的下巴。

「沒有,只是……」寧甯盯著楚南,突然『露』齒笑了起來,那眸子有點泛起血『色』,血『色』中又有金『色』。

楚南『舔』了『舔』嘴『唇』,這氣氛突然就有些不一樣了。

寧甯纖纖『玉』指頂在楚南『胸』脯,用力一推,將他推倒,然後手指往下游移,在他兩『腿』間輕輕拂過,頓時帶來如電一般的酥麻感。

楚南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難道又要像在之前的墨雲帝國那樣,那太好了。

寧甯解開發帶,一頭血發甩了甩,如瀑般披下,映襯著她如雪一般白皙的皮膚,有一種極致的魅『惑』。

寧甯貝齒咬著下『唇』,嘴角帶著些羞澀與『欲』望『混』雜的微笑,媚得讓人忘記呼吸。

她扯開楚南的腰帶,俯下頭,紅『唇』張開……

楚南全身『毛』孔都張了開來,感覺這一次寧甯特別不一樣,狂野,熱情,奔放,當然還帶著那麼一絲怨氣,甚至比之前她還是驕陽身份時更放得開。

良久,楚南渾身一抖,去了。

寧甯抬頭,手指擦了擦嘴角,道:「再來,不許忍,不許用神力鎖關,要不然我就真生氣了。」

來就來,誰怕誰!楚南鬥志昂揚!

兩次,三次,四次……十次……

楚南面如土『色』,他身體再逆天,沒有神魂和神力控制,那裡也早空了。

寧甯,不,這分明就是驕陽的作風啊。

「吸幹了你,隨你去勾搭吧。」寧甯如同勝利的將軍,揚著頭哼道,雖然她的『唇』舌也早麻痹了。

「妖『精』。」楚南悲憤道。

「你的妖『精』。」寧甯補充道。

楚南給寧甯留下了一塊芙蓉令,然後離開了,一離開,他神力一運,又再度『精』神奕奕。

寧甯在『洞』窟里,拿著芙蓉令,卻是有些發怔。

「小姨,我已經越來越覺得我是另外一個人了,我還該不該相信你呢?」寧甯輕聲自言。

半晌這后,寧甯突然身上泛起血光,她一手朝自己眉心一點,另一手拍向了『胸』口。

「哇」

她的嘴裡吐出了一隻長有翅膀的血蟲,九泉血煞鞭一卷,這隻血蟲頓時變成了一灘血水。

「封!」

寧甯渾身血光一收,恢復了正常,只是臉『色』有些蒼白。

「果真除了封印,竟然還有這血盅,神魂之中似乎也還有一些什麼。」寧甯心道。

楚南去找了莫芸娜,問她想不想去中天『門』。

但是莫芸娜卻看白痴似的看著楚南,道:「你讓我一個黑暗天魔去祖聖之地接受聖光洗禮,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

楚南這才一拍腦袋,他還真是有些銹逗了,難不成是被寧甯吸空影響了思維。

回到聖子山,楚南就朝外傳遞了一個消息,六個名額只剩下兩個了,而還有三天的時間就是期限。

一瞬間,有十餘個志在必得的聖子都緊張了起來,包括一直很自信的瞿一一,這些人大都已經準備好了『交』易的物品,但都還沒給楚南發訊息。

很明顯,他們都是準備最後期限才發的。

現在給楚南發訊息的,大都是想要走捷徑,比如****,或者碰運氣的,真正有信心的那十幾個都按兵不動。

肖小小留了言,說去了一個秘境修鍊,在離開之前會回來。

三天里,楚南一直在試煉新的丹『葯』,這種丹『葯』涉及到太神境規則碎片,不是那麼容易煉成的。

不過這三天里,他倒是找到了一個大方向,接下來就是不斷的試驗了,這需要無數材料的堆積。

所以,楚南其實是很期待兩個名額能夠『交』易到的物品的。

在最後一天,楚南又放出了一個消息,若是『交』易物品中有大量高等神『葯』材料的,會優先考慮。

這個消息一出,大量的高等『葯』材一批一批被運到各個志在必得的聖子手裡。

終於,三天的期限到了。

在最後時刻,一道道訊息傳入了楚南的聖子令中。

楚南神念一動,一道一道訊息看了過去。

「三條八品能量源泉,五十萬斤各種高等神『葯』,太古魔焰獸的獸靈之心。」

楚南看到這一條訊息時目光定了一下,八層北峰巔峰聖子擎劍,東西不錯,不過三條八品能量源泉還是比不上一條九品能量源泉,確切的說,十條八品能量源泉都比不上一條九品能量源泉,若是真要按市場價值,更是一百條都比不上,主要是九品能量源泉的神力純度品質是最高的,也最為稀有,神力的品質對於太神境來說極為重要。

「十條七品能量源泉,五條八品能量源泉,一條九品能量源泉,一百萬斤各種高等神『葯』,一幅末開封的太古聖靈圖,一顆『混』沌神晶,一套六煉星辰寶衣。」

楚南看到這條訊息,眼睛都直了,一看訊息名字,瞿一一。

我的三百傳奇 「土豪啊,上次差點就答應了,還好還好,現在一下子加了這麼多寶物。」楚南咽了一口口水,毫無疑問,她一定可以得到一個名額。

只剩下最後一個名額要篩選了,有三個人給出的寶物價值都差不多,關鍵要看楚南需要什麼。

楚南仔細想了想,選中了其中一個,這個人給出的清單有:五十條七品能量源泉,五百萬斤高等神『葯』,虛空火蓮一朵,十八葉噬魂草三株,青月之戒一枚(得至葬月星海月族墓藏,能汲取青月之力,釋放出青月之輪,威力媲美一層太神強者一擊)。

其餘兩個的清單也是眼『花』繚『亂』,但是楚南之所以選擇這一個清單,因為對方抓准了他的心思,他釋放出來需要神『葯』的信息被準確解讀,作為一個煉丹師,需要的就是神『葯』材料,所以不僅有著數量驚人的高等神『葯』,還有著稀世神『葯』虛空火蓮以及十八葉噬魂草,而更打動楚南的卻是那青月之戒,他與月神族冥冥中有著難以言諭的關係,似乎有一根看不見『摸』不著的線存在著。

楚南之外,十餘個志在必得的聖子都來到了,他們背後都有著這樣那樣的強硬後台。

「小姐,為什麼要加這麼多東西進去,就憑一條九品能量源泉,一幅太古聖靈圖,我看就沒有人是你的對手。」瞿一一旁邊還站著一位『女』子,也是一位八層聖子,但卻稱呼她為小姐。

「不要小看任何人,就算你覺得穩居第一也不能放鬆,不加東西,他會猶豫,我加了這麼多,他在第一時間就會將我選出來,既然志在必得,那麼多『花』些代價去抵消不穩定的因素,都是值得的。」瞿一一道。

「小姐說的是,只是,太便宜他了,一個名額而已。」這『女』子有些忿忿不平。

瞿一一卻是笑了起來,道:「不怕他佔便宜,就怕他不佔。」。 ?楚南選定了人選,便從楚樓中走出。

「都來了啊,很好,那我就宣布最終結果了。」楚南開口道。

「少廢話,快點宣布。」一個八層聖子急切道。

「第一個,瞿一一。」楚南道。

瞿一一笑了,風情萬種的撩了撩秀髮,伸出纖纖『玉』手勾了勾,嬌聲道:「芙蓉令給我吧。」

楚南嘿嘿一笑,道:「長『腿』妹,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

「你還怕我賴帳嗎?這麼不信任我,太令人傷心了吧。」瞿一一道。

「信任與『交』易不能『混』為一談,快點,十息之後東西沒有出現在聖子令的空間里,我就重選了。」楚南不吃這一套,淡淡道。

「真是不解風情。」瞿一一哼了一聲,神念烙印在聖子令中,早就存放在裡面的『交』易物品轉入到了楚南的聖子令空間。

楚南一看聖子令空間里多出來的東西,頓時笑得十分燦爛,芙蓉令也傳送了過去。

瞿一一看到芙蓉令,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志在必得,但東西到手了才覺得安心,至於划算不划算,就看你是不是急需了,就比如一種有效的廉價『葯』於缺少這味『葯』的將死之人,即使市場只值一塊神雲晶,對於這將死之人來說也是無價之寶。

「第二個,解流觴。」楚南報了名字。

解流觴?那只是一個七層中部的聖子,是不是搞錯了?

楚南報的名字一出來,立刻就讓其餘人躁動起來,他們的報價怎麼可能會被一個七層普通聖子給比下去,而且這個解流觴在這些人當中,是最沒有靠山的一個。

愛上小偷總裁 解流觴個字不高,長得有些……圓潤,嘴上還留著八字須,令得看著憨厚的五官多出了一份『精』明。

「楚南,東西轉過來了,芙蓉令快給我。」解流觴驚喜道,他原本是準備了一些其它的物品的,但最後楚南卻放出神『葯』可以優先選擇,他立刻大喜,將那些完全沒有把握的神寶換成了神『葯』。

由於丹『葯』品階的限制,稀有靈『葯』的價值完全體現不出來,南嶺的丹師,像玄丹宗的丹魔已經屬於最高層次,他煉製出來的丹『葯』,頂多也只能給天神境服用才有效,而到了半步太神這個級別,幾乎沒有任何效果了。

所以,稀世神『葯』價值並不如一些高階神寶。

只是,恰恰楚南是一個妖孽般的丹師,他正研究的新丹方是能讓身體快速融合太神規則碎片的,已經能稱之准太神級別的神丹了。

楚南看到物品轉過來了,也將芙蓉令給了解流觴。

「憑什麼是他?我們不服。」

「就是,他一個區區七層普通聖子,何德何能。」

「我們要看看清單,不然絕不甘心。」

聽著這些叫囂聲,楚南神『色』一冷,喝道:「都尼媒閉嘴,老子想要選誰就選誰,你們有資格讓我公開清單嗎?你們服不服關我屁事,一個個修鍊腦子煉傻了吧。」

看著那一張張憤怒的臉龐,楚南莫名的爽快,我就是三層聖子,你們不也不敢動我一根毫『毛』?

楚南直接轉身進入了楚南,啟動禁制,還有一個月才出發,他要利用這時間試煉新『葯』了,現在靈『葯』極大豐富,夠他敗的了。

在試煉新『葯』前,楚南用公羊千禧給的傳信方法,傳遞了一個消息。

……

一片茫茫的靈湖中央,有一座銀沙島,整座島嶼都是用銀沙堆砌而成,銀沙島與那鱗鱗靈湖水光相映成趣,折『射』出彩虹般的光暈。

銀沙島中央,有一座用各種顏『色』的木頭搭建起來的小院。

小院里有一架鞦韆,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一襲白裙,一邊『盪』著鞦韆,一邊哼著動聽的小曲兒。

院子的角落裡,一個戴著鬼面的高大男子目光寵溺的看著少『女』,深處卻有一絲揮之不去的憂愁。

這時,少『女』看到了鬼面男子,燦爛的笑道:「哥哥,快來推我啊。」

「來了。」鬼面男子走到鞦韆背後,替少『女』推了起來。

「再高點,再高點,我感覺我要飛起來了。」少『女』尖叫道,灑下了一片銀鈴般的歡笑,就如同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天使。

鬼面男子也收起了憂愁,目光帶笑,只願這一幕能永遠存在。

就在這時,少『女』『盪』到至高點后突然笑聲戛然而止,她臉『色』泛著淡淡的黑氣,身體搖晃著朝前倒下。

「百合。」公羊千禧大叫一聲,身體一衝,將少『女』接住。

少『女』臉上的黑氣越來越重,她痛苦的大叫起來,瞳孔中出現了『迷』離詭異的光暈,她的額頭兩側,兩道黑氣凝成的漩渦出現,內里似乎有什麼東西要掙扎而出。

公羊千禧雙手覆蓋在兩個漩渦處,渾身能量暴動。

而少『女』的『抽』搐的身體平靜了一些,渾身蒸發出騰騰的黑『色』水汽,只一會兒,她從頭到腳就濕透了。

良久,少『女』完全恢復了正常,只是『精』神卻是萎靡不振。

「哥,我沒事呢。」少『女』抓著公羊千禧的手,嘴角勾起淺淺的微笑,儘管有些勉強。

「嗯,我知道,你不會有事的,哥哥答應過爹娘,一定把你送到中天『門』,進入公羊家族的主脈,讓你恢復正常。」公羊千禧低聲道,緊緊握住妹妹的手。

「哥,我相信你。」少『女』說著,掙扎著起身,又道:「身上粘粘的好難受,我去洗一洗。」

少『女』進了屋,臉上的輕鬆頓時消失不見,大大的眼睛里淚光『迷』『蒙』。

吸了吸鼻子,少『女』擦了擦眼睛,她只允許自己脆弱五秒,哥哥本來就承受了很大壓力,如果看到她掉眼淚,他會更難過的。

院子里,公羊千禧嘆息了一聲,他哪會不知道小妹強顏歡笑,只是不忍拆穿罷了。

他的妹妹叫公羊百合,從一出生,就伴有太古神羊影像,這代表著具有返古的血脈,當時在整個公羊家族引起轟動,連閉關的老祖都驚動了。

但隨著公羊百合長到五歲,她第一次血脈發作,差點死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