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要忤逆師祖的命令?」

赤蛟魂皇看到林寒無動於衷,遲遲不肯吃下他手中的魔蠱丹,立馬大手一抓,直接將林寒的脖頸給捏住,眸子冷厲道:「你這是在質疑本座。」

這一刻,林寒心中殺意濃郁。

他想要出手,撕破偽裝,殺了赤蛟魂皇。

但林寒心中的理智,快速讓他冷靜了下來。

若是現在撕破偽裝,暴露身份,不僅對自己潛伏進入屍閻殿的計劃破壞殆盡,甚至是,自己的性命,都會交代在這裡。

赤蛟魂皇,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魂皇,媲美武道聖境中的強者。

八零甜妻萌寶寶 如今小白也不在身邊,林寒估測過,自己就算動用所有底牌,逃脫的可能性,只有一成,甚至是零。

呼!

心中猛吸一口氣,林寒頓時道:「徒孫這些時日得到師祖厚愛,怎麼會質疑師祖呢,既然師祖說著魔蠱丹對徒孫有著巨大幫助,那徒孫自然會吃下去。」

咕嚕!

從赤蛟魂皇手中接過魔蠱丹,林寒直接吞下了肚子。

「很好。」

赤蛟魂皇見此,才滿意點了點頭。

不遠處,夜梟和雪幽都是神色難看,覺得林寒今後徹底廢了,和他們一樣,只能為赤蛟魂皇賣命,成為赤蛟魂皇的奴隸。

「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寒突然痛苦咆哮一聲,只覺得渾身像是被萬根鋼針刺穿了一樣。

林寒急忙內視,他頓時看到了,先前用魂力觀察到那魔蠱丹中的猙獰黑色小蟲,像一條跗骨之蛆一般,爬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林寒神色大驚,道:「師祖,這到底是什麼?」

赤蛟魂皇此刻似乎覺得自己已經掌控了林寒,他眸子露出一絲笑意,道:「此丹中,蘊藏著一條本座獨家培養的蠱蟲,這蠱蟲,浸染過冥古時期的來自傳說中魔界的大魔血液。」

「此蟲在你丹田之中,若是從沉睡中蘇醒,便會從內而外,一寸寸的,將你一身血肉骨頭,全部啃食掉。」

赤蛟魂皇語氣狠厲,讓林寒心神一沉。

隨即,赤蛟魂皇繼續道:「不過你不用太過擔心,要想讓這蠱蟲一直沉睡,十分簡單,一共兩個辦法。」

「第一個辦法,就是本座手中的特製解藥,只要按時服用,便可讓蠱蟲一直沉睡。」

「第二個辦法,也十分簡單,只要你能不斷突破目前的修為境界,隨著實力增強,丹田中的力量也會越強,蠱蟲便可以不斷被壓制,陷入沉睡中。」

赤蛟魂皇說到這裡,看向林寒,道:「這下你知道了吧,為何本座剛才說,你服用下這顆魔蠱丹,對你有著巨大幫助,有這條蠱蟲在你丹田中,你會時刻警醒,要瘋狂修行,不然壓制不住這蠱蟲,你就會斃命。」

赤蛟魂皇有一點沒說。

那就是,這蠱蟲,成長速度極快,除非是那種萬年難得一見的蓋世天驕,才能夠不斷突破,不斷壓制蠱蟲。

一般的天才武者,就算突破得再快,也快不過蠱蟲的成長速度。

因此,在赤蛟魂皇的算計中,林寒哪怕以後成長得再快,也快不過蠱蟲的成長,最終,林寒還是要向他求解藥。

這樣一來,赤蛟魂皇,便可以將林寒,掌控在手中,為自己所用。

林寒神色有些難看,忍不住道:「師祖,我若是壓制不住體內的蠱蟲,該怎麼辦?」

赤蛟魂皇淡淡一笑,道:「暫時這蠱蟲還不會蘇醒,就算蘇醒,恐怕也要到聖徒考核之後了,那時候,若是你通過葬魂宮的聖徒考核,我會給你一部分解藥,讓蠱蟲繼續沉睡。」

林寒目光一閃,道:「若是徒孫沒有通過聖徒考核呢?」

「那你活著,對本座就沒有任何用處,被蠱蟲吞吃,就是你的宿命。」

赤蛟魂皇冷冷丟下一句話,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這句話,讓赤蛟魂皇的真面目,展露無遺。

猙獰,無情!

大殿中,一時間變得死寂下來。

許久。

雪幽冷哼一聲,清冷的眼神帶著一份憐憫,看了林寒一眼,隨即也是離開了大殿。

而夜梟則是走到林寒身旁,拍了拍他肩膀,道:「在屍魔山中,在師尊麾下,只有能給師尊帶來價值的人,才可以活下去,你……好自為之。」

林寒抱了抱拳,道:「多謝夜師叔提醒。」

看到林寒那神色無波的模樣,夜梟有些詫異。

這紈絝,心性倒是挺好。

搖了搖頭,夜梟也是走出了大殿,只剩下林寒一人。

…… 冰湖岸邊。

林寒端坐在地上,神色十分凝重,似乎在進行某種十分重要的過程。

「噗。」

突然,他吐出一口鮮血,睜開眼睛,苦笑一聲,「這魔蠱丹中的蠱蟲還真是厲害,根本清除不出去。」

不過,這一次試驗,倒是讓林寒發現了一個可喜之處。

融入他脊骨中的閻王脊樑,竟然對丹田中的魔血蠱蟲,有著隱隱間的剋制作用。

雖然魔血蠱蟲無法徹底消滅,但最起碼,林寒發現了暫時能夠壓制這蠱蟲的辦法。

唰!

血光閃爍,雪幽婀娜的倩影顯現出來,走到了林寒的身旁,清冷的聲音從雪白面紗下傳出:「別白費心機了,這蠱蟲,染過傳說中魔界魔族的血液,別說你一個小小的化龍境武者,就算是聖境強者,都是無法驅逐。」

「因此,從此以後,你會和我們一樣,只能聽命於赤蛟魂皇大人,不可忤逆他的意志,這樣一來,你才能夠得到讓蠱蟲一直沉睡下去的解藥。」

「所以你現在,不用嘗試驅逐體內的魔血蠱蟲,而是想想怎麼應對接下來的葬魂宮聖徒考核。」

林寒站起身,看著依舊用一方雪白面紗遮住容顏的雪幽,道:「三日後的葬魂宮聖徒考核,會出現什麼樣的競爭對手?」

雪幽清冷的聲音響起,介紹道:「一共三人值得你關注。」

「閻鬼魂皇麾下三弟子的獨子,丁浩。」

「冰璃魂皇麾下十七弟子的女兒,水千殤。」

「雷霆魂皇麾下大弟子的徒弟,古驚雷。」

「丁浩,一身修為化龍境五重天,領悟刀道通明初階,是一位初階刀王。」

「水千殤,屍閻殿第三代年輕弟子中的天之驕女,得到冰璃魂皇的全部傳承,是一位魂力踏入二十一階的魂王。」

「至於古驚雷,此子很少出沒在屍閻殿中,具體修為也不得知,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大荒中的深水大澤中與凶獸搏殺,據說,他先天覺醒了一種十分強大的體質,叫做靈雷之體,以雷霆淬體,肉身無雙,可搏荒龍。」

「他們三人,是你最大的對手,每一個天賦都不比你差,而且,他們的目的,可能與你一樣,都是對葬魂宮守衛的葬魂冢十分感興趣。」

……

林寒靜靜聽著,暗道這些人果然都是不同凡響。

一個個,絕對都是同齡一輩中的絕世天驕。

雖然他現在武道實力全部加起來,不懼這些人。

但,偽裝成邪劍公子,很多手段,比如龍帝戰體、帝皇龍爪、魂師之眸、縮地成寸……等等手段和神通,林寒都是無法動用。

TFBOYS靜待花開 一旦動用,肯定要暴露身份。

因此,林寒能夠動用的手段,就是一身劍道修為。

不過,憑藉著劍道修為,配合著赤蛟魂皇給他的九等半聖劍,林寒有自信,能夠通過三日後的聖徒考核。

林寒看向雪幽,突然壓低聲音,問道:「雪幽長老,你知道師祖他老人家讓我進入葬魂宮,潛伏進入葬魂冢,去尋找的那個驚天大秘,到底是什麼嗎?」

「你很膽大,敢問這樣的問題。」

雪幽清冷的眸子瞥了林寒一眼,隨即道:「不過既然你如今已經被魔血蠱蟲纏身,以後也不會背叛屍魔山,我便告訴你,師尊讓你尋找的秘密,和長生有關。」

「和長生有關?」

林寒神色一動。

雪幽點點頭,隨即向林寒解釋了閻鬼魂皇似乎就因為從葬魂冢中得到了什麼,從而延壽將近兩百年都沒有坐化。

而赤蛟魂皇,以及其他幾個魂皇,都是對葬魂冢中隱藏的延壽秘密,十分好奇和渴望。

聽到雪幽這些解釋,林寒心中暗暗鬆了一口氣。

看來,葬魂宮之外的這些魂皇,包括赤蛟魂皇在內,應該都不知道葬魂冢中的秘密,和傳說中的魔界有著關係。

不過,葬魂宮本身,尤其是那從葬魂冢中得到「好處」的閻鬼魂皇,說不定知道一些東西。

讓閻鬼魂皇多活兩百多年的秘密,難道和葬魂冢中隱藏的魔界秘密有關?

林寒心中疑慮連連。

但這些,只有在進入葬魂冢后,好好探查一番才知曉真相到底是什麼。

而現在,林寒知道,自己要做的只有兩件事。

第一,繼續等待小白的消息。

第二,努力修行,突破修為,為三日後的葬魂宮聖徒考核,做最充分的準備。

不過無論如何,讓林寒心中大鬆一口氣的是,赤蛟魂皇逼迫自己去做的事,和自己來屍閻殿的目的,一模一樣。

「還有三日,你若是肯刻苦修行,以你的資質,能提升很多。」

雪幽清冷的聲音響起。

隨即,她婀娜的倩影在原地微微一動,便是憑空消散。

林寒眼神一動。

這雪幽的修為,恐怕比夜梟還要強大一點。

接下來,林寒繼續端坐在冰湖岸邊修行。

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唰!」

從懷中掏出一枚赤色如血的丹藥,龍眼大小,丹藥內部,似乎有九條血色的蛟龍在咆哮。

正是九轉魂蛟丹!

此丹,是赤蛟魂皇親手煉製,媲美聖丹,對靈魂,有著強大的增益效用。

「咕嚕!」

林寒沒有猶豫,直接將手中的九轉魂蛟丹吞下了肚子,頓時,他的身軀中衝出一條條血色的魂魄狀蛟龍。

昂!

昂!

直死魔瞳 ……

九條血色魂龍仰天咆哮,隨即轟然沖入林寒的天靈蓋中,從他的頭頂,沒入了他的腦海中。

嗡!

林寒只覺得自己的靈魂力開始暴漲。

九階高等魂力!

一瞬間,無論是感知力,還是洞察力,亦或是悟性,都是開始暴漲。

只要有一絲魂力的增長,都會給林寒帶來極大的好處。

更何況,這一次整整增長了一階魂力。

遠處,一座寒冰覆蓋的雪山後,雪幽的倩影站在那裡,看著冰湖岸邊林寒身軀中衝出的九條血色蛟龍,一雙美麗絕倫的眸子中,露出一絲羨慕。

……

…………

時間如流沙般,從指間悄然劃過。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日,冰湖岸邊,白玉樓閣前。

「吱呀!」

林寒推開屋門走出,依舊是一身血色大袍,身姿挺拔,背負赤魂劍,顯得風度翩翩,那張英俊的面孔,稜角分明,劍眉星目,眸子帶著一份邪魅的笑容。

「看來,你對接下來的聖徒考核,很是自信。」

雪幽和夜梟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此時說話的,是夜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