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贏了,」台下,段干凱眼神複雜地看著武台上的少年。

趙小風直接將龍鳴槍收進了儲物袋,笑了笑,「取巧而已。」

的確,若段干凱真拼起來,僅憑著槍出如龍這套武技技能趙小風絕對贏不了,就是如此,趙小風還是在最後使出了會心一擊技能,會心一擊技能下,這一招天翔之龍達到了威力的巔峰,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甚至是氣場。

被天翔之龍擊中還會被雷霆之力麻痹,趙小風就是以此才將對方轟出了武台,這一場趙小風不想輸,卻又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與對方死戰,只能取巧快點結束這場戰鬥。

「贏了就是贏了,以風少如此實力,整個望海城能在這個武鬥台上勝出的不超過一掌之數,」段干凱仍然是張口就是一聲風少,絲毫不顧及自己副城主的身份,這是給了何等的面子,也只有強者才有這資格。

「段城主謬讚了,也怪我,一時興起手癢到此武鬥,倒忘了打攪到段城主的生意了,」趙小風一躍下了武台,才開口說道。

「生意事小,能見到風少這般少年俊傑當屬榮幸,不知可否到府上一敘,」段干凱心胸寬廣,輸了也不俱面子過不去,反而邀請對方上府上。

看著對方的神情,趙小風感覺應該並無惡意,笑了笑道:「榮幸之至。」

「請!」段干凱面色頓時一喜,他都已經做好了對方拒絕的準備,少年模樣就有如此實力之人,豈能平凡,恐怕都看不上他這望海城副城主的身份。

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這少年強者與段副城主這位武丹境強一同離開了武鬥場,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到現在都難以想象那少年模樣的武者竟然能擊敗段副城主。

雖然少年武者並沒有過多使用真氣,但眼力不差之人都能看出來,這少年僅有罡氣期的修為,而段副城主可是實實在在的武丹境強者,那御空的本領顯露無疑,就是這樣一位強者也敗下了陣。

「什麼時候我們北靈陸有這麼年輕的強者了!」

這個疑問湧現在所有人的腦海。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

跟著段干凱從特殊的通道離開,路過盤口,趙小大步走了過去。

見沒多少人,趙小風直接走到櫃檯,見還是接注的那人,將注牌遞了過去,笑道:「我收注。」

「哦,」那人頭都沒抬一下,接過注牌放進了特殊的凹槽里。

「呲呲呲!」

劇烈的聲音響起,那人臉色大變,收注時一般凹槽都只是響一聲就完成了,這次竟然響個沒停,甚至連聲音都變了。

「怎麼了?」趙小風湊過頭去,問道。

「沒什麼,你等等,」那人滿頭大汗,看著注牌上顯示的恐怖數字,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兒,那名身穿血紅色衣衫的管事走了過來,向櫃檯里急得滿頭大汗的人問道:「什麼情況?」

「尤管事,你快看,」那人將注牌遞到了尤管事手中。

尤管事看著注牌上顯示的天文數字,皺起了眉頭,「少俠,可能是出了些狀況,您這注牌我們算不出到底贏了多少靈石,要不這樣,我們武鬥場將您的注金雙倍賠償給到您,如何?」

趙小風搖了搖頭,開什麼玩笑,五十連勝才翻一倍,他還指望用這筆靈石湊足兌換金色的積分呢。

尤管事面色有了一絲怒意,他們的盤口系統可是北武陸的陣法師親自布下,他們的盤口是不可能出錯的,但如今注牌冒出這天文數字,說不定就是對方用了什麼常人不知道辦法,篡改了注牌的陣紋。

但作為一名管事,哪怕是有所懷疑,尤管事還是迅速收起了情緒,職業化地說道:「既然這樣,只能請少俠稍等片刻,我需要向上級申請一下。」

「不用了,」段干凱的聲音忽然響起,他在旁邊早就看明白了。

參加武鬥的武者是可以為自己下注的,而且勝了之後比其它人下自己更加的高,特別是連勝之後,五十連勝也是第一次出現在武鬥場,而且參加武鬥者一旦出現敗績,立馬減去九層,最後所得到的靈石也是武鬥場能夠接受的程度。

可偏偏趙小風是五十多連勝,沒有一場敗績,如此他的注獲得的靈石就恐怖了。

尤管事剛升起了一絲怒意,突然認出了是段副城主,頓時面色一肅,「段城主!」

「你退下吧,這兒我來處理,」段干凱揮了揮手道。

等尤管事離開后,段干凱無語凝噎地看著趙小風的注牌,搖了搖頭,對趙小風說道:「風少,你這注可是要搜刮這武鬥場一整年的收入啊。」

趙小風攤了攤手,表示無辜,道:「這麼大個武鬥場不至於支付不起吧?」

萌萌鮮妻不準躲 「做生意講究誠信,」段干凱苦笑道,隨即將注牌遞進櫃檯,對櫃檯里那武者說道:「現在還有多少靈石庫存?」

「算成下品靈石共有六十萬,」那武者苦著臉道。

「現在全拿給我,等會兒差人從其它地方調靈石過來。」

從段干凱手中接過儲物戒,趙小風頓時大喜於色,足足六十萬的靈石,也就是六十萬的積分,足以兌換任何一個金色技能,要是便宜些的金色技能甚至不止一個。

「多謝段城主了,」趙小風毫不猶豫將儲物戒上附上自己的靈識印記,帶在手上。

「如果這點誠信都沒有,城主府還怎麼做生意,」段干凱笑了笑,無所謂地說道。

不過,別看段干凱表面笑嘻嘻,心裡挺賣麻批的,這六十萬靈石至少有他的一份,要說不心疼絕對是假的。

哪怕是武丹境的強者,想要弄到這麼多靈石也很難。 望海城的中心,這裡是城主府的人所居住之地,段干凱作為副城主,又是一名如此強者,自然有一座府邸。

趙小風隨段干凱一路穿過警戒森嚴的中心區域,來到一座恢宏的府邸前,門頭上書段府二字,左右兩邊皆有仰天蛟龍像,氣勢儼然。

「這便是我的府邸,若是不嫌棄,風少在望海城的時候可以暫住在段府,安全是絕對能夠保證的,」段干凱前方帶路,轉過頭道。

「過兩日就要離開望海城了,以後有機會再勞煩段城主,」趙小風笑了笑道。

趙小風感覺得出來,段干凱是想要交好他,正好他也是這個想法,不說別的,沖著儲物戒里的六十萬靈石,趙小風就不會拒絕段干凱的好意。

府院內,庭院間,白瑩瑩的池塘上一座雅亭之內。

段干凱端起了茶水,道:「此茶乃北武陸千恆雪山上的萬古寒泉水沖制而成,有平心靜魂之效,還是去年突破到武丹境虛丹期之時,蒙得師門賞賜,才有這一壺得以品嘗。」

「段城主如此貴重的茶,我這都不敢喝了,」趙小風端起茶杯,笑著道。

雖然說是這樣說,但趙小風可不客氣,仰頭一飲而盡。

頓時,一股清亮直透心扉,彷彿夏日炎熱時,一陣陣的清風拂過。

在這一瞬間,趙小風浮躁的心冷卻了不少,一直無法完全穩固的武道修為,此刻徹底融入了身心。

陰陽之理,更是融入身軀,乃至靈魂,陰陽交合的至理,一種新的天地之理彷彿浮現在眼前。

趙小風甚至在想,若是趁這個時候修鍊,會不會直接突破到武丹境。

良久,清亮的感覺褪去,趙小風贊道:「好茶!」

這壺茶的價值,此時趙小風終於明白,恐怕將他全身家當掏出來也只是九牛一毛。

「若是喜歡,那這剩下的半壺就送給風少了,」段干凱笑著道。

雖然在笑,實際上段干凱也在肉痛,他已經是武丹境武者,這壺茶已經對他的修為沒有多大的幫住,卻可以讓他隨時心平靜氣,特別是在修鍊上出現問題的時候作用最大。

「那感情好,」趙小風神色一動,伸手就將剩下的半壺收進了儲物戒。

許卿繁華盛世 段干凱嘴巴動了動,一陣肉痛。

正在這時,一個家丁快步走進了庭院,隔著池塘向段干凱道,「凱爺,府外恆道宗雲長老拜見!」

「恆道宗雲長老?」段干凱皺了皺眉,對那家丁問道:「雲長老有沒有說來此有何事?」

「沒說,」家丁道,「只是說請凱爺幫個忙,就當還了當日之恩。」

「如此,那便請進來吧,」段干凱擺了擺手道。

「是,」家丁領命出了庭院。

段干凱本來打算詢問趙小風的來歷,此時有其它人來此,只好先作罷,再次拿出一壺好茶倒上。

過了會兒,一名半老徐娘在家丁的帶領下來到庭院,她的頭髮泛著幽幽紅光,完美的臉型無可挑剔,然而丹鳳眼下那微不可見的絲絲皺紋,整個人也有一種前輩高人的傲氣,讓她的氣質顯得極為老態,她的氣勢甚至比段天凱還要強上三分,也是個武丹境的強者,真實年紀倒無從知曉。

「段城主,可還記得本長老?」那名半老徐娘看著段干凱道。

「在下豈敢忘記,若當日沒有恆道宗的幫助,恐怕此時已經丈高草墳中,」段城主站了起來,笑著說道,「雲長老有何事找在下?不如先過來品壺茶再說。」

雲柳笑了笑,忽然身形一動,瞬息之間,穿透了空氣,踏波而行,來到了風亭,徑直在趙小風旁邊坐了下來,至始至終連正眼都沒看過趙小風。

趙小風也不覺尷尬,摸了摸鼻子,端起一杯茶嘗了一口。

「雲長老風塵僕僕來到望海城,不如先品嘗一杯我這從師門帶來的靈茶?」段干凱笑了笑,取出一壺茶,一個玉杯,為雲柳倒上了一杯。

雲柳顯然有急事,有又覺不該拂了段干凱的一番好意,端起靈茶一飲而盡。

「今日是有一事,需求助段城主,還望段城主看在當日相助之事,伸手相助於我,」雲柳喝完靈茶,不加留戀靈茶的韻味,直接開口說道。

「但說無妨,」段干凱喝了口茶,不緊不慢地道。

「不知段城主可知北靈陸異變之事?」雲柳沒有先說是何事,而是開始從長道來。

趙小風一旁自顧自的品茶,卻又豎起了耳朵,北靈陸異變?什麼情況。

「知道一些,」段干凱點了點頭,面色凝重了些許,「據說各方秘境幾乎同時出現大變,一座座的陰界大陣籠罩了各處秘境,並將整個秘境帶走,短短月許,北武陸再也沒有一處秘境留存。」

「沒錯,不僅是外界的秘境,就是各方頂級勢力的私人秘境或是先祖留下的洞天也被陰界大陣帶走,」雲柳面色難看地說道。

「那不知雲長老有何事需要我段干凱幫忙?」段干凱給趙小風和自己都倒了一杯靈茶,緩緩地道。

雲柳也知道段干凱不會在意北靈陸的情況,乾脆直接說道:「段城主應該見過我的弟子顏若夢和大長老的孫女伊雪,月許前,她們為了完成宗門下發的試煉任務,前往了秘境鬼靈谷至今未歸,我親自去了躺鬼靈谷卻只是見到一片幽荒之地,然而,今日我在拍賣行卻看到了一套星扣的拍賣信息,可以肯定就是若夢她們離去時宗主交予她們的宗門寶物,九星扣。」

「雲長老是想讓我幫你拿到九星扣?通過這條線索需找你的弟子?」段干凱皺了皺眉,隨即說道:「雲長老你也知道,我只是個副城主,只是突破武丹境也不久,我可沒有這個權力幫你從拍賣行里將要進行拍賣的東西拿出來。」

「還望段城主看在當日相助之事,伸手相助於我,」雲柳面色認真地說道。

侯門嬌,神醫庶妃 「當日助我的可並不完全是雲長老一人,」段干凱放下了茶,同樣認真地說道。 這話段干凱說得有些不近人情,但也的確如此,恆道宗幫過他,若是恆道宗來讓他幫這個忙,他段干凱絕對不予餘力的幫助,但云柳不過是恆道宗的一個長老,而是還不是地位很高的一位,哪裡能代表恆道宗用掉這個人情。

雲柳面色一窒,的確,以她的身份絕對代替不了恆道宗,可為了自己的弟子,她才硬著頭皮用宗門的名義來尋求段干凱的幫助。

「按你所說,你們恆道宗的大長老孫女伊雪也和你弟子一起,為何她不需要這九星扣的線索,據我所知,你們大長老可是最疼她的寶貝孫女,」段干凱語氣緩了緩道。

他之所以硬氣,只是不想因為雲柳假用她宗門的名義讓他相助,卻不能抵消之前的人情,實際上段干凱並不是不近人情。

「大長老,」雲柳紅唇張了張,想到了什麼,默然不語。

段干凱見此,也知道自己問到了關鍵處,立即轉口道:「不方便的話,那便算了,九星扣的事……」

段干凱話還未說完,雲柳立即打斷道:「也沒什麼不方便說的,反正這事傳出去也只是早晚罷了,我們宗門的大長老已經……已經死了!」

「什麼?竟有此事!」段干凱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方圓幾千里誰人不知恆道宗的大長老,北靈陸為數不多的元丹期強者,一身武道絕學無人能敵,乃是北靈陸鼎鼎有名的強者之一,段干凱可是真正知道這位大長老的實力有多強,就是去到北武陸也沒有多少元丹期的強者能敵得過她。

「伊雪失蹤之後,大長老急不可耐,匆匆忙忙地獨自前往了鬼靈谷,沒過多久,她的魂牌就碎了,」雲柳似乎真的不顧及,直接將這件事說了出來。

段干凱更是震驚不已,然而最過震驚莫過於趙小風,這麼一位強者竟然就隕落在聖谷附近的鬼靈谷,他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

此時,趙小風哪裡還有心情留在這裡閑玩,雖然聖谷一直都是安然無恙,也從沒見過附近鬼靈谷出現什麼異端,但現在知道一名元丹境的強者都在鬼靈谷隕落之後,心中一層陰霾揮之不去。

「段城主,我突然想到有急事,不若來日再敘吧,」趙小風忽然站了起來說道。

此時雲柳才正眼看著這個少年,正想著此人小小年紀竟敢在他們武丹境強者的談話中插言,忽然她愣了起來。

恆道宗最擅長觀天地自然,觀人之術更是精湛,雲柳一眼就看出了趙小風的境界還有骨齡。

「一名少年人竟有著罡氣期的修為!」

段干凱還以為是怠慢了趙小風,立即站了起來說道:「不知有何事如此急於,段某正想著等會兒帶風少去參觀一件上古寶物。」

「來日會有這個機會的,只是心中事出火急,」趙小風認真地說道。

「既如此,段某便等風少有空之時,前往聖谷拜訪可好,」段干凱道。

趙小風點了點頭,神色怪異地看了眼雲柳,旋即轉身離去。

……

從段干凱府上離開,趙小風徑直回到了客棧,就連雲柳到底找段干凱幫她做什麼事情也沒心思知曉,那九枚星扣本來就是還給恆道宗的,主要是用來知道恆道宗的位置,再順便賺一筆靈石而已。

回到客棧不久,孫平就找了過來。

「風少,你終於回來了,」孫平似乎是等了很久,一臉著急的樣子。

「怎麼了?」趙小風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在之前,聖谷過來了一名弟子,他言明李執法派他來的,」孫平說道。

「他帶來了什麼消息?」趙小風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那名弟子說,聖谷被無數的銅屍圍了起來,許多弟子都被銅屍感染了屍毒,就連李執法和劉執事也沒能幸免於難,要不了多久聖谷就要被銅屍佔據,葉長老聽聞此事已經帶著其它旗主匆忙趕回去了,」孫平說到這裡被趙小風抬手打斷。

趙小風的面色冷了下來,「你胡說!你要說聖谷被無數銅屍圍攻,我相信,但你要說許多弟子被銅屍感染,我不免有一絲懷疑,在聖谷外我可是布置了一個六級的陣法,再多銅屍也休想進得了聖谷更別說佔據聖谷,這個陣法只有我一人知道還未告訴你們,也就是說,你在騙我!」

銅屍是行屍進化的一種,實力在先天境之內,弱的也就是堪比聚氣期武者,強的就是罡氣期武者也不是對手,就算如此,在六級陣法面前也是小菜一碟。

孫平面色一緊,「風…風少……」

「葉戒在哪裡?」趙小風氣勢一凝,冷冷地道。

「葉長老,葉長老回軒葉城了,」孫平終於忍不住掩藏的悲傷,帶著一絲哭腔說道。

「他回軒葉城幹什麼?」趙小風緊緊看著孫平問道,周圍的空氣更是冷卻了下來。

孫平遲疑了片刻,說道:「有人要他手上的陰陽訣。」

趙小風緊緊地盯著孫平的目光,像是要從他的眼睛里看出什麼,「我早就有所懷疑,聖幫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叛變,原來背後搗鬼的不是什麼軒葉城四大家,而是我現在都還惹不起的存在。」

「風少,我們很多人的命都是風少你救的,是你給了我們新生的機會,這背後的勢力太恐怖了,風少你千萬不要去軒葉城,」孫平眼神悲憤,一下跪了下來,說道。

趙小風頓時怒上心來,一把抓住孫平胸口的衣服將他提了起來,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睛,「你留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勸我回聖谷去?我趙小風還真不明白有什麼樣的勢力會是我惹不起的,現在就告訴我!告訴我他們是誰!」

聲音越來越大,最後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好在房間裡布有隔音的陣法,再大聲外面的人聽不到。

「葉長老……不讓我說,他說只有等到風少成為了武丹境強者再告訴你,」孫平被趙小風強悍的力量提了起來,漲紅著臉道。

趙小風神情愣了愣,將孫平放了下來。 「咳咳,」孫平緩了緩,才開口道:「這事早在聖幫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那個勢力早早就控制了陽家,後來又吞沒了石家,聖幫獲得了這個消息之後,立即就想要通知風少,可還沒等通知到你,就被那個勢力找上了門,整個聖幫都被他們下了詛咒。」

「詛咒?」趙小風面露疑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