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還跟蹤我?」宮清影皺眉看向他。

咄咄逼人道:「我爹不是讓你在墓穴等我么?你不去墓穴等著我,你幹嘛跟蹤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差點死在秘境里了?」

「我知道!但我也沒辦法!」藍眸美男愧疚地看著她:「我和冰兒被困在萬丈崖的玄冰陣里,直到秘境結束才被放出來!」

「後來,我聽說你已經拜羽翼尊者為師,是他親臨秘境,才將你救出來的!」

藍眸美男聲音有些沙啞:「沒有如約接走你,我心裡也很難過,便去宮家找你,可你總是神出鬼沒,根本沒有機會接近!」

「所以,你就跟蹤我,見我被曙傲天輕薄才出現?」

藍眸美男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你至少要幫我解開捆仙綾啊?」宮清影厲聲責備道:「難道你不知道,我現在很冷、很難受嗎?」

1994·重生 藍眸美男猶豫地看著捆仙綾。

自從離開不歸山,他一直在暗中跟蹤她。

她表面看似二階武者,實則是七階巔峰期武者。

儘管如此,她的修為,還是差著他一大截。

可她卻能在他的眼皮底下悄無聲息地消失,令他束手無策!

他是她的未婚夫,怎能不擔心?

就像今夜,要不是信物預警,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的蹤跡。

他突然張開雙臂,將她抱在懷中:「我抱著你,就不冷了!」

「你快放開我!」宮清影挑眉怒斥道。

「我抱你回去!」藍眸美男打橫抱起捆得像粽子的宮清影。

他仰頭看向雨幕,朗聲道:「冰兒,我們走!」

一聲凰鳴震耳欲聾。

只見一隻渾身長滿藍色羽毛,身後拖著長長五彩尾翎的冰凰,從雨林上空展翅飛來。

它看起來姿態優美,氣勢非凡,撲騰著羽翼落在碎石瓦礫中。

一雙靈動的藍色眼睛瞥了一眼宮清影,便愧疚地快速移開視線,好像欠她不少債似的。

藍眸美男飛身躍至冰凰身上。

霎時間,一個月白屏障將他們籠罩起來,阻斷了瓢潑大雨。 藍眸美男將宮清影輕輕放在冰凰身上,劍指彈出凈身術,將她身上的污泥盡數祛除。

一陣顛簸,冰凰飛至空中。

宮清影看到天際那抹淡淡的亮光,很快天就要亮了。

她不能讓宮家的人察覺她離開,更不能讓念心魂就這麼將她帶走,急忙道:「去宮家凝凰苑!」

「好!」藍眸美男伸手扯下捆仙綾。

宮清影緊皺眉尖,用手愛撫著紅腫的手腕道:「這是什麼做的?怎麼這麼厲害?」

腹黑少爺 「一種高階蔓藤靈植,不過西州沒有!」藍眸美男淡漠地說道,從袖袋裡拿出一盒藥膏。

他輕輕打開,一抹淡香沁人心脾:曇花玉露。

「不用,我自己有!」宮清影拒絕道,並挪動身體,故意與他拉開兩尺距離。

他濃眉輕蹙,眼神有些受傷:「我叫念心魂,是令尊的關門弟子!這藥膏便是用他的藥方製成的,你不用那麼排斥!」

他將曇花玉露放在宮清影手中,掃了一眼藍色的羽毛道:「還有冰兒,它就是宮家的神獸蛋,只是提前孵化,長大成冰凰了!」

冰凰發出一聲悠揚的鳴叫,算是肯定念心魂的說法。

宮清影突然想起,在萬丈崖崖底,見到的那條長著藍色鳥爪的紅砂金蟒。

再回想冰凰愧疚的眼神,和念心魂所說被困在玄冰陣的事情。

幽幽道:「我好像在哪裡見到過它?」

「……」冰凰聽罷,腦海一片空白,一時忘記飛翔,身體如巨石朝地面急墜下去。

念心魂和宮清影差點墜落,他急忙釋放強大靈力托住冰凰。

冰凰繼續展翅高飛……

念心魂不悅地怒斥道:「冰兒,你是怎麼回事?難道不知你現在馱著的是什麼人嗎?」

冰凰又是一聲凄厲的鳴叫,宮清影不知道它在說什麼。

只聽念心魂繼續怒斥道:「知道,還敢掉以輕心?要是遭主人嫌棄,你該知道自己的下場!」

嗚嗚~~

冰凰委屈地發出一聲嗚咽:在萬丈崖時,它就是感應到主人氣息,才冒險出去找的,哪知會遇到那個恐怖的紅衣男子?

總裁的替身甜妻 想捉它回去問話,它才不去!

所以,它引著主人往回跑,誰知又遇到神秘的玄冰陣?

使得它和念心魂被困在玄冰陣中無法動彈。

直到宮家秋狩結束,才被人放出來。

這種事情,豈能怪它?

它很冤枉,有木有?!

「那你的意思是,冰兒就是我的神獸咯?」宮清影興奮道。

念心魂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師父說過,冰凰是他留給我們的新婚禮物,必須等成親后,你才能滴血認主!」

成親后?

宮仁爵,有沒有搞錯?

萬一,她不喜歡念心魂怎麼辦?

「要是我們不成親……」

「那冰兒就是我的神獸!」念心魂殘忍地說道。

「這不公平!」宮清影立刻炸毛,坐起身跟念心魂理論起來。

「這是我父親留給我的神獸,憑什麼不成親就是你的?」

「……」

「還有,這是我的嫁妝,你不能私自扣留!」

「……」

宮清影吧嗒吧嗒說了一大通道理,她還從未說過這麼多話。

心中憋著的悶氣,全噴在念心魂傾國傾城的白皙俊臉上。 念心魂幾次想要反駁,皆被她泰山壓頂般的潑婦氣勢給壓制。

他頓時有些後悔。

師父曾跟他說過,宮家未來的嫡女,將會是個溫柔淑雅,端麗大方,對夫君百依百順,善解人意的女子!

這些年,他也曾暗中打聽。

聽聞宮家嫡女宮清影天生就是白痴,不但不能修鍊,甚至連最起碼的生活,也無法自理。

因此,受盡宮家族人和世人的排擠和虐待,就連身為未婚夫的曙傲天,也從不曾出面制止。

他早就恨不得,立刻將她接回家,卻遭到家父的阻止。

說必須等到不歸山秘境打開時,才能將她接走,否則將會影響到師父的大計。

念心魂對家父和師父唯命是從,只好忍氣吞聲,潛心修鍊。

為的就是有朝一日來幫她報仇,順便接她回家好好治療。

在他看來,就算宮清影天生是個白痴,那又如何?

他是神醫師父的關門弟子,怎麼可能治不好她的頑疾?

可是,等他真正來到她面前。

才知道,他的未婚妻是個詭計多端、心狠手辣的冷酷殺手。

不對!

是潑婦!

巧舌如簧、脾氣暴躁的潑婦!

不過,管她詭計多端,還是巧舌如簧,她也逃不過宿命!

……

少傾。

宮清影帶著念心魂進入凝凰苑正廳。

冰凰化成公雞大小,屁顛屁顛地跟在他們身後。

見宮清影出現,潛伏在影子界中的湘兒。

突然走出影子界,關切道:「小姐,您回來了!」

念心魂藍瞳微微收緊,看向梳著丫鬟髻的湘兒。

她不過是個三階武者,竟然能斂去氣息,讓他沒有絲毫察覺。

難道身懷禁術的不止是宮清影,就連她的婢女也會?

湘兒初見念心魂,眼神露出一絲詫異,朝他福了福身子道:「奴婢見過公子!」

「他叫念心魂,叫他念公子就行了!」宮清影嫌棄地介紹。

「是,湘兒拜見念公子!」湘兒朝念心魂行禮道。

念心魂點了點頭。

開門見山道:「本公子是你家小姐的未婚夫,會在此住上一段時間,你先去準備廂房!」

「啊?」湘兒目瞪口呆,今晚主人不是去接雪王殿下嗎?

怎會橫空冒出個姑爺來?

那雪王殿下怎麼辦?

「胡說八道!本小姐清清白白,沒有什麼未婚夫!」

宮清影眼神陰鷙地看著念心魂道:「我可沒說讓你住進來!天亮之後,帶著你的神獸,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自從見過宮家守護神獸和火雲華鳳后。

宮清影便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神獸,就算沒有宮仁爵為她準備的冰凰,她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尋找!

要她因為一隻神獸,就嫁給一個陌生男子,她做不到!

何況,她心心念念的人兒屍骨未寒,她怎麼可能接受別人?

「此事,恐怕你做不了主!」念心魂神情凝重地從袖袋中,拿出一個泛黃的紅色摺子。

遞給宮清影道:「這是令尊親筆寫的婚書,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我們的婚約,不能違逆!」

宮清影接過婚書,快速掃過上面的內容。

差點就被宮仁爵龍飛鳳舞的字跡,氣得一口悶血噴出來。 婚書上面清楚地寫著宮清影和念心魂婚配的緣由。

據說曙傲天貴為曙國太子,將會有三千佳麗,不是宮清影的良配,念心魂則是宮仁爵尋覓多年的最佳人選。

宮仁爵確定念心魂為正牌女婿后,便把他的家當,以及豐厚嫁妝全部贈予念心魂。

其中包括價值連城的九品丹藥,不計其數的極品靈石,千金難買的神獸蛋和無數煉丹、功法秘籍……

最讓宮清影肉疼的,還有一支由萬人組成的精銳部隊,和一座比鴻城大兩倍的美麗山城!

這些全是宮家的寶藏!

卻被鼠目寸光的宮仁爵,送給了名不見經傳的念心魂!

宮清影想要得到這些家產的唯一途徑,便是與他成親!

宮清影欲哭無淚,宮仁爵確實是個好父親!

他為女兒鋪墊了一條康庄大道,卻沒想到他真正的女兒,已經被人合謀害死。

現在的她,不過是一道異世靈魂罷了!

念心魂見宮清影失魂落魄地拿著婚書。

櫻色唇瓣撩起淡笑,朝湘兒道:「本公子累了,想去休息!」

湘兒謹慎地看了看宮清影,見她沒有反對,便低聲道:「念公子,請跟奴婢來!」

湘兒轉身離去,念心魂跟隨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