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來人,把她給我圍住,扒光了衣服,咱們輪著來!」這猥瑣男伸手又給了她一巴掌,將沈凌菲一下子打懵了,聽到他們的話之後才感覺到恐慌,這群人!

「我看你們誰敢,碰我一下,我就讓你們全家來陪葬!」沈凌菲惡狠狠的看著這群人咬牙切齒到,但是這群人哪還會理會她呀,聽了之後便哈哈大笑起來!

「陪葬?那也要先等你被我們哥幾個輪完之後了,這俗話說得好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是不是兄弟們!」這猥瑣男帶著他的小弟一起哈哈笑了起來。

等著猥瑣男說完之後緊接著就有幾道猥瑣的眼光不斷的盯著沈凌菲的胸部看,從來沒有過的屈辱感,油然而生,在心底不斷的呼喊著言辰楓的名字,眼神之中帶有一絲絲的絕望。

沈凌菲的掙扎越來越猛烈,這猥瑣男看有些控制不住了,便走到路邊,拿起了一塊石頭,威脅到:「小娘們,你最後不要亂動,哥哥我手上可是沒有什麼數的,要是一不小心這石頭落在了你的頭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哈~」 「快鬆口!快鬆口!」這猥瑣男感覺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咬掉了,但是這沈凌菲就是不鬆口,於是用手裡面的石頭一下一下的砸向了她的腦袋,想要迫使沈凌菲鬆口。

可是沈凌菲死死的咬住他的耳朵,整個腦袋都開始懵懵的,眼睛裡面充血,感覺自己的頭都快要被爆掉了。

頭上的血說著頭髮一點一點的往下滴,耳邊一陣混雜聲,有哭喊聲、喊叫聲、逃跑聲、最後估計自己是幻聽了,竟然聽到了言辰楓的聲音。

就在言辰楓看到的時候,沈凌菲還死死的咬著那人的耳朵,頭上的鮮血不斷的往下流,這一幕充斥這言辰楓的腦海,瞬間將那猥瑣男一腳踢開,隨機而來的是更響的一聲豬叫,這沈凌菲咬住他的耳朵不撒嘴,這言辰楓猛地將他一踢,結果整個人就不受控制的往外飛去,整個耳朵也就這樣被沈凌菲咬了下來,疼得在地上不斷的打滾。

而周圍的其他小弟,像一盤散沙一般被高大威猛的黑衣人團團圍住,這猥瑣男想要尋找幫手結果發現自己的小弟在那些黑衣人面前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直接被拎了起來。

身旁的這個男人不斷的往外散發著寒氣,當與他對視之後,整個人都忘記了自己耳朵上的疼痛,就一眼感覺自己已經被殺死了,全身變得冰涼,太恐怖了!這個男的太危險了,要遠離他,結果還沒有爬幾步,便被一個黑衣人拎了起來。

「這個人,給我留著,帶回審訊室,我要好好招待他!」

猥瑣男聽到這聲音之後,瞬間整個人都僵硬了,之後便聞到了一股腥騷的味道,只見這黑衣人一臉嫌棄的看著他,「老大,這小子嚇尿褲子了!」

言辰楓看都沒看一眼,繼續抱著沈凌菲往車的方向走去,小心翼翼的將沈凌菲放到車上以後,連闖一路的紅燈來到了醫院,而這小交警也跟了一路,估計是剛上班沒多久,剛想要跟著一起進去,就被門口有些年長的保安攔了下來。

「小夥子,愛崗敬業是本職,但是吧,你要看對方是什麼人,你看那車,你不覺得車牌還有些熟悉嗎?再看看那人一身的寒氣,你啊現在找上去,明天一早你就可以重新投簡歷了!聽哥的話,下班回家吧!」

這小交警聽完之後,打了個寒顫,就算自己沒上班幾天,但是看到這車牌號之後還是驚了一身的冷汗,還好自己的車沒有那麼快,隨即開了一張罰單之後便離開了。

這言辰楓一進醫院,就開始抱著沈凌菲往急診走去,「大夫呢!大夫呢!」小護士被他這麼一喝,小暴脾氣也上來了,「喊什麼喊,沒看見這是醫院嗎,不知道不能大喊大叫嗎?」

言辰楓壓根不理會她,自顧自的帶著沈凌菲往醫院最頂層走去,順便用手機打了個電話:「醫生,我在頂層醫院等你,一分鐘帶醫院所有的最好的大夫來見我!」說完之後便掛掉了電話。在電話的另一端的美男子整個人都開始蒙了,這什麼情況,但是聽他的口氣好像很著急的感覺,難不成又出了什麼事?

一分鐘之後,醫生帶著整個醫院的所有的主治大夫往頂層走來,只見眾人一臉的迷茫,大家都是將自己手中的活放下以後被一起拉到了頂層,甚至還有大夫穿著手術服呢,「這什麼情況啊?」

「不知道啊,我這衣服都沒來得及換下!」

「你們知道什麼事嗎?」

「不清楚啊,就這樣被院長稀里糊塗的叫了上來。」

「別吵吵了,一會走到就知道了!」

電梯剛到頂層就聽到一陣咆哮聲,「都死了嗎,怎麼還沒有到!」隨機又是一陣霹靂乓啷的聲音,只見院長微微一挑眉,「聽到沒有,就是他,一頭暴怒的獅子,你們各自安好哈!」只見院長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們,眾位大夫集體為自己捏了一把汗。

「別叫了,來了來了~」

院長這一聲就像是老鴇招客一般,所有人都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來了還不快一點來看看,在外邊磨磨唧唧幹什麼呢!」

眾位大夫一進門便來到了一個女子滿臉是血的躺在床上,旁邊站了一個男子,整個人都暴躁無比,像一隻隨時都會噴火的恐龍。

等醫生進去以後,院長便把言辰楓拉了出來,只見他來回的在走廊裡面走動,「哎呀別走了行不行,我頭都暈了,說說這到底怎麼回事啊?這次又是誰惹的禍!」

被院長這麼一提醒,言辰楓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暴躁起來,拿出手機給管家福伯打了一個電話,「福伯,柳文倩走了沒有,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讓她滾出去!」

福伯一臉為難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子,「柳小姐,您也聽到了,不是我為難你,現在少爺……」

「我不走!」柳文倩一臉堅毅的站在原地,「除非言哥哥親自來把我趕出去!」說完便端著茶杯往沙發前走去,淡定的坐了下去,有言爺爺給自己撐腰,還怕言哥哥真把自己趕走不成!

福伯一臉為難的看著柳文倩,沒有辦法只好在和自家少爺通個電話,「少爺,這柳小姐就是不走啊,你這不是為難我嗎?」

「好,我知道了!」

言辰楓掛了電話之後,往病房裡面看了看,只見地上一團一團的血布,於是整個人都開始變得狂躁起來,隨後按了一個號碼,「喂,阿彪,去言宅,將柳文倩給我扔出去!我回去之前這女人要是還沒有搞定,你就可以收拾東西滾蛋了!」

這阿彪剛將這小混混帶回審訊室,又接到言辰楓的電話,這一下子便為難起來,誰不知道這柳文倩是老爺子給少爺準備的童養媳,只能說扔就扔嗎!只見阿彪煩惱的撓了撓自己的光頭,暴躁的踢了一腳在自己身邊不斷哭泣的小混混,隨即又趕往了言宅,鬼知道這少爺什麼時候回去!自己可不想因為柳文倩失去自己養家糊口的鐵飯碗。

等阿彪走到的時候,只見福伯在不停的勸說著柳文倩,只是這女人一臉淡然的坐在了沙發上,一臉悠閑的喝著茶水。 「你放我下來!你信不信我讓言爺爺把你開了!」這柳文倩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扛,嚇懵了,真的要將自己扔了嗎?一時間變得有些恐慌起來。

「是少爺的命令,要是柳小姐能自覺的離開,那是再好不過的了!」阿彪一臉嚴肅的說到。柳文倩聽到之後整張臉都開始綠了,「你說是言哥哥的命令?那你有什麼證據嗎?」

「我來了就是最好的證據!」阿彪一臉無奈的說到,這女人真是的磨磨唧唧,真想一下子把她丟出去!

「憑什麼,憑什麼是我走出言家門,我哪裡不如沈凌菲,你說啊!」柳文倩不停的在阿彪身上打滾,弄得阿彪一身的火氣。他娘的,這娘們到底在磨嘰啥。

就在這時,言辰楓的電話打了過來,「少爺!」只見阿彪一臉的怒氣看著柳文倩,「抱歉少爺,她要證據,你要不要給她說兩句讓她死了心,我也好辦事!怎麼樣?」阿彪一臉小心翼翼的問道。

「把電話給她吧!」言辰楓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端穿了出來。

「柳文倩,我再說最後一遍,你現在立刻馬上從言宅滾出去,這話我只想說最後一遍,別等我回去之後不給你就最後的臉面!」

柳文倩聽完之後滿臉的淚水,為了這個女的,憑什麼!死死地咬住嘴唇,剛想要將手機扔出去便被攔截下來了,「哎,大小姐,這可是我用辛苦錢掙來的手機摔壞了可是要賠的!」阿彪一臉心疼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請吧,這下少爺說的清楚了吧!」只見柳文倩有些失落的往前走,眼神裡面充滿了不甘心和怨恨,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周身的氣息也變了變,看著阿彪有著愣住了,都說女人可怕,差不多就是現在了吧!

「這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醒!」言辰楓在頂層醫院的走廊裡面走來走去的,看著裡面的醫生不斷的換著新的紗布,不由得有些著急。

「別著急,她本來頭部就受過傷,說不定這一次因禍得福,整個人的記憶就回來了呢,這都說不定,是不是!」只見這醫生一臉心寬的玩弄著手裡面的號碼牌,說話的語氣也有些輕佻,但是眼神之中卻夾帶些許的嚴肅!

大約等了半個小時以後,醫生們終於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言辰楓整個人都籠罩了一層陰霾,周身的氣息掛滿了生人勿擾,一堆醫生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你看我我看你的,一群人傻了眼,「到底什麼情況,誰出來說一下?」言辰楓突然之間開口了。

「言先生,這位小姐頭部雖有大量流血,但都不致命,之前傷者受過一定的傷害,所以在腦部右下方有一處血塊,但是由於風險太大我們一致決定讓它暫時殘存。」

「什麼時候醒來呢?」言辰楓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額頭,就連聲音也開始變得輕柔起來,眼神裡面的疼愛更是顯露無遺。

「這個就不一定了,因為傷者是受到連續性的腦部敲擊,雖然我們已經做了緊急處理,但是醒來這種只是時間問題,這其中要看傷者意志力如何了!」醫生們有些為難的說到,這種醒來的事情,不好說啊。

「你們都回去吧,辛苦了!」言辰楓眼睛從進來就沒有離開過病床上那個女人,看來是愛慘了人家,眾人搖了搖頭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你們誰知道那個女人是什麼來歷?」

剛上電梯,這群人就開始八卦起來,嘰嘰喳喳說了一路,也就哈哈一笑之後,便被拋在了腦後。

言辰楓一直守在沈凌菲的床邊,時不時的叫一下她的名字,估計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法將她喚醒吧。

折騰了大半夜,言辰楓終於支撐不住睡了過去,在第二天清晨,清晨的陽光灑在了沈凌菲的臉上,只見她的眼睫毛微微的顫了一下之後便睜開了眼睛,看著周圍的環境,這裡是醫院,想了想昨天的事情,自己好像將人家的耳朵咬了下來,最後還聽到了言辰楓的聲音。

想起言辰楓便苦澀的一笑,自己到底是偷來的幸福啊,剛想要抬一下胳膊,結果就發現自己胳膊上竟然有一個龐然大物,微微傾起身子來,看了一眼,結果是一團毛絨絨的頭髮,看這發色,沈凌菲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言辰楓。

就在沈凌菲一動的時候,這言辰楓就感受到了,隨即抬起惺忪的眼睛,剛好與沈凌菲對視,有些驚喜的喊到:「老婆,你醒了!」眼神裡面的喜悅都快溢出來了,讓沈凌菲有些看痴了,如果一個人的眼睛裡面有星辰那一定很美吧!

「老婆,你感覺怎麼樣了?你等我一下,我去叫個大夫過來看看!」言辰楓剛想要起身離開,便被沈凌菲抓住了衣角,張嘴想要說話,便被言辰楓堵住了嘴巴。

「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我之後會給你解釋清楚的,現在我先去聯繫下醫生,讓他們看看你的情況之後,咱們再聊好不好啊!」言辰楓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輕柔的說到,讓沈凌菲一下子便放下了所有的問題。

是啊,先等醫生解決自己的傷勢之後再說,這樣才能說的更清楚嘛!

別瞎想,有些事情和你想象中不一樣,知道不!」言辰楓見她這堅決的小模樣,便知道她肯定是誤會了什麼事情。

不一會,便有一陣腳步聲悉悉索索的走了過來,「醒了嗎?這小丫頭可以的,這麼重的傷勢竟然睡了一覺之後就行了過來!」

來,小丫頭,說說自己有啥樣的感受,哪裡疼痛?」

「就受傷的地方有點微微的疼以外,其他都還好!」沈凌菲感受了一下,自己好像除了傷口疼以外好像沒有什麼疼痛了。

「那就好,你啊,之前受過重傷,腦袋裡面有個血塊壓住了你的神經,導致一部分記憶丟失,沒有觸及舊傷,你啊,就偷著樂吧!」這大夫是個中年婦女,說起話來就停不下來,看來是到了更年期。 「對啊,就在你的頭部以前受過舊傷,現在又被人打了頭部,這下好了,你的腦袋沒少遭罪。不過啊,在醫學上邊的奇迹就沒有出現在你的身上,之前有人情況和你差不多,受了舊傷,導致了失憶,後來被什麼東西猛烈撞擊以後便自動恢復了記憶!……」

這大夫叨叨的說了一大堆,但是沈凌菲並沒有放在心裏面,反反覆復的琢磨這兩個字,『失憶!』

「那大夫,是我之前的舊傷傷到了我的記憶造成缺失嗎?」

「對啊!」

言辰楓在旁邊看著沈凌菲見她一臉的迷茫,這是自己也沒有想到還是怎麼著?

沈凌菲突然轉過頭來看了一眼言辰楓,臉便一下子紅了起來,原來是自己誤會他了,剛想要說話,便聽到大夫說:「最近這兩天還是好好養病哈,小兩口別個控制不住哈!靜養靜養!」醫生說完以後眼睛來回的在他們身上瞟了幾眼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醫生的話讓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沈凌菲別過臉去,言辰楓也不再好意思說些什麼,兩個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坐在了床的兩端。

就在此時,言辰楓的手機響了起來,簡單的看了一眼之後,便開始有些煩躁,對著沈凌菲說道:「你先躺下睡會,我出去接個電話。」轉身來到沈凌菲的身邊,將她輕輕放下,掖掖被角,便開始往外走去。

就在言辰楓給自己掖被角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了他的手機來電顯示,是言爺爺,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嗎?還是自己離家出走的事情已經被言爺爺知道了嗎?一時間有些心慌,畢竟自己在老人家面前就沒有什麼好的印象,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真不知道這言爺爺會怎樣想自己。

言辰楓有些煩躁的盯著手機,肯定是因為柳文倩的,隨即接通了電話,便聽到了一陣哭泣的聲音,「好小子,你這是兔子枕了狗蛋上——越混越大膽了哈,連老夫的面子都可以撕破了哈!」

這電話剛一接通就聽到了電話對面的咆哮聲,言辰楓微微撇了一下嘴,等那聲音小了一點之後,言辰楓才開始說話:「爺爺,那個女人別再讓看見她,不然您老的面子還真的都沒有了!」說完之後便將電話掛底了,順便關了機!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竟然這麼硬了哈,哎,我老了,讓年輕人煩了。」言爺爺又試著將電話撥了回去,發現關機了,看來柳文倩是真的將言辰楓惹怒了。言爺爺眼神有些苦澀的看著面前的女孩子,轉了身之後便對柳文倩說道:「倩倩啊,你先去另外言宅的一間房住好嗎?爺爺的頭有些痛。」

柳文倩一臉驚訝的言爺爺,這感情是要趕自己走啊,意圖還這麼明顯,簡直了這是!一時間有些愣住了,「言爺爺,你這讓我……」

「倩倩啊,你是不是惹到言辰楓了!做了什麼不該做的!」言爺爺背對著柳文倩,並看不到此時她的表情。

柳文倩死死的咬住了嘴唇,看向言老爺子的眼神也充滿了怨恨,明明說好的給自己撐腰的,現在呢!竟然成了這樣的局面,什麼都是假的,當初說的挺漂亮的,現在一旦出了事,就全部都是自己做錯了!好恨!好恨!

等言辰楓掛了電話以後,在外邊抽了一根煙之後便開始往病房裡面走去,從窗戶裡面看到沈凌菲的熟睡的側臉。隨即拿出另外一部手機。

「阿彪,那小混混怎麼樣了?」

「還在審訊室!」

「留好他的命!今天我過去一趟!」

等掛了電話之後,便開始躡手躡腳的往病房裡面走了去,輕輕叫了幾聲之後,見沈凌菲沒有什麼反應,便在她的床頭上留下了一個便簽,在沈凌菲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之後,便轉身之後想要離開了。

「別先走,好嗎?」沈凌菲一臉依賴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有些事情自己還沒有搞懂。

「好,我不走!」言辰楓一看沈凌菲就知道,她,應該是有事情要問自己,因為每一次沈凌菲有事情想要問自己的時候,都會先皺一下眉頭,再眼神之中寫滿探究,而臉上還會有一絲疑惑的表情。

「你想要問什麼我都告訴你!」言辰楓小心翼翼的將沈凌菲護在懷裡面,輕聲問道。

「我……」沈凌菲有些猶豫起來,一時間也不知道從何問起。

「你是不是不知道從何問起啊,那我就將我知道全部告訴你。你看這樣行嗎?」言辰楓看著沈凌菲一臉的迷茫,便開始輕聲說道。

「我第一次遇見你是在小的時候那時的我們只有七歲,而你在八歲的時候,因為一次電梯事故失去了八歲之前的所有記憶,而那場電梯事故也不過是你那好妹妹策劃的!」

言辰楓深吸一口氣之後,便繼續說了起來:「七歲時候的我也不過只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罷了,而我當時還是有個醜醜的小胖子,從小几乎沒有什麼朋友,那時候的我,並不喜歡和人打交道,除了司機和傭人之外,我幾乎都是獨來獨往的!」

「在我七歲那年,我剛從國外回來,中文講的還不是特別的好,所以很少開口講話,結果學校裡面的小朋友們都開始欺負我。」

沈凌菲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言辰楓,這傢伙現在長得這麼好看,很難想象他小時候竟然是一個小胖子!

言辰楓對著沈凌菲甜蜜的笑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象不出來我小時候的模樣呢!」用手寵溺的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等我給你說完以後,便給你找找我小時候的照片,怎麼樣?」

沈凌菲乖乖的點了一下頭,只見言辰楓一臉懷念的繼續說道:「當時,我被一堆小孩子全部圍了起來,他們不停的嘲笑我,而當時的我只會生氣的看著他們,就在這個時候,你突然出現,上來就給了他們一巴掌!」

「我那麼勇猛嗎?」沈凌菲有些吃驚的看著言辰楓。 「你看一下你胳膊上是不是有一個v型的傷口,那時候,要不是你胳膊流了一大堆血,將他們嚇走了之後,我便開始學會了對於欺負自己的人,要狠狠的揍回去!」

沈凌菲一直想不起來自己胳膊上是怎麼留下的疤痕,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留下的,「那你之後為什麼不來找我呢?」

「就那次以後,我找過你,但是關於你沒有任何的消息,就像是憑空消失了。當我遇見你的第一眼我就一眼認出你來了!也是在那時候,我就下定決心長大以後一定要娶了你,上天終於安排我們見面了,現在我也如願以償的娶到了你,讓你成為了我的新娘!」

說完之後便將沈凌菲擁入了懷中。「老婆啊,以後別再這樣離開了好嗎?有什麼不滿意的你給我說,你想要出去散散心什麼的,你就帶了傭人去,這樣還能有人給你做個伴,有了什麼事,還能給我通風報信,你說是不是!」

被言辰楓這麼一說沈凌菲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了,躲在言辰楓的懷裡面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看著懷裡面的小女人,一時間感慨萬千,真的不敢想象,假如自己去晚了,或者自己沒有找到,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結果一低頭就看到了懷裡面的小女人睡著了,耳邊傳來她輕微的呼吸聲,大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在口袋裡面傳來一陣震動,看了一眼是阿彪發來的簡訊,在沈凌菲的耳邊輕輕喚了一聲,「老婆,我要出去一趟,你等我行嗎?等你睡醒我就回來了!」

沈凌菲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便輕輕的將她的身子放平了,給沈凌菲蓋了一下被子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阿彪,那人還活著嗎?」

「少爺,沒死呢!」

等言辰楓一進審訊室的大門,就聞到了一股腥臊的味道,阿彪看到言辰楓微微皺起的眉頭,便在身邊解釋道:「這傢伙,膽慫,一進來就開始嚇得大小便失禁了!」這阿彪也很無奈啊!這傢伙從一來到就開始不停的尿褲子,到了後來就直接大的也出來了,這傢伙進來之後,每天都會打掃一遍審訊室,可還是沒有用!

「精神還正常嗎?」言辰楓微微皺眉之後,便開始往裡面走了去。

「精神挺好的,沒有出現什麼紊亂現象!」阿彪有些汗顏的說道,自己主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狠啊!不過就這小子,一看就知道不禁玩,這還沒有開始呢,現在就開始變成這個慫樣了,要是少爺開始之後那還不的……

等到晚上的時候,言辰楓看了一下時間估計沈凌菲快要醒了,便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猥瑣男,只見他全身並沒有什麼傷痕,也沒有什麼血,但是整個人就像是蝦米一般蜷縮了起來,而阿彪在旁邊也是目瞪口呆的,好傢夥,這有文化的就是不一樣,都打了半天了,愣是一點點傷痕都沒有看出來,打心眼裡佩服自己少爺!

「把他看好,好吃好喝的供著,回頭在收拾他!」阿彪見自家少爺有了停手的意思之後便將手中拿個乾淨的毛巾遞了上去,聽到言辰楓的話時,地上的人明顯的僵了一下,阿彪眼角抽搐了一下,在心底默默的為這猥瑣男點了一根蠟燭!

等沈凌菲醒來的時候言辰楓剛好拎著吃的來到了房間裡面,剛好看到沈凌菲再揉自己的小肚子,笑著拎著東西走過去了,「怎麼,餓了嗎?我帶了一些吃的!你看看你想要吃什麼!我買了好多!」

沈凌菲摸了摸肚子,「來的還真的是時候,我這快被餓死了!哈哈哈~」沈凌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看著言辰楓帶了的這些吃的,幾乎都是自己愛吃的。看到之後,整個人先是愣了一下。

想想看現在也就是在一起相處了沒多久,但是看向袋子裡面的東西,竟然全部都是自己喜歡吃的東西,而自己都卻還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吃什麼,喜好是什麼,而對方卻對自己了如指掌。

「你吃了嗎?」沈凌菲將袋子裡面的東西全部拿了出來,一一放在了桌子上,看著上邊的東西幾乎就是一人份的而且沒有一樣是重複的。

「你吃吧,我在外邊的時候吃過了!」言辰楓寵溺的摸了一下沈凌菲的小腦袋。

言辰楓的眼神過於犀利,沈凌菲開始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這樣兩個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空氣開始變的有些尷尬,也說不上來是總之是一種無形的擋布一般。將兩個人擋在外邊。

「我什麼時候能出院,我不喜歡醫院消毒水的味道!」

「等下醫生來了之後,我問問,其實你想要回家的話,現在也是可以的!」言辰楓看了一眼沈凌菲,有些猶豫的開了口問道:「你想要去哪裡?」

問完之後就想要打自己的嘴巴,都說了回家,哪壺不開提哪壺!沈凌菲也被言辰楓問愣了,這是什麼意思,自己想要回哪個家?想想也是自己哪裡還有什麼家可以回啊!

就因為這一句話,兩人都將頭回了過去,誰也不看誰,空氣凝固到了極致,言辰楓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便站起來,「我先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出去之後,便給福伯打了個電話,「喂,福伯,你將我們的房間收拾一下,家裡關於柳文倩的東西全部丟掉,我不希望回家之後能看出來那女人住過的痕迹!那間房也變成雜物間吧!」言辰楓拿出煙來狠狠的抽了一口之後,便將煙頭熄滅了!

「額,你來了,我已經吃飽了!」沈凌菲看著滿桌的剩菜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了,這人家帶了這麼多自己喜歡吃的菜,結果就吃了兩口就放下了。

「嗯,你先放那裡就行,我剛剛給福伯通了電話,想要回去的話,咱們明天一早就回去,順便回家之後還能吃點早點什麼的,你看行嗎?」

看著言辰楓一臉小心翼翼的模樣,突然間有一種罪惡感從腦海裡面閃現出來,自己現在對於言辰楓是愛嗎?一時間有些琢磨不透。 「不用問了,直接走就好,回頭讓司機帶醫生定時去家裡面給你檢查!」這種突如其來的霸道總裁的實力爆棚,一時間讓沈凌菲愣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