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修士跟天人的戰鬥!」紀羽反應過來了!

他看到了修士的對面,天之力膨脹著,迎面望去,兩男一女,身上釋放出來的都是天之力!

天人中期,相當於聖人中期的強者!三個都是!

而修士一方,一男一女,他們看上去還頗為年輕,男人的身上有不同程度的傷口,其中胸前的那道血紅的刀痕極為顯眼。

而那個女人此時也好不到哪裡去,嘴角有血跡流出,看上去也像是快沒有力氣的樣子。

兩人相互攙扶著,咬著牙看著前方的敵人,但從各自的眼中,他們都看到了絕望。

「哈哈!別再玩下去了,趕緊將他們殺了吧!神葬樂園的死靈之氣就快要飽滿了!到時候太子就能變得更強大了!」這時,其中一個天人說道。

那天人是一個漢子,逛著腦袋,不過他的額頭上卻有一個非常突出的角!那個角上,有一股淡淡的能量,應該是他全身力量的來源。

而另外一個天人,身上則是有著厚厚的鱗片,看上去非常猙獰,每個鱗片都閃閃發光,發出刺眼的光輝,而更可怕的是,這些光芒這種似乎都蘊含了一種致命的能量。

「嘻嘻,好久沒有殺過修士了,這一次能好好的開葷了,不知道他們的血是不是還想以前一樣這麼新鮮!」那唯一的一個女人,手上拿著一根蛇杖,看上去竟然就像是真的一條毒蛇那樣,而舌頭的頭部,有一根細細的紅針出現,看上去就像是毒蛇的信子那樣。

「他們都是些什麼人?看上去跟普通的天人一點都不像啊!」紀羽心中有些驚訝。

不過此時也不是驚訝的時候,那個女人拿著那根蛇杖慢慢的靠近那連個修士。

「師姐,你快跑!我來攔住他們!」這時,那男修士忽然將女修士護在身後,身上的力量猛然凝聚而起。

「趙峰!你別衝動!你是師傅的希望,不能死在這!」那女修士臉色大變,拉著名叫趙峰的男人。

「嘿嘿,好感人的一幕啊,要不……你們一起去死吧,這樣就不用爭了。」女天人嫵媚一笑,她手上的蛇杖就越是一步朝著兩個修士靠近。

「妖女!別想傷害我師姐,我跟你們拼了!」

趙峰一咬牙,身上的氣息猛然膨脹。

就在此時,那個頭上長著角的天人詭異一笑:「想自爆?沒門!」

說完,便見到他頭上的那根角發出了一道詭異的光芒,瞬間就將男人準備自爆的力量給吸收了進去。

紀羽一臉驚訝……這三個天人還真是有夠特別的啊。

自爆的力量被吸收了,男人跟女人無力的靠在了地上,眼中充滿了絕望。

「對不起,師姐,我沒能保護你……」

「這不怪你,是他們太強了,師傅會給我們報仇的!」

兩人眼中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生機。(未完待續。)(.就愛網)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殺氣瘋狂的瀰漫著,籠罩在那一男一女兩個修士的周圍。

「等會!」然而就在此時,那個全身鱗片的天人忽然開口了。

「逆鱗,你要做什麼?」頭上長了根角的天人看向他。

「獨角,你不覺得這女人就這麼殺了,有點可惜嗎?」名叫逆鱗的天人一臉古怪的笑容。

氣氛不大對,那女天人忽然便是哈哈大笑起來:「逆鱗,你不會在這個時候春心萌發了吧!」

「哼! 老婆,別玩了 老子已經多少年沒接觸過女人了!」

「難道我不是么?」女天人嫵媚的笑了笑,朝著逆鱗的身邊靠了靠,胸前的飽滿在他的手臂上摩擦著。

然而逆鱗卻直接將女天人避開了:「蛇女,你渾身是毒,我可不敢靠近你,再說了……要是被太子知道了,我怕我會死得很慘啊!

「行了行了!你要瀉火就趕緊吧!等會還將他們殺了扔到神葬樂園,耽誤了太子的大事你就死定了!」獨角有些不耐煩的說。

「哈哈!那是自然!」逆鱗大笑一聲。

他看向那修士女子,眼中還充滿了****。

「畜牲!你想幹嘛!」趙峰臉色一變,將師姐護在身邊。

要是師姐在他面前被侮辱了,那麼他就算是死,也沒臉去面對師姐跟師傅了。

女修士此時也有些害怕,身子不斷的向後挪移。

「滾!」逆鱗獰笑一聲,一拳直接就將趙峰給打飛了一邊,他伸出了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嘿嘿一笑:「好久沒有享用過人類女修了,我都快忘記是什麼味了!」

說著,他直接就朝著女修士撲了過去。

趙峰猛地從後面撲來,抓住了他的腳:「我不許你碰我師姐!」

「嘿嘿,好可愛的小男人啊,只可惜,你們的命運是註定了的,逆鱗!趕緊完事!」蛇**森一笑,他的蛇杖直接在趙峰的身上點了一下,瞬間,趙峰的臉色青了,昏迷了過去。

「趙峰!」女修士臉色一變,但此時逆鱗也來到了她的面前。

「嘿嘿,小美人,別著急,我陪你玩玩!」逆鱗怪笑一聲。

「你殺了我吧!我死也不會跟你的!」

「不識好歹!這可由不得你!」逆鱗桀桀一笑。

隨後便見他釋放出天之力,直接將女修士跟定格了。

「嘿嘿,這樣,我就能好好的享受了!」

女修士此時眼中充滿了絕望,自殺都不行……想到自己要被玷污,她的眼睛不由慢慢的閉了起來,一滴淚水從眼角流下。

就在逆鱗快要碰到女修士的時候,紀羽也終於出手了。

「不能再看下去了啊,你們就到此為止了吧!」

紀羽的聲音不大,很是從容,傳到那女修士的耳邊,卻讓她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她的眼睛猛地睜開。

卻見到一個少年,帶著淡淡的笑容在不遠前站著,少年的身邊,則是一個女子,那女子長得絕美,甚至比自己都要美上一個層次,兩人並肩站在一起,真的有點像是俠侶的感覺……

「誰!」這時,逆鱗猛然大吼,而蛇女跟獨角也猛地回頭,就見到紀羽跟慕芊芊站在他們的身後。

「又是修士!什麼時候靠近的……我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獨角最先心生大駭。

他的那根獨角,感應力是非常強大的,不管是誰,除非是修為高他很多的人,才有可能無聲無息的靠近他,但一眼看過去他就看得出紀羽不是這樣的人,但自己卻被靠近了……沒有任何的生息!

「哈哈!看來今天運氣不錯,你們兩個竟然還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嘖嘖……那個女人,我看上了!」逆鱗雙眼色眯眯的看著慕芊芊,慕芊芊的美貌第一時間就印入了他的腦海深處,差點就讓他沉迷了。

美!實在是太美了!

蛇女一眼就看出了紀羽跟慕芊芊的修為,所以她也不擔心,兩個初階聖人罷了,要對付實在是太簡單了!

「呵呵,太子的大計又進一步實現了,獨角,去將他們兩個給廢了吧!」蛇女笑眯眯的說。

獨角站了出來,三人之中,唯有他一個人神情凝重的。

也許蛇女跟逆鱗都沒有注意到,那個少年身上的氣息非常的古怪,讓他都有一種忌憚感。

「等等!那個女的一定要留給我!」逆鱗貪婪的看著慕芊芊,說。

此時那個女修士原本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就變成了絕望,兩個聖人初階的修士,來這裡有什麼用?不是送死么?

「你們快走啊!快離開這裡!」她朝著紀羽他們喊道。

「想走?嘿嘿,遲了!」逆鱗怪笑一聲。

獨角終於向前走了一步,面色凝重的盯著紀羽。

「太子是誰?」紀羽忽然問道。

「你沒有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很快就會死去,而且,你將會成為太子的飼料!」逆鱗笑道。

獨角怒哼一聲,直接朝著紀羽衝去。

「芊芊,你後退。」紀羽對慕芊芊說。

慕芊芊倒是不擔心紀羽的安慰,一個聖人中階的修士,還沒辦法為難紀羽。

在慕芊芊後退之後,紀羽的眼神之中出現了幾道光芒,只聽得他輕喝一聲:「力量奧義!」

隨後,他身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慢慢的發出一道光芒。

「敢跟獨角直接干?看來他是一個愣頭青啊!」逆鱗饒有興緻的看著紀羽。

要知道獨角身上的那根角絕對不是擺設的,連他都不敢跟獨角直接對轟,就因為獨角的那根角,擁有一種奇異的能力,可以吸收一切力量!

凡是跟獨角硬碰硬的人,最後力量都會被吸收得乾乾淨淨!然後直接就會被獨角給摧毀了。

沒有一個人是例外的!所以他們不認為紀羽會例外,蛇女也不這麼認為。

「別碰他身體!別跟他直接交鋒!」那女修士連忙朝著紀羽喊道。

紀羽愣了一下,但卻已經吃了。

他的拳頭直接跟獨角的拳頭轟到了一起。

沒多久之後,他就發現自己身上的力量開始慢慢的像流水一樣流走了。

他雙眼微微一眯:「吸收力量?」

沒錯,他發現獨角的身上好像有一個奇怪的旋渦一樣,他的力量一碰到獨角,就觸動了那個旋渦,最後那旋渦慢慢的將力量給吸收得乾乾淨淨!

「小子,你完了!」獨角冷冷一笑。

原本他還擔心自己有些難以對付紀羽,但卻沒有想到紀羽竟然會這麼蠢,直接跟他對轟。

對轟……他可沒有怕過誰!除了太子之外,他相信,帝級強者之下沒有人敢跟他對轟。

他將獨角的力量釋放了出來,準備盡情的將紀羽的力量吸收乾淨!

但就在此時,他臉色卻是突然一變:「怎麼可能!」

獨角的臉色變得非常的難看,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紀羽。

「怎麼了?獨角!趕緊將他收拾了吧!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要享受這個美人了!」逆鱗見狀,有些奇怪的喊道。

獨角臉色難看,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發現自己身上的力量流動有些古怪了。

一開始,他的確壓制了紀羽,但沒多久之後他就發現自己已經慢慢的被反壓制了。

他死死的盯著紀羽,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很快,他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紀羽身上的氣息變了,變成了一種紅色的力量!

「怎麼會這樣!」獨角心神大駭,看著這紅色的力量,他就生出了一種恐懼感。

沒錯,他所在的家族都擁有著吸收一切力量的能力,天之力能吸收,戰氣能吸收,元氣能吸收!

但是,唯獨有一種氣息,他們是絕對吸收不了的。

那是在上個時代的戰爭之中,他們家族毫無建樹的原因。

山歌時代的修士,他們修鍊的都是一種紅色的氣息,這種紅色的氣息非常的可怕,可以壓制一切的力量,簡直就是他們家族的剋星!

那一個時代,是他們家族的噩夢時代,那種紅色的力量,更是他們家族最為忌憚的噩夢!

現在,他竟然又見到了,他以為自己是眼花了,畢竟他也沒有真正經歷過這些!

但很快他就怕了,他覺得自己沒有弄錯,雖然沒有經歷過,但卻跟家族紀錄上的一樣,一種紅色的力量,壓制他們的天賦神通。

「你到底是什麼人!」他忽然失聲大叫。

不可能!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上個時代的人明明都已經死去了,怎麼還會有人能擁有上個時代的人的氣息?

「呵呵,你不需要關心這麼多……」紀羽雙眼微眯,淡淡說道。

「怎麼回事?獨角那傢伙難道陷入苦戰了嗎?」逆鱗有些奇怪的看著這一幕。

蛇女雙眼有些凝重:「準備出手吧!獨角不是那傢伙的對手!」

「不會吧!他不是有天賦神通嗎,跟他硬碰硬的人應該都不會有活路才對的啊!」

「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嗎!那小子是獨角的剋星!出手!」

蛇女呵斥了一聲之後,直接就朝著紀羽的方向飛去。

「唉!可惜了,又要我活動一番,不過等會還有一個美人做獎勵,幹了!」逆鱗喃喃說道,隨後馬上就跟上蛇女,朝著紀羽衝去。

女修士還沒有回過神來,因為她實在是太震驚了!

這少年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竟然可以對付獨角的那種古怪力量?

看他淡定的樣子,似乎還沒有將全力釋放出來。

不管怎麼樣,她心中都燃起了一個希望,也許……真的還有機會活下去!

此時紀羽可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麼,他只是有些在意這三個天人。

這三個天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天賦神通,這可了不得……恐怕這就是一個家族的傳承問題了。

看來……天人這一次要出動大勢力了!紀羽心中想著。

「紀羽,小心!」這時,慕芊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紀羽看到蛇女跟逆鱗都朝著他沖了過來,速度非常的快。

「嘿嘿,小子,去死吧!」逆鱗非常直接粗暴的朝著紀羽一拳轟去。

「嘿嘿,小男人,要不要陪姐姐玩一玩?」蛇女詭異的笑了笑。

隨後,她一下子就出現了幾個化身,身體不斷的扭動著,看上去非常的嫵媚,就像是一條美女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