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做過火了?」紀羽冷笑一聲,旋即又道:「那你覺得怎樣才不算過火呢?被他們廢了我?還是看著他們將我旁邊的兩個女子帶回去?」

「你可以給我說說看,或許我還真的會覺得自己做過火了!」紀羽心中冷笑,烏山派的人還真的都是一樣,打完弱的強一點的就出來了!

但他也無懼,眼前之人不過是戰士八階,對他根本就沒有什麼威脅,他不知道齊旭他們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但他對自己,更有信心!

「齊旭三人是我們烏山派優秀的內門弟子,你竟然廢了他們,這就是在跟我們烏山派作對。」那於師兄淡淡的說道,但那殺機卻絲毫沒有保留。

「哦?優秀的內門弟子?優秀?你這是想要告訴我,烏山派的內門弟子都是喜歡欺凌弱小,滿大街霸佔女子的?連優秀弟子都尚且如此,你是想說,普通弟子就更是人渣么?」紀羽面對那股殺意倒是怡然不懼,他不介意再將這個什麼於師兄給廢了。

「你!」於師兄顯然沒有想到紀羽的嘴這麼能說,他面色微沉:「得罪了烏山派,你會很危險!」

「廢話說夠了么?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要麼就現在帶著他們三個離開,或者你覺得你有這個能力,可以來廢了我!」紀羽輕喝一聲。

那於師兄臉色一變,此時,一股戰氣慢慢的從他體內延伸了出來。

戰士八階的戰氣毫無保留的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要將紀羽吞沒。

紀羽哼了一聲,旋即又生出了一股淡淡的紅色戰氣進行抵抗。

他心中更是陰沉,這於師兄竟然會這麼謹慎,被他說到這個份上都能忍住不出手,現在只是還只是在試探罷了。

「我讓你試!」紀羽哼了一聲。

火靈變慢慢在丹田之中蘇醒過來,慢慢的化為一道腐蝕性的力量開始朝著那於師兄吞噬而去。

於師兄面色一變,加大了一點戰氣。

此時,兩人周圍的空間瞬間承受了極大的壓力,發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之聲……

「啪!」

這時,兩股戰氣分開,那於師兄後退了一步,面色略微陰沉的看向紀羽……而紀羽卻看上去一點事都沒有,十分隨意的盯著這於師兄。

「我們走!」最後,那於師兄對著齊旭三人說了一句。

齊旭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此刻他們還目瞪口呆的看著於師兄……師兄來了,竟然沒有為他們復仇!

「師兄!他……」

「走!」那於師兄冷哼一聲。

齊旭三人不敢多說什麼,只有面帶恨意的再看了一眼紀羽。

於師兄腳步頓了頓,「得罪了烏山派,這位朋友,你最好小心一點!」

「廢話!」紀羽毫不客氣的回應。

「哼!」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隨即那於師兄帶著齊旭三人離去。

「烏山派的人,記著,最好別得罪我,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走時,紀羽冷冷的說道。

這無疑就是給烏山派的人一個狠狠的巴掌,他們心中惡毒的罵了一句紀羽,但此刻卻無可奈何!

「我要讓他死!」

「我要當著他的面將那兩人女的乾死!我要讓他後悔所做的一切!」

「報仇!」

此刻,齊旭三人聲音惡毒。

那於師兄走慢了一些,緩緩說道:「那人叫什麼名字,他的實力很強,我沒有把握對付,只有請齊師兄出手才能穩勝他。」

「雨計!」

此刻,於師兄面色陰沉,他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看不起過……這雨計,是第一個,也將會是最後一個!他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濃。

看著離去的那幾人,紀羽卻一點無所謂的樣子,此時林仙兒笑著走了上前,是紀羽不讓他出手的,結果紀羽一出手,連她都有點目瞪口呆,夠狠!

「你就這麼讓他們走,難道就不怕烏山派的人找上門來?據我所知,烏山派的人挺厲害的哦……」她輕笑道。

「厲害?反正都得罪了,那還怕什麼得罪到底呢?」紀羽輕笑一聲,反而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嘻嘻,羽哥哥真厲害!我也要變得跟羽哥哥一樣厲害,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我!」一邊,林靈兒看到紀羽如此強勢,心中自然也升起了崇拜之意。

「哼!那烏山派的人還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啊,如果是我的話,就直接將那個小丫頭帶走了,還啰嗦這麼多做什麼!」

「是呀,真是沒有,還有那什麼於師兄,連一個雨計都對付不了,換成我們張師兄的話,什麼雨計……都不過是垃圾而已!」

此時,兩個微弱的聲音忽然傳來……但對於紀羽這些修士來說,這聲音還是聽得非常清楚的。

他眉頭微微一皺,很快便鎖定了說話的人。

幾個年輕人,十分的驕狂,面帶冷笑和不屑。

他們此時也注意到了紀羽的目光,但卻絲毫不在意,其中一人還冷笑道:「別以為對付了烏山派的廢物就以為自己很厲害了……在我們眼裡,你只不過比較厲害的一個廢物罷了!」

那聲音毫無遮掩,此刻,所有人都聽到了,他們都有些意外的看向那幾個年輕人……竟然還會有人在這個時候得罪紀羽?

「我說過了,最好誰都別得罪我……」瞥了他們一眼,紀羽聲音照樣冷漠!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眾人沒有想到,在解決烏山派之後,紀羽表現出如此強勢的實力卻依舊還有人敢在一邊小聲諷刺。

那是五名青年男子,看他們的年齡不過十**歲左右,但每一個人的臉上卻都有那種掩飾不去的蔑視,眾人心中凜然,恐怕這些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啊……

「怎麼,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我們可不是烏山派的垃圾!」其中一名身材有些瘦小的男子找了出來,雙眼更是帶著濃厚的**,在林仙兒的身上掃來掃去。

林仙兒眉頭微微一皺,看來今天換了一個樣子就沒人認得出自己了,正當她要出手的時候卻被紀羽攔了下來。

「你們不是烏山派的垃圾,那是哪來的垃圾?給我說說吧,我的確是感覺你們比烏山派的垃圾們要厲害……」紀羽面不改色的看著這名青年,語氣之間反而還有點崇敬的樣子。

「哼!我們是九蛇教的!可不是什麼烏山派好比的!」瘦小的青年人冷笑了一聲。

「原來是來自九蛇教的垃圾啊……那的確是比烏山派厲害許多啊!雨某佩服,佩服!」

「既然知道我們的厲害,那你還不……」正當那瘦小青年得意之時,卻見紀羽旁邊的女子臉上有幾分若隱若現的笑容,他不禁微微一怔,旋即臉色大變,殺意凜然:「你敢罵我們是垃圾!」

其餘四名青年此時臉色也不大好看了……竟然有人在大街上罵他們垃圾……這根本就是對他們九蛇教的侮辱。

「哈哈!真有趣啊,我罵你們垃圾沒錯,不過你們倒也承認的挺爽快的啊……看來你們挺習慣垃圾這個稱號了啊……」紀羽大笑,一開始他特地抬高這些人,讓他們忘乎所以,結果他們倒還真的是忽略了紀羽的諷刺。

好孕嬌寵:水嫩小妻輕輕潛 「你找死!」

其中一名青年此刻忽然跳了出來,他雙眼真的如蛇眼一般,有著說不出的惡毒。

只見他忽然一手發出幾根銀針飛向紀羽,戰氣破空,發出陣陣聲響。

紀羽哼了一聲,在炎熱的高溫之下,銀針瞬間化水,「九蛇教的人?你們都喜歡玩偷襲嗎?果然是垃圾!」

此時紀羽怒上心頭,一步踏出,更強烈的威壓忽然爆發了出來:「我不惹你們,你們卻來惹我,是吃飽了撐著,要我為你們消化消化么?」

「別以為你多厲害,打敗了烏山派的廢物,在我眼裡,你不過是厲害一點的廢物罷了!一個無門無派的人就應該明白自己的斤兩,大門派,不是你們能夠得罪得起的……」此時,一名青色頭髮的青年走了出來,語氣陰陽怪氣,但卻蘊含了無盡的殺意。

「九蛇教……九蛇教……」林仙兒微微一怔,旋即似乎想起了什麼,不斷的嘀咕著……而後她臉色微微一變,急忙拉了拉紀羽:「九蛇教的人很厲害,不要跟他們斗……」

起初她並沒怎麼在意,但現在她才慢慢想起九蛇教這個名字,九蛇教在西北域可謂是一個大勢力,可以跟獄宗,天劍門以及西北天宮並稱為西北四大勢力,比起他們林家絲毫不差,現在她擔心紀羽徹底得罪了九蛇教,那就真的危險了……

「哼!現在才知道我們九蛇教?晚了!」那妖異青年冷笑一聲,身上的力量爆發出來,戰士八階巔峰,跟紀羽一樣!「不過讓我放過你也行,自廢修為,給我叩三個響頭叫我三聲爺爺,我或許就可以放過你!」

「對!還要將你身後兩個女人交出來!」還有兩名九蛇教的人在後邊不陰不陽的應和道。

他們九蛇教的威名在這西北域還是很大的,此時,許多圍觀的人聽到九蛇教這三個字,臉色已經開始有些煞白……九蛇教,殺人不見血!

紀羽始終是一動沒動的站在原處,此刻,他慢慢的站了出來。

「想通了么,你要我幫你廢了,還是你自己廢了?」妖異青年此時感覺非常的好,他就喜歡將別人命運掌握在手中的那種感覺。

「紀羽……小心一點……」林仙兒在一邊叮囑,此時他已經慢慢的握劍,九蛇教的人實力可不比烏山派的人弱,甚至要強許多,紀羽一個人恐怕難以承受。

「你……說夠了么?」而此時,紀羽慢慢開口了,淡淡的火焰戰氣在他身體周圍浮現,「說夠的話,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自己廢了修為滾,要麼,就不用滾了!」

太囂張了!紀羽的話無疑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林仙兒還有些驚訝的看著紀羽,他不會是瘋了吧?

「紀羽,他比烏山派的人厲害很多,你恐怕不會是他對手的,快跑吧!」林仙兒在一邊勸阻著。

「好!你很好!竟然還敢威脅我,今天,你也不用滾了,死在這裡吧!」妖異青年眸子一冷,一股淡淡的戰氣從他身上漂浮了起來。

半夏 「千蛇縛!」他淡淡的喝了一聲,此刻,紀羽周圍的火焰戰氣便開始慢慢的消失,似乎是被吞噬了一般。

「縛!」妖異青年再一次大喝。

紀羽悶哼了一聲,整個人就像是被綁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住手!」林仙兒此刻把劍。

「滾!」妖異青年大喝一聲,一股青色的戰氣忽然朝著林仙兒猛然撲去:「腐蝕蛇功!」

此時便見林仙兒眼前的地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糜爛開來,林仙兒臉色一變,急忙後退了幾步。

「縛!」一個聲音忽然傳出,瞬間林仙兒便感覺自己周圍被一道道的詭異力量給包裹了起來。

「老娘不發威,你還真的以為我是好欺負的了?」林仙兒怒了,她本不願跟九蛇教有太大的恩怨,但現在她不得不出手!然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傳入了她的耳中:「放鬆抵抗,讓我來對付他……」

是紀羽的聲音!林仙兒一怔,她沒有聽錯,那是紀羽的聲音,此時,她將目光看向紀羽的時候,紀羽還是一動不動,這讓她感到奇怪,這小子到底在做什麼?

索性,她也放棄抵抗,那千蛇縛猛地將她也給束縛了起來。

「嘿嘿,小子,原來你也就只有嘴巴厲害,這麼一點實力,怎麼保護美人?」妖異青年笑了,連他都有點意外,沒想到眼前少年竟然會這麼容易對付,看來是自己的實力又增強了吧……

「哈哈,我就說嘛,那雨計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厲害點的廢物,在張師兄面前不值一提!」瘦小的青年此時也笑了,他的實力只有戰士五階,但他卻非常相信張師兄能對付那個雨計。

「哼!原來是一個只會耍嘴皮子的廢物,垃圾!」其餘兩名九蛇教的青年也跟著回應。

圍觀之人也有些意外,這麼容易就被拿下了?雖然九蛇教的人很厲害……但雨計,那可是連戰師強者都沒有辦法拿下的傢伙啊!

妖異青年冷笑著看向紀羽,他舔了舔舌頭,而後冷冷的道:「我會廢了你,在你面前好好的玩弄你那所謂的逆鱗……然後,再慢慢的殺了你!桀桀桀桀……」

那笑,非常的冷,使聽到的人都感覺全身毛骨悚然。

只見他慢慢的舉起手,一道青色的戰氣凝聚在他的手上,他慢慢的朝著紀羽的丹田探去。

就在此時,一陣溫暖的氣流忽然撲面而來,讓得那青年微微一怔,下一霎,他面色大變!

「如果你就這麼點實力,就別在我面前裝,我會很不高興的……」一個冷淡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他的耳邊。

此刻,意外忽發……紀羽全身燃起了一陣烈焰……

那妖異青年正想移動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丹田此刻受到了一股強大戰氣的威脅。

「不好!」他臉色大變,沒想到自己竟然大意了!

紀羽,在他的眼前慢慢消失,就像是魔術一般……而又有一個紀羽在他身後出現,一隻手扣住了他的喉嚨……

「什麼!」

「怎麼回事!」

這忽然發生的變化讓得所有人都是措手不及,甚至連林仙兒此時都詫異了……紀羽,怎麼會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現了?

「你偷襲我!」妖異青年冷哼一聲,雖然他不知道紀羽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做到的,但他卻知道,紀羽這是在偷襲!

他面色蒼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偷襲……

「你卑鄙!竟然用偷襲的手段,有種跟張師兄打一場!」

其餘九蛇教的青年亦是憤憤然,對紀羽的手段非常的不齒。

「我覺得你們倒是挺有意思的啊……偷襲?你們哪裡看到我偷襲他了?我在他面前忽然消失?那是因為我速度比他快吧?這也能叫偷襲么?」紀羽冷冷一笑。

此時,其餘幾人卻一下子無法辯駁,這……的確不能算是偷襲啊,他們沒有看到紀羽出暗器,只見到紀羽忽然消失然後出現……直接讓那張師兄措手不及。

林仙兒解開了束縛,看向紀羽的時候美眸眨了幾下……這小子,越來越讓她看不透了……

他忽然想起大哥林磊說的話……紀羽,同階王者,連黃如天都不是對手……這,貌似是真的啊……

「好了,接下來你說我應該如何處置你呢?廢掉好,還是……殺掉好呢?」紀羽冷冷一笑,那聲音如非常的寒冷。

然而,妖異青年卻沒有一點懼意:「你,不敢殺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妖異青年此刻冷笑著看向紀羽,卻十分的自信,似乎根本就不會擔心紀羽會對他下手。

「你……就這麼有把握?」紀羽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妥,但卻沒有辦法說出原因。

「你大可一試!」此時便見那妖異青年大義凜然的樣子,而他身後的幾個青年亦是冷笑看著紀羽,就像是看著白痴一般。

林仙兒見其中似乎有什麼不妙的地方,悄悄的走到紀羽的旁邊,嘴唇蠕動了幾下,此時紀羽便是慢慢冷靜了下來……

「這,就是你們所依仗的本錢么……」他低聲說道。

林仙兒告訴他,這些青年背後肯定會有一個強者保護,或者是戰師強者,或者是天空戰師強者,如果他下了殺手,恐怕會瞬間引來更強的人滅殺他……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如果你現在放手,自願向我認錯的話,我也許會考慮放過你!」 冷情boss,非誠勿擾 那妖異青年向來驕傲,根本不承認紀羽是堂堂正正打敗他的,此刻他心中有一萬個不服氣。

紀羽神色幾變,緊握青年衣領的手慢慢鬆了開來……而此時,那妖異青年便更是得意了,紀羽,果然不敢殺他!

他一個欠身便脫離了紀羽的掌控,在紀羽前不遠站著,全身充滿了冷意,剛剛,紀羽給了他的恥辱,他想要立刻要回來!

然而就在此時……

「我有說要放過你嗎?給我回來!」一聲怒吼忽然從紀羽口中發出。

此刻,在原地的紀羽身影再一次模糊了起來,而下一霎,又是一個紀羽出現在了妖異青年身後,妖異青年再一次瞬間被紀羽挾持了起來。

這變化實在是太過快了,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原本以為紀羽是怕了……但卻沒有想到紀羽會再一次的下手。

甚至連林仙兒此刻都有些愣了,這傢伙……難道就不怕九蛇教的人前來報復嗎?而此刻,她悄悄的拿出了一個玉墜,輕輕的在玉墜上捏了捏……

「你想幹什麼!難道你就不怕死了!」妖異青年顯然也沒有想到紀羽會再一次出手,而且還是在瞬間將他擒住。

「我只是想讓你看看,你那自以為是的實力在我眼裡是多麼的愚蠢,我想要抓你,甚至是廢了你,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罷了……還有,少拿你背後的人在這裡要挾我,我,很不喜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