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傳送陣終於開啟了。」老王也笑道,他們各路年輕精英到此,就是為了這個。

千星目光閃爍,如今全是敵人,他這實力也不夠。

「走。」千星說道,只有這條路,怕什麼,這裡合道多,還有聖人,哪怕換個普通巢穴,或許都沒有這麼多高手。

轟隆!後面狂暴殺機,幾人臉色蒼白,千星都不輕鬆,不得不走。

幾人沖入小院,這裡有合道高手守護,兩個冷漠的老者。

「他們是什麼人?」老者開口。

「其它堂過來支援的自己人,盤王他們已經確認,絕對沒錯,至於這兩個女人,是我們抓的聖女,戰利品。」衛青說道。

「快走吧。」老者擺手。

大家魚貫而入,那個南宮嫣然很排斥,但也被控制著,蝶舞則是一副怕怕柔弱,很有俘虜的樣子,覺得還很好玩。

進入傳送陣,千星心中平靜下去。

既來之,則安之。

龍劍吟一直都笑呵呵的,千星覺得這貨做的很不錯,想讓別人相信,自己也要先信,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伏天盟的。

一些遠距離傳送陣都有偏差,或許不會傳送到某個特定地方,那更有機會。

眼前虛空變幻,大同小異,千星經歷過很多次。

他也認真看著,如今實力不同,一些在眼中已經不同,這算是虛空跳躍,遠距離大挪移,一切強橫的大聖都能做到的。

很多玄異,都有學習借鑒之處。

很快虛空落實,來到一片明亮的大陸。

之前還戰火血腥,剎那變幻場景,恍如隔世之感,有些不真實。

千星快速查看周圍,他們幾人一起進來的,都還在附近,尤其蝶舞,他之前拉著手怕傳送到不同地方,在外人看來是擔心俘虜跑了。

這裡一片普通荒野,並沒有什麼。

龍劍吟也湊過來,兩人目光交錯,說起來他們對元青幾個還是沒有惡感的,挺講義氣,反而神域帶領的很多正道要殺他們。

「劫兄,大龍兄,哈哈,我們出來了。」

「這是什麼地方?」千星問道。

「天外大陸。」

「什麼?」千星震驚,之前幾次都想問,但人多眼雜,好像都不適合,也沒時間。

「就是天使所在的大陸。」元青笑道,「我們本來各地年輕精英聚集在八月總舵,準備一起來天外見識歷練的,沒想到遭遇突發事情,我們還沒有準備充足,多拖延幾天。」

「放心吧,這邊早安排好,我們只管殺戮,征戰,突破便是。」元青道。

「這就是天外大陸,我還沒來過呢。」

「好像和我們那裡不一樣啊。」

「確實不一樣,氣息也更柔和,聽說這邊除了天使,還有什麼科技,都很厲害,我們的一些飛舟都是從這邊弄的。」

「聽說這邊的建築都很高,普通人都能憑藉外物飛行。」

老刀他們也都很期待。

千星心還有些亂,天外大陸,天使就在這邊,他就這麼過來了,終於過來了。

腦海中閃過很多,無法平靜。

「劫兄,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不到聖人,竟然來了天外。」千星感嘆。

「呵呵,這次機會也很難得,大家都是爭取來的,不過劫兄你們夠強,絕對都有資格。」元青說道,「況且這次不少兄弟也都戰死,名額本來就多出很多。」

千星心思浮動,想離開這裡,發現已經晚了,有強橫合道高手到來接他們。

合道也有強弱,此人就很強。

本來剛剛有機會,他乍聽到天外,心思浮動,錯失了良機。

極品無敵女 集結地就在不遠,那邊還有高手,千星沒有硬拼。

他一個或許還有機會,龍劍吟都差些,何況還有蝶舞在。

而且他總感覺這裡雖沒有聖人級別,卻有殺招,他未必能躲過,這是直覺。

很快過來的人都聚在一起。

「嗯,她們是誰?」有合道冷哼,盯住蝶舞,南宮嫣然,還有一些人。

「咳咳,我抓的戰利品。」

「我也是。」

千星納悶,還好不止他一個,還不止元青,還有幾人一樣抓了,有的確實好女色,有的還抓了男人想收服……元青還好,千星看出來,他與南宮嫣然有故事,還是有感情的。

元青之前都說了,當初在外歷練,不知道彼此身份,都是優秀的,經過不少事,尤其元青,如今兩人都是問道境界,元青是道心戰力,南宮嫣然是問道後期,元青還更出色。

那合道輕哼一聲,倒也沒有多說,伏天盟崇尚野性,有實力是自己本事,死了也是自己的事。

「都自己看好,出了事自己死了不要緊,連累別人,別怪門規不講情面。」

「還有幾個不是這次名單上的,全站出來。」接下來又盯住千星幾個。

尤其是千星與龍劍吟,有幾個合道都重點審視,搶女人有你們,自己身份還可疑,連續兩次或許就不是巧合。

千星乾笑,表示不好意思,「我真喜歡這類型的。」

還好依然不止他們兩個,另外還有六七個可疑的,比如之前王義,他若活著過來,也在可疑之列,都不是原先名單上的。

之所以那些合道沒有直接出手,就是察覺出他們幾人都有伏天盟特有的氣息,這種氣息一旦沾染,正道知曉都會追殺,是他們伏天盟獨有的,基本心法,詭異的冷。

「你,報上來歷。」首先便是指向千星,一群人冷視,隨時會出手。

「血鷹堂暗子劫星。」千星自然說道。

「血鷹堂?早已滅絕,無一生還,你竟敢冒充?」

「我沒有冒充,我是暗子,這是憑證,上次九死一生逃過,修鍊有血鷹堂絕學,大人可以查看。」千星說道,拿出曾經殺到的戰利品令牌,不卑不亢,面對合道他也有底氣,唯有就是暗中的殺招,他在查探在哪裡。

那人霸道威勢降臨,千星體內生死力演化,曾經他看過的血鷹堂心法,如今他的境界,生死真力層次,輕易模擬,生死能模擬一切。

「你施展試試?」那人查探過氣息之後,開口說道。

千星身影一動,血鷹虛影撲擊長空。

那人點了點頭,「沒錯了,確實是我伏天盟八月旗下血鷹堂。」

接著輪到龍劍吟,龍劍吟笑呵呵的,有著奇特龍元,他也有奇遇,很不凡,那合道一樣沒有察覺出什麼,接而龍劍吟虛影魔龍烏雲,很有魔龍堂絕學的味道,不知這貨哪裡學的,魔龍堂覆滅,他估計也有參與。

若不是認識,千星都狐疑這貨真是當初追殺過他們的魔龍堂高手。

他們都有強大神通,先前還在悟道池內修行,掠奪無數資源,沾染氣息,自行演化,之前確實看過這兩家的絕學,還有之前與元青他們並肩作戰,很多人看在眼裡,一切加起來,還真過關。

元青他們都湊過來,他們早就認同的兄弟,說笑安慰。

然後是另外那些人,大多人都沒事,最後一個竟然查出異樣,合道出手一招轟殺。

龍劍吟縮了縮脖子,乾笑幾聲。

一行人剛要離去,又有高手迎來,這是一個充滿煞氣的老者,很快就鎖定千星幾人,「怎麼有幾個外人?」

「八月總舵發生劇變,一些自己人來援,他們都是自己人,已經確認過了。」有人說道。

「什麼確認,既然不是早就定下的,便可能是姦細,寧殺錯,不放過。」老者哼道,「全部殺了。」說著他直接出手。

此人極強,絕對是合道巔峰。

剛剛很多人都變色。

「住手。」元青他們喊道,「我們是盤王弟子,他們真是自己人,我家師尊還有一些大人都確認過,他們還救過我們很多人。」

「哼,拿盤王壓我?滾,不然全部去死。」老者冷漠。

老者依然出手。

千星惱火,這老頭真要把他們全殺了。

「你要誰死呢?」就在千星準備出手的時候,遠方霸道聲音臨近,接著拳影便砸了上去,越過他們,直轟那個老者。

老者無懼,掌勢變幻,直迎來人。

虛空轟隆交手,氣勢餘波亂撞,下面都是一陣東倒西歪。

老者連退很遠,來人滾滾壓來,霸立虛空,正是盤王到了,顯然更勝一籌。

******2k閱讀網 「盤王,你要護著他們?」

「老子護著又如何,都是我八月總舵的,你說殺就殺?你算什麼東西。」盤王嗤笑。

「身份可疑,便是該殺。」

「可疑你大爺,我還覺得你可疑呢?我們伏天盟高手雖多,但與天下為敵,憑什麼能一直存在下去,就是我們齊心,有功賞有過罰,你可以無情,可以競爭,但不能真的內鬥,不然與那些所謂正道門派有什麼區別。」

「那是老子徒兒,他們兩個與我徒兒一起,殺了無數敵人,救了無數人,神域的道心都殺過,老子都看在眼裡,你在後面閑著,說殺就殺,很喜歡殺人嗎,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扔到戰場上?」

「你……」

「你什麼你,不服來戰。」盤王不屑。

那人老臉變幻,剛剛一下他就知曉,同是合道巔峰,他遠不是盤王對手,都說盤王或有挑戰聖人的實力,還真非虛。

「盤王說笑了。」老者淡笑,「老夫只是想試探一下他們,看來沒錯,剛剛都是悲憤情緒。」

老者說完,轉身直接走了。

盤王嗤之以鼻,他對事不對人,從來如此。

「呵呵,沒事了,諸位一路到來,安心休養幾日,之後送你們出去歷練,不用擔心什麼。」盤王笑道。

「盤王威武。」年輕人歡呼。

實力決定地位,盤王更自信,就算有姦細,一個年輕人又能如何,這裡又不是什麼寶地。

他最煩這些,有那時間不如好好修鍊,拳頭解決一切。

千星也是有不小波動,短短時間經過太多。

盤王笑看這邊幾眼,點了點頭,並沒有過來說什麼,千星還是感覺到善意的。

但這可是在確認他是伏天盟人的前提下。

這個人可是敢和聖人交手的,他肯定完全被碾壓。

一行人上了飛舟,向著伏天盟據點飛去。

路上千星從元青他們那裡了解到,之前那個是八月總舵,伏天盟下屬十二月,每個月都是總舵大巢穴,下面每一天都是分堂,血鷹堂是其一,也是八月麾下的。

想起之前星辰榜前三時,伏天盟年輕高手叫做初九,之前還覺得奇怪,太草率了,如今想來地位肯定不低。

還有很多,他們都旁敲側擊的打聽,元青老刀他們都與盤王較像,戰場敢打敢拼,一旦認同,行事都頗為豪爽,也沒有多想什麼。

於此同時,八月總舵幻陣深處,一個伏天盟聖人帶著法寶前來,本想收走悟道池,哪怕不能完全,能保留一點是一點,結果他看到了什麼,已經沒了,一滴不剩。

什麼人?聖人心頭滴血,更十分憤怒,他們糾纏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借來法寶帶走這些,如今沒了。

之前也沒有發現有高手殺到這邊啊,他們都攔著。

聖人低吼,雙目怒火。

轟!地動山搖,就在所有人都殺到八月總舵,興奮的想要掠奪時候,之前的那個傳送陣轟然爆炸,無數的虛空碎片錯亂,一群人驚恐看著自己化作飛灰,聖人都有傷到,合道幾乎都扛不住。

深處的伏天盟聖人見狀,就是此時,閃身消失,追殺出去,同時幾個方向還都有高手出手,早有準備。

一陣追殺之後,伏天盟聖人大笑著遠走,一閃消失虛空。

等知曉悟道池枯竭,幾個聖人又惱怒了,不過最後也沒有反殺回去,事已不可為,這次也夠本了。

這些元青也告訴了千星兩個,他們也是得到小道消息,就等那些人殺進來,沒有好果子吃。

飛舟上,年輕人躍躍欲試,初來域外都很興奮,都在小聲議論。

「兄弟,你這女人不錯啊,給兄弟們一起分享唄,要不你開個價?」有人笑著走來。

蝶舞有些惱怒。

「滾。」千星哼道。

「新來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血鷹堂已經沒人了。」

「誰說我們無人。」元青他們走出。

「元青,這不管你的事,這小子出言不遜,誰也攔不住我教訓他。」

「你確定?」老王淡笑,元青老刀也是似笑非笑。

「我伏天盟向來講究實力,不能謀害同門,但挑戰還是最正常的,他要不行,那個女人就是我的。」

「可以打殘嗎?」千星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