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像,太像了!」戴眼鏡的高個子簡直要跳起來:

「我見過這兩個女人,我確定就算章弘昱站在這裏,他也分辨不出。」

兩個女人緩緩睜開眼。

一個,是章弘昱的姑姑,章雪純。也就是甘甜口中的,聞藝姐。

一個,赫然就是甘甜。

兩人緩緩站起身,給三位醫生鞠了一躬。訓練有素,細節完美。

「好好好,哈哈哈哈……來人,去把少主請來驗收!哈哈哈……」

「唉?別……你忙什麼?還沒收拾好,你叫少主來丟人現眼?去,把劉灰那小子給我找來。」

護士應聲去了,一會兒,來了一個乾瘦的羅圈腿年輕男子,「教授,有什麼吩咐?」

「這兩人,明天要給少主交工,今晚能不能捯飭好?」

男子說:「這兩個人,選出來的時候我就看過了,都沒那麼快捯飭好!」

「什麼意思?」

「除了脫毛,美白修腳之外。之前給我的三圍尺寸,她們兩個都達不到,要給我一天加貨,再養兩天才能交給你們。」

三人面面相覷,有些敗興。但最後也只好說:

「儘快吧,少主要的急!」

「是!」他做了一個手勢,兩個女人乖乖跟在後面,出去了。

「我們也不要太心急了,少主這幾天,也比較忙。我們只要給他留出足夠的培訓時間就可以了。」

……

工廠的最角落的屋子裏,黃門少主黃煥之正坐在寬大的沙發上,看着被自己綁在椅子上的女人。

他面前擺着一盤水果切塊的拼盤。

用牙籤扎著吃。

他故意咀嚼的很大聲,很香甜。

他又紮起一塊香蕉,遞到女人嘴邊:

「來,吃一口。」

女人卻把最別到一旁。

黃煥之笑了笑,回到沙發上坐下。

「你還是老樣子,倔強得都沒個女人的樣子。」

邊彩麗轉過頭,冷哼一聲:

「真沒想到,你已經墮落到這種程度了,我以為我臭罵你一頓,你會洗心革面,重頭開始,沒想到你變本加厲,乾脆就放縱自己了。」

邊彩麗還沒能消化黃煥之的變化,震驚之餘都是痛心疾首:

「你怎麼就不能走正道呢?我當初勸你是為了你好。當然,你可以不聽,但是你怎麼因為這件事就記恨我呢?」

黃煥之又是冷冷一笑:

「邊彩麗,就像你形容的那樣,我骨子裏流着血都是西紅柿汁,我跳動的心臟都是克隆的假貨。沒錯,我就是這樣的基因,我就想造假,我就要造給全天下看!」

他站起來,豪邁衝天:

「起碼現在我有錢,我有一切。這就夠了。」

邊彩麗深吸一口氣:

「當初上大學的時候,海妹妹就說過,只要黃煥之專攻技術,他會是很有成就的一個工程精尖人員。但是如果他子承父業,他今生盡毀……你……」

「閉嘴!」黃煥之瘋狂道:

「她姓海的算個什麼東西?她家裏有幾個錢就到處玩弄男人,她有什麼資格對我指點江山?我呸!劉川要是不被她禍害了,也不會落得如此不堪,半生殘廢的下場!」

邊彩麗皺眉道:

「劉川不是死在保外就醫的醫院裏了嗎?」

黃煥之有片刻的慌亂,稍縱即逝。

「總之,沒有任何人能評價我,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邊彩麗,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跟不跟我?」

邊彩麗反感地閉上眼睛,舒緩了一下心情:

「黃煥之,我跟你說過,我們不合適。我有什麼好呢?你從上大學就開始盯着我,我一直就不是適合談戀愛的女生,你省省吧。」

黃煥之的臉扭曲起來,他扳住邊彩麗的肩膀:

「好!那我告訴你,我已經生產出2個邊彩麗了,有一個太倉促,沒有成功就被發現,不過,她已經活不長了。第二個,她不但和你長得一模一樣,她的聲音,談吐,行事風格都與你無二。連你的工作日常,我都對她進行了細緻的培訓,呵呵,哈哈……

邊彩麗,這個社會不需要你了,你就老老實實,在這兒陪着我吧……」。 陳明心裡那叫一個氣,他發誓,只要小柳子把門打開,陳明肯定要好好的收拾小柳子一番,因為小柳子今天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

先是把前面的車給開走,讓陳明好不容易才能打到車回來,現在又把陳明曬在門口那麼長時間,還讓陳明跪下才給陳明開門。

「這還差不多!」

雖然說陳明僅僅跪了那一瞬間,不過在小柳子看來,陳明也算是真正的屈服了,便沒有再折磨陳明下去,將大門打開。

「明哥,你怎麼招惹到嫂子了,連門都不給你開,還跪下了。」

然而正當陳明剛想踏進大門,好好收拾一番小柳子的時候,從不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音。

隨後,兩個保安的身影出現在了陳明的視野之中。

沒想到,陳明剛剛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保安看在眼裡,而且保安還一直潛伏起來,沒有讓陳明發現自己。

這兩個保安和陳明的關係也是非常好的,看見陳明直接在門口跪下了,便趕緊走了出來嘲笑陳明一番。

「今天這件事,你們要是說出去的話,你們死定了……」

本來以為沒有任何人看得見,可是千算萬算,陳明沒有想到竟然被這兩個巡邏的保安給看見了,而且這兩個保安和和自己的關係非常好。

此時此刻,陳明的臉都要綠了,直接氣急敗壞的指著保安,威脅保安,讓保安不要將這件事情說出去。

如果這件事情要傳出去的話,陳明立馬會被扣上一個妻管嚴的帽子。

雖然說小柳子和陳明並沒有那一層關係,可是在別人看來,他們倆人就是情侶,這個帽子陳明是非帶不可了。

所以陳明只好威脅他們兩人,讓他們倆人將這件事情憋在心中,不要告訴任何人。

說完之後,陳明便趕緊一腳踏進了大門,然後將大門緊緊關閉。

「我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周圍有人看著你,如果要是知道的話,我肯定不會讓你跪下了。」

這個時候小柳子開始幸災樂禍起來,他知道陳明要面子,可是這件事情幾乎把陳明的臉都給丟光了,而且現在陳明的臉都綠了,小柳子不禁安慰了陳明一番。

不過安慰是假,嘲諷他才是真。

畢竟陳明在店裡面那麼欺負小柳子,小柳子雖然說沒有當真,但是還是很懷恨在心的。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陳明也沒有和小柳子多說廢話,說完之後直接把小柳子給扛到肩上,向客廳走去。

小六直接陳明這樣,還以為陳明是要對自己怎麼樣,便開始瘋狂尖叫起來:「陳明,你趕緊把我放下,不然的話我真生氣了。」

雖然陳明已經是幾乎超脫世俗的存在,可是畢竟小柳子,生出這番模樣,哪個男人能夠不動心,包括陳明在內也是,所以小柳子真的以為陳明要對自己動粗。

不過儘管小柳子是如此尖叫,陳明也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繼續扛著小柳子,往客廳走去:「今天我就給你個教訓,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這樣捉弄我了。」

說完之後,陳明走到了客廳,便直接將小柳子一把扔到了沙發上面。

隨後,陳明將自己的外套脫掉,本來就是因為陳明自己剛剛忙活了一番,確實是有些流汗了,所以才將外套脫掉。

可是小柳子卻不是那麼想了,他真的以為陳明脫掉外套,要對自己做什麼動作圖謀不軌。

反正以及現在小柳子的修為,反抗普通人輕而易舉,可是反抗陳明,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小柳子現在好像就是案板上面的肉,可以說是認陳明宰割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小柳子也是一番後悔。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陳明口袋裡面的手機響了起來。

本來陳明想直接將電話掛斷,好好收拾收拾小柳子,讓小柳子長長記性,可是當陳明拿起手機的時候,卻發現是白雪的電話。

既然是白雪打來的,而且現在天色不早,白雪應該是有什麼急事要和陳明說的,不然的話不可能這個點打過來。

「等下再收拾你!」

陳明瞪了小柳子一番之後,便拿起電話接了起來。

「略!」不過小柳子根本就不打算給陳明這個機會,向陳明做了一個鬼臉之後,便趕緊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陳明和白雪接通電話之後,白雪聽到陳明這邊發出了一陣聲響,還專程詢問陳明是什麼聲音。

「老鼠的聲音,最近家裡經常鬧老鼠,你這麼晚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什麼樣的老鼠能造出那麼大的動靜,白雪很是懷疑,不過白雪也沒有多過問下去,便和陳明步入正題。

「明天你有事情嗎,可不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白雪諾諾的問道。

面對白雪的請求,陳明連想都沒有想,不加思索的便答應了下來:「沒問題,你明天要去哪?」

不過讓陳明有些不解的事,白雪現在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是要去什麼地方,這一點陳明還是要問清楚的。

「明天再和你解釋吧!天色已經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既然白雪都這樣說了,陳明也沒有必要繼續問下去,便和白雪互相掛斷了電話。

當陳明掛斷了電話的時候,才想到現在的車鑰匙在小柳子那裡,於是陳明在客廳裡面左翻右找,也沒有找到車鑰匙的蹤跡。

如果沒有車的話,陳明第二天怎麼送白雪去他要去的地方?

而且就趁著剛剛陳明和白雪打電話的功夫,現在小柳子已經跑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間的大門緊鎖。「咚咚咚……」

無奈之下,陳明只好去敲小柳子的門,讓小柳子把車鑰匙還給他。

「小柳子……在裡面幹什麼呢?也不理我。」

反正陳明現在是明白了,自己用強硬的態度肯定是不可能說服小柳子的,倒不如假裝向小柳子服個軟,反正小柳子的智商擺在這裡,像個小孩一樣,說幾句好話,給點好處就好了。

「你別想打動我,今天我怎麼都不會給你開門的,你放心。」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隨我出去吧。」

洛德牽起布倫希爾德冰涼的手,溫柔的道:「難道你不想,再去見一面她們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