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次,比的是威望,也就是聖宮中人的支持,整個聖宮之人都可以參與,我在聖宮的威望你也看到了,支持我的人在大多數,所以已經有兩局是必勝的。」

黎天不置可否,人家既然已經針對你,就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不過黎天也沒說,只是繼續聽著,看看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最後,就是勢力的對比,這一點,比的不是聖宮之內的勢力,而是聖宮之外的勢力,聖女獲得傳承後會快速飛升,那麼她給三重天聖宮留下更多的外援,才是聖宮發展的關鍵,這一點上,我幾乎沒有,而現在,多了一個你。」

「你是說,我是你的外援,這第三場比試,是我一個人,和那青衣的一堆外援比?」

黎天已經明白,指著自己不確定的問道,這一下,素衣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過主峰將近,一切都是值得的。

哪怕黎天氣急敗壞,她也不想聽他吹牛。

誰知,在得到素衣的肯定后,黎天沒有如她所想的氣急敗壞,反而十分開心。

「這真是太好了,我倒是有些好奇,那青衣能請到什麼外援了,別說三重天世界,就是整個三十三重天世界,我紫宵宮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他們用什麼和我比。」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好了,我們到了,和我進去的!」

沒想到,預防了半天,還是沒擋住黎天吹牛的決心,讓他吹牛成功,不過還好,已經到了,那就讓他去折磨別人吧!

…………………… 三重天世界,神龍大陸聖宮主峰。

一條寬闊的青石路,從山下直通圓台,兩旁樹木參天,建築相連。

越過層層宮殿式建築,方才出現一個巨大的圓台,圓台周圍,碎石鋪路,兩側和下方一樣,是幾米到幾十米不等的宮殿建築。

向著山頂的方向,呈現的,是一個又一個的小型圓台,錯落有致的分佈在山腰之上。

此時此刻,小型圓台上,或是站立著幾個人,或是十幾個人,而兩旁的宮殿建築上,則滿是人影。

百十間宮殿和幾十個圓台,圍繞著一個巨大的圓台,在半山腰上,形成了一個壯麗的奇觀。

如今又加上這人山人海的點綴,卻堪堪成就了一副群仙同樂圖。

「還真是壯觀啊!」

當黎天見到這一幕時,心中也是十分感慨的,比起上輩子的體育館或者明星演唱會,這裡可是壯觀的多。

不過他沒有說話,而是在和素衣一起,聽著圓台上傳來的聲音。

「諸位也看到了,候選聖女素衣如今還是沒有出現,我看就全當素衣退出,讓他參加下一屆的聖女評選好了,這一屆讓青衣做聖女吧,各位長老以為如何。」

「不可,戀花長老,你應該知道,青衣的實力畢竟沒有達到元武皇的程度,這樣的實力,如果代表我神龍大陸參加三大陸大比,獲勝的機會將大大減少。」

「怕什麼,三大陸大比,比的又不是聖女一人,我們各大家族勢力的少年天才也在其中,想要勝利不是問題,我看就選青衣做聖女吧。」

「同意,就選擇青衣做聖女吧。」

………………

簡直就是一面倒的支持,而這些支持的人,多數也是飛升學院其他勢力的代表。

「看來你也不是如你說的那麼得人心嗎?」

黎天笑道。

「我只負責比實力和聖宮的支持,至於外援勢力,和我有什麼關係,那是你需要比的東西。」

素衣鄙視不已,反正三局兩勝,自己已經確定兩局勝利,那外援有沒有又能如何。

「也是。」黎天笑了。

「只不過是一堆土雞瓦狗而已,於我沒有任何的可比性,我只要動用我身後勢力的冰山一角,就可以將他們輕鬆比下去。」

「你就繼續吹吧!」素衣再次翻著白眼,發布向高台走去。

「誰說我沒到的,候選聖女素衣,前來參加聖女評選。」

黎天跟在素衣身後,心中卻大罵了一聲我艹。

剛剛自己那麼能吹牛逼,竟然沒成功。

這是怎麼回事?

黎天仔細思索著,好一會,才有所明悟,自己身後勢力是什麼,是黎家,一個曾經的超凡九重天強大家族,而且還有一個無限隨機系統。

上籤引,風華如你 這些都是由巨大的冰山組成,拿出一角,確實不是三重天這些勢力可以相比的。

「看來以後吹牛逼要注意一些了,拿自己的底牌當牛逼吹,那不是吹牛逼,而是傻~逼。」

黎天總結著吹牛逼的經驗,已經跟著素衣走上了圓台。

來到圓台之上,黎天也不再去想,而是開始打量起來,隨著素衣的行禮,他也知道,那站在中間的****,就是剛剛說話的戀花長老。

圓台的左邊,有兩張石椅,上面一張空著,一張坐著一個女子,此女身著青衫,不用想,正是和素衣共同參加評比的青衣。

素衣帶著他直接向著右邊的兩張石椅走去,只是還不等兩人坐下,一聲爆喝便已經傳來。

「素衣,他是誰?」

緊靠圓台的一個小圓台上,一名白袍青年一手指著黎天,面色猙獰。

黎天正準備開口吹一會牛逼,就被素衣阻止。

「段若塵,請你注意自己的態度,還有,他是什麼人,你也管不著,不過為了尊重今日評比的規則,我還是告訴大家一下,他,就是我的丈夫,黎天。」

「你說什麼!」

段若塵暴怒,抬腳就想衝上高台,卻被他旁邊的人攔住。

「好,很好。」平靜后,段若塵恨聲說道。

「素衣,本來我還不信,既然是你親口說出來的,那就別怪我段若塵無情。」

說道最後,他不再關注素衣,而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黎天一會,輕蔑的說道。

「一個剛剛元武者的廢物,不得不說,我佩服你的膽量,竟然這麼急著找死,那我又怎麼會不成全你呢,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知道,惹怒我會有什麼後果的。」

面帶冷笑的拿出隨身的匕首,比劃了一個抹殺的手勢,段若塵就要收回匕首,畢竟這個動作,他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

只是,下一刻,圍觀的眾人都愣了。

這就是你說的後果!

你確定惹怒你都是這個後果嗎,如果真是這樣,你還是別生氣了,否則多生氣幾次,只怕你的小命就沒了。

突然的疼痛,加上眾人錯愕的目光,讓段若塵有些僵硬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腰腹部。

在那裡,一把削鐵如泥的匕首,一半已經入肉,絲絲鮮血滲出,順著刀把處滴落在地。

伴隨這「滴」的一聲,鮮血落地之音,段若塵仰天大叫,拿刀的手,也直接拔出匕首。

鮮血飛濺,人影飛竄。

不等眾人反應,已經消失不見。

「曾經只手可遮天,曾經一指便滅仙。

曾經一氣毀滅一世界。

揮手間,萬仙滅,抬腳直入天之顛。

天之顛,滅天將,孤身強闖凌霄殿。

傲立三十三天。

威懾天庭眾仙。

踹玉皇,揍仙王。

當時已覺,此間狠辣我為先。

到如今,才醒悟,狠中更有狠中手,自殘眉頭都不皺。

如我一般,強的沒邊,依舊只有三個字。

我服了!」

從這聲音剛剛響起,人們就已經注意到黎天,剛剛感覺到他這話不對勁,就聽到最後這三個字。

我服了!

你確定你要說的是這句話,而不是前面那一大堆嗎,見過吹牛逼的,也沒你這麼能吹的啊。

如果黎天知道他們的心聲,一定會告訴他們,你們想的沒錯,前面才是關鍵。

因為前面的話,會給自己帶來好處。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叮,恭喜宿主等級提升,目前等級213級,元武士三重天。」

黎天滿意點頭,又升一級。

素衣搖頭……………………無語至極! 或許是黎天這個牛逼吹的太響亮,也可能是因為沒人會想到,段若塵的自殘,不是他自願的,而是黎天所為。

重生浪潮之巔 就在段若塵拔出匕首裝逼時,黎天就已經使用出聽命行事符。

至於為什麼沒讓他直接自殺,只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聽命行事符,能影響對手的意志,卻不能讓對手對自己造成重傷以上的傷害。

因為那樣,別人就會清醒過來,只能讓聽命行事符使用失敗。

所以,黎天只讓他攻擊自己的腰腹,既不重傷,又有效果。

「你這也太狠了吧!」

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已經經歷過一次的素衣,瞬間就想到了黎天身上,而且十分肯定。

她越來越覺得讓黎天假扮他丈夫,是一個十分明確的選擇。

「狠嗎,我怎麼不覺得。」

黎天聳聳肩,表示自己還是太心軟。

「也就是這幾千年,我已經修身養性,換成幾千年前,遇到這種人,我直接滅他九族都是輕的,哼哼。」

「叮,恭喜宿主吹牛逼成功,獲得經驗值100點。」

得!

素衣閉嘴不再說話。

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別這樣張口就吹牛逼不行嗎,還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正準備繼續吹牛逼的黎天,看素衣不搭理自己,也是無奈啊。

我這麼低的實力,不趕緊吹牛逼,修為什麼時候才能提高。

他真是恨不得現在人群中間,吹他幾天的牛逼,他相信,只要讓他吹一天,他就絕對能飛升。

然而,美好的現實,只能存在於想象中。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像現在這樣自然而然的吹牛逼,別人還能接受你在吹牛逼,如果你敢不管不顧的吹牛逼,那別人就不會以為你是在吹牛逼了,而是以為你是瘋子。

黎天兩人的小動作,自然沒人看到,在場的人,還在為段若塵的舉動而嘆服,更為黎天那一陣鋪墊到沒邊的『我服了』而傾倒時,戀花長老終於反應過來。

「既然兩位候選聖女已經到齊,那麼我們就進行聖女評選吧,各大家族勢力的百名參賽弟子已經選好,就差我們聖宮,我們也別耽誤了。」

「正該如此。」

眾長老齊聲應和,只是表情各異,也不知道都在打著什麼主意,戀花長老聞言對著靠近大圓台的一個中間位置的圓台拱手行禮。

「宮主,請您下令吧。」

宮主,也就是聖宮宮主了,黎天抬眼看去,卻是一個輕紗遮面的女子,看不清面貌,分不出年齡。

「開始吧。」

連聲音也分不出,到底多大。

黎天皺眉,不是因為這宮主的原因,而是在宮主宣布開始后,就有一人跑到這宮主身邊,耳語了幾句后離開。

「難道要出什麼狀況了,嘿嘿,可不要讓我失望啊,只有你們出狀況了,我才好開口吹牛逼啊。」

素衣不知道黎天心裡的想法,否則一定會想法弄死黎天的,她正在平穩自己的氣勢,等待著第一局的實力對比。

「那麼,現在我宣布,神龍大陸聖宮聖女評選,現在正式開始,參賽者,分別是候選聖女青衣和素衣二人,第一輪比試,實力對戰,請上台。」

戀花長老顯然不是第一次主持的樣子,對評比的套路十分熟悉。

一襲青衫的青衣,率先站了起來,不等素衣起身便柔聲說道。

「青衣自問實力不如素衣姐姐,這第一輪評比,青衣自願認輸。」

認輸了?

什麼情況?

黎天和素衣面面相覷,黎天不懂,素衣同樣不懂,哪怕你實力真的不行,也應該努力一下不是嗎?

兩人不明白,青衣這是要做什麼,眼神交流中,盡顯茫然。

和他們一樣茫然的,還有很多很多,可場中的一部分人,卻不是和他們一樣的茫然,他們更多的是氣憤。

這其中就包括圓台上的戀花長老,還有那看不清容貌的宮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