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冰冰,吃完飯咱們就準備行動了。」方凡一番叮囑,「如果到時候有危險,你就找個地方躲起來,我搞定了來找你。」

……

中天集團。

「老闆,已經安排妥當,可以動身了。」黑衣保鏢彙報到。

「好,吩咐他們小心一點,現在管的很嚴,不能出岔子。」老闆楊修嘴裡叼著一隻雪茄,躺在轉椅上吩咐到,「記住,一定要到了公海才能停船!」

「是,老闆。」黑衣保鏢說到,「那我們就出發了。」

黑衣保鏢走到中天大廈一樓,帶著二十幾個人開車直奔碼頭。

……

「大哥,貨物都裝好了,隨時可以出發。」一名小弟報告。

「走,現在出發,趁著夜色趕緊把船停到公海上,等天一亮,交易完就回來。」

此時,方凡和章冰冰正站在碼頭最高的集裝箱上,看著運送文物的貨船緩緩開出碼頭。

章冰冰說,「咱們真的不上船嗎?這個葫蘆確定可以當船用嗎?」

方凡說,「放心,我仔細看了,絕對沒問題,一會兒咱們趁守備換崗的時候,偷偷摸到船上去。」

……

貨船在夜色掩蓋下緩緩駛出港口。

方凡和章冰冰找了一個無人的角度,將葫蘆放在海面上。

「起!」方凡打出一道靈訣,只見葫蘆變得有一米見方大小。

方凡和章冰冰迅速跳到葫蘆上,坐在葫蘆中間的凹坑裡。

又打出一道靈訣,葫蘆跟著貨船一起往公海方向駛去。

「冰冰,我這葫蘆寶船怎麼樣?」方凡吹噓到。

「風有點大。」冰冰回到。

方凡:「……」

……

貨船上。

船長向黑衣人報告,「後面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跟著我們,大概有一條小鯊魚那麼大。」

黑衣人說到,「先別管這些,加速先進入公海範圍再說。」

貨船駛入公海后,又往前行駛了二十海里,然而停在海面上。

黑衣男子問到,「後面那個東西還在嗎?」

船長仔細檢查了雷達反饋的信息,「消失了,可能剛才是一條海魚。」

此時,方凡和章冰冰兩人已經成功登上貨船,用靈力吸附在船檐上。

「凡哥,船好像停了。現在怎麼辦,上船嗎?」章冰冰問。

「等一會兒,他們馬上就要換班了。」方凡頭髮已經被風吹得十分凌亂。

按照情報,這些人的計劃的是到了公海以後就將船停靠在公海上,然後會例行換班休息,方凡決定趁他們換班的時候,摸到船艙里去。

大概半個小時后,甲板上的守衛人員開始逐漸撤離,隨後從船艙里補充一起其他守衛。

此時,方凡帶著章冰冰一躍而起,輕輕落在甲板上。

環顧四周,方凡見有兩個守衛站在較遠的地方,於是悄聲走過去,兩掌擊暈二人,將二人拖到雜物間里,飛快地將二人的外套套在自己和章冰冰身上。

出發前,章冰冰就將頭髮全部紮起來了,此時帶上貝雷帽,一身的英姿絲毫看不出女性特點。

兩人換裝完畢,大步走向船艙。

沿路諸多黑衣人和雇傭兵,都是荷槍實彈,卻沒有一個人抬頭跟方凡二人打招呼,端的是幾率森嚴。

路過某一處房間時,只見門口站著五六個雇傭兵。

對視一眼,方凡微微點頭。

跟著前面一個黑衣人走到餐廳附近,二人閃身進入了宿舍之中。

按照楚躍給的情報,這裡就是這些保鏢和雇傭兵的休息之處。

方凡先一步躍身而起,進入通風系統內,然後章冰冰跟著一起進來,將通風系統外的管道堵住。

方凡拿出船隻結構圖,用靈力照亮周圍,仔細核對一番路線。

收起結構圖,兩人慢慢朝剛才那個房間的位置摸索而去。

一會兒,方凡已經可以透過通風口的紗網看到房間內部,兩個雇傭兵面對面站著警戒。

方凡慢慢將靈力沿著通風管湧出,貼著牆根繞過守衛的視線,將只有一粒沙子大小的寶葫蘆送入到裝著文物,密封好的鐵箱子中。

然後操縱著靈氣將葫蘆內藏著的水雷珠放了一顆到這個箱子內,同時將箱子內所有的文物全數收入儲物戒中。

依照此法,方凡在房間內五個箱子內都放置了一顆水雷珠,並且將所有文物全部收入了儲物戒指中小心存放。

做好布置后,方凡和章冰冰悄然休息處跳到地面,若無其事的走到餐廳內用餐。

大約3小時后,黑衣人的聲音在船上各出響起,「兄弟們,買家過來了,全都到甲板上來,打開保險栓。」

入骨暖婚:大魔王,小狂妻 黑道買賣,黑吃黑的不在少數,因此交貨時必須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方凡和章冰冰隨著眾人一起走上甲板,只見負責護衛貨物的幾個雇傭兵將箱子從船艙內抬到甲板上,對面一艘船燈光有規律的閃了幾下,緩緩靠近。

搭好木板,對面貨船走來二十餘人,為首的四人一手提著一大超大號的箱子。

這一邊走出兩人,與對方對了幾句接頭暗語后,其中一名男子走上前,欲拿過箱子檢查。

對方用手擋住,「先打開箱子,我們要驗驗貨。」

男子朝後一揮手,幾個雇傭兵抬著箱子走到雙方近前,輸入密碼后打開箱子。

幾人的目光不由都朝箱子內看去,只有個球!

此時方凡低聲說道,「爆!」

只見水雷珠砰的一聲爆炸開來,將距離最近的幾人炸死倒飛出去。

「有詐,開槍!」接貨一方立刻開火,送貨一方也馬上做出反擊。

此時,方凡快速閃身到提著金條的男子身邊,迅速解決了幾人,將金條收入儲物戒指中,直接跳入海中。

章冰冰已經早一步跳入海中,坐在葫蘆上等候。

見到方凡下船,章冰冰立刻駕駛葫蘆接住方凡。

送貨一方見到有人搶奪金條跳海逃走,立刻大喊:「停手!停手!有人搶了我們的東西。」

接貨一方將信將疑地停火后,只見其他幾個箱子中的水雷珠一起炸開,頓時將整個輪船炸除一個大洞。

雙方立刻慌亂,再次交火。

此時,方凡已經和章冰冰乘坐寶葫蘆遠去。

「冰冰一看,深夜焰火,真是美不勝收啊!」方凡感嘆到。

「風有點大。」章冰冰說。

方凡:「……」

……

上岸之後,方凡帶著章冰冰開著早就備好的車迅速離開了港口碼頭。

回到住處,方凡從儲物戒指中拿出金條,頓時整個房間內金光閃閃,極為耀眼。

「有點刺眼。」章冰冰笑到,「我是不是跟了一個土豪?」

拿起幾塊隨手扔給章冰冰,方凡笑到,「沒啥大用,到時候我送你更珍貴的東西。」

章冰冰接過金條,順手放在桌子上,「我先去梳梳頭髮,風有點大,頭髮都吹亂了,嘿嘿。」

方凡清點好戰利品后,直接就收入儲物戒指中。

然後給楚躍打了一個電話,「楚躍啊,得手了,我們明天就回京城。」

楚躍興奮地說,「老大就是強!隨隨便便十個億!」

「老大,我要買跑車!」楚躍笑到。

方凡說,「應該的,俗話說英雄配好車,香車配美女嘛。到時候給你買跑車,車模都一起買下來!」

楚躍嘿嘿一笑,「還是老大對我好。」

隨後只聽楚躍一聲痛呼,「我錯了我錯了!耳朵!耳朵!不要美女了,不要了。」

給楚躍打完電話后,方凡撥通了老莫的電話,「老莫,有個事兒要你幫忙。」

老莫剛剛吃完早飯準備修鍊,就接到了方凡的電話,「什麼事兒這麼急?又有人打你嗎?」

方凡:「……」

「我昨晚截獲了一批珍稀文物,你找個人過來拿。」方凡說。

「哦?就是前段時間從宮裡偷出去那批文物嗎?行,一會兒有人聯繫你。」老莫感慨地說,「還好當時沒有強迫你加入我們,不然這批文物怕是就要流失海外了。」

「偷盜文物賣出去的人,最是可恨!」老莫語氣中帶有強烈的恨意。

……

兩個小時左右,就有人將文物運走,空運回京。

而方凡兩人也搭乘運送文物的飛機一同飛往京城。

剛一落地,迎接他們的除了楚躍和章冰冰外,竟然還有章美美。

原來是冰冰之前給妹妹打電話,說今晚要和方凡去京城,此時正好章美美在BJ等待下一趟航班起飛,因此飛機剛一打開機艙,兩人就看到章美美在地面等候。

看到章美美,方凡內心略微有些不自然,之前冰冰可是說,讓美美也來……

冰冰拉著章美美走到十米左右的地方,附在耳朵上悄聲細語。

之間章美美驚異又羨慕地看了章冰冰一眼,然後一會兒臉色一紅,不好意思的點頭。

章美美頭也不回的就走了,連招呼都沒有跟方凡打。

「你跟美美說什麼了?」方凡不知所以然。

「我就是說你是個色狼,讓美美小心點。」章冰冰俏皮地一笑,看得方凡一呆。

「你說我們回來干點什麼好呢?」方凡說到,「咱們倆年紀輕輕的,總不能一直修鍊啊,得找個什麼事來干,不然也太無趣了。」

章冰冰想了想,「到時候去開個公司,咱們就白天開公司,晚上修鍊。」

「你這個想法好,晚上修鍊得快啊。」說著方凡笑看向章冰冰。

清穿之十福晉她又忽悠人 章冰冰白了他一眼,此時相比妹妹還沒走遠,跟方凡打鬧可能會傷到冰冰。

兩人走到出站口,方凡就看到楚躍在站口不停地揮手,方若則是瞪大眼睛仔細觀察章冰冰。

出站后,章冰冰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遞給方若,笑著說,「初次見面,給你帶了點小禮物。」

方若打開一看,竟然是嬌蘭kkcd!

驚喜之下挽著章冰冰就向外走去。

「兩個臭男人,一個是親哥哥,一個是男朋友,竟然沒有一個給我買禮物!」方若邊走邊嘟囔,「還是嫂子好,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剩下方凡和楚躍目瞪口呆。

這女的交朋友這麼簡單,就一支口紅? 侯門棄女最富貴 口紅能值幾個錢?

方凡和楚躍一臉無語的跟著二人走出機場。

「老大,東西你放在那邊了?」楚躍含糊的問到。

「身上呢。」方凡對楚躍比劃了一下手上的戒指,「在裡面。」

楚躍驚異地看著方凡,「老大,這是個什麼東西?還沒有多的?我最近藏的私房錢老被小若找到,都快沒錢買煙了……」

「小若,楚躍說……」方凡朝方若說到。

楚躍趕緊捂住方凡的嘴,「老大,不要了不要了。」

走到車邊,只見方若和章冰冰兩人不知道在談論什麼,笑成一片。

……

楚躍二人將方凡送到住所后,開車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方凡說,「金條我全部交給楚躍了,等幾天換成現金之後,咱們就去著手開個公司。」

章冰冰說,「好呀,那開個什麼類型的公司呢?」

「當然是做互聯網公司,方便楚躍那邊收集情報。」方凡想都沒想就說到。

「那也行,看你。我其實無所謂的,我現在就只想每天跟你在一起。」章冰冰說著摟住了方凡的脖子。 雙喜盈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