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為什麼從你的氣勢上感到了憤怒,難不成你想要先魔族一步毀掉這個世界?」劍主單羽嘴角含笑,開玩笑的說道。

高寒閉上自己的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整個冰宗上空的空氣都被高寒全部吸收進去,令所有的人一陣的窒息,幸虧現在在場的修為都不低。

「本尊……」高寒的分身能夠感受到高寒的心情,有很大的波動,那種一會兒如同滔天怒火,一會兒卻要想將整個宇宙都毀滅掉的憤怒感覺。

高寒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瞬間萬里冰封,這還是高寒極致壓制的結果,若是不壓制的話,恐怕整個滄域都會被這寒氣捲入,並且瞬間陷入冰封。

「本座……沒事,羽哥,請你幫我一件事!」高寒感覺自己的靈魂有著很大的震動,神情一陣陣的恍惚,彷彿要陷入昏迷一樣,身體搖擺不定。

天麟疾走兩步,將自己這看似強大,但是現在內心卻無比脆弱的父親扶住。

劍主單羽雖然不知道高寒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高寒一定是受到了很重的打擊。

無上主教也是人,也會受感情的控制,心中也是有感情的存在,也有自己的逆鱗。

「好,什麼事情你跟我說一聲就好了,憑著咱們兩個的關係,毋須說什麼請不請的,若是想要報答的話,那直接和我真正的戰鬥一場啊,你也知道,上次戰鬥,咱們兩個都沒有用處自己的全部實力!」

高寒沒有使出自己的全部力量,甚至還有壓軸絕招,劍主單羽早就清楚了,他相信,高寒也清楚,自己並沒有將九龍劍的力量全部施展出來。

聖器之威的強大,遠不是這麼簡單的,聖器,代表著一個宇宙之中最強的兵器,就算是至尊,也沒有擁有比聖器更強大的兵器了。

或許,他們可以用別的天地靈物給聖器進階,比如說宇宙之中最為神秘的煉器至寶——滅靈赤沙。

這種沙子之中提煉出來的力量,可以提高聖器的品質。

聖器的威能,遠不止上次看到的這麼簡單,同樣高寒的身上也擁有一件聖器,而且絲毫不比九龍劍弱,甚至說更強一份。

高寒無言的轉過身體,分尊知道高寒心中的想法,在高寒轉過身體的時候,向前疾走了兩步,對著劍主單羽拱了拱手。

「在下是本尊的分身,請前輩將天人之間打開一道縫隙,讓這位女子可以通過!」高寒的分身淡定的說道,不卑不亢。

他的背後是高寒,甚至可以說,他代表的就是高寒,怎麼可能有一絲示弱,那等於丟盡了高寒的臉面。

劍主單羽也感覺到現在的高寒很虛弱,不是力量上的弱,而是心的弱小,很疲憊似的。

對擁有天武大陸世界本源之力和天界一方世界本源之力的劍主單羽來說,這件事情根本就是舉手之勞而已。

劍主單羽手持九龍,橫空而立,舉劍問天,橫批蒼穹,一劍之下,虛空破碎,當虛空破碎之後,感覺好像出現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空洞一般。

而在世界的另外一方,仙音陣陣,氤氳裊裊,龐大的靈氣稠密如水洗刷著這個世界。

這個早就破敗不堪的世界,因為一些自命清高卻無視那些弱者生命的強大存在,做的決定,導致整個天武大陸開始破敗的人。

就如同封建王朝一樣,因為一個人的決策,確使得無數的人因此喪命,而做出那個錯誤決策的人卻無動於心。

「這就是通往天界的通道,這就是所謂的破碎虛空,只不過沒有這兩個世界本源力量的定位,是無法形成通道的!」

高寒點了點頭:「也好,我的世界,最多能夠通往地獄,那個人吃人的世界,最好不要過去了!」

高天麟看著那個世界,眼中爆發出驚人的精光:「這就是外面的世界嗎?我感覺,我應該去那裡一次,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去那裡一次!」

不單單是天麟很想去那個地方,就連天塵與天琳眼中都有渴望,他們想要去那個世界嗎。

「你們三個,乖乖去我的世界吧,在那裡,你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危險,一樣能夠平安進入無上主教級!」

「父親,我不想要接受你的保護,總是在你的身後,總是受到你的保護,不論我多麼的多麼的努力,多麼的有天資,卻感覺自己與父親你越差越遠,我想要代替你,我要保護你,不想只是你保護我……」

天麟第一次違背高寒的意願,看著他眼中的痛楚,和在多年前那麼相似的話,高寒的心中的某一處柔軟之處被觸動了。(未完待續。。) 衆人屏氣潛行迂迴靠近,雅拉盾日融入山石之內僅露兩眼,百里守約斜倚在其身側虛化身體,夜雪、玄策、丫頭三人則躲進師兄後背,如此一來終於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周圍燃起的篝火更是將其清晰呈現。

“火蝠!……”

丫頭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好在聲音輕微又相隔甚遠,並未一起波瀾,即便如此夜雪還是再次做出噤聲的手勢,以免不慎被對方察覺。只見在右側陣營的上空翩翩舞動着十數只通體褐紅的蝙蝠,從其翻飛之際暴露出的北部大眼睛來看,此物確實是‘獨眼火蝠’。其下一株佔地數十丈如華蓋般的大樹上,或蹲或坐、或往來踱步的是幾隻全身赤紅,長着青面獠牙的猿猴。幾人面面相覷後趕忙悄悄取出青草耳塞以備不時之需,雖然沒人敢確定這些猿猴就是前幾日引起衆人情感、心緒變化的元兇,但潛意識告訴他們不得不防。

而左側陣營雖然沒有這些層次感,但所佔的空間範圍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數條數十丈長的斑斕大蛇之側更是有十數只通體煙燻色泛紅斑的巨型鱷蜥。相較之下,右側陣營中除了那頭將近十丈高的噬鐵魔獸外,在格局上已經輸了一招;不過再從那數只火紅猿猴氣定神閒的姿態來看,在氣勢上倒是扳回一城。所以此番爭執的最終走勢,就連場上雙方姑且心下沒底,更別說遠遠觀望的五人了。

“南疆本已安定,本座更是誠意十足的准許與你晝夜分治,何故再次挑起爭端塗炭生靈!”

衆人循聲望去卻不見其人,凝神細視之下方纔看到有一紅衣男子端坐於貊熊脊背,只因這頭神獸高昂着頭顱、背毛又很是濃密,所以一時間不易發現。此人既然坐於獨眼火蝠之下,想必便是那地火之基的‘冥炎’是也!

可這番言辭卻又使五人大惑不解,畢竟當日在崑崙西麓從‘燧火神鴉’口中得知的冥炎實乃十惡不赦的無恥宵小,如何能夠大言不慚的說出這等心懷蒼生之言?詫異之際,左側陣營中已有對答傳出。

“成王敗寇倒被你說成是誠意十足,您這把‘火’還真是不浸到‘河’裏不死心呀——”

衆人尋聲望去,在大蛇的頭頂看到一位身着黑褐色長衣的銀髮男子,只見此人半躺斜坐,舉止頗爲輕浮不羈。加重語氣的“火”與“河”字,連帶那輕蔑、不屑的口吻,一個高傲自負咄咄逼人的惡者形象躍然紙上,瞬間進一步強化着衆人對冥炎其人的詫異之情。是否真的誤解了冥炎?還是這兩人都是半徑八兩的惡棍?一系列疑問如同此刻天空的烏雲般籠罩上衆人心頭。

“好大的口氣啊!若不是爲了天下蒼生,爲了南疆萬物,你以爲本座會淪落到與你這種卑鄙小人晝夜分治嗎?”

至尊帝王 紅衣男子一開始的言辭相當禮貌,此刻已經有些針鋒相對的架勢了,但對方也不是欺軟怕硬之徒,立刻予以回擊!

“還說什麼蒼生呢,咱就別這麼道貌岸然了吧……都已經把生性孤傲的‘蒼生’騎在身下了,居然還敢恬不知恥的說什麼爲了南疆!”

吼——

男子話音剛落,冥炎身下的巨獸便對着其大聲咆哮以示不滿,大蛇頭顱向前一揚,發出嘶嘶的聲音進行回擊。不過冥炎卻依舊正襟危坐氣定神閒,末了輕蔑一笑接過話茬:

“劫世實乃本座兄弟而非僕從,我與之情同手足,爾等鮮廉寡恥、忘恩負義之徒豈會明白!”

“正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良禽擇木而棲,這‘赤練鐵莽’與‘鱷鬣沼蜥’就要比你聰明,知道入我麾下才能南疆稱雄!不像有些東西,被人騙了卻還在恪守愚忠!悲哉,悲哉……”

聽到這裏衆人才明白這一蛇一蜥原來之前是在冥炎麾下。沒錯,南疆因其獨特氣候,此間百獸大多體態龐大力道雄渾,尤以四大火獸稱雄,分別是火蝠、火猴、火漓、火蛇,火蝠便是獨眼火蝠,火猴乃彝燃淨梵、火漓就是鱷鬣沼蜥‘火蛇是那赤練鐵莽。先前均屬地火之基的冥炎所有,不過如今看來,四獸已經分裂爲兩大陣營。

傘雲菠蘿蜜上的火猴立時躁動起來,瞬間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拉長成一道紅芒,一直蟄伏不動的鱷鬣沼蜥緩緩撐起身子,一隻巨尾往來掃動,貊熊視此情形一挪步子亮出自己的一身甲冑,輕蔑 不屑地望着火漓。

“赤練鐵莽與鱷鬣沼蜥,雖屬南疆四大火獸,但其特性更近於水,跟了你倒也說得過去,我冥炎也並非不能通情達理之人,但晝夜分治便是最後底線,你若一再相逼,本座豈有避而不戰之理!”

衝突的鑰匙始終掌握在二人手中,好在雙方雖然道不同不相爲謀,但終究還算剋制。即便是此刻這等劍拔弩張之際,更多的還是停留在口誅筆伐之上。

“好一個大言不慚的晝夜分治,表面上僞飾成一代宗師、南疆恩人,背地裏卻陽奉陰違暗地中傷。你要真想獨霸南疆,那就說一聲嘛,咱真刀真槍來一場,看看是你的地火冥炎厲害還是我這九幽溟河更勝一壽!”

“若欲切磋本座隨時奉陪!可若要論及陽奉陰違、暗地中傷,本座實在難以望其項背。只恨家門不幸,使得爾等宵小之輩有機會涉足南疆事務,侵吞掠並無惡不作,以至於尾大不掉分庭抗禮!冥炎一生磊落光明、性烈如火,何須暗地中傷更不屑陽奉陰違!”

火猴立馬安然蹲坐枝幹,火漓也隨之悄悄蟄伏,這位曾經南疆之主的威嚴不容任何人踐踏,空氣立馬安靜下來。冥炎默然聆聽着四野迴盪的回聲,彷彿曾幾何時站在這裏的情形。一樣的安靜,一樣的久久安靜之後有人接話,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接話的是個男子。

“來呀……給咱這位光明磊落的僞君子提個醒,省的裝的久了都忘了自己是什麼樣的嘴臉了!”

黑衣男子言辭輕浮信手一揮,人羣中走出一個身材頎長、纖細瘦弱的怪人,此人身寬不過三尺多點,身高卻達到兩丈不止。只見此人走至陣前,雙腳往地面一踩立馬陷入其中,復又張開雙臂,自手臂上垂下數根藤條,整個身體便開始以此爲根基瘋狂生長,頃刻之間便形成一簇方圓數丈的藤蘿,而在那藤蘿半空處赫然懸吊着一位女子! 高寒突然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非常的離譜,自己一直認為,自己的兒子自己一定要保護好。∈↗

但是,到現在自己的兩個小兒女被徐清煉化了,高寒終於感受到了,或許這樣的保護並不是正確的,雖然讓他們一直平安無險,但是,遠沒有他們自己的保護自己來的安全的多。

高寒可以肯定,若是那兩個小寶寶再強大一些,也不至於在徐清成為祖級的時候就被煉化。

雛鳥有飛行能力的時候,大鳥就會逼著自己的孩子去學飛行,因為那是一種生命的技能,只有這樣他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

「好吧,我答應你了!」高寒剛剛出口,就感覺有一隻冰涼的玉手撫摸上了自己的耳朵,然後揪住。

高寒知道是冷艷,畢竟冷艷是她的兒子,不但是冷艷,其餘三女,一個佔據了自己的耳朵,一個在自己的肋下軟肉處狠狠的一擰。

「你瘋了吧,將自己的兒子丟入另外一個世界,還是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世界,我看你是在別的地方練功,腦袋都煉傻了!」

高寒無奈的忍受著自己這幾個妻子的虐待,仍舊是不卑不亢的宣布著下一句話。

「不單單是麟兒,塵兒,琳兒,你們的年歲雖然也很小,但是,你們是在是太過古靈精怪了,就隨著你們的哥哥去天界闖蕩一番吧,羽兄,就麻煩你照顧了!」

高寒居然一次性將自己的兒女全部派遣了出去,這一下可是惹起了眾怒。

不單單是四女,就連高寒的父母,妹妹等都出來找高寒的麻煩了,看著那徐徐接近的眾人,高寒的心中一陣的發慌。

「你們今日怎麼說都沒有用。我意已決,一定要讓這幾個小傢伙一起出去闖蕩一下,不磨練一下怎成大器,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作為武者,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若是沒有那樣的精神,經歷一番磨礪之後,怎麼可能成大器!到最後還不是要庸碌一生!」

高寒的理由很正確,話也對。只不過對於這幾個愛子成痴的女子來說,卻真的是很難接受。

不過,高寒的態度這麼堅定,他們也知道,只要是高寒決定的,那是絕對不能夠更改的,而自己也絕對不可以拒絕自己的兒孫去追尋自己的道路。

只不過,天塵與天琳好像並沒有想要去天界的打算啊,那樣一來就不可以為所欲為了。少了自己老爸這個大靠山,說不定以後處處都要受到擠壓。

想到以後自己的處境,這兩個小傢伙都快哭出來了,楚楚可憐的看著高寒身邊的四女。

「四位媽媽。你們看,孩兒現在還這麼小,怎麼可以出去闖蕩呢?這若是遇到了壞人,那孩兒該怎麼辦呢?」

高寒冷笑一聲:「至於這個我給你們三個準備好了三份禮物。能夠在危難的時期保住你們幾個的性命,給我一天的時間,羽兄。一年之後,你再重新開始通道吧!」

「靠……」單羽吭哧憋嗤半天,終於從嘴中擠出這一個字來,自己剛剛拉風的準備了半天,終於開啟了人天之路,現在,這貨卻告訴自己不用了。

高寒才沒有功夫理會對方呢,身影一展,便從原地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包括冰宗之內的高層人員都消失的一乾二淨。

只留下了在冰宗之內留下了高寒分身,替高寒一干人等鎮守冰宗,所有的弟子都不會放肆,即使沒有高寒等人鎮守。

因為冰宗選人,第一看人品,第二看忠誠,第三才看資質,甚至都不是這麼看重資質。

在他們看來,冰宗就是自己的家,絕對不會反叛,冰宗之內,雖然管教弟子很嚴厲,但是也非常的有人情味。

與高寒管理的時候不同,高寒雖然實力高強,但是,卻不適於管理,他要是執掌政策,只會非常的嚴厲,甚至讓人喘不上氣來。

……

高寒要這一年的功夫,就是進入到自己的煉獄冰原之中,雖然高寒現在身處天武大陸之中,但是煉獄冰原依舊是屬於地獄,所以時間差依舊是存在的。

在天武大陸一年,而在煉獄冰原之中就是一百年之久,這段時間足夠高寒煉化掉極冰煉獄大宇宙了。

雖然極冰煉獄大宇宙比起煉獄冰原來說,寬廣了不止多少萬倍,但是卻沒有煉獄冰原那麼難煉化。

更何況,這極冰煉獄的世界本源之力,早就被上一任的極冰煉獄之主煉化了,這次好像要傳承給高寒,而且像那種甩手大掌柜,直接全部託付給了高寒。

甚至將怎樣煉化的經過與重點全部傳授給高寒了,比起煉獄冰原來,不知道容易了多少倍。

高寒開始將自己身體之中的世界本源之力一部分一部分的煉化,一個個星球的力量開始出現在高寒的身體之中。

不過,煉化的越多,高寒就越加的發現,有些星域的本源之力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手中。

通過了上任極冰煉獄之主的記憶,高寒知道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在極冰煉獄之主死的時候,沒有將發布出去的世界完全收回來。

就如那地獄雙頭蟒來說,本來領地就屬於極冰煉獄之主的,只不過因為坐下第一戰寵——地獄三頭犬,所以賜予它了。

而它又再次賜予地獄雙頭蟒了,現在自然變成了地獄雙頭蟒的領地了。

其餘的,還有極冰獄獅的領地,只不過,自從那些妖獸叛變之後,不是被人類的武者佔領,就是被妖獸一族佔領,其中佔領最厲害的莫過於地獄雙頭蟒一族。

漸漸的,一百年的時間快要過去了,當煉化到五十年的時候,高寒就已經接近煉化了一半的世界本源之力。

並且將一大部分全部打入了小丑的身體之中,還有戰部,讓他們帶領著自己的人馬去討伐那些佔領世界之力的叛徒,以極冰煉獄之主之名。

在整個極冰煉獄掀起一片血雨腥風,所有的人都不知道,這新一任的極冰煉獄之主到底變得多麼強大了,只不過越來越多的世界本源之力被對方收集到。

並且,手法殘忍,殺伐果斷,只要順從那就必須要植入高寒的冰種,徹底成為高寒的奴隸。

而不順從的,只有被徹底的殺掉,從這個世界完全的消散。

漸漸的,整個煉獄冰原都恐慌了起來,但凡是高寒感覺不對勁的地方,小丑帶領戰部都會征伐,而且是徹底的征伐,一絲不願意,就徹底的將之毀滅掉。

小丑有妖主地獄三頭犬的傳承,在高寒進入天武大陸的時候,也一直在煉獄冰原修鍊,現在已經是主級的存在了人。

一百年的時間,對高寒來說眨眼間就到了,而這個時候的麟兒塵兒與琳兒也快速的修鍊。

到現在,天麟三人已經今非昔日了,天麟現在的修為是祖級中期的修為,而天琳與天塵都是聖者巔峰的修為。

這兩個小傢伙也是疏於修鍊,天天在高寒的煉獄冰原之中鬧著玩,搞的整個煉獄冰原之中雞飛狗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