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前輩,什麼前輩?」梅新問。

「阿諾,你腦子沒發燒吧。」梅費道。

楚南皺了皺眉頭,道:「打開艙門。」

阿諾臉上一喜,大聲命令:」打開艙門。」

艙門打開,楚南身形一閃沖了出去。

隨即,幾道劇烈的爆炸聲響起,三團火光爆烈燃燒,開始解體朝著星辰廢墟的方向而去,彷彿那裡有一個強大的能量場。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而後,楚南再度出現了在飛船上,飛船上一船人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彷彿眼前的不是人,而是神。

「咕咚,咕咚。」咽口水的聲音響成一片。

「多謝前輩相救。」阿諾彎下腰顫聲道。

二貨兄弟倆相互看了看,突然一臉的眉飛色舞,齊齊上前抱著楚南的大腿,大聲嚎道:「大哥,收下我們吧,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你的跟班了。」

楚南哭笑不得,道:「滾起來,做我的小弟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大哥,你讓我們往西我們不敢往東。」

「大哥,你讓我們泡妞我們不敢泡男人。」

很快,楚南坐在最寬敞的座椅上,二貨兄弟一個端茶送水,一個幫楚南扇風。

亞特曼帝國離星辰廢墟並不算遠,而其轄下的錫西大陸更是在其邊緣的一個大陸,整個都是錫西家族的領地。

當飛船穿過大氣層,楚南已經能看到大陸上的森林與海洋,這是一個空氣溫度都十分適宜的大陸,環境也很是不錯。

飛船毫無阻礙的穿過了空中防線,在大陸中央的一片蔚藍大海包圍的巨島上降落。

巨島上有著一片片古怪但看起來很有藝術氣息的建築,飛船落入了一座古堡內。

很快,有一隊衛隊迎了過來。

一行人下了飛船,這一隊衛隊正要恭迎兩位少爺,但卻發現自家目中無人,缺一根筋的少爺正狗腿子一般拱衛著一個青年走了出來,頓時一個個呆立當場,不知該如何是好。

錫西家族的兩位少爺雖然腦子有點問題,但或許是身上流著的高貴血統,他們再二,也都是以主子的方式存在,讓他們卑躬屈膝是不可能,就連亞特曼大帝都沒有做到。

「老大,這邊請,我們這裡有最好的美酒和美食。」

「還有美女。」

二貨兄弟領著楚南去了自己的住處,一副迫不及待要炫耀獻殷情的狗腿模樣。

「阿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傢伙什麼來頭?」這衛隊隊長問阿諾。

「不知道,但那是一個絕世強者,不能得罪,我去大公那裡一趟彙報一下情況。」阿諾說著,匆匆離去。

在古堡最頂層,聽阿諾說完的錫西家族族長,亞特曼帝國大公托德。錫西捏著自己的三根鬍鬚久久不語,心中轉過了萬道念頭。

「我知道了,你去吧。」托德。錫西揮手道。

阿諾走後,這位大公左思右想,拍了拍手,很快進來一個管家模樣的老者。

「去兩位少爺那裡一趟,就說為了感謝那位叫楚南的強者,我今晚要設宴親自款待他。」托德。錫西道。

……

楚南在這錫西大陸上,倒是見識到了許多新奇的東西,不得不說,輝煌帝國那邊還真是偏僻的角落,他初來這個世界,感覺那裡的玄力文明發展到了一個極致。

但經過對比,楚南卻無奈的感覺到,那裡的玄力文明其實還十分落後。

據二貨兄弟所言,這個世界竟然有空間傳送玄陣的存在,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人傳送到億萬里之遙的國度,對比還在使用玄力飛船作為最高等級交通工具的輝煌帝國而言,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空間玄陣,在外面竟然已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這時,一個管家過來通知大公要設宴款待。

傍晚時分,楚南與二貨兄弟進入了古堡。

古堡色調偏暗沉,讓人想到了吸血鬼,聽說血族的貴族就喜歡這種陰森森的古堡。

寒門嬌寵 「兩位表兄,聽說你帶回來一個絕世強者。」就在這時,一個青年出現,身邊跟著一個血袍籠罩的神秘人,他戲謔的望著二貨兄弟,目光掃過楚南身上,但卻並沒有在他身上多作停留。

「盧表弟,你怎麼這麼討厭,就像一隻蒼蠅,我們明明表示過錫西大陸很不歡迎你,你怎麼還死皮賴臉的賴在這裡?」梅新一臉不加掩飾的厭惡。

「就是就是,賴皮狗一隻,還想搶我們的鳳丫,不要臉。」梅費也是冷哼道。

這青年臉色沉了沉,隨即冷笑道:「只是提醒你們一下,上次帶回來一個強世強者,結果是冒牌的,錫西家族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

一說到這個,二貨兄弟頓時惱羞成怒,真想一巴掌把他扇成豬頭,但想想打不過他,而且他身邊那個傢伙是高手,於是,他們齊齊望向了楚南。

楚南對他們的撕逼沒有作何興趣。

「絕世強者?哈哈,蠢豬,哪有這麼多的絕世強者。」這青年見得楚南沒有反應,心中愈發認定這又是一個騙吃騙喝的傢伙,無所忌憚的嘲笑起來。

的確,楚南氣息隱匿,根本看不出深淺。

「大哥。」二貨兄弟眼巴巴的望著楚南。

「跟一條狂吠的狗計較什麼,你們二兄弟是二貨嗎?跟狗計較,那你們成什麼了?」楚南淡淡道。

二貨兄弟一拍手,梅新大叫道:「對啊,跟狗計較豈不是我們也成狗了,好險,還是大哥英明。」

「我們走,不要理這兩條狗。」梅費道。

這位盧大少氣得臉色發青,陰冷的望了望楚南,沖身邊的血袍人使了一個眼角。

這血袍人一彈指,一道血光電一般射向了楚南的後腦,瞬間沒入了其中。

但是,楚南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盧大少一怔,望著血袍人。

而就在這時,血袍人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身上血袍炸裂開來,渾身都是裂口,正在噴血,十分凄慘。

盧大少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明白了些什麼,但他看到二貨兄弟與楚南轉過頭時,嚇得臉色發白。

很快,有一隊護衛趕到,將那血袍人抬了出去。

宴會大廳里,聽到了消息的大公目光閃了閃,神情不由得變得更肅穆起來。

當楚南踏入宴會大廳時,大公托德。錫西就帶著熱情的笑容迎了過來,一臉的皺紋都舒展了開來,朗聲笑道:「恭迎貴客光臨,真是讓整個錫西大陸都榮耀無比,在下托德。錫西,貴客請上座。」

一時間,宴會大廳的其餘人都瞠目結舌,大公這是將這個看起來很年青的男子當成了親王級別的貴客啊。

這宴會與輝煌大陸也有些區別,桌子是一人一桌的小桌,呈金字塔狀擺放,身份最尊貴的在金字塔頂端,以此類推。

楚南是入鄉隨俗,不過大公卻是將他請到了最頂端的桌上入坐,他有些意外,不過也不推辭。

接下來,就是一道道美味的菜肴以及美酒。

楚南嘗了幾口之後,讚不絕口,特別是那美酒,與他從小灰那裡弄到的一些上古之酒有得一拼。

楚南與旁邊的人倒也談笑風聲,沒有半點拘束感,反倒有點反客為主的味道。

宴會過後,大公請楚南單獨一敘,楚南知道,這才算是正餐。

古堡頂端,這個書房有著無數的書,擺滿了各個書架。

大公坐在黑色的高大長椅上,沉默著,思量著。

「大公,有話就直說吧,我是個很爽快的人,也不知道你們這裡的規矩,如果有逾越,還請見諒。」楚南率先開口道。

「不知道貴客來自哪裡,要往何處去?」大公問道。

「叫我楚南吧,我來自哪裡不好說,不過我要去紫月書院,不知大公可知道如何才能到達?」楚南道。

「紫月書院?」大公似是驚了一下,他盯著楚南好一會兒,才道:「你竟然是要去紫月書院的?」

雖然這大公的聲音很平靜,但還是被楚南聽出了那隱藏的那一份激動。

「不錯,可有問題?」楚南問道。

雙面邪王拐嬌娘 「不不,沒問題,只是,在下有個不情之請。」大公道。

「你說。」楚南道。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那兩個小子帶上?」大公期望道。

「這個……我不敢保證他們一定能進去。」楚南道。

「不不,只要你能進去,他們可以作為僕從跟進去的。」大公道。

楚南怔了怔,還能帶僕從進去?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大公想了想,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道:「這是我們錫西家族祖上傳下的一件殘破的神級至寶,只不過,一直沒能研究出來怎麼用,不過祖上傳下話,這至寶非同小可,或許你到了紫月學院,能找到辦法也不一定,這就算是我的一件禮物。」

楚南接過黑色的盒子,一打開,發現裡面是一片泛著暗沉光澤的古老金屬碎片,意念探入外圍,就能感覺到其間碾壓靈魂的龐大力量。

大公說得應該沒錯,這應該是一件至寶的碎片,但什麼級別的,可難說得很。

就在這時,楚南空間戒指里的破殺刀突然有了反應。

楚南心中一動,破殺刀是天陣派掌教,他的師傅乙沖霄女兒的武器,莫非這碎片與她有關?

「大公迫切的想把兩兄弟送走,只怕是另有原因吧。」楚南壓下情緒,問道。

大公輕輕一嘆,卻是沒有多說。

「好,東西我收下,事情我也答應了。」楚南道,將黑盒蓋起收了起來。

接下來,大公拿出了一顆星圖珠,裡面是各大帝國,各塊大陸的標誌與線路,但除了對亞特曼周邊幾個帝國比較精細外,其餘的都十分粗略。

「神月三院,我也是祖上傳下來才知道的,那是至高無上的聖地,祖上古籍曾有過一些記載,我大概知道其位置,紫月書院應該超級帝國九龍帝國的方向。」大公道。

「所以,我要先去九龍帝國是吧。」楚南道。

「沒錯,到了那裡,應該就能打聽到具體的方位了。」大公道,不過語氣也有些不確定。

這時,被困在七星天陣里的男子道:「他說得不錯,到了九龍帝國的中心,離紫月書院就不遠了。」

「要去到九龍帝國,只怕要進行幾次的空間傳送玄陣的周轉,這裡面有八十萬星辰晶,拿著做傳送費用吧。」大公說著,拿出一個空間袋,遞給了楚南。

「那我就收下了,我還真缺這東西。」楚南道,他知道這裡最高等級的貨幣就是星辰幣,一枚星辰幣的價值極高,八十萬星辰幣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要知道,二貨兄弟用十枚星辰幣就能收到十顆王境的凶獸核。但是,楚南也的確沒有一枚星辰幣。

楚南走出了古堡,大公在古堡頂端看著他的身影,輕輕嘆息著:「總算是能保住錫西家族的血脈,兩兄弟跟著這麼一位強者,也是難得的機緣,我托德對祖先也算有個交待。」

楚南知道錫西家族可能出了什麼事,但一方面大公沒有讓他幫忙,所以,他估計可能是他也幫不上什麼忙,另一方面,他也確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浪費,離進入虛無世界的日期不遠了。

當二貨兄弟得知可以跟著楚南離開錫西大陸,皆興奮的鬼哭狼嚎。

「你們嚎什麼?」這時,一個有些嘶啞磁性的聲音響起。

「鳳丫。」二貨兄弟轉過頭,一看得出現的人,立刻變得跟乖寶寶一樣,都諂媚的望了過去。

楚南看到這個女子,心劇烈顫了顫,瞳孔在剎那間縮了又張,放在背後的手微微抖動著。

這女子約莫二十幾歲,黑髮黑眸,臉蛋極其精緻。

「天魔大人……」楚南在心中叫道。

「你們說得絕世高手就是他?」鳳丫指著楚南道,對於楚南那惡狼一般的目光,她本能的感到有些厭惡。

楚南在震驚過後,臉上變得淡然,但心中卻依然無法平靜。

這叫鳳丫的美麗女子,竟然跟天魔大人長得一模一樣,但氣質與靈魂卻截然不同。

不過,要說不是,但她身上的……氣味,以及一些細微獨特的標記卻根本就是一模一樣。一枚星辰幣的價值極高,八十萬星辰幣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要知道,二貨兄弟用十枚星辰幣就能收到十顆王境的凶獸核。但是,楚南也的確沒有一枚星辰幣。

楚南走出了古堡,大公在古堡頂端看著他的身影,輕輕嘆息著:「總算是能保住錫西家族的血脈,兩兄弟跟著這麼一位強者,也是難得的機緣,我托德對祖先也算有個交待。」

楚南知道錫西家族可能出了什麼事,但一方面大公沒有讓他幫忙,所以,他估計可能是他也幫不上什麼忙,另一方面,他也確實沒有那麼多時間去浪費,離進入虛無世界的日期不遠了。

當二貨兄弟得知可以跟著楚南離開錫西大陸,皆興奮的鬼哭狼嚎。

「你們嚎什麼?」這時,一個有些嘶啞磁性的聲音響起。

「鳳丫。」二貨兄弟轉過頭,一看得出現的人,立刻變得跟乖寶寶一樣,都諂媚的望了過去。

楚南看到這個女子,心劇烈顫了顫,瞳孔在剎那間縮了又張,放在背後的手微微抖動著。

這女子約莫二十幾歲,黑髮黑眸,臉蛋極其精緻。

「天魔大人……」楚南在心中叫道。

「你們說得絕世高手就是他?」鳳丫指著楚南道,對於楚南那惡狼一般的目光,她本能的感到有些厭惡。

楚南在震驚過後,臉上變得淡然,但心中卻依然無法平靜。

這叫鳳丫的美麗女子,竟然跟天魔大人長得一模一樣,但氣質與靈魂卻截然不同。

不過,要說不是,但她身上的……氣味,以及一些細微獨特的標記卻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 ?楚南心情起伏,閃過種種念頭。

天魔女被圍攻后受重創而遁,失去了消息。

有一些知道點內情的說她必死無疑,還有說她不死也再也翻不起風浪了。

楚南沒有想到,會在這錫西大陸看到她。

是她嗎?是她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