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半天時間才能尋到本公子,我真不知你有何地方值得得意的。」

「而且,憑你,還留不下本公子!」

江寂塵嘴角牽起一絲嘲諷的笑意。

本來,海族大統領已是極度不爽,現在又一再被江寂塵嘲諷,他自是怒不可遏了。

所以,他直接出手了。

「小子,你找死!」

海族大統領怒喝。

然後,他一個閃身,撲殺向江寂塵。

高階玄祖帝的攻擊,隨意一擊,都是可怕無邊。

現在,海族大統領含怒一擊,更是強大恐怖,非江寂塵能抵擋。

不過,江寂塵提前動用了太古九秘之一的歲月長河,算計出這一道攻擊,所以,江寂塵先一步避開,極速遠退。

此時,他沖入一座小山谷!

這一座小山谷,是仙山上兩座小山丘形成的。

江寂塵衝進去,海族大統領自然也極速跟進了。

他好不容易尋到江寂塵的蹤跡,怎麼可能讓他跑掉?

若再讓江寂塵跑掉,再要尋找,只怕更難。

「小子,你跑吧,本統領的神念已經鎖定了你,你是跑不掉的。」

海族大統領,如是在追殺著一隻小綿羊。

此時,在江寂塵身後,戲耍的叫道。

只是,他並沒有看到江寂塵臉上一絲嘲諷的笑意。

「白痴!」

江寂塵飄落在山谷的一塊平地上,轉首看著海族大統領,嘲諷地罵道。

本以為是自己在戲耍江寂塵,但卻被對方罵成白痴。

海族大統領臉色頓時大變,森然地開口道:「小子,死到臨頭,竟然還敢如此嘴硬!」

「現在就殺你,取無上仙劍。」

「如你這樣的垃圾,根本無法真正的發揮出仙劍的威力,更沒有資格擁有它。」

說話之間,海族大統領以無上禁力,定住江寂塵。

此時,江寂塵驀然感覺到無邊恐怖的力量,壓落身上,讓他根本難以動彈。

而且,海族大統領凝出的攻擊,也同時轟殺過來。

江寂塵冷冷一笑:「本公子若沒有資格擁有無上仙劍,誰有?」

說話之間,他已手握無上仙劍,仙煉之體,暴發出無窮的仙力。

仙煉之後,江寂塵彷彿人劍合一,能夠發揮出仙劍的威力越來越強大。

所以,此時全力揮劍,恐怖無邊。

噗!

海族大統領載入在他身上的禁制之力,被江寂塵一劍斬滅。

隨後,堪堪在對方攻擊落下前的一絲時間,閃避開來。

於是,海族大統領的一擊,本是要攻擊江寂塵,卻落空了,落在了大地上。

轟!

海族統領的一擊,讓山谷大地湮滅。

吼!

但隨之,從山谷大地之下,傳來一道驚天動地的凶獸怒吼聲。

伴隨著,一道巨大的身影,衝天而起,憤怒的撲殺向海族大統領。

(本章完) 誰能想到,大地之下,竟然藏著一頭強大絕倫的凶獸?

這是一頭穿山甲,一身金色皮甲,閃爍金光,驚人無雙。

流轉的紋路,散發的氣息,都是強大恐怖。

是接近頂階玄祖帝的凶獸!

一瞬之間,海族大統領便已確定了對方的境界修為。

所以,他的臉色瞬間大變起來。

因為,面對這樣強大恐怖的凶獸,他根本不是對手。

被坑了!

這個時候,海族大統領怎麼可能還不明白?

江寂塵顯然早已知道山谷的地底下,沉睡著一頭穿山甲。

然後,故意引他來此,並且出手。

「這小子,太奸詐了!」

「啊!」

海族大統領此時恨欲狂,恨不得把江寂塵碎屍萬段。

然而,此時他根本脫身不得,自身難保。

因為這一頭恐怖的穿山甲已經死死的盯上了他。

這一頭穿山甲,本是在山谷地底下沉睡,吸收大地中的絲絲仙氣。

卻不想,突然受到了攻擊,而驚醒了過來。

沉眠中的穿山甲,最恨他人擾它清夢。

所以,海族大統領欲將江寂塵碎屍萬段,但是穿山甲又何償不想把他碎屍萬段。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因此,穿山甲直接忽略了江寂塵的存在,死死的盯著海族大統領,向他撲殺過去。

穿山甲一擊,何等恐怖?

海族大統領根本不敢抵擋,直接轉身就逃命。

但是,穿山甲又豈會放過他?

直接鑽地而行,追殺而去。

轟,轟,轟!

大動震動,一座座山丘碎滅,根本無抵擋穿山甲一擊。

「江寂塵,你給我記住,我與誓不兩立,我不會放過你的。」

遠處,傳來海族大統領憤怒無邊的叫聲,震動仙山。

江寂塵冷冷一笑,不屑地開口道:「等你能從穿山甲的追殺下,活下來再說吧!」

說罷,江寂塵轉身離去,尋找劫取凶獸內丹的下一個目標。

於是,接下來,仙山出現了很驚人的一幕。

一隊隊修士,凶獸內丹被劫,而且,都是同一個人所為。

江寂塵!

整個仙山震動,沒有修士不在尋找他,並且對他恨之入骨,咬牙切齒。

一切,都是因為江寂塵劫取了他們凶獸內丹。

「該死的,江寂塵,我與你誓不兩立。」

「敢劫我內丹,江寂塵,你死定了,待我家大人下來,必取爾性命。」

「可恨,我二十多顆凶獸內丹被江寂塵劫走了,我無定門定與他不死不休!」

「走,尋找江寂塵這個劫丹賊,取他性命。」

……

於是,仙山之上,四處響起了呼聲。

都是在叫嚷著尋找江寂塵。

如今,江寂塵已經成為了整個仙山,人人喊殺的劫丹賊。

幾乎,所有的修士隊伍,好不容易獵殺來的凶獸內丹,都被江寂塵洗劫一空。

最可恨的是,江寂塵擅長隱殺之道,劫完凶獸內丹之後,根本不與他們硬拼,而是直接遁走。

然後,躲起來一陣子,無論他們怎麼找也都找不到。

本來,是他們追殺江寂塵,要奪江寂塵身上的無上仙劍、半顆毒仙丹的。

現在,卻反過來,他們成了被劫丹的對象。

怒,怒到極點!

只是,這些修士,根本奈何不得江寂塵。

每一次圍困,都讓對方輕鬆逃掉。

於是,他們不得不請示已在仙山之巔的首領下來,緝拿江寂塵。

仙山之巔上,很多都是如同海族大統領一樣強大的修士,也紛紛下山,追殺江寂塵。

整座仙山的風雲,因江寂塵一人而涌動。

開始的時間,江寂塵還躲避得很輕鬆,但是,漸漸的,隨著那些強大的人物從仙山之巔上下來,江寂塵的處境終於變得無比的兇險起來。

絝少愛妻上癮 數次,他差點身殞!

而且,他們也漸漸的要衝到了仙山之巔處,地方範圍在減小。

江寂塵能隱匿的空間,越來越少。

這一天,江寂塵正在煉化最後的十顆凶獸內丹。

他感覺到,自己快要突破了。

這個時候,他煉化凶獸內丹的速度已達至了一個很驚人的地步。

一柱香時間不到,便可以煉化一顆。

十顆凶獸內丹,很快就煉化到了最後一顆。

「找到了,劫丹賊,江寂塵他在這裡!」

「天哪,他竟然可以直接煉化凶獸內丹,這怎麼可能?」

千億追妻,醫生老婆太高冷 「難怪,他要劫取這麼多的凶獸內丹,原來是因為他根本不需要經過煉丹,直接可以煉化,這也太驚人了。」

但就在這時候,驀然一道道驚呼聲響起。

江寂塵終於被發現了

而且,聲音一起,便有一道道身影,紛紛向這裡衝來。

瞬息之間,就把江寂塵包圍了起來。

但是,看到江寂塵在直接煉化凶獸內丹之後,他們都不敢置信,以為自己看錯了。

重生之嫡女傾國狠動人 幾乎難以接受這樣一個事實。

不過,來者,還沒有統領級別的大高手,所以,對江寂塵皆有忌憚之意。

只是圍住,沒有立刻出手。

而是傳出消息,等他們的首領前來。

此時,江寂塵盤坐在一顆古樹上,隔絕了氣息,確實很難發現。

他正煉化著最後一顆凶獸內丹,沒想到,依舊還差了一絲時間,被他們發現了。

轟!

正煉化最後一顆凶獸內丹的江寂塵,突然覺得身體一震,一陣陣秘光,從體內衝出,交織出神秘的異像。

「不好,江寂塵在突破。」

「他馬上要突破進入聖帝九重境了。」

「絕不能讓他突破成功,若不然,他必然能發揮出無上仙劍更加恐怖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