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來是魅蘭姑娘,好,我馬上給你登記,你總算等到別墅了。」

中年男子瞥了楊嘯一眼,拿著女子的橙色玉牌轉身走到了自己辦公桌前的儀器前,準備將別墅登記到女子的名下。

楊嘯一看了,冷冷地說道:

「這別墅是我先定下的,為什麼轉給她?她可是剛才才過來的。」

管理員頭都不太,不屑地說道:

「小子,好好看清楚她手中的玉牌顏色再說話。」

「有什麼奇怪的嗎?不就是橙色嗎?」

管理員抬起頭,瞪著楊嘯,輕笑一聲,

「不就是橙色?你知道無極學院十萬學院中,持有橙色玉牌的學院有多少嗎?才108人呢,

只有基因進化等級達到了皇級超凡境界的學員,才能持有橙色玉牌,

學院有規定,別墅有限租賃給皇級超凡境界的學員。」 「橙色玉牌?」

那名中年男子宿舍管理員當場就愣住了,看著桌面上的橙色玉牌,然後扭頭看著楊嘯。

無極學院108名皇級學院他都有些印象,唯獨對楊嘯沒有任何印象。

一個新來的學員怎麼可能是皇級境界進化者呢?

不僅兩名宿舍管理員愣住了,楊嘯身後的那個胖子莫少明,以後五六個排隊等候的學院也都懵逼了。

誰能想到楊嘯居然是皇級境界的進化者?

「你是誰?」

後面趕來的紫衣少女魅蘭疑惑地看著楊嘯,然後伸手從桌面上拿起楊嘯的玉牌。

無極學院108名皇級進化學員,魅蘭都認識,唯獨不認識楊嘯。

魅蘭握著楊嘯的橙色玉牌,注入基因進化能量,立即顯示出了楊嘯的信息。

「楊嘯,28歲,中洲大陸希望之城城主,」

紫衣少女魅蘭看了楊嘯一眼,

「你來自中洲大陸?」

「是的。」

楊嘯淡淡地說著,從魅蘭手中拿出自己的玉牌,再次遞給宿舍管理員。

「麻煩您給我登記一下,我就要那套別墅。」

這一次,中年男子臉上陪著微笑,殷勤地說道:

「好,楊公子,我馬上給你登記,唉,您既然是皇級進化者,早說嘛,學院有規定,皇級進化者可以優先獲得別墅的租賃權,唉,想不到楊公子如此年輕就已經是皇級進化者了,日後一定前途無限….」

中年男子為了彌補剛才對楊嘯的冷淡,說了許多恭維的話。

辦公桌對面的中年婦女也起身,拉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袋糖果模樣的零食,遞到楊嘯和魅蘭兩人面前。

「魅蘭姑娘,楊公子,吃顆糖糖。」

楊嘯微微一笑,

「多謝了。」

魅蘭則連正眼都沒有瞧那中年婦女一眼。

在無極學院,一個皇級境界的進化者,即便是學員,也是擁有非常高的地位,甚至遠比普通的教師身份要高。

皇級進化者在矮星可都是稱霸一方的強者。

中年男子在桌面的儀器上操作了一番,將楊嘯的橙色玉牌放到儀器中。

「楊公子,你的別墅是第68號別墅,原本是10萬晶圓一年,因為您是皇級進化者,費用減半,只收取5萬晶圓,請問你的繳費卡?」

楊嘯聽了,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塊玉牌遞給中年男子,那是黑木預存了一億晶圓的玉牌,在整個無極學院可以通用。

中年男子將楊嘯的兩塊玉牌都放入到了儀器中,又操作了一番,一道光芒閃現。

中年男子將兩塊玉牌取下來遞給楊嘯。

「楊公子,你的別墅登記好了,68號別墅,您的這張現金玉牌也和身份玉牌綁定好了,以後只需要使用身份玉牌就可以自動扣除一切費用,很方便。」

楊嘯點點頭,說了一聲謝謝。

拿著玉牌轉身準備離去。

身後的胖子莫少明熱情地喊道:

「楊兄!」

「?」

「剛才誤會,誤會,不好意思,都要我平時管教小弟不嚴,說話得罪了楊兄,對不起,對不起,」

莫少明說完,對身邊的兩個小弟踢了一腳,狠狠地吼道:

「還不給楊公子道歉,混賬東西,不長眼睛啊,大呼小叫的,還有沒一點素質了?我出面前是如何教育你們的?簡直丟我的臉!」

兩個小弟滿肚子委屈,帶著驚恐的眼神看著楊嘯,連連鞠躬,說道:

「楊公子,對不起,對不起,小人有眼無珠,衝撞了楊公子,請您原諒,原諒!」

楊嘯輕笑一聲,一揮手,走出房間。

後面排隊的幾個新學院都是一臉尷尬,陪著笑臉和楊嘯打招呼,一個個都恨自己剛才魯莽,失去了一個結交楊嘯的大好機會。

皇級超凡強者啊,無極學院十萬學員之中,也不過一百個這樣的學員,隨便放到哪個地方,都是不可忽視的強者。

楊嘯自然懶得例會這些勢利眼,昂首挺胸走了出去,看都懶得看一眼。

剛出門口,紫衣少女魅蘭便追了上來。

「楊公子,」

楊嘯停下腳步,轉身看著魅蘭,

「有什麼事嗎?」

魅蘭有些尷尬地說道:

「楊公子,你那別墅能夠讓給我嗎?」

「讓給你?不可能啊。」

「我給你晶圓,一百萬,如何?」

「一百萬晶圓?」

楊嘯一愣。

按照矮星的物價水平,一百萬晶圓是一筆比較大的數目,如果不需要購買基因進化資源的話,可以讓一個普通人舒服地過一輩子了。

紫衣少女魅蘭看到楊嘯似乎有些心動,立即說道:

「一百萬現金,如果你嫌少的話,我還可以加一些給你,你可以拿這些錢去購買一些基因進化的藥物輔助修鍊,效果不會比別墅的溫泉效果差。」

「哦,既然這樣,那魅蘭姑娘為什麼不拿這些錢去購買藥物輔助修鍊?反而花錢給,非要得到這棟別墅?」

魅蘭臉色一變,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不缺錢,也不缺輔助藥物,就想使用一下別墅內的溫泉。」

「你看我像是缺錢的人嗎?」

楊嘯傲然一笑,向外走去。

「……」

楊嘯走出宿舍管理大樓,在門口遇到了黑木。

黑木問道:

「老大,租了個什麼房間?帶泉眼的別墅應該是沒有希望吧?」

黑木自然知道在無極學院,別墅的珍貴。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無極學院修建的別墅都在山谷之內,每棟別墅都有一個天然的珍貴泉眼,這些泉水還有一種特殊的放射性微量元素,可以加速人體的基因進化,優化基因的改變,是不可多得的珍貴修鍊資源。

這種天然的泉眼只有68口,楊嘯剛才的68號別墅就擁有一口天然的泉眼。

黑木當年在無極學院修鍊的時候,很想搞一套帶有泉眼的別墅,硬是沒有搞到。

楊嘯揚了一下手中的玉牌,笑道:

「我運氣好,68號別墅,帶泉眼的。」

「真的假的?」

黑木雙眼都直了。

老大的運氣太好了吧?

「我還能騙你不成,剛才有兩個人要出錢讓我轉讓給他們,都開了100萬晶圓的價格,只要我願意轉讓,我還可以提價呢。」

黑木急了,

「老大,你沒轉讓吧?」

「我缺錢嗎?」

黑木一愣,隨即和樊忱、完顏白三人哈哈大笑起來。 「以老夫心頭之血,奉上百年修為,止此殺戮!」

南華蒼白的臉頰望向上天,幽長的白髮在隨風飄揚,狀若瘋魔,他的話如同陣陣玄音回蕩在整個天地之中,手中的寶劍更是脫手而出,直接飛奔上天,似乎是要捅破天際,一劍刺中了某處

「咚!」

一道玄音猛地驚醒,時間在這一刻像是凝固了

賀翎滿臉驚駭的看著自己召喚來的諸神星隕寸寸崩塌,化為萬千星光消散於虛無之中,僅僅是這仙人的一劍便直接斷送了自己用十年壽命喚來的一場流星雨

「……」

「閉嘴!」

剛想說些什麼,南華惡毒的眼神便盯上了賀翎,強勢的喝住了賀翎的話,冰冷開口:

「你可知如今洛陽的慘狀?可知華夏氣運的凋零?可知天道的動搖!?大難臨頭,你卻是一副不知者無畏的樣子,若非今日某方存在護著你,老夫此刻必將你碎屍萬斷!這三本天書老夫收走了,免得讓你再生禍端,洛陽那數萬亡魂,就由你親自面對吧!

天書,收!

散!」

隨著他最後的兩句話,隱藏在虛空中的三本天書浮現而出,被他的袖袍一甩,收入了他的懷中,只是他的嘴唇也是白的驚人,面無血色,沒了一絲絲仙人的靈氣,有的只是滿臉可見的虛脫

一聲散,萬里密集的濃雲便瞬間消散開來,溫暖的陽光瞬間照耀而下,傾灑在每一寸土地上,儘管這滿地瘡痍,不堪入目

「洛陽慘狀,華夏氣運,天道動搖!?」

賀翎皺著眉頭,若有所思,喃喃自語著,眼白不時翻動,翻動,直到感覺到眼前一黑,便徹底暈了過去

迷茫中自己像是掉入了萬千深淵之中,無盡的下墜,沒有終點,空寂的可怕

一直下墜,下墜,似乎有什麼力量在拉扯著自己往下沉

掙扎著看向下方,黑壓壓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自己努力的喊叫,卻是發不出聲音般,沒有任何聲音,只有無盡的黑暗和空寂!

腦袋昏昏沉沉的,頭重腳輕很不舒服,就這麼任由身子下陷掉落之時,突然,一隻泛著靈光的手從身下探了出來,一把拉住了自己的衣領

「你是!?」

賀翎有些驚喜,連忙問,可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能看到隨著這隻手的出現,而不斷浮現出來的人身,這個人渾身泛著靈光,只是長相驚駭了一些,只有半邊臉!

妻人太甚:極品逃妻好V5 血跡斑駁的臉龐直接沒了一半,像是被重物砸過,不僅是沒了半邊臉,就連身子都沒了一半,白花花的腦漿還在臉上流淌,森森白骨讓人望而生畏

賀翎瞳孔猛地一張,縱然自己殺人無數,也是被這一幕嚇得不輕,連忙去掙脫這個人的大手,卻是發現自己根本碰不到它!

「啊!」

又是一隻手,血淋淋的手,拽著自己

不等賀翎仔細去看清,黑暗中四面八方一隻只血手都向自己伸了過來,自己想要逃,卻是逃不出去,那些有力的大手拉扯著自己,讓自己越陷越深,越來越沉!

一個個長相猙獰可怖,卻又似曾相識,賀翎不記得自己何時招惹過這些人,為何都像是被重物狠狠碾壓而過的樣子!? 「黑木,你知道68號別墅在什麼地方嗎?」

黑木撓撓頭髮,尷尬地說道:

「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68號別墅在什麼地方,這裡每一口天然泉眼都在無極山的山腳不規則地方,這些別墅是根據泉眼的位置來建造的,所有並沒有明確的道路可以走過去,很多別墅甚至建立在深山荒野之中,沒有人指引,根本找不到。」

「按照你這麼說,我們還找不到別墅了?」

「也不是,這裡有別墅位置圖。」

黑木說著,帶著楊嘯來到了宿舍管理大樓下的一處地圖指示牌前面,果然找到了一處專門表明別墅位置地圖。

楊嘯看了一眼,圖上上正好有68棟別墅,分佈完全沒有規律,有些隱藏在山谷深處。

「68好在這裡。」

樊忱指著地圖上的一處標記「68」。

68號別墅在山谷的盡頭,一條小溪附近。

楊嘯記錄了一下大致的方位,便和黑木等人凌空飛行,飛向68號別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