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去你的,別想勾搭我家清茶!」

……

看著這一桌一起奮鬥了一個半月的同事們打趣鬧著,林清茶笑著,偶爾也一起鬧幾句,除去與王林坤不合外,她很享受這個劇組和諧的氣氛。

「這一個半月,多謝哥哥姐姐們幫襯了,這一杯酒,敬你們。」林清茶最後站起來對大家道。

「小清茶,你會有出息的。」攝製組的老大常南聽到聲音過來道,「說不得以後會就是你幫襯我們這些人了。」

「借常老大吉言了!」林清茶笑眯眯道。

敬了他們,林清茶又特意去敬了劉州,至於章雨堂那兒,她並沒有去,那一桌都是大牌演員,她過去不太合適。

倒是舒獻儀特意過來與她說了幾句話,還交換了聯繫方式。

殺青宴大家鬧的很歡,很多人都有點喝多,章導一個開心,給每個人又發了一個大紅包。

雖然前世,林清茶的酒量很不錯,可這一世她還沒有碰過酒,不確定這身體的酒量,便刻意控制著。

喝了兩三杯紅酒後,林清茶便感覺自己頭已經有點暈,不能再喝了。

抽空她出來去了趟廁所,用涼水拍了拍臉,保持自己絕對清醒。

「這身體酒量不怎麼樣啊,看來以後得注意了。」她低聲喃喃道。

轉身準備出去,突然發現門口站著一個男人,正準備進來。

林清茶看了他一眼,感覺似乎有些眼熟,但那人已經往男廁走去,她也不可能去細看,便沒太在意,徑直離開了。

晚上和劇組的人一起回到劇組附近的住處,林清茶快速洗漱一番,躺在床上很快便睡著了。

第二日,林清茶在箱子滾輪滾動的聲音中醒來。

她睜開眼,看見已經收拾齊整,準備出發的潘雯。

「你醒啦,我還在想要不要喊你一聲跟你道個別啥的呢。」

林清茶坐在床上,揉了揉朦朧的雙眼,看一眼時間,才六點半。

「怎麼這麼早?」

「趕高鐵回家吶,上半年趕了幾個劇組,現在終於休息了,回家看看。」

回家……

「那,一路順風,早點到家。」林清茶笑著揮了揮手。

「謝謝啦,希望下次還有合作機會,再見。」

「會的,再見。」

隨著潘雯的離開,門再次被關上,林清茶又躺了下來,但終究是沒有再睡著。

她看著天花板發了會兒呆,一點也不急,反正她除了學校也沒有什麼地方可去。

七點半,她還是起床了。

行李昨天都已經收拾好,她洗漱完,把床一鋪,也離開了這個住了一個半月的地方。

神醫世子妃 在回京都的車上,她算了算自己現在所有的錢,她之前存的一點,加上肖思卉給的五萬,還有這次的工資……十萬都不到,離三千萬更是遙遙無期。

章雨堂和奇點影業聯合的那個扶持新人導演的計劃也依舊沒有消息透露出來。

就在她想這件事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章雨堂!

她連忙接起電話。

「章導。」

「林清茶,我這兒現在有一個機會,只要你拿到了,或許就可以拍出屬於你的第一部電影,甚至,影院上映。」

「但是,你的條件還遠遠不夠讓我給你這個機會。」

「我要怎樣才能拿到這個機會。」

「你要向我們,證明你自己有獨立導出一部好電影的潛力,至於怎麼證明,不需要我告訴你吧。」

「我知道了,我會證明的。」

電話掛斷,林清茶看著電話,愣了會兒神,忽而又笑了起來。

她偏頭看向窗外,陽光正好。 上午十一點,林清茶再次回到了華影,此時還未開學,校園空空蕩蕩,只偶爾有幾個人影,她拖著箱子慢慢向宿舍樓走去。

雙眼看著面前的道路有些出神,滿腦子都是如何證明自己的能力。

要說最好的證明方法,自然是先拍一部短片出來試水。

但自己現在資金有限,而且,也沒有適合的劇本。

如果真決定這麼做,就要從現在開始找劇本,做計劃,籌拍……

導演,製片,攝影,後期這些她一個人都能幹,但燈光還是得找人,一個人兼顧不了,還有演員的問題……嗯,這個可以定了劇本再說。

不知不覺,宿舍樓已經到了,小身板艱難的提著大箱子爬上了四樓。

「不行,以後還得扛攝影機呢,這小身板太弱了,得練!」

走進宿舍,打開門,蘇葉依舊在。

蘇葉看到拖著箱子的林清茶,有些詫異:「回來這麼早,怎麼沒在微信群里說一聲?我去接你啊。」

「我自己能行,就沒說。」

其實她是壓根忘了那個群的存在……

「行吧。」蘇葉聳了聳肩,「對了,學校食堂還沒開,我剛準備出去吃飯去,一起?」

「讓我緩兩分鐘,喝口水先。」

「OK。」

二人出門隨意找了個小店,點了兩個菜。

「這個暑假在劇組待的怎麼樣?」

「挺好的,學到不少。」

「那還挺好,我提前從老師那兒知道你成績了,你的專業課成績可以算專業第一了,但基礎課程電影市場這一門拉了均分,所以變成了第二。」

林清茶雙手手背托著下巴,笑道:「所以,你是那個第一?」

「重點不在這兒啦。」蘇葉擺了擺手,「你好好聽啊,老師給你的評價。」

「什麼?」林清茶歪了歪頭。

「老師特意看了你這門課的試卷,評價你的觀念與如今的電影市場彷彿有些脫節,有些……陳舊。」

脫節……這個問題她也清楚,雖然惡補了一段時間,但她對現在的電影市場依舊算不上了解,那門課的考試只是憑自己以前的經驗在答。

「如果對整個電影市場不了解的話,你專業再好,拍的東西不受歡迎,沒人看,那也是空的。」

蘇葉的提醒很及時,沒有市場的電影,賺不了錢……

她現在想要拍電影,首先要搞清楚市場。

可能現在她以為新穎的想法,在這她缺失的20年間早被人拍爛了。

「蘇葉,謝謝。」林清茶很認真的跟蘇葉道。

蘇葉微微抬了抬頭,有些彆扭道:「不需要跟我說謝,我只是希望有資格做我對手的你,能進步一點,不要那麼快又被我踩下去。」

「明白明白。」林清茶眨了眨眼,染上一絲笑意。

「對了,你的短片,弄好了?」

「嗯。」提到這個,蘇葉面部表情明顯的活躍起來,但又壓制著保持淡定。

林清茶覺得蘇葉這姑娘真是可愛。

她逗道:「看錶情,成片很不錯啊~」

蘇葉強壓著那根本掩飾不住的笑意道:「比我預期的要好。」

「所以,短片製作完了,你對它的下一步有計劃嗎?」

「下一步?」蘇葉楞了一下。

「不打算找個平台放出來?按你這精益求精的性子,這部短片的花費,比你預想的要多不少吧,不可能白白投進去。」

蘇葉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確實,預算超了不少,老師都說我任性,一部學生短片沒必要花費那麼高。」

「不過看了成品后,老師說,現在放出去可惜了,讓我等到明年2月份參加京都大學生短片大賽。」

京都大學生短片大賽?

林清茶仔細想了想,才從記憶中翻出這個大賽的信息。

這個賽事的獎項是屬於京都大學生電影節的,而京都大學生電影節是國內極具影響力的一個電影節,其權威性受到電影界人士普遍認同。

如果能在這個大賽獲獎,便能獲得更多業內人士的關注,以後能得到的機會也會多不少。

這條路,也不錯……

林清茶點了點頭:「李老師為你考慮了很多。」

「嗯吶~」

吃完飯回到宿舍,林清茶翻出來之前被她保留下來,沒有抵押掉的DV攝像機。

這一個半月,她吸取了不少經驗,需要實踐一下。

開學前幾天,她一直在擺弄自己的攝像機,找到有趣的素材就攝下來,到後來乾脆剪出一個小短片,自己配了一些有趣的台詞給發微博了。

這是她開了這個新的微博賬號后,更的第二條博。

放上去便沒有再管它。

開學前一天,金依發消息說她到校門口了,林清茶下樓接她。

「茶茶!想死我了!」金依一出現就給林清茶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剛鬆開金依就叉著腰『怒』道:「你怎麼出了劇組直接回學校了,我家又不遠,為啥不來找我!哼!寶寶生氣了,有小脾氣了,哄不好了!」

林清茶楞了一下,這是演哪出……

不過她還是很快作出反應,捏了捏金依的小臉,接道:「待會兒請你喝奶茶?」

「別以為一杯奶茶就能解決問題!」金依叉著腰。

「那就兩杯。」

「勉為其難吧!……噗呲」金依那副傲嬌的勉強表情沒裝幾秒鐘,忍不住笑了出來,「算了算了,演不下去了,起雞皮疙瘩。」

「怎麼突然演起來了?」林清茶幫金依分擔了一點箱子的重量,一起爬樓。

「呼~真重,待會兒跟你說!敲奇葩的!」金依費力的提著箱子。

「好。」

回到宿舍,金依緩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我跟你們說,你們是不知道,我暑假碰見一個多奇葩的劇組!」

「你去拍戲了?」蘇葉聽到,在旁邊問道。

「葉子你先聽我說完,待會兒會說到。」

「噢~」

本來還在一旁干著自己事兒的蘇葉乾脆也坐了過來,一起聽金依說。

「就放假我回家嘛,我爸媽不是待一周就要走嘛,然後我小姨來我家串門,說我之後一個人在家,閑著也是閑著,她認識一個導演正在拍戲,缺一個角色,讓我去演,以她的關係面試都免了。」

「等我到了劇組后……」 「所以,你能直接進這個劇組,不是因為你小姨的人情,而是這劇組太窮了,壓根找不到人了?」

「對!」

「主角今穿古,男穿女,然後跟男的談戀愛?」

「對!」

「你的角色就是個一會兒傲嬌一會兒嚶嚶嚶的蘿莉小公主?還是個因為喜歡那個內里是男人的女主,而黑化的反派?」

「……對。」

「導演還嫌棄你不會嚶嚶嚶,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現場教學嚶嚶嚶?」

「em……」

「劇情全是惡搞,沒邏輯,而且極其羞恥,還古、現代不分?」

「……」

「服裝還是用窗帘布做的?」

「……」

聽了金依東扯西扯一堆后,林清茶與蘇葉提煉出主要意思,一人一句的問了起來,而金依,一臉生無可戀,已經完全心累的不想說話了。

「噗呲~」二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金依給兩人大腿一人一掌,怒了:「可憐我在劇組接受了一個多月的荼毒,你們不同情就算了,居然還笑!」

「不行,絕交,必須絕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