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去坐摩天輪吧。」大概是知道蘇歌不好意思玩這些孩子們喜歡玩的設施,摩天輪相對而言成年人更喜歡些,夜暮白看了眼遊樂場里的巨大彩虹摩天輪,淡淡提議道。

蘇歌當即朝摩天輪看去。

較其他遊樂設施比起來,摩天輪似乎私密性要好些。

畢竟從沒來遊樂場玩過,第一次玩這些東西,似乎需要一些勇氣……

「那,就去坐摩天輪吧。」

反正坐在摩天輪里其他人又看不到,她如果出醜,也沒什麼關係吧。

「嗯。」夜暮白淡淡點了下頭,徑直朝彩虹摩天輪走去。

夜暮白先去買了票,蘇歌過來的時候,工作人員直接將兩人帶到上摩天輪的入口處。

蘇歌緊張得手心有些出汗,兩人在入口處等到合適的機會,一起坐上摩天輪。

坐上去之後蘇歌才發現摩天輪裡面的空間很足,並且也很安全,而且轉動的速度很慢,根本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她一顆緊張的心漸漸就平復了下來。

伴隨著摩天輪的升高,所能看見的風景也變得越來越好。

蘇歌一眨不眨的看著外面的風景,一時有些失神。

世上有那麼多生生不息的希望,她家亦寒,一定也有希望。

等亦寒醒了之後,她也要帶他去遊樂場玩。

也不知道他那個鋼鐵直男的性格,會不會喜歡這些地方呢。

如果她喜歡,他應該,也會喜歡的吧?

「在想什麼?」夜暮白就坐在蘇歌對面,上摩天輪之後,蘇歌一直在欣賞外頭的風景,卻全然沒有注意到,她在一個人的眼裡,就是最好的風景。

「啊?」蘇歌這才醒過神來,看向夜暮白,尷尬了一下回答道,「第一次坐摩天輪,感覺,好像不是想象中那種感覺,可能比想象中那種感覺,更好一些。」 說到底,尹婆婆答應帶燕若雪來到這裡,也是因為要聶甄將燕若雪體內的枯木追魂咒拔除。

見聶甄提議現在就動手,薛老和尹婆婆二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離開了聶甄的屋子。

「聶公子,我們現在終於可以在一起了……」燕若雪十分感慨地盯著聶甄,那對如星辰般的眸子含著淚水。

「傻丫頭,我們一直可以在一起的,而且我保證,將來無論是誰都不能拆散我們!」聶甄看著燕若雪,無比堅定地說道。

燕若雪將腦袋緩緩靠在了聶甄的胸口,對聶甄輕輕道:「雪兒不在乎天長地久,只要此時此刻,能夠和聶公子待在一起,余願足矣……」

聶甄沒有說話,只是舉起雙手,將燕若雪抱在了自己的胸口,靜靜地享受著這份難得的寧靜。

不知過去了多久,聶甄與燕若雪終於鬆開彼此,聶甄對燕若雪微笑道:「雪兒,你先盤膝坐在床上,我來為你徹底拔除枯木追魂咒!」

燕若雪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後依照聶甄的說法,來到聶甄的床上盤膝而坐。

而聶甄此刻則掏出了鎮魂石來,以自身靈力注入鎮魂石內。

緊接著,鎮魂石被聶甄的靈力徹底轟碎,石屑與聶甄的靈力混為一體,然後在聶甄精準地控制下,直接打在了燕若雪的身上!

「唔!」燕若雪悶哼一聲,緊接著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出現了劇烈的撕裂感。

「雪兒,你千萬要忍耐住!鎮魂石現在在我的控制下已經全部注入你的體內,接下來就是藉助鎮魂石的力量,將附著在你靈魂上的枯木追魂咒給徹底剝除,這個過程會十分痛苦,但只要度過這段時間,你就徹底解脫了!」

聶甄見燕若雪痛苦地額頭浮現出了冷汗來,連忙安慰她道。

燕若雪十分信任聶甄,聶甄既然這麼說了,她便輕輕點了點頭,咬緊牙關接著忍耐……

「好強大的靈魂波動!」當聶甄開始著手拔除詛咒的時候,屋外的薛老和尹婆婆,同時感受到一股龐大的靈魂力量從聶甄的屋子裡釋放出來。

雖然聶甄現在的修為只不過是皇境七段,但他的靈魂力量已經足以令天神境強者感到忌憚了。

尤其是這次聶甄全力出手,靈魂力量被催動到了極致,就連尹婆婆和薛老都為之色變。

「不愧是丹神!這股靈魂力量實在太強大了!」薛老也忍不住驚嘆道,同時對聶甄治療燕若雪的事情更有信心了。

枯木追魂咒十分恐怖,詛咒會瀰漫在被詛咒者的靈魂上。

想要拔除枯木追魂咒,就必須用無比精準的靈魂力量,將詛咒與被詛咒者的靈魂先分離開來,然後在用鎮魂石將其全數轟殺殆盡。

也就是說,被詛咒者的靈魂有多少,枯木追魂咒就有多少,聶甄要不斷將那些詛咒全數分離,同時催動鎮魂石不斷剿滅詛咒,令其無法再生,這個過程十分複雜,而且絕對考驗聶甄的靈魂控制能力。

因為若是聶甄靈魂力量施展太小,則無法完全消除枯木追魂咒,詛咒再生的速度將比消除的速度要快得多。

而若是施展的力道太強的話,聶甄將會連燕若雪的靈魂也一併消除,最少也是重創,這自然是聶甄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三個時辰就在不知不覺之間過去了……

在這三個時辰里,聶甄將靈魂力量控制到了極限,足足消耗了三個時辰,導致聶甄此刻的精神感到十分疲憊。

雖然有木靈聖泉在幫助聶甄,可是木靈聖泉只能幫助聶甄恢復體力,對於靈魂上的消耗,木靈聖泉的輔助十分有限。

「快了快了……」聶甄感到了希望,枯木追魂咒在自己的不斷削弱下,如今只剩下一個拳頭大小的詛咒還沒有被完全消除。

可聶甄不敢有絲毫大意,越是在最後關頭,他越是要小心,一旦自己的情緒波動太過厲害,靈魂力量將會控制不穩,到時候無法拔除枯木追魂咒還是輕的,萬一傷到了燕若雪,聶甄恐怕會後悔一生。

「最後一刻!成了!」

只見聶甄低喝了一聲,將枯木追魂咒全數從燕若雪的靈魂上拔除了。

只要將詛咒從靈魂上剝離,聶甄就可以放開手腳,將其轟殺。

「該死的詛咒,都給我去死吧!」

只聽聶甄長嘯一聲,靈魂力量控制著最後的那些鎮魂石,一舉將最後那一小部分枯木追魂咒全數轟滅!

「呼!成功了!」

聶甄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都快要虛脫了一樣,全身上下全都是汗水。

「呼……」

燕若雪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虛弱地慢慢睜開雙眼,感覺自己頭頂上方的烏雲全部都消散了一般,雖然現在已經入夜了,但是燕若雪卻感覺整個人都豁然開朗起來。

朝著身後的聶甄看了一眼,燕若雪終於支撐不住,緩緩躺倒在了聶甄的床上。

而聶甄也同樣因為精神力量過度消耗,此刻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從自己的納戒中掏出了一枚丹藥來,塞入燕若雪口中之後,他也堅持不住,沉沉地睡了下去……

「呼……終於成功了……想不到這個小子真的有這個本事……」尹婆婆在屋外感應到聶甄已經成功為燕若雪拔除了枯木追魂咒,頓時長舒了一口氣。

她沒有想到,聶甄居然真的成功將枯木追魂咒徹底從燕若雪的體內清除了出去。

那個困擾了燕若雪數十年的頑疾,居然真的被聶甄給解決了!

「哈哈……我早就說了,你要對這個神奇的少年有點信心,這個少年創造的奇迹,可不只是這一個兩個……」

薛老滿意地捋了捋自己的鬍鬚,對身旁的尹婆婆笑道。

尹婆婆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不說別的,當初的聶甄弱得就像是一隻螞蟻一樣,卻偏偏能從天神境強者安道旭的手中逃生,光是這一件事,就讓尹婆婆無比震驚了。

「我們先走吧,這兩個小傢伙都累了,讓他們休息一下吧。」薛老對尹婆婆說完之後,便自顧自離開了。

尹婆婆頗有深意地看了聶甄的屋子一眼,然後也緊跟薛老的步伐離去了…… 「也就是說,你喜歡?」

夜暮白那雙如黑曜石般的眼,一眨不眨盯著她。

「當然,我很喜歡。」蘇歌坦誠的微笑。

沒有哪個小孩子不喜歡遊樂場的,來遊樂場玩,算是補了她童年時的一個缺憾。

父母出事之後,從沒有人會帶她來這種地方。

等到遇到亦寒的時候,早已經不是來這種地方的年齡。

沒想到,她會跟夜暮白來這種地方。

「教授,謝謝你。」

蘇歌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想不到,夜暮白也是個心思挺細膩的人。

竟然會想到帶她來這種地方。

不過她還是很好奇,他是怎麼看出她心情不好的?

或者說,他能猜到,是因為什麼原因么……

蘇歌不敢繼續細想下去,有些事想得太明白了,不如糊塗一些。

至少,糊塗一時吧。

「你喜歡就好。」

看蘇歌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夜暮白唇角勾起一抹溫和的笑。

「等下再去玩點別的項目吧,比如旋轉木馬,過山車?」夜暮白目光在遊樂場隨便掃了一遍,似乎玩這兩項的人特別多。

誰料蘇歌卻毫不考慮的搖搖頭,「不了,我看著大家玩就是了,看著大家玩,我就很開心。」

摩天輪已經彌補了她童年時候的缺憾,對於其他的遊樂設施,她並沒有那麼多遊玩的心情。

「嗯。」蘇歌拒絕得乾脆,夜暮白也沒再多說什麼。

兩人在遊樂場大概待了一個多小時就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兩人誰也沒說話。

氣氛也相對有些微妙。

蘇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夜暮白這兩天對自己,似乎特別好。

雖然他人一直就很好,可他做事總是拿捏得當,十分有分寸。

她倒也不是說他這幾天沒有分寸,她就是覺得,他這幾天所做的事,好像都在處處為她著想。

如果不細想可能只是因為她是他的學生,他有意栽培。

可是如果細想……她總歸,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也許,她應該跟夜暮白保持一些適當的距離?

會不會……是她想多了呢……

亦寒如果知道,會生氣么?

所幸,她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心裡都會想著亦寒。

她這麼時時刻刻的把他放在心裡,所以,他一定不會生氣的吧?

少女看著窗外,一雙眼珠子不時轉動。

而坐在她身旁的男人靜靜的看著鏡子里心不在焉的少女。

天姿國色的臉上,升起一抹淡淡的落寞之色。

回了酒店之後兩人就各自回酒店房間休息了。

因為晚上還要趕飛機,所以蘇歌打算下午好好睡一覺。

誰知才剛剛洗漱好就收到慕蓁蓁的電話。

「小歌,我們,準備訂婚了。」

慕蓁蓁像是慎重考慮之後,鄭重其事的開口。

蘇歌明顯還是驚了一跳,「你們?你和誰?」

訂婚?蓁蓁這麼迅速就談婚論嫁了么?

「小歌,還能有誰,當然是嘉齊。」

慕蓁蓁聲音聽起來有些許無奈。

「呃……」蘇歌趕緊平靜下來,「是了,霍嘉齊是你男朋友,你不跟他訂婚跟誰訂婚。」 深夜時分……

聶甄從沉睡中幽幽轉醒,他之前過度消耗靈魂力量,導致自己陷入沉睡之中,只不過聶甄的靈魂基礎畢竟紮實,且力量堪比天神境強者,所以只是稍微睡了片刻便已經蘇醒了過來。

剛剛蘇醒過來的聶甄,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自己的懷裡,還躺著一個十分柔軟的事物。

「雪兒,是你?」聶甄記憶中自己應該倒在地上才對,心道恐怕是燕若雪將自己扶到床上的。

燕若雪點了點腦袋,然後抬起頭,在月光的照射下,聶甄看到燕若雪的臉蛋浮現著一抹緋紅,煞是好看。

「聶公子……雪兒想不到,自己居然真的能等到這一天,沒有想到我這輩子還能擺脫這道詛咒的騷擾……」燕若雪對聶甄悄聲道。

自從燕若雪出生以來,她始終被枯木追魂咒纏繞著,先不說那間歇性的病情發作,宛如癲狂之人,就是平日里,也始終感覺自己的頭頂籠罩著一股陰霾。

再加上沈家和沈君侯的存在,燕若雪就算不是被枯木追魂咒折磨致死,也會淪為沈君侯的練功丹爐而死。

所以一直以來,燕若雪對自己的命運都十分的悲觀,也從來都沒有想到過,自己哪一天會被救贖。

而如今,聶甄將她體內的枯木追魂咒給拔除了,而自己如今在開元聖地,暫時不會再受到沈家和沈君侯的騷擾,這一重重的好消息,讓燕若雪的心態瞬間就開朗了許多。

當燕若雪起身,將因為靈魂力量使用過度而昏睡的聶甄扶到床上的時候,看著聶甄的臉甚是疼惜。

燕若雪知道,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話,聶甄不會如此拚命,以他的天賦,只要給他百年時間,他完全可以穩紮穩打進入帝境乃至天神境,根本不用如此拚命。

而聶甄如今的做法,全都是站在明面上,無比高調的做事,說白了,就是為了自己,否則他根本不用這麼高調。

見聶甄清醒了過來,燕若雪臉龐俏紅,對著聶甄輕聲道:「聶公子,此生能與聶公子在一起,雪兒心愿已足,哪怕將來有一天雪兒不能再陪在聶公子身邊,雪兒也絕無遺憾……」

聶甄知道燕若雪還是不放心沈家和沈家的沈君侯,忙道:「雪兒,你放心,我保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