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要繼續堅持下去,總有一點豚穴會再次建立」老者對此充滿了信心。

「不好了,穴主!」就在老者滿心歡喜之時,一人忽然大呼小叫的跑了過來,神情慌張,這讓老者心下一沉。

「不要驚慌,到底發了什麼事情?」老者沉聲道。

那人道:「沙穴!那個該死的沙穴穴主亞垓帶著人前往我們這裡了,要不了多久他們便會到達!」

老者心沉了下去,沒想到即便豚穴沒了,只留下他們這些人,沙穴的人居然還不放過他們,此刻他們獲得食物,沙穴的人便到了,顯然一直派人盯著這邊。

「不要驚慌,讓剩餘的契約者們都過來,另外派些人組織婦孺老幼逃離,無論如何,豚穴的火種得保存下來。」老者雖然說著不要驚慌,但是一系列措施擺明了是不看好自己這裡。

當然事實也是如此,豚穴實力本就與沙穴相當,上次被驅趕時更是傷亡慘重,整體實力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巔峰戰力掌控者級別的契約者更是全部戰死,是剩下他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而沙穴地處偏僻,倒是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實力保存完好,光是那兩三名掌控者便足以消滅了他們全部的人。

「是」那人急忙應道,有了老者的吩咐,他便好像有了主心骨,趕忙下去做安排。

不一會,老者身旁便圍滿了豚穴剩餘的契約者,看著這僅餘下的二三十名契約者,老者心中嘆氣,雖然不願他們喪命,但是為了給那些老幼婦孺們留下逃離的時間,只能靠著他們這些人以命相換。

「穴主!你也走吧!沒有你坐鎮,光憑他們也難以活下去」一名契約者忽然叫道。

這名契約者喊出了大家都心聲,一時間眾人們七嘴八舌的勸說起來。

「穴主,沒有你的智慧剩餘的人根本無法在這惡劣的地方存活」

「是啊!穴主,而且你是掌控者,如果沒有一個高階契約者坐鎮,我怕他們堅持不了幾天!」

老者看著這些人的模樣,心中感動,但是…

「安靜,你們無需多說,我注意一定,至於那些孩子和婦女那邊,我自然會安排人去保護的,剩下的人與我一同攔截沙穴的人!記住,我們的目標是儘可能的拖延時間!」老者說的斬釘截鐵,不給其他人發言的機會。

眾人沉默,老者環視一圈,沉聲喝道:「聽到沒有!」

眾人整齊吼道:「是!」

在老者的安排下,餘下的人員紛紛動員起來,那些老幼婦孺們雖然心中慌亂,但是卻依舊克制著自己,沒有發生混亂,至於那些食物,一部分放**中唯一一個空間戒指之中,其餘的則有眾人分散帶著,萬一出事分散,也好有些口糧。 一切安排好后,沙穴的人已經逼近,老者領頭,帶著人正面相迎,他們的目的是拖延時間,因此凡是能夠拖延時間的方法他們都會想方設法去做。

「喲喲喲,這不是曾經的穴主豚尹嗎?」沙穴穴主亞垓一臉嘲弄,果然豚穴已經完了,只有一位年弱體衰的掌控者,其餘的實力也不咋地,契約者數量更是只有這麼點。

豚尹道:「亞垓,我們如今已成敗家之犬,你何必苦苦相逼,不如就此一筆勾銷以往的恩怨,如何?」

亞垓道:「現在想到求饒了?倒是想的簡單,不過也不是完全不行,這樣如何,將你們的糧食全部交與我們,並且貢獻幾個女人過來,我便考慮放了你們。」

「欺人太甚!」豚尹身後一名操縱者怒吼道。

亞垓道:「欺人太甚?不不不,我這是給你們無比優厚的選擇,相對於整個穴都消失在歷史之中,這麼點條件不是很優厚嗎?」

豚穴的契約者氣急,豚尹抬手阻止,壓下他們,對亞垓微笑道:「不愧是亞垓穴主,倒是蠻大度,可惜若是給你了糧食,我們依舊陷入走投無路的境地,若是給了你們女人,那我們豚穴更是一點尊嚴不在,如此與滅亡有何區別,因此對於你那特別優厚的提案,我們只能選擇拒絕。」

對於豚尹而言,生氣並不值當,能夠拖延時間才是最好的。

亞垓哈哈大笑道:「真是有意思,不過時間也讓你們拖了,應該也讓你們滿意了,但若你們知道其實我也在等待某個結果,某個讓你們絕望的結果,不知道待會你們還能否保持鎮定。」

「什麼意思」豚尹心中閃過不好的預感,難不成是…?

亞垓大笑道:「事先安排老弱婦孺撤退,自己帶領剩餘的人前來拚命,面對我那亂七八糟的要求還不生氣,保持平和,只為了給那些人拖延時間,當真是大義!我都感動了!」

「不過嘛…不巧的是那邊我也恰好安排人過去追殺了,足足三名操縱者和一名掌控者,不知道需要多久時間能夠解決,嘛,想必也快了吧!」

亞垓仰天大笑,十分暢快,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你!」豚尹心中滴血,不過他隨即反應過來,為何自己這邊的消息會被他全部得知!他們裡面有著叛徒!

豚尹忽然回頭,眼中充血,一個個掃視過身後的人,忽然間,他目光看到有一人的眼神閃躲,似乎心虛。

豚尹聲音凄厲道:「豚謹!是你?!」

豚謹,豚尹的孫子,三階契約者,是豚尹十分疼愛的親人,因此豚尹不敢相信,他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親人居然會是那個叛徒?!

豚謹被這麼一喊,頓時慌亂,他直接爆發神力,擊退身旁幾人,欲要逃離到亞垓身旁。

「孽畜!還想走!」豚尹狠狠一蹬拐杖,乾枯的手掌向前一探,打算攔下豚謹。

對面亞垓嗤笑一聲,一道沙牆浮現,攔下了豚尹的攻擊,豚謹藉此機會瞬間逃離出去,躲到了沙穴的陣營。

豚尹劇烈的咳嗽兩聲,這是被氣的,這可是自己的親孫子吶!居然做出這種事情,在豚穴最危急的時刻當叛徒?!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豚尹怒吼道!雖是年邁之軀,但是一吼之下,竟讓豚謹兩股顫顫,差點跪了下來。

亞垓一把抓住豚謹淡淡道:「一個老骨頭而已,有何好怕,且站穩了,說出你想說的話,有我們在此無需擔憂。」

豚謹深吸一口氣,這才感到輕鬆許多,他鼓起勇氣朝著豚尹吼道:「不投降難道等死嗎?現在豚穴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去投奔那些二星穴,雖然地位可能差點但是好過現在這樣東躲西藏,飯都吃不飽!我看你就是捨不得穴主的位置!」

「你!你!孽畜!孽畜啊!」豚尹拐杖指著豚謹,喘不上氣來,拚命咳嗽。

豚謹膽子大了起來,還想再說什麼,亞垓打斷他的話語,說道:「好了,時間也不早了,該送你們上路了,不過放心,我不會直接殺了你,我會讓他們將那些人的抓過來,當著你們的面一個個殺完,以此來了卻**之間長久以來的恩怨!呵呵呵!」

「動手!」亞垓喝道。

沙穴這邊足足有著五十多名契約者,其中掌控者兩名、操縱者七名,如此數量的高階契約者已經完全碾壓豚穴了,再加上其餘數量眾多的低階契約者,豚穴這邊可以說毫無勝算!

「殺!!!」豚尹扔掉拐杖,氣勢陡然一變,原來那渺小佝僂的身軀此刻彷彿變大!

身後的豚穴契約者們滿臉怒容,齊齊喝道:「殺!」

一時間,光從氣勢上面來看,豚穴的契約者居然不亞於沙穴這裡!

黃沙漫天,神力浩蕩,無數的神術從雙方手中迸發!亞垓與另一名掌控者雙雙聯手,直接飛向豚穴,以他們的實力一旦攻擊那些低階契約者,必然瞬秒。

豚尹爆喝一聲,飛身而上,竟然以一當二阻擋在兩人面前。

「不自量力!老東西!先那你開刀!」亞垓嘲笑道。

僅僅片刻,豚尹便被壓制,沒多久便口吐鮮血,一方面是豚尹的實力衰弱比不過兩人,另一方面則是豚尹要保護己方的契約者,避免他們被波及。

而亞垓那邊就沒這種估計,他們居然全然不管自己這裡的契約者是否會被神術波及!打法迅猛,如此一對比,豚尹那邊便完全沒有了勝算。

「死!沙塵暴!」亞垓怒喝一聲,漫天黃沙形成旋風狀將豚尹吞噬,豚尹神力爆發打算衝出去,另一名掌控者守在旁邊,直接一個沙拳將其打了回去。

「啊啊啊!」豚尹發出慘叫,待黃沙散去,豚尹渾身破爛不堪,倒在地上。

亞垓飛下去,一把提起豚尹的脖子,隨後飛至天空,大笑道:「豚穴的契約者們!看看你們的豚尹穴主!」

亞垓抓著豚尹的脖子,將其提在空中,下方豚穴的契約者們眼睛瞬間紅了,紛紛大喊道:「穴主!」 亞垓面色嘲弄,他心中閃過惡趣味,高聲道:「你們聽著,現在便束手就擒,否則我會一直折磨這個老東西,直到你們投降為止!」

說著亞垓一拳打在豚尹的肚子上,豚尹「噗」的吐出一大口鮮血,他本就是一個壽命快到了的將死老人,又豈受得了亞垓的折磨,更何況他體內的神力也被亞垓桎梏住,只能用肉體硬抗。

「住手! 誘寵寶貝,乖乖乖 放開穴主!」一名三階契約者悲呼道,然而就在他這愣神的一瞬間,沙穴契約者抓住機會直接偷襲,在其肚子上破開一個大洞。

「穴主…」那契約者喃喃兩聲后徹底死亡。

豚尹勉強睜開眼睛,目光渾濁,聲音微弱道:「是我…對不起…豚穴,我是豚穴的罪人…」

眼淚從這年邁的老人眼中滑落,豚謹膽小的躲在後面,他不敢看豚尹,更不敢看不斷傷亡的豚穴人,不過心中雖然害怕,他卻是不後悔,一切都為了活下去,即便是苟且偷生,眾叛親離也在所不惜。

不過倒也不算眾叛親離,畢竟沙穴答應過他,要保下他妻兒子女的性命,雖然可能會被他們厭惡憎恨一下,但是沒關係,他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妻子和兒女會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的。

不多時,戰鬥結束,除了戰死的十人以外,豚穴其他的契約者無一例外,全部被擒。

「給我跪下」一名沙穴的契約者一腳將豚穴契約者踢倒,這些被捕的豚穴契約者倒也硬氣,硬是不願下跪,自然只能暴力招待,讓他們乖乖跪下。

或踢或打,豚穴的契約者紛紛被以暴力手段強制跪下,他們一字排開,亞垓在他們身前緩緩踱步,嘖嘖兩聲后道:「自豚穴和沙穴**建立以來,上千年的歲月里,咱們之間可謂是矛盾:一段,仇怨不小。」

「說起來我們**打打殺殺,這麼多年下來或有優勢,可是誰也沒法制服誰,沒想到到了此刻,我!作為現任的沙穴穴主居然能夠將你們豚穴泯滅,當真是無上的功績」

「你說是不是?」亞垓臉都快貼上豚尹的臉了,他笑的很開心,豚尹「呸」的一聲,一口痰吐到他的臉上。

亞垓毫不生氣,輕輕的擦拭掉臉上的污濁,一字一句的說道:「待會把那些老弱婦孺抓來的時候你就吐不出來了!到時候便是你下跪也休想讓我留情!看你怎麼悲嚎!」

豚尹閉上眼睛,一句話也不說,既然已經輸了,那麼便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恨不能留下豚穴的火種,該死的豚謹!

亞垓保持微笑,一直緩緩的審視這些人階下囚的模樣,他在等待,等待著另一邊將剩餘的豚穴人抓來,到時候他會親自動手,將整個豚穴泯滅於歷史之中。

時間緩緩流逝,一個小時后,亞垓的臉上已經沒有笑容,他很生氣,一名掌控者和三名操縱者如此的陣容,對付一些殘兵居然要花費如此多的時間?即便將那些人押過來需要費些功夫,也不應該這麼久啊!

「莫莫,你帶些人去看看怎麼回事?」亞垓忍著心中的怒氣說道,吩咐完后,他走到豚謹的前面,冷冷道:「你提供的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亞垓的氣勢讓豚謹嚇得立刻佝僂起來,他結結巴巴道:「我…我絕對沒有…欺騙大人,我說的…都是真的…」

「廢物一個!」豚尹怒其不爭,哀其懦弱,他不知道小時候那麼可愛,那麼聽話的一個人現在為什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真是讓他心中滴血。

被抓起來,跪在地上的豚穴人全都對豚謹怒目而視,嚇得豚謹又後退幾步,不過想到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他又不那麼害怕了,反而偷偷的回瞪兩眼。

「哼!量你也不敢!若是騙我,你知道下場的!」亞垓冷冷回了句,甩袖離去。

tw.95zongcai.com/zc/57829/ 半個小時的時間又再次過去,亞垓來回踱步,他心中已然沒有了欣喜,反而湧起不好的感覺,難不成出事了?不過沒道理啊,這裡地處偏僻,方圓幾十里內根本了無人煙,有哪個穴會吃飽了撐著來到這裡?

就在亞垓驚疑不定的時候,遠處浩浩蕩蕩來了上百號人,亞垓眯起眼睛看去,「那是…?豚穴的那些老弱婦孺?!」

亞垓不太確定,距離有些遠,不過看著蠻像,似乎男女老少都有。

「回來了?」亞垓不太清楚狀況,因此依舊保持警戒,並且朝周圍的人使了個眼色,頓時所有的沙穴人進入戰鬥狀態。

待人群靠近,距離不足百米之時,亞垓終於能夠看清人群的模樣,的確是豚穴的人,豚穴中有不少人他有些印象,因此能夠認出來,不過他所派出去的那幾個人呢?

亞垓目光掃過整個人群,有些奇怪的是這些人似乎對他沒有害怕之意,這讓他心中警覺,就在這時,幾個年輕模樣的少年少女們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豚穴的人似乎對他們頗為敬畏,隱隱的還有著感激之情。

「問題就出在這幾個人身上嗎?」亞垓心中想到。

這幾人正是伊耶絲一夥,原本伊耶絲打算直接過來幫助老者這邊的,然而鷹眼觀察到有高階朝著遠處都是老弱婦孺的人群敢去,心中思量再三,伊耶絲便帶著人趕往那裡。

也幸虧伊耶絲選擇前往那裡,當他們趕到時那裡已經打了起來,得虧於那些契約者的拚死守護,不然此刻這些人必然傷亡近半。

兩名操縱者、一名掌控者,這陣容面對這些幾乎沒有什麼反抗之力的老弱婦孺簡直是屠殺,不過這種陣容面對伊耶絲一行人就不夠看了,不多久便將其消滅,當然死是沒有死,不過落到了豚穴的手中,下場如何,伊耶絲也管不到了。

後面倒是又來了個操縱者,嘛,這種程度的契約者,來自一個一星穴的能有多強?都不用他們認真動手,歐陽娜娜的骨海直接將其淹沒。

得救了的豚族眾人對伊耶絲自然是感激萬分,其中負責護送的契約者更是認出了伊耶絲的身份,當即跪下拜謝,並且表示要把糧食統統歸還,被伊耶絲婉拒了。 之後,伊耶絲準備過來看看老者這邊如何了,那些豚穴之人卻是請求一起過來,伊耶絲思量一下便允許了,畢竟剛才那短短的戰鬥下來,負責守護這些人的兩名操縱者一傷一死,這些人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自保力量。

若是將他們扔在外面,所不定隨便一個魔獸都有可能讓他們覆滅,這是伊耶絲所不願意看到的。

不過也正是要帶著這些人一道過來,速度慢了許多,不過自己這便有鷹眼負責查看著情況,如果沙穴那邊大開殺戒的話,他也會先行趕來的,說起來怎麼感覺自己這麼像是保姆…

「你們是什麼人?為和插手沙穴與豚穴的事情!」亞垓喝道。

伊耶絲微笑道:「其實嘛,我是不願意管這些閑事的,不過嘛,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聖光神殿?」

「聖光神殿?天界的主神聖光之神的下屬神殿?知道又如何?!」亞垓說道,雖然他依舊沒有搞懂和聖光神殿有什麼關係就是了。

伊耶絲一拍手道:「知道就好,不湊巧的是我的隊伍中就有一位來自聖光神殿的麻煩人,她纏著我非要我救一把豚穴人,你知道的,聖光神殿的人都是那麼的愛心泛濫,沙穴穴主不如這樣如何?這一次你暫且離去,讓我等救下豚穴之人,以後的事情我絕不插手!」

法蓮娜嘀咕道:「又甩鍋到我身上,明明自己之前對於這些人的印象也是不錯,不然哪會給她們這麼多食物。」

亞垓一臉怒容道:「你是耍我嗎?!」

伊耶絲道:「不敢不敢,只不過我覺得凡事以和為貴,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要動手的好,不然傷了和氣,還會傷了性命,那可不值當。」

「就憑你們?!」亞垓氣急反笑,這些人身上的氣息感應起來只有四階,五階掌控者級別的存在一個沒有,雖然不知道他們以什麼方法阻擋了他派去的掌控者,但是如果以為這樣就能贏了簡直可笑!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嘛,這句話我耳朵都聽出繭了,很多人都這麼對我說過,結果嘛…我好好的站在這裡你就知道了」伊耶絲聳聳肩隨意道。

「拿下他們!動手!」亞垓怒吼一聲,懶得廢話,到底這些人有什麼斤兩,打了便知道了!

「娜娜,那些操縱者交給你了,那穴主我來對付,另一個掌控者則由塞莉和法蓮娜一同對付,其餘人清理剩下的雜兵。」伊耶絲吩咐道。

眾人點頭,這種配合他們已經打過多次,有了經驗,已經習慣了,因此雖然這次以少打多,但是他們卻是絲毫擔心沒有。

亞垓那裡出動了大部分人,只留下兩名三階契約者看守被封印了神力的豚穴一眾契約者。

豚穴那裡,他們見到了被封印了實力,強迫跪在地上的穴主和其他穴中戰士,一個個神情激憤打算衝上來,不過幸好重傷的那名操縱者攔住了他們,否則這些沒什麼實力的普通人到時候必然給伊耶絲造成不小的麻煩。

「骨葬!」一上來歐陽娜娜便使用強力神術,骨葬的範圍到底能有多大伊耶絲是不清楚的,反正每次歐陽娜娜所施展出來的時候,其範圍之大總能覆蓋所有的敵方契約者的活動範圍,當然天空中的便不算了,除非像上次那般,有著外物能夠限制掌控者之流的活動範圍。

不過那種情況很少便是了,但是這次不一樣,伊耶絲交代給她的任務是阻截那些操縱者,操縱者可沒有飛行的實力,因此歐陽娜娜的骨葬對於他們而言完全避無可避。

無數的骨刺拔地而起,不止是操縱者,原本交由貝安娜及黑鼠鷹眼清理的低階契約者也被其涵蓋進去,僅僅一瞬間,那些人連反應都來不及,直接被骨刺扎了個透心涼,除了兩名掌控者以外,僅余幾名操縱者存活下來,而且那些操縱者大多受傷頗重,一個個渾身都是傷痕,流血不止。

「什麼?!!」亞垓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這什麼神術?範圍如此之大,威力又如此之強?!要知道一般來說,攻擊範圍越大的神術威力越小,反之亦然。

然而歐亞娜娜的骨葬卻不一樣,伊耶絲早就試過了,她骨葬的威力絲毫不必其他骨系差,那是整體的爆發,用來清兵賊棒!

當然雖然歐陽娜娜這招很吊,但是與塞西莉亞比起來卻是不算什麼了,以塞西莉亞的能力,輕輕低語一聲,估計在場的這些人除了掌控者以外全部死亡,即便是掌控者也好不到哪去。

跪在不遠處的豚穴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想起沒多久前他們還攔下這些人的路向他們打劫,還好沒有真的動手,否則以他們現在的實力,紛紛鐘被秒殺完了。

「神佑我豚穴吶!」豚尹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燃起了希望,此刻不禁激動的不斷感嘆。

「佑什麼!死老頭!我現在就讓你去見你的神靈!」負責看守的一名三階契約者面色狠戾,手中神力凝聚,一把沙化匕首抬起就要捅死豚尹。

歐陽娜娜眼光全局,她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戰鬥技巧更是可以說是伊耶絲這邊最高的,抬手一個骨片旋轉切出,直接將那契約者的手臂切下。

「別給我發獃了!沙穴穴主!」伊耶絲大吼一聲,機槍掃射,亞垓反應迅速身前沙牆立刻形成,不過還是被伊耶絲的子彈穿出幾顆,雖然造不成什麼傷害便是。

伊耶絲也沒想這招奏效,貼身而上,龍血激發,拳拳攻擊,亞垓的沙系神術運用熟練,層層沙盾不斷浮現,將伊耶絲的力氣削弱至最低,然伊耶絲難以對其造成有效的傷害。

因為歐陽娜娜的驚艷表現使得亞垓不敢大意,否則以伊耶絲以往扮豬吃老虎的狀態,妥妥的讓他吃上一個大虧!可惜了呀!

不過伊耶絲心中雖然可惜,但是卻也無所謂,不就是掌控者嗎?以他現在不斷提高的實力,普通的掌控者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無限火力!槍葯傾瀉!」伊耶絲手中兩把機槍浮現,彈幕之雨瞬間撲向亞垓! 一顆神力凝聚而成的子彈也許對於掌控者而言算不得什麼傷害,但是如果是無數的子彈傾斜而來,並且大多射在一個點上,那麼即便是掌控者也吃不消。

無數的子彈如同雨點一般落在亞垓的沙盾之上,沙盾不斷的消散凝聚,子彈無限的攻擊,雙方似乎進入一個僵持狀態,就在這時後面的鷹眼忽然一道神力梭穿過間隙,趁著亞垓正在防禦子彈的時候,直接攻入他的內側,不待他做出反應防禦,鷹眼直接引爆神力梭。

「轟!」劇烈的光芒充斥,鷹眼的神力梭威力極大,即便是伊耶絲也不願意正面硬接,若是鷹眼花費許久時間蓄力,那便更加快恐怖,激活了龍之血脈的伊耶絲估計都要吐血不止。

而亞垓作為神術型掌控者,身體防禦本就差,即可被神力梭貼身爆炸,瞬間炸飛十幾米遠,而那些沙盾在沒有了亞垓的操控之下紛紛化為黃沙隨風飄灑,無數的子彈緊緊跟上,傾斜在亞垓身體上。

遭受重創的亞垓堪堪出手,一層黃褐色的甲胃將其裹住他的身體,「叮叮噹噹!」無數的子彈射在沙甲上,響起一陣爆裂聲,那沙甲的防禦力居然極為恐怖。

不過伊耶絲的子彈威力也不是吃素的,而且還是如此恐怖數量的子彈攻擊,待攻擊結束,亞垓沙甲的表面上已然坑坑窪窪凹凸不平,而亞垓本身更是滿嘴鮮血,即便子彈沒有攻破沙甲,但是那恐怖的穿透力依舊讓他身受重傷,那不是表面的傷勢,而是內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