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呵呵,我就不賣關子了。我欠呂兄弟的情,正好就著此次事情就算還了,也當是在下有幸結識諸位豪傑!」趙明泉的話透著一股子草莽氣,倒是頗得眾人的好感,「實不相瞞,我身具特殊體質中的靈犀之體,且於三千年前誤入幻之森林,歷經半月走了出來,靠的就是這種體質,而且即便連馮麻子他們都不知道的是,我已經將如何走出幻之森林的秘法,徹底銘記於心!」

「靈犀之體?你居然是靈犀之體!乖乖,奇人吶!」祝煜眼睛一亮,拍拍趙明泉的肩膀,顯然是知道怎麼回事了。

看著別人依舊是一臉迷茫的樣子,趙明泉則繼續道:「呂兄弟,還記得我之前幫你找面具女子的『無息之引』嗎?其實那就是由靈犀之體產生的一種指引氣息,我不過是把走出幻之森林的方法也製成了指引之氣,只要將此縷氣息融入你們的身體,再按照我的方式去走,走出森林應該不是太大問題!要知道,整個幽冥大世界,有能力走出去的,滿打滿算也不足五人,老哥哥我就是其中一個!」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趙明泉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也開始感染起眾人了。簡單的商議后,還是祝煜先說話了:「趙道兄,對於你雪中送炭之舉,我們銘感肺腑。但除了呂涼,咱們都是第一次見面,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頭!」

祝煜說著,同時恭敬抱拳道:「不是信不過閣下,而是事關重大,容不得我們出一絲馬虎!如果趙道兄所言屬實,我會第一個進入幻之森林,如果能安然走出去,再讓後續的人去試!事出無奈,還請道兄見諒!」

呂涼一愣的功夫,趙明泉倒是哈哈一笑,還一翹大拇指道:「這位祝道友說得在理!幽冥險惡,你這番防備之心並不過分!我確實是誠心相助各位,那就按道友所說,辛苦你第一個嘗試了!」

「兄弟,你信得過他不假,但我們人生地不熟,必須防備起來。」呂涼的神魂中,傳來了祝煜的傳音,也令其有些佩服對方的仔細了。

既然如此,眾人再無異議,即刻便前往幻之森林的交界處,至於如何脫離幽冥大世界,這個等到了南部再商議不遲。

「森林內,基本以低、中界面為主,據傳也有高階界面,反正我是沒進入過。裡面是分區域的,以周邊濃霧的包裹範圍為一個區域。大家按照靈氣指引前行,如果遇到前方有兩片區域的,先隨意進一個。如果遇到的是懸崖,即刻退出換另一邊繼續前進。」趙明泉頓了一下,面色鄭重道,「還要切記一點。如果你們進入的區域內有一顆紅色杉樹,一定緊貼杉樹待夠五炷香的時間再繼續前行!因為整個幻之森林的空間是不斷衍化的,似乎只有那顆特別的杉樹不受空間變換所限!」

「我們洞府里的其他人呢?可以跟著我們一起穿過森林嗎?」這是呂涼最關心的問題,畢竟不算慕小紫,他和聶青雲身上都帶著楊家和文家幾百條人命呢!

「還真不行,我的指引之氣只能針對你們,那些人一旦隨你們進入幻之森林,直接就會被法則之力隔絕開來。」趙明泉眉頭一皺,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除非我把他們每人體內都打上指引之氣,但那絕對是不可能的,給諸位都打上,就基本已經是極限了……」

「那還是我來吧,諸位帶不出去的人,由我一人經內環帶到南部去!我聶青雲發誓,除非我死了,否則一個人都不會少!」聶青雲直接站出來,把這個最棘手的問題攬了過去。

眾人先是一愣,隨即倒是都點了點頭,就連呂涼也覺得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畢竟任誰都看得出來,閱風巢會的鬍子大漢,似乎和聶青雲有著非同一般的交情。對別人也許不好說,但對聶青雲,那確實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

既然商量完畢,呂涼便將楊家眾人安置在對方的洞府內,另有昏迷的慕小紫和凡俗之體的柳小雪,也一併託付了過去。

這之後,趙明泉再無話說。倒是鄭萱,擺出一副死活都要第一波跟進的架勢,弄得祝煜在無奈的同時,也直接繳械答應了。

此時,前方不遠處,已經可以看到一片被濃郁霧氣覆蓋的朦朧樹海了。祝煜和鄭萱則同時點頭,毫不猶豫地前沖而去。

約兩個時辰后,呂涼這邊的飄渺仙音螺終於傳出了祝煜歡快的聲音:「哈哈,我們已經順利到達南部,多謝趙道兄指引!你們也可以放心進了!」

有了祝煜的保證,眾人再無疑心,再次感謝趙明泉的同時,呂涼和武英昭也陸續飛往幻之森林。

待他倆也消失於霧氣之中后,聶青雲沒有著急走,而是定定地看著趙明泉的臉,微微皺眉道:「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啊?在下天樞閣趙明泉,似乎和道友是第一次見吧?」趙明泉露出一副意外的表情。

「……多謝閣下指引之恩。但希望,你確實是真心實意的!」聶青雲輕輕點頭,留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地往內環方向飛去。

趙明泉目送聶青雲越飛越遠,直到其氣息完全消失后,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轉為一種複雜之情。

與此同時,一道矮胖的身影浮現在其身邊,竟然是目露陰狠之光的孔亮。

「老三,一切都辦妥了?」孔亮望著幻之森林輕聲道。

「是啊,都妥了……」趙明泉點點頭,沉聲道:「我給別人準備的都是通明大道,唯獨給呂涼的,是一條絕地死境的無還之道!」 當呂涼進入到換幻之森林后,才真正領略到其令人聞風喪膽的恐怖之處!

之前趙明泉只介紹說此地分區域有不同的等級界面,但只有深入其中,才知道此地的法則之力簡直混亂至極!明明是一片區域,但法則之力一會兒就變一個樣兒,甚至其中樹木的分佈和數量都會一同產生變化。

最令人無奈的是,呂涼無法和身邊任何一個人或神獸產生神魂聯繫,好在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他也算被動的習慣了。

打足精神,呂涼牢記趙明泉的叮囑,哪個區域是指引之氣引導的方向,他就毫不猶豫地走過去。

如此反覆,三個時辰后,當呂涼再次穿過一片濃霧時,眉頭登時就皺了起來。

因為在之前,他按照趙明泉的說法,一直都沒有問題,但此刻,他是剛從一片懸崖之地折回來,按理說指引之氣引導的方嚮應該就是此刻他後進來的另一片區域。

但出乎意料的是,這片區域居然也是一片斷崖!

錯愕片刻后,呂涼二話不說就退了回去。可隨後他就徹底傻眼了,因為回去的這片區域,也已經變成了一片斷崖之地!

「怎麼回事?我不可能感覺錯啊!」呂涼又繼續穿梭於三片區域之後,面對同樣的斷崖之地,也不得不開始好好思考這個問題了,「莫非……指引之氣錯了?」

他敢保證,之前絕對是按照指引之氣行進的,可怎麼突然就變成三面絕地的情形了呢?

現在情況,無論呂涼如何穿梭,也只能被困在這三片斷崖區域,即便他想不按照指引之氣的方向前行,也基本沒有這個可能了。

就在呂涼望著深不見底的斷崖發愣時,他所處的這方區域猛然間降到了下級界面,就在其修為跌落至大羅金仙期大圓滿時,一張鮮血淋漓的遮天大手猛然自虛空中浮現而出,沖著他就拍了下來!

「什麼?!這怎麼可能!」呂涼目光一凝,隨即就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至尊的實力?!」

鮮血大手,竟然散發著至尊級別的威壓,這在一個下級界面,幾乎是絕無可能的事情!

最糟糕的是,它就是這麼發生了!

呂涼想也不想,聖痕激發而出,隔絕靈氣的黑網同時將自己罩住。此時想反擊是不現實的,他只能靠著這種搏命的方式自保!

「啪!」一聲脆響,呂涼直接被扇飛了出去,即便有大網護著,也依舊感覺到神魂一陣撕裂般的痛楚!

與此同時,又有一隻同樣的大手自其背後出現,趁著他倒飛的功夫,竟然一把將罩在其身上的黑網揪下。這一下,呂涼是真的震驚了!

可沒有令他愣神兒的功夫,第三隻大手繼續浮現,這回直接就是瓷瓷實實地一巴掌……

「噗!」這隻詭異的大手似乎有一種無堅不摧之力,即便呂涼聖體加身,依舊有一種神魂破碎的瀕死之感,口吐一大口鮮血后,氣息也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

此時的呂涼,已經身處斷崖邊緣,下面,則是一片根本看不見底的黑暗漩渦……

頭一回,死亡距離呂涼是如此之近,他完全相信,如果那詭異的鮮血大手再次拍下,自己絕對是就此死無葬身之地!

可預想中的第四次大手沒有襲來,倒是不遠處,一個緩慢卻沉定的腳步聲漸漸傳來……

「我就知道,三隻血魔手而已,不足以置你於死地,頂多是來個半死不活罷了。」熟悉的聲音傳來,趙明泉的身影竟然出現於此!

「是你……明泉兄,為什麼……」呂涼雖然吃驚,但也不傻,就憑對方說的話和出現的時機,他就明白,自己這是被信任的人算計了!

「說實話,殺你,我下不去手……」趙明泉臉上的神色很複雜,幽幽一嘆后,輕聲道,「修仙界難得出現你這樣的人才,只可惜……你生不逢時!」

呂涼定定地看著對方,頭腦中突然升起一絲明悟,沉聲道:「難道之前你被藍靈魄血控制,只不過是順勢而為?你給我們的指引之氣完全一樣,但我在進入幻之森林時,似乎有一瞬間感覺到,此縷氣息與之前找面具女子的氣息混合在一起了……閣下現在是否可以告知,你到底是誰?」

不知為何,呂涼此刻反而平靜下來了,他雖然很不甘,但也知道,今天如果沒有特別的機緣,恐怕是難以生離此地了……

趙明泉則搖頭道:「我能告訴你的,就是我和孔亮是一夥的,這也是我現在唯一能說的。作為你天樞閣的師兄,我對不起你,但作為我的另一層身份,你必須死!我為你引入的氣息,已經成功鎮壓了你聖體和神魂的大部分力量,否則僅憑之前那三掌,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將你制住。」

「剛才只要再來一掌,恐怕我和你繼續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為何停了?」呂涼慘然一笑,他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必殺的氣息。

此時的呂涼,就連站起也已經很勉強,即便是天玄聖藤在也失去了應有的功效,別說是趙明泉,隨便來個金丹期以上的修仙者,估計都夠他喝一壺的。

可趙明泉此時卻仰天長嘆一聲,臉上甚至浮出一絲悲傷之色,沉聲道:「我是想殺了你,但我只能殺你的第二條命,至於第一條……我下不去手……」

這回輪到呂涼一愣了,對方的話莫名其妙至極,可就在他想繼續問明白的時候,趙明泉終於出手了!

隨著三道金光襲來,呂涼只感覺渾身一陣劇痛,自己的神魂竟然直接崩碎開來,下一刻,他已然變成了一個生命垂危的瀕死凡人!

趙明泉則繼續一揮手,一股掌風吹過,毫無反抗之力的呂涼直接被推入了無盡的深淵之下……

當呂涼的身影徹底消失在漆黑漩渦中時,趙明泉獃獃地望著崖下,口中喃喃自語道:「你不會死,只不過會永世漂流而已……待你凡俗壽盡,自會了結此生。如此……小穎,希望你能理解我對你的痴心……」

……

同一時刻,閱風巢會的所在地,聶青雲已經又身處最高閣樓之上。

「我就不客氣了,這次過來,是為了由此前往西邊,那裡有我要去救的人!」聶青雲頓了頓,抱拳道,「又要麻煩閣下了,你這不讓我叫『恩公』,可實在是太彆扭了。」

鬍子大漢此時笑笑道:「稱謂什麼的就別追究了,你能選擇從這裡過去,我是倍感欣慰。放心吧,只要你想,我們隨時可以啟程。」

「我們?你也跟著去?不會是要為難我師尊他們吧?」聶青雲一愣,他相信自己和眼前之人的關係,不代表也相信對方與呂涼等人的關係。

鬍子大漢此時點頭道:「沒錯,我也去。不過放心吧,絕對不會與你們的目的產生衝突,或者說,其實我們的目的是一致的。」

聶青雲對於這種雲里霧裡的應答已經習以為常,乾脆也懶得繼續說下去,直接指著自己的胸前說道:「我這裡還有百八十口子要帶出去的人,在去西邊前,我想把他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這個能想辦法嗎?我答應過師尊的,不能讓他們少一根汗毛!」

看著聶青雲無比鄭重的眼神,鬍子大漢也同樣鄭重道:「放心吧,還是那句話,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這些人你儘管安置在閱風巢會,我以命魂起誓,你答應你師尊的,我也同樣可以辦到!」說完,不待聶青雲再說什麼,直接就立下了本命誓言。

聶青雲則抱拳深深一鞠道:「雖然不知道緣由,但閣下多次相助的大恩,聶青雲沒齒難忘!」

「既然說定了,那即刻我先幫你安置那些人,隨後只要你想走,我們隨時出發。」鬍子大漢點點頭,隨後一指身後的光門道,「這之前,希望你可以去見一個人。你不是有很多疑問嗎?雖然無法全部得到解答,但起碼一些基本的,你可以從他那裡得到答案。」

聶青雲登時眼睛一亮,臉上閃過一絲激動之情,又恭敬一拜,便迫不及待地沖入光門之內。

目送聶青雲離去,鬍子大漢先是微笑著點點頭,隨後目光漸漸轉冷,面前浮現出一枚青色靈符,捏碎的同時沉聲道:「業火紅蓮,進入第一重啟動準備階段!」

與此同時,光門內的聶青雲,正定定地看著面前一名俊朗飄逸的白衣青年,不知為何,他對此人有一種異常強烈的熟悉感!

「你……我們之前一定見過!」聶青雲上前一步,死死盯著青年俊朗中透著無限滄桑的臉,那種最熟悉的陌生之感再度浮現而出。

「水斷雲散,刀凌傲雪;天缺地隕,劍破殘陽……」白衣青年口中喃喃自語,眼中漸漸露出一種激動之光,猛然跪下身形,朗聲道,「隨侍之人東煌崇雲,拜見神皇大人!」

聶青雲先是一驚,因為他聽過此人的聲音,而且瞬間就辨認出,這正是當日助其脫出幻之森林的神秘男子!同時也是曾經在下界賜其洞穴機緣與虎頭神刀的那名大能!

可輪不到他去追問什麼,隨著對方說出的那兩句話,一股無可抗拒的眩暈感侵襲而至。

朦朧間,一副似曾相識的畫面再度浮現而出,還是那本燃燒著的黑色書卷,還是那一群混亂的人,只不過,與曾經相比,整個場景的映像清晰了很多…… 幽冥大世界南部,從呂涼這撥進入幻之森林開始算,武英昭是第一個現出身形的,隨後就是蘇巧兒,但即便眾人又等了三日,依舊沒有見到呂涼的身影出現……

「不可能的!連我都可以順利脫出,他絕不可能陷於此地的!」 我的神秘老公 蘇巧兒一臉的焦急,沉思片刻后,猛然抬頭道,「一定是有特別的事情絆住了他!我要回去找他!」

「蘇仙子留步!」祝煜一步跨前攔住了她前沖的腳步,輕聲道,「指引之氣,在我們走出森林時,就已經失去了效用,你如今再闖回去,凶多吉少的可能性更大!你要對呂涼有信心,他不是那麼容易就殞命的人!如果你進去尋他,而他過幾日出現於此,難不成還要折回去找你?」

聽了祝煜的勸說,蘇巧兒也漸漸冷靜下來,默默地點點頭,目光忽然變得凌厲起來:「趙明泉……那個人會不會有問題!」

祝煜此時也沉聲道:「如此說來,我當時只顧著驚喜,確實是忽略了一點!現在有一種可能,趙明泉給我們的指引之氣本身並沒有問題,但別忘了,呂涼身體里已經有了一縷曾經尋找慕小紫的另外氣息……我記得,靈犀之體的修仙者,每一縷靈氣都有獨特的指引之法,如果兩縷或以上的靈氣混合,有可能會變成一縷新的指引之氣……」

蘇巧兒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的焦急之光又冒了出來,正待說些什麼,一道沉穩的聲音傳來:「諸位莫慌,呂涼並無性命之憂,至少以我的卦象看來,是『禍兮福所倚』的單卦之相。」

劍符老祖的身影徐徐出現,就在別人都有些驚異的時候,蘇巧兒的眼睛猛然一亮,驚喜地喊道:「太初爺爺!你是太初爺爺的化身!」

「在下確實是混沌大世界五方域劍符仙宮的劍符老祖,但同時,也是女媧空間聖域內,無極五祖中的太初神祖的一縷化身。」劍符老祖點點頭,繼續道,「諸位的目的我知道,如今呂涼行蹤不明,不如到前方不遠處我們的駐地稍事休整幾日。正好,實際的情況與你們之前的計劃有些出入,我也會儘可能地和你們說明一下。」

「太初爺爺,你真的確定他不會有性命危險?」蘇巧兒還有些不放心,如果放在以前,他絕對不會對太初神祖的話語產生疑問,但涉及到呂涼,就另當別論了。

劍符老祖則微微一笑,又搖搖頭道:「你這丫頭……放心吧,我算了三次,起碼他的命不會絕在那裡。而且,說實話,此時此刻,我已經完全無法感知他的一切了。或者說,他似乎已經自這個宇宙空間消失了……」

……

同一時刻,在一處神秘的空間中,坐落著一處近似凡俗的村落,其內時常呈現出一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恬靜生活景象。

村落的中央,有一間沒有任何牌匾的三層小樓,只有在樓前,才能看到客棧獨有的迎風幡旗。

此時的小樓三層,正在進行著一場特殊的對話。

「你就是當年神華仙子和崑崙聖獸結合後生出的娃娃?竟然已經達到了『十獸分魂』的程度,造詣不淺啊!」一名鬚髮皆白的耄耋老者微微一笑,目光中充滿了慈祥與讚許。

他的對面,老白的眼中頭一次現出無與倫比的激動和敬畏之光,擬人化地重重叩首道:「後世子孫聚靈神獸拜見老祖大人!」

「免啦免啦,修仙界的那套禮數,在我這裡就不必有了。如果不是這個傻小子身具『聖卵』,恐怕也沒什麼機會到我這裡來。」老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輕聲道,「如果我沒看錯,你似乎並沒有打算將他作為純正的宿主啊……莫非你不想恢復原本的模樣?」

老白則搖頭苦笑道:「不想是假的,原本我確實想將其作為宿主,畢竟為此我已經等了十幾萬年……但真到此時,我想自己已經下不去手了吧?起碼我三縷命魂中的兩縷已經給了他,待三縷真的到了合一的那刻……再說吧。」

「唉,傻孩子,你這個樣子,等於已經認輸了嘛。」老者輕嘆一聲,倒是一翹大拇指道,「不過,你這副仁義之心,倒是和你娘真的很像。」

老白眼中閃過無限追憶的目光,半晌后問道:「那小子後面的死劫……」

老者聞言,難得的嚴肅起來道:「該他經歷的,任何人都替代不了。我本方外之人,就更不該管這等俗事了。當然,如果他能闖過這關,就憑他另一件機緣之物,我倒是可以讓其有再回此地的機會!」

老白目光一亮,點頭的同時再次叩首道:「多謝老祖垂恩!」

「品行像娘,性子隨爹……你真是快沒得救了!」老者一嘬牙花子,「他可是將來和你搶身體的人啊!罷了罷了,沖我那倆子侄的份上,我就稍微點撥你一下吧。起碼,將來即便你輸得體無完膚,也不是完全沒有恢復的機會!」

……

黑暗,無盡的黑暗!

呂涼只記得自己墜下懸崖后,就徹底湮沒於狂暴的漩渦氣流當中。

幾乎就是瞬間,身體的痛楚加上剛猛的空間亂流,他再也沒有了保持清明的精力,幾乎瞬間就徹底地昏厥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朦朧中,呂涼突然有了一絲絲知覺,隨後就是一股異常舒服的熱流漸漸襲遍全身,如果不是依舊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他差點就呻吟起來了。

「我……還活著?」當呂涼恢復了些許意識后,這個疑問就直接冒了出來,同時一層淡黃的光暈刺激著他努力地睜開了雙眼,「這是……什麼地方?」

目光所見,是木製的屋頂,這也是他目前僅能見到的,因為他雖然嘗試著轉轉頭或動動身體其他地方,依舊根本就沒有反應。

「呦呵?三天就醒了?命夠硬的啊!我就奇怪了,外面這是誰啊,既然都下手了,就直接弄死多好!這丟個半死不活的人下來,還得讓老娘動手收拾!」一道帶著哀怨之音的女聲響起,「唉,算了,誰讓你是俺家老頭子的有緣人呢!」

如果可能,呂涼的面部表情一定是抽搐了一下,可惜他聽得見聲音,卻看不見人影。

「小子,別費勁看了,好好躺著吧!正好,我也怕你看見現在的情況自己先受不了……這顆魂核還真奇怪啊,怎麼破成這樣還沒散去……咦,剛才那枚金丹呢?大黃!死狗!那個不能吃……」女子的聲音漸去漸遠,弄得呂涼已經是心肝亂顫了……

這是什麼個情況……自己的金丹……被狗叼走了?!

這一刻,呂涼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情空前強烈,可其身體中,除了眼前扇形視覺範圍的房頂,和還能正常運轉的腦子,其他地方根本沒有一絲可控的反應。

「反正我已經又成廢人一個了,還有什麼比這更糟糕的情況呢?而且,之前這名帶有怨氣的女子,似乎是正在救我,不若就靜觀其變吧!」呂涼倒是很快想開了,但心中隨即又充滿了苦澀之感,「可惜我還有那麼多事情沒有做……大家,對不起……」

之前失去修為那次,雖然又恢復了,但其中的艱險,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萬分。如今相同的情況再現,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還能有機緣再闖過去了。

片刻后,女子罵罵咧咧的又回來了,呂涼能感覺到她在自己身邊忙活著什麼。

約三炷香的時間后,隨著女子呼了一口氣,呂涼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雙臂居然可以動了,雖然幅度不能太大,但已經有知覺這件事,還是令其興奮異常。

可惜他目前還不能說話,要不一定會好好感謝眼前這位奇女子的!

「想感謝我啊?行了行了,老娘這次算免費的義工,要謝以後謝我家老頭子就行。」女子似乎知道呂涼心裡在想什麼,又繼續道,「你目前的情況,雙臂我幫你處理好了,但其他地方的殘損不是一般二般,尤其是天玄聖藤……如果不是老頭子一定讓我還你個原汁原味的身體,老娘才懶得干這麻煩事呢!」說完,就傳來一陣由近及遠的腳步聲,似乎是離開了此地。

三日後,呂涼的雙臂已經可以活動自如,脖子也終於可以微微扭動,但離抬起還差一些。與此相輔的,是其可以明顯又能感覺到那股極為舒服的熱流了。

此時,他發現,自己確實處於一個大屋之內,目前正躺在木床上,目光所及之處,是簡單卻不失溫馨的簡易擺設。

第四日一早,隨著木門「嘎吱」一聲響,一隻鬼鬼祟祟的大黃狗探出腦袋,先往四周看了看,隨即竟然一個瞬閃就來到了呂涼身邊!

呂涼此刻雖然是凡俗之體,但也知道,這狗,絕對不是一般的普通生靈!

鳳馭天下 果然,當大狗來到近前時,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左看看,右看看后,口中居然還流出了口水,同時吐露人聲道:「嘿嘿嘿,這回吃哪裡呢?心臟就算了,上次被打了個滿頭是包……要不換脾臟吧,還是大腿上的肉呢?」

大狗這一嘟囔不要緊,把呂涼嚇的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Leave a Comment